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章 喝酒吃肉去泡妞!

    更新时间:2017-03-22 15:45:21本章字数:3645字

    徐修远十分不爽的走出了老顾的书店,心中悲愤不已。他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被老顾赶了出来。

    当然,用老顾的话说就是:想认识我侄女?做梦!看你小子丫就没安什么好心,我才不能把我侄女往火坑里面推。你丫赶紧滚,有多远滚多远。于是,满心悲愤的徐修远就从书店里面滚出来了。

    徐修远刚走出书店没多远,一个电话打来,令徐修远原本就不爽的心情愈发郁闷起来。

    冉沉鱼打来电话,很抱歉的跟徐修远说原本约好一起吃饭不能来了。因为公司突然接了个加急的单子,可能要加班到很晚。

    徐修远说既然这样那就等冉沉鱼下班后去接她。谁知却被冉沉鱼告知,杨兰心已经给冉沉鱼打过电话,说会在冉沉鱼加班结束的时候准时出现在她公司的楼下。

    听到这里的徐修远心情就更加悲伤了。

    男人心情不爽的时候一般会怎么办?喝酒吧,叫上三两个好友,一起聊天打屁,喝个痛快。

    徐修远的朋友只有两个,一个是老顾,已经本着保护自己侄女的精神把徐修远赶出来了。而徐修远的另一个朋友叫李青铜。

    徐修远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竟然不知不觉已经在老顾那混到了下午七点钟。

    此时已经是华灯初上,街上人流也渐渐多了起来。算一下时间的话,应该正好。徐修远收起手机,随手在路边拦了一辆车。

    …………

    进士堂,是雷泽市开发区某个社区的名字。

    进士堂社区里住的并不是进士,而多是农民工和低保户。因为进士堂是雷泽市出了名的贫困社区,在棚户区里也算是属于最穷的一个地方。

    整个进士堂是一大片的低矮平房,已经有了些年头,墙面上都已经斑驳除了砖瓦的底色。胡同内黑漆漆的一片,连路灯都没有。路面上坑坑洼洼的,一不小心就会踩进积水里去。

    在胡同的深处,到处都是堆积在一起的垃圾,散发出难闻的恶臭。就连流浪狗都不会来这边刨食。

    雷泽市虽然正在大力发展,到处都在搞开发建设,但这里似乎是属于被遗忘的角落。如果说雷泽市最富的地方是在东区的高档别墅群,那这里无疑就是雷泽市最穷的地方。

    徐修远深一脚浅一脚的走在黑暗胡同里,刚刚入秋的天气,让人感觉到有些寒冷。徐修远紧了紧身上的外套,脚步不由加快几分。

    这种纵横交错又黑又臭的胡同,是平常人很难想象的。越往里走就越黑,晚上来的话一不注意恐怕就会迷路。

    当然,最重要的是深夜走在这种胡同里,会令人忍不住的感到害怕。前后左右全都是一片黑暗,就好像那黑暗之中有着什么东西在死死盯着你一样。

    徐修远虽说胆子比常人大一些,但此刻也忍不住有点害怕。而且他来这里的次数并不是特别多,一路上走走停停,才终于来到了胡同深处一户破烂的民房前面。

    只见那民宅外石灰色的墙体早已经出现了几条裂纹,黑色的铁门上已经满是锈迹,伸手一摸就是满手的铁锈。无论从哪方面看,这里都属于马上将要被拆迁的范围。

    只不过此时民房内还亮着昏黄的灯光,明显还有人在里面居住。

    徐修远敲了敲黑漆漆的铁门,过了一会后便听到里面传来了脚步声。

    铁门打开,只见一个二十来岁的青年站在里面,身材高大,肤色略黑,开门时嘴里还叼着根燃了半截的香烟,浑身上下有种桀骜的气质。

    青年名叫李青铜,正是徐修远除老顾意外唯一的,也是从小到大的朋友。因为家庭和本身的性格原因,李青铜以前在学校内也是属于被欺负和孤立的孩子。与徐修远属于难兄难弟,彼此的交情并不仅仅只是简单的六年同窗而已。

    看到门外站着的徐修远,李青铜脸上露出了一抹笑容,在门后给徐修远让开路,道:“你丫怎么这个点过来了,快进来。”

    徐修远笑了笑,闪身进了门内,跟李青铜穿过略有些荒芜的院子,走进了主屋。

    屋内的布置很简单,只有一张木床,一桌两椅外加一个有些年头的衣柜。灰白色的墙皮已经裂开,一股腐败萧瑟的味道。

    此时桌子上支着一个电饭锅,锅内红色的辣椒汤底被煮的咕噜冒泡,热气在屋内升腾,让人感觉到与外面截然相反的温暖。

    “来得正巧,我刚煮了火锅,一起吃。”李青铜让徐修远坐下,然后又从桌子底下抽出了一瓶牛栏山二锅头。

    一人倒了一杯后两人各自抿了一口,然后就见徐修远朝李青铜伸出了手,道:“电话先借我用一下,我手机没电了,先往家里打个电话告诉他们不回去吃饭了。”

