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七章 反间计!

    更新时间:2017-03-22 15:44:22本章字数:3674字

    不得不说,人有的时候就会有像是黄俊杰此时的行为。当你听到别人直接说出一件事的真相时,也许你还会半信半疑。但是当你对于此事只知道一些蛛丝马迹然后靠自己推论出真相,那么你就会对自己推理出的所谓真相坚信不疑。

    而且有一点很有趣,越是聪明的人就越是会遵循这一规则。因为聪明的人一般都很自信,他们相信自己的推论会远远高于其他人直接给出的东西。

    当然,黄俊杰此人其实并不算是聪明人。但是他自信啊!甚至可以说他的自信程度完全不输给那些真正的成功企业家们。

    他始终都觉得自己是很有能力的人,所缺的其实只是一个机会而已。但其实,他的能力只能算作是一般,更重要的是他的品德,实在是差强人意。凡是和他接触过的人,在一开始时都会很欣赏他的自信和他的言论,但只要接触稍深,便都会明白这是一个怎样的人。

    这样善于钻营却没有丝毫品德而言的人,即便能取得一时的成功,但也不会长久。因为有一句被说烂了的话:要做事,先做人!一般而言被说烂了的话其实都有着深刻的道理。

    且说黄俊杰在自己心中推断出了所谓的真相,并且深信不疑。此时对徐修远的态度已经瞬间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

    只见他忽然抬起头,看着对面的徐修远,一把握住了徐修远的双手,脸上满是诚挚的悔意,开口说道:“徐……徐少,我知道说什么都完了。都是我鬼迷心窍,才听了那家伙的话,对不起,徐少,是我老黄太糊涂了!”

    “咳咳。”

    徐修远干咳了一声,只觉得心里泛起了一股恶心的感觉。但没办法,戏还是要演下去啊。只见徐修远微微颔首,不动声色的把自己的手抽了出来,然后淡淡的开口说道:“呵呵,没关系。既然你已经知道了过错,及时改正就可以了嘛,你说对不对,黄总。”

    “哎哎!”黄俊杰连连点头,胖胖的圆脸上堆起了热情讨好的笑容,谄媚说道:“您可别叫我黄总,喊我小黄就好,哈哈。”

    还小黄……

    徐修远顿时满脸黑线,看着这黄胖子的模样差点就要吐了出来。不过,自己想知道的信息可还没有套出来呢。

    “嗯!”

    徐修远点了点头,伸手摸出了烟来。刚想要点燃,那黄俊杰见状连忙从自己的抽屉了拿出了打火机,身体微微弓着,点火之后双手护着凑到了徐修远的嘴边。

    对于此人的作态徐修远已经是有些无语了,索性也不再理会他,点着了烟后深深抽了一口,靠在椅背上看着黄俊杰,开口说道:“黄总啊,我问你个事情。”

    黄俊杰顿时满脸笑意的看着徐修远,道:“哎,您说。”

    徐修远弹了弹烟灰,依旧是直接弹到了地上。可是与刚才不同的是,黄俊杰此时脸上没有任何的不悦神情,反而满脸笑容夸张得就像是徐修远可以把烟灰弹在他的地板上是他的荣幸一般。

    徐修远不禁在心里深深的叹了口气。要说真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以前徐修远也知道社会上一定会有黄俊杰这种人存在,但却没想到这人竟能不要脸到这种程度。

    “黄总,其实我是想问一下,那家伙昨天来到底跟你聊了些什么?”徐修远抽着烟,嘴角勾起了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容,轻声说道:“当然,你如果不愿意说的话我也不勉强你。”

    “不不不,徐少问话我怎么会不愿意说呢。”黄俊杰顿时把头摇得像是拨浪鼓一般,顿了顿后,开口说道:“昨天米少……啊不,是米超杰那家伙来找我,其实也没说什么,就是问我公司有没有一个叫徐修远的实习生,然后授意我要好好整治一下。唉,我也是糊涂,徐少,当时就想着惹不起那米超杰,但谁能想到真神竟然就在我面前呢!”

    黄俊杰满脸谄媚的看着徐修远,但此时徐修远完全没注意他后面说的是什么。

    米超杰?!

    徐修远顿时想到了昨天在炫乐城里那个纠缠程迁迁的跟屁虫。再一结合刚才周静静向他描述的那青年的外貌衣着,徐修远心里顿时一惊,得,没跑了,就是那个家伙。

    可是,自己跟米超杰无冤无仇的,也只是昨天才刚刚认识。他为什么要害自己呢?而且还大费周章的去授意自己公司的老板在暗中进行!丫整的跟一商战间谍片似的。

    徐修远心里想不通,但依稀还记得昨天米超杰离开时看向自己的眼神,的确好像是不太对劲。但他当时也没有在意,完全只顾着冉沉鱼了,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

    想起冉沉鱼,徐修远心中一动,脑海中忽然出现了一个猜想。毫无疑问,米超杰此人对程迁迁和冉沉鱼都有想法,而且其已经无下限到了极致,这些从昨天他的行为就可以看得出来。

    那么,难道是因为程迁迁和冉沉鱼,所以他才对自己怀恨在心?或者说是嫉妒?

