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那一尾红鲤!

    更新时间:2017-03-08 16:42:11本章字数:3818字

    沙发上,徐父笑呵呵的看着电视机,然后转头看向了徐母和徐修远,说道:“善恶终有报,这句话还真是没错。前段时间咱们家被那马芙蓉给祸害成什么样子了,你看,有报应了吧。”

    徐母脸上的伤已经消肿,只是看起来还稍微有些不自然。此时听到徐父的话,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道:“得瑟什么,多大的人了,还跟个小孩似的。”

    “是是是。”徐父一点也不着恼,依旧笑眯眯的说道:“不过说起来,实在想不到那马芙蓉竟然是这种人啊。跟情夫联合起来坑自己的老公,这不就是潘金莲和西门庆么。”

    徐母给徐修远递过去一杯茶,回头看着徐父笑道:“管他是潘金莲还是西门庆,反正你儿子的冤屈被洗刷清白了,这事已经和咱没关系了。”

    “这倒是。”徐父接过茶杯喝了一口,但是八卦之魂依旧在熊熊燃烧,再次开口问道:“哎,刚才那陈东强说是有一朋友帮了他。你们说他那朋友是谁啊,他怎么会知道马芙蓉和宋吉的事呢?他又从哪弄到的那些证据?”

    徐修远苦笑着摸了摸鼻子,开口笑道:“爸,你就别操这个心了,娱乐圈里乱着呢,谁知道他们怎么回事。”

    “叮。”

    手机传来一声清脆响声,徐修远低头一看,原来是收到了一条微信,是一个名叫小鱼儿的女孩发来的,头像是一条可爱的红色锦鲤。

    徐修远嘴角含笑,点开信息。

    果然,内容只有一串数字:35.25979,115.501583。

    想起那尾漂亮的小红鲤鱼,徐修远笑得愈发阳光灿烂,站起身来,对徐父徐母说道:“爸妈,我有事出去一趟。”

    徐修远说着便站起身来,徐母见状连忙问道:“这大晚上的去哪啊?”

    “啊……”徐修远摸了摸鼻子,开口道:“去见个朋友。”

    “男的女的?”

    “女的。”

    “谁呀?”

    “哎,儿子说去见朋友就去见嘛,你问那么多干什么。”徐父忽然接嘴,边说话边冲着徐母使眼色,大声道:“儿子,赶快去吧,别让人家等急了。对了,身上钱带够没?要不爸在给你点。”

    “带够了,带够了。”

    徐修远一阵尴尬,连忙抬脚向门口走去。但走到门边的时候却又忽然停了下来,回头冲着徐父说道:“对了,爸,别忘了今天晚上咱俩说好的事啊。”

    徐父微微一怔,旋即脸上露出了一抹心照不宣的笑容,点头道:“放心吧,忘不了。”

    徐修远推门离去,客厅内,徐母满脸狐疑的看着徐父,开口问道:“你俩说好的啥事啊?怎么还神神秘秘的。”

    “啊,哈哈,没什么没什么。对了,媳妇,你饿不,要不我给你切点水果去?”

    …………

    护城河公园东门,葱郁的纳凉小路,从南边数第三个长椅,一个女孩静静坐在上面,精致的脸蛋上恬淡安静。

    女孩穿着一条白色碎花长裙,洁白光滑的小腿露在外面,纤细修长却并不显得瘦弱。即使看不到美腿的全貌,但无论谁见到,绝对都能归属到“腿玩年”的系列里面。

    徐修远忽然从旁边窜出,直冲女孩而去,模仿着怪兽的叫声:“吼!”

    “啊!”

