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三章 你大爷!

    更新时间:2017-03-09 17:49:10本章字数:3316字

    清晨的阳光总是那么的和煦温暖,早晨七点多钟,刚刚下过雨的空气显得那么清新,夹杂着青草和泥土的味道。树枝上的小鸟在叽叽喳喳的叫着,蓝天白云青草绿树,一切都显得那么美好。

    当然,像这样的早晨其实是在平常不过了,今天显得格外美好的原因,或者是因为徐修远的心情不错。

    人逢喜事精神爽嘛。说起来,这两三个月以来,徐修远遇到的还真的确全都是好事。

    像是自己的病无缘无故的痊愈了,自己又牛掰哄哄的恢复到了高智商人群的队列中。接着竟然又莫名其妙的得到了一本《庆忌止观导引术》,这一套练下来,别说,还真在短短两个月的时间里让徐修远的身体素质有了很大幅度的进步。

    虽然没有对比就出不了效果,但以徐修远自己的感觉来说的话,他觉得自己此时的身体素质和那些体校专业生比起来甚至都不会差到哪去。

    这还只是刚刚练了两个月的效果。有时候徐修远自己都怀疑,这套东西难不成真是古代的内功心法?

    当然,除了这些之外,最重要的是,徐修远和冉沉鱼的关系终于确定了!从没有谈过恋爱的徐修远终于第一次尝到了爱情的美好,甚至还在昨天把自己的初吻给交代了出去,怎么能让他不高兴。

    虽然这段时间也不是没发生过不好的事情,比如说马芙蓉事件。但幸好此事最终化险为夷,有了一个还算是不错的结果。附带产品则是徐修远和影帝陈东强竟然成为了很好的朋友,也不得不说是世事无常。

    想起马芙蓉的事,徐修远这才记起在自己被卷入舆论风波的那几天向公司请了一个长假。算算时间,已经几乎快要一个多月没去上班了。

    现在既然事情已经解决,徐修远便打算回公司销假,继续自己的实习生活。

    虽然电车忘记充电,但这丝毫不影响徐修远的美丽心情。只见他慢悠悠的走出小区门口,打算去两个路口外的站牌坐公交车去上班,路上顺便还能买份早餐填填肚子。

    说到早餐,徐修远又想起了今天和冉沉鱼约好一起吃完饭,不禁又嘿嘿的傻笑起来。

    下过雨后的街道上存留着大量的积水,徐修远坐公交车的地方虽然离小区不远,却是属于棚户区,其周围的环境与小区附近完全是天差地别。

    各种各样的生活垃圾漂浮在积水上面,空气中时不时的会飘来一阵恶臭,混杂着附近早点摊位上的香气,形成了一种难以言说的恶心味道。

    徐修远走在路旁的人行道上,步伐依旧不急不缓,而就在此时,却听到身后传来了一阵急促的引擎轰鸣声以及车轮冲过积水的声音。

    转头看去,只见一辆黑色的奔驰S600正在以极快的速度冲刺在道路上,厚重大气的车身随着引擎的咆哮,就如同一只野兽般冲了过去,车轮掀起的积水足足有一米多高,如一道巨浪般扑向旁边的人行道。

    人行道上此时就只有徐修远一个人,于是,那黑色奔驰疾驰而过时掀起来的水浪也自然就只被徐修远一人给享受到了。

    虽然徐修远在刚刚感觉到不好的时候就已经侧身躲避,反应不可谓不快,但那疾驰而过的车辆实在是太过突然,被掀起的积水也同样太快,水浪几乎在瞬间就直接将徐修远全身给泼了个通透。

    “我靠!”徐修远顿时一声怒骂,低头看着自己自脖颈以下都湿淋淋的衣服,顺着衣角不断向下滴落流淌的脏水以及在腰部位置上还挂着的一条散发出令人作呕气味的烂菜叶。

    徐修远脸上那和煦的笑意顿时僵住,旋即变成了铁青一片,抬头恶狠狠的瞪着继续向前继续行驶的汽车背影,气急败坏一般的破口大骂道:“怎么开车的,你丫赶着去投胎啊?!”

    “吱!”

