• 第六章 演技派!

    更新时间:2017-02-15 11:35:26本章字数:3680字

    午夜十二点,夜深人静。

    不像大城市那种彻夜疯狂的灯红酒绿,作为三线城市的雷泽除了少数几家夜场外,大半座城市都已进入梦乡,街上只偶尔有几辆车疾驰而过。

    昏黄路灯下,徐修远满身酒气,双眼赤红的靠在路灯柱子上,手中提着只剩半瓶的牛栏山二锅头,时不时举起往嘴里灌上一口。

    很明显这货已经喝多了,只见他眼神迷离,脚步踉跄,摇摇晃晃的向着前方悦城国际酒店的大门走去。

    徐修远坐着电梯直达酒店顶层。也幸好已经是凌晨时分,酒店内除了大堂前台之外一路上都没有碰到什么人,否则的话以徐修远现在的形象,恐怕还真没办法顺利上来。

    “啪啪啪!”

    顶层的走廊内忽然传来了巨大的敲门声。只见徐修远肩膀倚靠在墙壁上,醉眼朦胧,左手拎着酒瓶,右手狠狠拍打着杨芙蓉所住套间的房门。

    巨大的拍门声音回荡在走廊里,打破了这深夜的宁静。

    “开门!”

    徐修远使劲拍打着房门,口中大声喊道:“马芙蓉,开门啊。”

    “啪啪啪!”

    门没开,徐修远又敲了三下,摇头晃脑的仰着脸,咧嘴笑着嚷嚷:“马芙蓉!蓉姐?我是小徐呀,是你的接待人员哦,我来满足你的需求来啦!”

    门依旧没开,似乎里面的人已经睡熟了。醉醺醺的徐修远顿时恼怒,右手攥起拳头,改敲门为砸门,使劲的擂了三下,扯着嗓子冲里面嚎:“开门呐!

    “砰砰砰!”

    “开门呐!”

    似乎已经醉的不行,徐修远把脑袋抵在门上,好像找到了感觉似的越砸越起劲,也根本不在乎门到底有没有开,咧嘴笑着,不停砸门,边砸边喊。

    “砰砰砰!”

    “开门呐”

    “马芙蓉,你别躲在里面不出声,我知道你在家!你有本事发微博,怎么没本事开门呐!开门啊!开门啊!开门开门开门啊!”

    “啪!”

    房门被人从里面狠狠拉开,徐修远一拳砸空,一个趔趄差点栽倒,幸好撞到了一个柔软的物体,赶紧下意识的死死抱住,一股沐浴露的香味钻进了鼻孔。

    “滚开!”

    马芙蓉狠狠的将徐修远推开,满脸寒霜。

    “唔。”

    徐修远扶住门框,朦胧醉眼眯成了一条缝,歪头看着面前这人,好大一会才反应过来,露出一个笑脸,笑嘻嘻的说道:“蓉姐?哎呀,你终于开门啦!”

    “徐修远,你大半夜来我这闹什么闹!”马芙蓉脸色越加冰冷,上下打量了一下醉醺醺的徐修远,怒声斥道:“喝多了就回家睡觉去,来这找妈妈呢?”

    “嘿嘿,我来找蓉姐问些事情呀。”

    徐修远笑嘻嘻的说着,直接从马芙蓉身边挤进了门,然后一屁股坐在了客厅沙发上,随手把已经空了的瓶子丢在一旁。

    身后,马芙蓉看着无赖一样的徐修远,脸上怒气隐现,但想了想后还是回身将房门关好,抬脚走了进来,站在徐修远的对面。

    “蓉姐啊。”

    徐修远抬起双脚舒服的架在面前茶几上,歪着脑袋眯眼看着马芙蓉,笑眯眯问道:“今天怎么没穿那件很性感的粉红色睡裙呀?”

    “呼。”

    马芙蓉深深吐了口气,冰寒的面色慢慢平静了下来,静静看着徐修远,开口说道:“小徐,看来你是真喝醉了。”

    “没有呢!”徐修远一摆手,大气的说道:“再给我来一斤都没事!”

