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四章 约会!

    更新时间:2017-03-09 17:45:41本章字数:3264字

    清晨的阳光透过洁净的玻璃投射进房间中,金黄色的光芒给人一种温暖的感觉。

    床上,只见徐修远依旧在睡梦之中。脸上的表情安宁,似乎是梦到了什么好事,嘴角竟然还挂着一丝笑意。

    也对,有一句话叫人逢喜事精神爽。对于现在的徐修远来说,不仅仅将马芙蓉的事情顺利解决,将自己从此事中摘了出来。更重要的是,心中一口始终憋着的闷气,在昨天晚上终于发泄了出来。

    对于徐修远来说,即便是马芙蓉出轨门的事件真的对他自身造成了什么伤害,恐怕也没有对徐母造成影响而对他带来的伤害更大。

    毕竟是因为自己徐母才受的伤。所以,愧疚夹杂着愤怒,令徐修远这段时间以来都压抑着心里的那股恶气。如果不能亲手将徐母所承受的伤害还给那个王八蛋的话,徐修远永远都无法原谅自己。

    所以,徐修远便拜托了自己的一位朋友,将那刘刚的家庭背景、车牌号、性格、女友、出没地点和出狱时间等全都差了一个底朝天。

    也幸亏徐修远的朋友还算有些本事,当然,也少不了刘刚平日为人实在太过嚣张的原因,反正经过几天的努力,徐修远所需要的信息终于全都顺利到手。

    也就是那个时候,徐修远便定好了计划,打算堵在路上,将那刘刚给来一顿狠的。

    而和徐修远同样感觉的还有徐父。对于他来说,自己的媳妇受到伤害,肯定是要找回来的。就像他曾经对徐修远说的那句话一样,不光得让那小子进看守所,等他出来之后还得再揍一顿。

    想法不谋而同的父子两人一拍即合,瞒着徐母偷偷的就把这事给办了。

    本来徐修远是不打算让徐父也出面的,奈何徐父坚持要亲自动手给媳妇报仇。于是徐修远只好将计划一再的完善,争取不会留下任何纰漏。

    事实上,昨天晚上的计划从最初到最后的离开,也的确执行的非常完美。两人来回的路上都没有暴露在任何摄像头下面,而在过程中,刘刚被麻袋套住了头,同样没能看到两人的模样。

    可以说,这件事父子两人做得神不知鬼不觉,即出了一口恶气,还没留下丝毫与自己有关的蛛丝马迹。

    如果非要说有什么不完美的地方。那应该就是徐父在拿着棒球棍怒揍刘刚的时候,因为使的力气太大,不小心把自己的腰给扭了。

    房间内,一阵清脆悦耳的闹铃声忽然响起。

    徐修远迷迷糊糊的从被窝里伸出手来关掉闹钟,然后从床上坐起,揉了揉睡眼惺忪的眼睛,似乎一时间还没完全醒透彻。

    直到两分钟以后,徐修远才从床上下来,推门走出了房间,向卫生间走去。

    厨房中,徐母正在准备早饭,看样子已经快要做好。而徐父看来也是刚睡醒的样子,扶着腰满脸郁闷的从卧室中走了出来。

    父子两人正好在客厅中走了个面对面,徐父冲着徐修远指了指厨房中的徐母,做了个嘘的手势,徐修远点了点头,父子两人可意味不可言传的嘿嘿一笑。

    饭桌上,徐母给徐修远夹了一个包子,看着埋头吃饭的父子两人,不禁有些狐疑的开口问道:“你们俩……”

    “在,妈。”

    “咋了,媳妇。”

    父子一个激灵,两人几乎同时放下碗筷,抬头看着徐母。

    “……”

    徐母有些无语的看着两人,然后开口说道:“我怎么看着你们两个有点不太对劲啊,从昨天晚上开始就神神秘秘的。”

    闻言,徐父顿时满脸无辜的样子,转头看向了旁边的徐修远,语气中满是疑惑:“啊?有吗?”

    “有吗?没有吧。”徐修远同样也转头看向徐父,那无辜的模样跟徐父简直如出一辙。

    徐父点了点头,旋即又看向徐母,语气坚定道:“嗯,没有。”

    徐母无语的看着两人,狐疑之色更重,再次问道:“真没啥事瞒着我?”

    父子两人点头如捣蒜:“嗯嗯,真没有。”

    “那你腰怎么扭了?”徐母点了点徐父的腰,问道:“老实交代,昨晚到底干嘛去了。”

    “我腰……”

    徐父顿时一愣,旋即赶紧看向了徐修远,开口说道:“啊,对啊,我腰怎么扭到了,啊?还不快点给你妈解释解释。”

    “呃。”

    徐修远哪能料到徐父竟然没义气得直接把球踢给了他,顿时满头是汗,想了想,开口说道:“那啥,是昨天晚上我带我爸去打球了,一不小心就把腰给扭了。哈哈,是吧,爸?”