    一阵刺耳的轮胎抓地声音突兀响起,只见那辆疾驰的奔驰S600竟突然刹车,在积水路面上左右摇摆着向前滑行了三四米的距离,这才停了下来。

    停了?徐修远不禁一愣,旋即却是毫不犹豫的就抬脚向前面走去,打算找那司机好好理论一下。

    此刻十分愤怒的徐修远可没有什么息事宁人的打算。如果那辆车直接开走,那他除了怒骂几句外倒也没有什么办法。

    但现在既然停下了,如果不得到一个满意答复或者道歉的话,对于有着轻微洁癖的他来说,实在是件没办法忍受的事。

    更何况,在满是积水的路面上以如此快的速度行驶,丝毫不避讳旁边的路人,这种做法也实在太没有道德了一些。

    徐修远脚步速度加快,几步下来就已经走到了那辆黑色奔驰S600的旁边,抬起手便打算敲车窗玻璃示意里面的司机下车。

    可谁知那车驾驶位旁的玻璃竟是打开的,徐修远一眼就看到了车内的情景。于此同时车内的人也向外看了过来,与徐修远的视线接触在了一起。

    车内就只有驾驶位上的司机一人,确切的说是一个女人,更确切一些的说,是一个令人会在瞬间惊艳,然后再也忘不掉的漂亮女人。

    只见她大概二十多岁的年龄,五官精致美丽得仿佛是从画中跃出的仙子一般,皮肤白皙而细腻,长长的黑色头发被仔细精致的挽在脑后,露出了她欣长优雅的白皙脖颈。

    纯白色的雪纺衬衣以及胸前点缀的那枚紫水晶项链将她原本的气质更加衬托得高傲凛然,如女王般不可侵犯。

    只是,当两人视线相对的那一刻,徐修远却忍不住愣住了。

    这个看起来气质优雅、自信、高傲、强大的如女王一般的女人,只凭借外表就足以令几乎所有男人生出自惭形秽的女人,此刻却像个孩子一样哭得稀里哗啦。

    只见她眼眸中有着水雾,然后迅速化为了大颗大颗的晶莹泪珠,从眸中夺眶而出,顺着白皙的脸颊滑落下来,砸落在她莲藕般的洁白手臂上,眼角已经微微泛红,很明显已经哭了不短的时间。

    她的表情满是透彻心扉般的悲伤,眼泪大颗大颗的滑落,洁白贝齿却咬着晶莹红唇,努力的想要将这情绪强忍下去,就如同一只受伤了的小兽一般倔强着。

    她呆呆的看着车窗外的徐修远,视线却没有任何的焦距,注意力明显根本不在徐修远或者说周围的任何事物上,美丽的脸上是掩饰不住的悲伤与令人心疼的倔强。

    这一刻她的气质不再如第一眼时瞬间的惊艳与强大,而只仿佛是一个受了伤的邻家女孩一般的柔弱,令人忍不住的想要疼惜和保护。

    徐修远不禁呆了一下,这才回过神来。只不过看着眼前这一幕,他却有些不知该怎么办了。原本那冲冠怒火也仿佛在不知不觉间就已经消失。

    “那个……”

    徐修远微顿了一下,这才苦笑着开口说道:“你没事吧?”

    随着徐修远的声音响起,那女人的思绪也仿佛被拉了回来。只见她的瞳孔之中渐渐有了焦距,似乎这才刚刚回过神来,看到了站在车门外的徐修远。

    “一般来说,在情绪波动过大或者十分激烈的时候,是不建议用开车这种行为来发泄的。”徐修远脸上再次露出了和煦的微笑,轻声说道:“因为这种行为的危险性太大,很有可能会出现什么无法挽回的意外,当然,也有可能会给别人造成麻烦。”

    就在徐修远说话的这短短时间,女人竟然已经完全将自己刚才的情绪收起,除了脸蛋上还残留着的泪痕已经微红的眼角,竟已看不出刚才痛哭时的任何痕迹。

    只见她面无表情的看着徐修远,目光之中带着微微的莫名意味,就仿佛居高临下的审视一般。

    她的目光虽然平和,不至于令人感到受到侵略或侮辱,却带着种淡淡的冷漠。气质一如第一印象时的极度骄傲与自信,整个人的气场不自觉的会令人感到畏惧与强大。

    此时,只见女人手腕上戴着的一个红色手环忽然散发出轻微的白色光芒,然后发出了嘀嘀嘀的声音。

    女人黛眉微皱,抬起手腕轻轻按了一下上面的某个微小按键,声音柔软却又清冷,不容置疑的淡淡说道:“我没事,不用跟来,在原地待命。”

    红色手环再次闪烁了两下,然后便恢复了安静,就如同一枚普通的首饰一般。

    接着,女人的视线再次投在了徐修远的身上。当看到徐修远湿透了并且还散发着异味的衣服时,目光不禁微微波动了一下,似乎也明白了这似乎就是徐修远刚才说的给别人造成的麻烦。

    只见她微微犹豫了一下,却还是抬头看着徐修远,樱唇轻启,淡淡说道:“抱歉。”

    徐修远顿时满意的点了点头,开口笑道:“没关……”

    “轰!”

    一声震耳的引擎轰鸣声响起,还没等徐修远话还没说完,只见那女人脚踩油门,驾驶着黑色奔驰S600直接离开。

    也不知是有意还是真的忘记了旁边还有一个人,奔驰S600在急速冲出去的瞬间,车轮再次在积水的路边上掀起了一道水浪。

    而这一次,因为徐修远距离太近,被掀起的水浪直接浇了他满头满脸,身上当然也没有放过,连躲闪都来不及。

    于是,他再次成为了彻头彻尾的落汤鸡。

    徐修远表情呆滞的看着已经瞬间驶远的黑色奔驰,愣愣的抬手摸了一把脸上的脏水。

    良久之后徐修远才似乎回过了神来,只见他满脸怒色,气急败坏的冲着道路尽头已经快要消失的车尾灯破口大骂道:“你大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