    冉沉鱼被吓得一声惊叫,慌忙向旁边躲了下,小脸刷白,满是让人我见犹怜的害怕神色。

    在看清冲出的人影是徐修远,冉沉鱼恬静脸上这才露出一丝无奈,小手拍了拍自己被吓得还在狂跳不已的心脏,轻声冲徐修远嗔道:“幼稚。”

    “哈哈。”徐修远哈哈大笑,满是成就感的一屁股坐在冉沉鱼身边,冲女孩挤眉弄眼得做了个鬼脸。

    每次见面,徐修远都会这么幼稚得故意吓唬冉沉鱼。而有趣的是冉沉鱼每次还都会被真的吓到。久而久之也就养成了徐修远可恶的恶作剧心理。

    每当看到冉沉鱼被这简单恶作剧吓得花容失色时,徐修远就会不自觉的认为自己必须要保护这单纯得像一张白纸的女孩,义不容辞。

    特别是在之前徐修远被叫做傻子的那些年。这也是他心底为数不多的一抹亮色和坚持。

    初夏时分,天气已渐渐热了起来,但夜里多少还是有些凉意。冉沉鱼穿得有些单薄,此时被风一吹,不禁缩了缩肩膀。

    徐修远将自己的外套披在冉沉鱼肩上,转头学着冉沉鱼的样子抬头看天,两人谁都没有说话,静静坐在长椅上,肩膀挨着肩膀。

    “你没事了吧?”

    冉沉鱼忽然出声,看着徐修远问道。

    徐修远疑惑的看向冉沉鱼:“什么事?”

    “就是马芙蓉那件事呀。前几天我打你电话始终都打不通,找你也找不到。直到看到新闻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本来正打算直接去你家找你的,谁想到事情竟然又发生了变化,知道你应该没事了,所以也就没去。”

    徐修远笑眯眯的看着冉沉鱼,眼中柔情似水:“你担心我啊?”

    冉沉鱼脸蛋上飘起一抹红晕,偏过头去,小声道:“谁担心你,自作多情。”

    “哈哈。”

    徐修远一乐,抬手拍了拍冉沉鱼的脑袋,轻声道:“放心吧,已经没事了。”

    “嗯。”

    两人沉默了下来,月光下的石凳上,一种令人感到美好的淡淡情愫似乎在缓缓滋生萦绕。

    但,有个家伙却总是那么不解风情。

    忽然,只见徐修远指着前面树林深处,惊讶的轻声喊道:“快看,那里有两个人在亲嘴。”

    抬眼看去,果然,影影绰绰的树林里,在路灯的照射下,一男一女正搂抱在一起忘情的接吻。仔细看去,那男的竟然已经把手伸进了怀中女人的上衣里。

    冉沉鱼脸蛋唰的一下就红了,白皙的脸蛋满是酡红,就连脖颈都粉红一片,连忙扭过头去。

    谁知徐修远却是看得津津有味,完全不理会害羞的冉沉鱼,边看边点评道:“这哥们好兴致啊,竟然在这就整上了,难道就不怕被人看见?”

    这下冉沉鱼连耳垂都变红了,像是红色珍珠一片圆润晶莹。闻言后,轻轻踢了徐修远一下,嗔道:“你别看了。”

    徐修远可没心思搭理她,眼睛瞪得老大,激动说道:“哎哟我去,上下两路同时进攻啊,不行不行,男的攻击力太强,女的看样子马上就要失守!嗯,这俩人不会真要在这里来个实战吧?这也忒刺激了点。”

    冉沉鱼又踢了徐修远一脚,力气比刚才大点。

    徐修远浑然未觉,瞪眼看着树林里,半分钟过后,一副失望模样的叹息道:“怎么走了,这就结束啦?真是可惜,没能见识到真正的野战军。”

    “……”

    冉沉鱼忍不住狠狠的一脚踢过去。

    徐修远转头,满脸无辜的看着冉沉鱼,眼神明亮,嘴角勾着一抹笑意。

    最终还是冉沉鱼脸皮薄些,转脸不再理会徐修远。徐修远却继续看她红着脸的模样,嗯,越看越好看。

    在把冉沉鱼看得脸蛋已经红得不像话的时候,徐修远终于嘿嘿笑了一声,掏出烟来点燃,自顾自抽着。

    片刻之后,冉沉鱼忽然出声:“喂。”

    “嗯?”