    “是是是。”

    徐父偷偷在桌子底下冲徐修远竖起了一根大拇指,连连点头笑道:“哈哈,就是这样的。唉,年纪大了啊,稍微运动一下竟然就不行了。”

    听到两人的话,徐母缓缓点了点头,但看着父子两人明显有些心虚的表现,眼中的狐疑之色仍然没有完全散去,不过却也没有继续追问。

    徐修远见状,生怕徐母一会再问什么,连忙三两口把碗里的粥倒肚里,抹了抹嘴之后开口说道:“我吃饱了。那啥,妈,今天是周末,我跟朋友约好了出去玩,今天就不会来吃了啊。”

    “哦。”

    徐母刚点了点头,却见旁边的徐父也学着徐修远的样子瞬间把粥喝完,也起身笑道:“啊,我也走了,上班快迟到了。”

    徐母顿时满脸黑线,盯着徐父开口问道:“今天是周末!你上的是哪门子班?”

    “咳咳。”

    徐父干咳一声,顿时满脸尴尬之色,支支吾吾的说道:“今天……学校领导班子要开会,安排假期值班的事情。”

    “是吗?”

    “是的。”

    “可我怎么记得你们学校是昨天开的会呢?”

    “呃……”

    徐父脸上顿时冒出了一层冷汗,赶紧将求助的眼光投向了徐修远。

    可徐修远此时哪敢接话,无奈的递给老爹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赶紧脚底抹油,拿着自己的外套就窜出了门,身后还依稀传来徐母的质问声:“徐有朝,能耐了啊你,到底有什么事瞒着我,快点老实交代!”

    …………

    作为一个三线城市,雷泽市的娱乐场所实际非常少,在几年之前这里除了两个设施老旧的公园之外,甚至都没有一个可以供市民游玩娱乐的游乐场。

    不过,随着这几年的高速发展,雷泽市各行各业各个领域的势头都比较不错。以前只在大城市才有的各种娱乐城、游乐场或者高端餐饮之类的东西,也渐渐出现在了雷泽。

    炫乐城便是雷泽市唯一的一个大型游乐场。自从建成之后,便吸引了雷泽市市民的兴趣。很多人会选择在周末的时候带着自己的家人孩子或者是与朋友们一起来这里玩一天。

    上午十点钟,炫乐城的门口就已经是人来人往,十分热闹。而在人群中,最惹眼的莫过于一个穿着白色雪纺衫的女孩。

    那女孩大概二十岁左右的模样,脸蛋白嫩,五官精致美丽,属于那种放在人群之中都会让人第一眼注意到她的类型。

    只见她上身穿着一件白色雪纺衫,将她白皙的皮肤映衬的愈发白嫩,下身则穿着一条藏青色牛仔裤,笔直修长的双腿曲线在牛仔裤的包裹下被勾勒的淋漓尽致,脚上的白色帆布鞋没有任何的点缀,看起来无比清爽。

    在阳光照射之下,那女孩的黑色长发微微映衬着黄色的光,白嫩的皮肤似乎都有种透明的感觉。

    仿佛是每个男生心中都会留存在心底的那个初恋般美好的形象。

    此时,那女孩正站在炫乐城门口的雕塑旁,似乎在等什么人。每一个从门口经过的人,无论男女,都会忍不住下意识的多看她几眼。毕竟,美好的事物是每个人都喜欢的。养眼这种事,可不分什么男女。

    这时,只见徐修远悄悄的从雕塑旁绕了出来,脸上带着一抹奸笑,轻手轻脚的向女孩身后走去。

    一步两步,徐修远和她的距离越来越近。而徐修远脸上的笑意也越来越浓,只见他轻轻抬起了双手,准备在突然间向那女孩的肩膀拍去,似乎是想要玩个“吓你一大跳”的游戏。

    突然间,只见那女孩猛然回身,轻喝一声:“啊!”

    “唉呀妈呀。”

    正准备下手的徐修远被突然回身的女孩吓了一跳,满脸的惊恐之色,捂着胸口向后退去。

    而那女孩却是哈哈一笑,似乎很是得意的模样。随着她的笑容绽放,整个世界都好像变得明媚美好了起来。

    徐修远定了定心神,郁闷的走到冉沉鱼的身前,抬手拍了拍冉沉鱼的脑袋,笑道:“学坏了啊你。”

    “早就看见你过来啦。”冉沉鱼胡乱把徐修远的手扒拉开,整理着自己的头发,哼哼道:“难道只许你吓我,我就不能吓吓你啦?”

    “哈哈,可以可以。”

    徐修远哈哈一笑,旋即冲炫乐城的大门指了指,柔声道:“走吧,答应了今天好好陪你玩一天的。”

    “嗯!”

    冉沉鱼兴奋的点了点头,抬脚就向大门走去,旋即又停下了脚步,转头有些疑惑的看着停在原地没动的徐修远。

    徐修远也不说话,笑眯眯的看着冉沉鱼,然后抬起了手,掌心向上停在了半空,冲冉沉鱼示意了一下。

    冉沉鱼脸蛋顿时唰的一红,轻咬了下嘴唇,低下头走了回头,把自己的手放在了徐修远的掌心上。

    “嘿嘿。”

    徐修远嘿嘿一声傻乐,反手握紧了冉沉鱼的柔荑,大步向炫乐城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