    话音还没落,这货嗝的一声赶紧捂住了嘴,满脸纠结,一把拉过身边的垃圾桶干呕起来,不过半天也没见他呕出什么东西。

    马芙蓉厌恶的看着趴在沙发上的徐修远,想了想,主动开口问道:“你来其实是想问我微博的事吧?”

    “呀,蓉姐咱俩还真是心有灵犀呢。”徐修远从沙发上坐起,笑容灿烂,兴奋的冲着马芙蓉眨了眨眼,一副你懂得的模样。

    马芙蓉张了张嘴刚想说话,却被徐修远挥手打断。

    只见徐修远大爷似的瘫在沙发上,从茶几上拿起了一只洁净玻璃杯,冲着马芙蓉晃了晃,笑嘻嘻道:“蓉姐,渴了,给倒杯热水喝呗。”

    马芙蓉脸上顿时闪过一丝不快,却被马上掩饰过去,依言起身去为徐修远倒水。身后还传来徐修远的嚷嚷声:“要热水啊!越热越好,老子不喝凉的。”

    “好的。”马芙蓉应了一声。

    接着,只见她端着一杯滚烫热水快步走来,将冒着热气的杯子放在徐修远面前,手指都已经被烫红。

    “啧啧,蓉姐你还真实在。让你倒热水,你还真去现烧了一壶。”徐修远哈哈笑着,语气怪异,脸上说不出的嘲讽。

    马芙蓉却没理会他的讽刺,搓了搓烫得疼痛的手指,轻声说道:“我知道我发的微博对你造成的影响很大,你心里有怨气我理解。可小徐,我是真的没有办法才这样做的。其实就算你不来找我,我也会找个合适的机会向你解释的。”

    徐修远眯了眯眼,斜靠在沙发上,轻嗯了一声,没再说话,等着马芙蓉继续。

    “关于原因……其实有些难以启齿。”

    马芙蓉顿了一下,似是在犹豫,良久之后脸上露出了一抹苦涩笑意,看着徐修远说道:“那天我主动勾引你,想必你一定觉得我是个很轻浮的女人吧?”

    “没有呀。”徐修远连连摇头,乐呵呵的看着马芙蓉:“只是觉得你是个骚货而已。”

    “呵呵。”

    马芙蓉一声轻笑,并没有生气,反而像是回想起了什么,脸上神情开始变得黯然,轻声道:“其实,我跟陈东强的婚姻早就已经名存实亡。”

    “陈东强虽然出身农村不假,但他自从成名后就已经膨胀了,他变得自大自私,容不得别人说他半句。不仅在外面包养女大学生,整天与别的女人鬼混,回到家之后还会动手打人。”

    马芙蓉说着脸色悲戚起来,一滴眼泪忍不住从眼眶中涌出,顺着脸蛋滑了下来,眼神之中满是哀伤与怨愁,继续道:“我为了孩子才忍气吞声,可没想到他竟然变本加厉,一门心思想和我离婚。只不过是因为要维护他的公众形象,一直找不到机会而已。”

    她顿了顿,抬手擦去自己脸上的泪水,叹了口气,继续说道:“而这次的事给了他一个完美的借口。他微博上说掌握了我出轨的证据其实都是假的,除此之外更是威胁我,让我对大众承认出轨事实,否则他就会报复我的父母和孩子!小徐,我知道这样对你不公平,可……我实在是没办法,他不是人!他真的能做出那种事来!”

    马芙蓉悲从中来,眼泪大颗大颗的夺眶而出,哭得梨花带雨,用伤心欲绝的模样幽幽看着徐修远,抹了抹眼泪,诚挚说道:“对不起,小徐,请原谅我的自私,我实在没办法看到他伤害我的父母。”

    “那你知不知道因为这件事我的父母被伤害了!”

    徐修远突然狠狠的一拍桌子,双眼死死的瞪着马芙蓉,眼神凶狠,如同一只发怒的狮子。

    “我……”

    马芙蓉呆呆的看着徐修远。

    徐修远呼吸粗重,双眼通红,死死盯着马芙蓉,抬手指了指自己的脸,咬牙切齿道:“我妈,脸已经完全肿了,连笑都不能笑,身上多处擦伤,稍微一动就会疼!你知道我什么感受吗?!”