    “我妈说想让我毕业之后就送我去美国念研究生……”

    轻柔的声音带着些似乎无法确定的小心翼翼。

    徐修远扭头看向她,她也噘着嘴看着徐修远。

    冉沉鱼的眼睛又大又明亮,就跟小动物似的,特清纯、特懵懂、特别可人心疼。

    “挺好啊。”徐修远笑了笑,一本正经说道:“客观来说,美国的教育环境和教育资源要比国内强了一些,特别是在你喜欢的科研方面,国内虽然已经在奋起直追,但差距的确还存在。”

    冉沉鱼闻言,认真看了徐修远一眼,不再说什么,抬手把几根被风吹乱的发丝抿到耳后,心里叹了口气。

    谁知徐修远话锋一转,继续说道:“不过,就现在来说国内的教育环境和资源也是足够的,你如果不想去的话,可以跟阿姨说清楚,我想她是不会硬逼你的。”

    然后,徐修远看着冉沉鱼,一脸揶揄笑意,道:“我说,你是不是舍不得我才不想出国的啊?”

    冉沉鱼连忙慌乱转头,咬了咬嘴唇,横了徐修远一眼,不屑道:“臭美,你怎么知道我不想出国。”

    徐修远没说话,似乎是这个问题让他连回答都不屑。

    过了片刻,冉沉鱼却转过头,认真的问:“那我该怎么跟我妈说才好?”

    清澈的眸子一如既往的茫然、懵懂、清纯。

    “该怎么说就怎么说呗。”徐修远很不负责任的说道。

    冉沉鱼似懂非懂的点头,说:“哦。”

    对话到这里就结束,两人又回到了沉默的状态。

    片刻之后……

    “喂。”

    “嗯?”

    “你之前的病真的已经好了吗,没有再复发吧?”冉沉鱼语气中带着丝关切。

    徐修远咧嘴一笑,道:“放心,好得不能再好。智商也完全恢复了,现在你让我算一加一等于几,我都能给你俩答案,对得等于二,错得等于三。”

    冉沉鱼噗嗤一笑,精致脸蛋上瞬间如春暖花开,娇颜绽放,楚楚动人。

    “看来是真的恢复了。”冉沉鱼嘴角轻轻勾着一抹好看的弧度,笑容在脸蛋上荡漾着,轻柔道:“以前你可不会开这种玩笑。”

    “嗯。”

    徐修远点头应了一下。

    想了想,徐修远脸上忽然露出了一丝玩味的笑意,开口问道:“如果我说,我的病痊愈之后不仅让我恢复了以前的智商,甚至还得到了……得到了很大的提升,你信不信?”

    冉沉鱼愣了愣,旋即瞪大了眸子,轻声问道:“提升?”

    徐修远想了想,抬手指了指自己的脑袋,很认真的解释道:“就是说,我小时候的那次意外虽然导致了我变成傻子,但在突然恢复之后,我的智商却有了大幅度的提升。”

    “哦……”冉沉鱼恍然大悟的点头,旋即笑嘻嘻说道:“就是达到了算一加一等于几都能得到俩答案的那种提升?”

    徐修远顿时气结,撇嘴道:“是啊是啊,反正我试着做了一套测试题,结果是智商200以上,厉害吧,小才女?”

    “我才不在乎呢。”

    冉沉鱼摇了摇脑袋,黑色的发丝随着她的动作来回摇晃,像极了轻柔的绸缎,声音像是蚊子哼哼一般:“管你是傻子还是天才,我都不在乎。”

    徐修远嗯了一声没再说话,心里却慢慢的都是暖意。

    正沉默着,兜里的手机却忽然震动起来,悦耳的铃声打破了两人之间的平静。

    徐修远低头掏出手机,看了看后按下了接听键,道“喂,爸。嗯,好,我马上过去。”

    将电话挂断,徐修远站起身来,忽然以迅雷之势俯身低头,快速的在冉沉鱼白嫩脸蛋上啄了一下。

    冉沉鱼的连唰的一下就红成了苹果一般,抬头看着徐修远,杏目圆瞪:“讨厌,要死啊你。”

    “嘿嘿。”

    徐修远嘿嘿一乐,冲冉沉鱼摆了摆手:“我还有点事去办,小才女。你先回家吧,我明天给你打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