    不会吧,不会有人是这么小心眼的吧?徐修远有些不太敢相信,但越想越觉得这个猜测是正确的。因为除了这些,他跟米超杰之间根本就没有任何交集。

    事实上,徐修远也的确低估了某些人的道德底线和自私程度。米超杰的性格本就是典型的富二代,完全以自我为中心,认为天底下所有的好东西都应该是他的,吃不得任何亏也受不得任何气。

    而昨天在徐修远面前,他却吃了一个大亏。更重要的是,让他惊为天人的两个美女,竟然都只对徐修远有意思。而且听那话音,甚至还是两女苦追一男的戏码。

    这如何不让米超杰嫉妒气愤。两个美女不喜欢他,他不认为是自己的问题,更不会对两个美女产生什么恨意,所以,也就自然而然的对徐修远这个小白脸怀恨在心。

    在他的想法里,是徐修远阻碍了自己的好事。所以,他就一定要报复他!

    本来嘛,以米家在雷泽的势力,想要报复一个没背景的大学生,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

    但偏偏米超杰自认为聪明绝顶。他觉得这种事一定不可以摆到明面上去做,因为自己的最终目的其实还是得到程迁迁和冉沉鱼。而这两个女孩现在都对徐修远一往情深。

    如果自己明着去报复徐修远,一旦被两女得知的话,那自己肯定就没有了任何机会。

    但如果不做点什么,他又实在是咽不下心中的那口恶气。所以,苦思冥想之下,他终于想到了这么一个自己不直接插手,却还能暗中报复给自己解气的法子。

    办公室内,徐修远静静的抽着烟,心中思索着。黄俊杰也不敢说话,坐在那里动都不动,准备随时应对徐修远的问题。

    这件事该怎么处理呢?

    徐修远心中在思考着这个问题。首先,肯定是不能直接跟米超杰撕破脸的。徐修远心中也清楚,以自己家的背景和米超杰相比的话,根本就没有丝毫的可比性。

    所以,不管米超杰怎么想,徐修远其实都没有和他对抗的能力。而且最关键的是,自己根本就不是程迁迁男朋友啊,你说这多冤枉。

    徐修远无奈的想着:不管怎么样,米超杰既然没有主动撕破脸,那就说明他其实心里还是有顾忌的,无论这个顾忌是什么,这其实都给了徐修远很大的腾挪空间。

    所以,目前来看,其实还是保持现状是最好的状态。而且最关键的是,自己已经成功的把黄俊杰给忽悠住了,这也就表示自己完全可以来一个反间计。

    当然,黄俊杰也不可能就凭刚才的几句话就完全确信徐修远是一个有大背景却隐姓埋名体验普通人生活的富家子,现在他只是陷入到了这种情绪中,等到回过神来后他一定会再次产生怀疑的。

    但这都不是问题,以徐修远对黄俊杰的智商碾压,想要进一步忽悠住他,还不是板上钉钉的事么。

    至于以后?尼玛再过几个月老子实习结束后鸟都不鸟你,哪还有什么以后。

    想到这里,徐修远脸上不禁露出了一丝微笑。旋即,只见他微微抬头,看向了黄俊杰。

    感受到徐修远的视线,黄俊杰赶紧坐直了身体,满脸堆笑,一副有事您尽管吩咐我一定照办的表情。

    “呵呵,黄总啊。”徐修远干咳了两声,开口说道:“对于我和米超杰的事,不知道你现在有什么想法?”

    “我……”

    黄俊杰怔了怔,回过神来,赶紧拍胸脯说道:“徐少你放心,这事我绝对敢参与啊,您们两个大少斗法,哪有我这种小屁民参与的余地,我这不是找死吗。”

    “哎,这就不对了嘛。”徐修远呵呵笑着,眯着眼睛看向黄俊杰,乐呵呵说道:“米超杰让你在暗中整我,人家都求你了,你怎么能好意思不做呢。”

    “啊?”

    黄俊杰顿时愣住了。想了想后,有些小心翼翼的试探道:“那徐少你的意思是……”

    “对!”徐修远点了点头,说了一段像是绕口令一样的话:“不要让他知道我已经知道了他找过你这件事,如果他问起,你就说已经在完全按照他的吩咐在办。其他的你就不用管了。明白了吗?”

    黄俊杰顿时满脸苦笑。尼玛,反间计呀?老子这是成了双面间谍?这样一来的话,等以后事情败露,不就注定会把米超杰给得罪了吗。

    不过……如果真能攀上徐家的高枝的话……

    想到这里,黄俊杰再不犹豫,冲徐修远点了点头,道:“我明白,你放心吧,徐少。”

    “嗯,好。”徐修远哈哈一笑,满意的点点头。旋即,又好像想起来什么似的,对黄俊杰说道:“对了,我不想让其他人知道我的身份,所以,在公司里你就别叫我徐少了,知道吗?”

    “是是是,我明白。”

    黄俊杰点头如捣蒜,旋即却又一副讨好的样子,笑嘻嘻的说道:“徐少您这隐姓埋名的,不只是想体验一下生活吧。哈哈,难道是看上了咱们公司里的哪个姑娘?让我猜猜……咱们公司,也就周静静长得漂亮,勉强能配上您了。”

    徐修远顿时满脸黑线,看样丫是会错意了。得,就让他自己乱想去吧,想得越多反而对自己的身份越不会怀疑。

    “没事别瞎问那么多。”徐修远笑骂了一声,却没有直接否认,而是对黄俊杰说道:“对了,我有点事可能要马上出去一趟,得向你请个假。”

    黄俊杰忙不迭的答应:“哎哎哎,您去。”

    徐修远点点头,站起身来,对黄俊杰温和说道:“好,那我就先走了,你忙吧,黄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