    一声声的怒吼回荡在房间里,马芙蓉似乎完全呆住了,回过神来后赶紧低头,一遍一遍说道:“对不起!对不起!我真的没想到会这么严重。”

    “呵,一句对不起就行了?”

    徐修远怒火冲天的瞪着马芙蓉,似是已酒意上涌,双眼赤红,闪过一丝的疯狂与戾气。

    马芙蓉似乎被吓住了,呆呆看着似乎马上要爆发的徐修远。回过神来后,赶忙起身,快步走回了里面的卧室,接着马上又走了出来,手中拿着一张银行卡。

    “小徐。”

    马芙蓉走回徐修远的面前,低着头,长长的头发遮住了她的脸,语气中满是深深愧疚,轻柔说道:“我知道因为我的自私对你和你父母造成了伤害,我也知道这件事更可能对你的学业、工作和以后的生活也造成影响。我……我也不知道该怎么才能表达我的歉意,所以……”

    “这里面有十万块钱。”

    马芙蓉将银行卡放在桌上,轻轻推到了徐修远面前,抬头看着他,真诚道:“小徐,请收下它,就当是我对你们的补偿,好吗?”

    “哈哈哈哈。”

    徐修远忽然狂笑出声,冲地摊上吐了口唾沫,讥讽道:“你们有钱人是不是都认为什么事都可以用钱来解决?”

    “不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

    马芙蓉连忙摆手,急切的说道:“我只是想要补偿你们而已。当然,我也有我的一个小小的请求。”

    看着徐修远面色不善,马芙蓉没等他出声,急忙继续说道:“只是想求你,千万不要对任何人说出这件事的真相。因为我怕传出去会让陈东强恼羞成怒,转而报复在我和我家人身上。”

    “为了表示我的诚意,等明天我会再往这个卡里打进去十万,可以吗?”马芙蓉哀求似的看着徐修远。

    徐修远脸色阴沉,死死盯着面前的银行卡,似乎在犹豫着。接着,只见他忽然邪笑一声,抬头看向马芙蓉,嘿嘿冷笑道:“可以啊,不过我也有一个附加条件。”

    “你说,无论什么我都可以答应。”

    马芙蓉半蹲在徐修远的面前,抬脸看着他,睡衣下那对饱满白皙的半圆自然暴露在了徐修远的眼前。

    而徐修远冷笑着没有说话,只是目光灼灼的盯着马芙蓉,眼中闪过一丝欲望,呼吸越来越粗重起来。

    察觉到徐修远的目光,马芙蓉顿时意识到了什么,不由怔了怔,旋即脸上露出一抹微笑,轻声问道:“小徐你……想要我?”

    “没错!”徐修远冷笑着,伸手两根手指晃了晃,眯着眼恶狠狠说道:“既然所有人都认为我把你给上了,那如果真不发生点什么我岂不是太亏了?!二十万,外加你陪我一夜,咱们就成交!”

    “嗯。”马芙蓉眼波流转,轻轻咬了咬嘴唇,点头轻柔的说:“可以。”

    说着,马芙蓉妩媚笑着起身,直接向徐修远怀里坐去,谁料徐修远却一摆手,斜靠在沙发上,不耐烦道:“你先去洗个澡,老子怕你脏。”

    马芙蓉顿时一怔,却还是点了点头,轻笑着摸了一下徐修远的脸,听话起身向浴室走去。

    只是在走向浴室的途中,她的脸上缓缓勾起了一抹嘲讽笑意。

    徐修远舒服的瘫在沙发上,眯眼注视着面前茶几上那只还在冒着热气的玻璃杯,不知在想些什么。

    几分钟后,身后浴室中传来哗哗水声,徐修远突然毫无征兆的一骨碌坐起身。

    只见他回头看了眼浴室的门,咧嘴一笑,神色从容,眼神清明,哪还有半点的疯狂和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