    “哦,我说你来之前怎么也没提前打个电话给我。”李青铜点点头,随手将自己的手机递了过去。

    徐修远接住李青铜的手机,不禁咧嘴一乐。

    这是一部纯金色直板按键的国产山寨机,平均售价不会超过两百块钱。耐摔、信号好、待机时间长,除了电话和短信外,最多也就支持个贪吃蛇之类的小游戏。

    在这个智能手机的时代,李青铜竟然还用这种直板山寨机,不得不说也属于奇葩了。

    但这和装逼或者低调之类的词汇没关系。用李青铜自己的话来说,这纯粹是因为穷。

    徐修远给父母打了个电话,报了个平安,简单说了两句之后就挂断了,把手机还给了李青铜。

    接过手机,李青铜一边往锅里放青菜,一边看着徐修远,脸上闪过一丝戏虐笑意,调侃道:“怎么样,当明星的感觉不错吧?”

    徐修远微微一怔,旋即反应过来李青铜说的是前段时间自己和马芙蓉的事情,不禁苦笑一声,道:“你也知道了?”

    “废话,这事闹得全民皆知,我又不是原始人,大哥,我也上网的。不想知道也不行呀。”

    李青铜说着举起酒杯,和徐修远碰了一下,二两一杯的白酒就这么被他一口灌下,哈哈笑着说道:“了不起啊你,竟然能搞上大明星的老婆。”

    徐修远笑骂道:“滚粗,明明是那个马芙蓉陷害我的。”

    “哈哈,谁知道你到底有没有趁机跟她滚个床单啊。”李青铜哈哈笑着,开玩笑的说道。

    徐修远鄙视的冲李青铜伸出了跟中指,旋即笑着问道:“今天怎么这么有兴致,自己在家吃起火锅来了?”

    “发工资了呗。”李青铜咧嘴一笑,道:“怎么也得吃顿好的犒劳犒劳自己。”

    这就是犒劳自己了?

    徐修远看着锅里的青菜和为数不多的一点勉强能算是荤菜的火锅丸子,不禁忍不住觉得心中微微一酸。

    李青铜似乎是看出了徐修远心中所想,哈哈一笑,冲徐修远举起了杯子,笑着说道:“得,别来这一套哈,你知道我的,我不是没钱,只是想省着用而已。来,咱哥俩想走一个!”

    “来!”

    徐修远没再多说,而是端起了杯子与李青铜一碰,二两酒便一饮而尽。

    一杯酒下肚,徐修远只觉得自己的胃里好像有一股火瞬间烧到了全身,将刚才在外面被风吹得一丝寒意完全驱散,整个身体都暖和了起来。

    徐修远掏出烟递给李青铜一根,两人各自点燃,便天马行空的侃起了大山。

    聊着聊着,李青铜却忽然感觉有些不太对劲,愣愣的看着徐修远,忽然出声问道:“修远,两个多月没见,我咋觉得你好像有点不一样了?”

    前段时间李青铜跟着工头去了外地干活,整整两个多月的时间,刚刚回来没几天。

    所以他与徐修远算是有将近三个月没有见面了。但这一次见面,李青铜却发现徐修远似乎跟之前变得不太一样了。

    无论是说话、举止、表情、眼神还是气质,都跟上次见到他时那种呆呆傻傻的样子完全判若两人。

    如果真要说的话,现在的徐修远,则更像是他高中时那个少年天才的模样。

    李青铜看着徐修远脸上那自信淡然的笑意,心中不禁泛起一丝奇怪的感觉。这种即熟悉又陌生的笑容,已经很久没在徐修远脸上出现过了。

    “哈哈。”徐修远笑了一声,冲李青铜轻声说道:“有件喜事,还没来得及告诉你。”

    李青铜心中已隐隐有了些猜测,却又不太敢确信,连忙开口问道:“什么喜事?”

    徐修远微笑着,然后戏谑的眨了眨眼睛,旋即伸手一指自己的脑袋,口中淡然吐出了三个字:“没事了。”

    没事了?

    什么没事了?废话,当然是脑袋没事了!病好了!李青铜回过神来后,突然激动起来,瞪着徐修远问道:“真的假的,你可别骗我!”

    “当然真的,骗你干什么。”徐修远笑眯眯的说道:“你不也说我看起来和之前不一样了吗。”

    “我靠!”

    得到肯定的答案,李青铜突然发出一声狼嚎,脸上浮现起兴奋的表情,那是发自内心的喜悦。是替自己的兄弟感到高兴,终于苦尽甘来的高兴。

    徐修远看着李青铜溢于言表的兴奋之情,心中不禁也是微微有些感动。但他却没有多说什么。

    有时候男人之间的友情就是这样,彼此之间根本不需要多说什么,甚至平常的时候都不需要经常联系,但当你遇到困难的时候,我一定会第一时间出现,能帮得上的绝对不用你多说一句,帮不上的你也别怪兄弟。

    而当你遇到好事的时候,更是会发自内心的为你感到高兴,甚至比你自己都更开心。

    “是什么时候的事?”李青铜语气激动的问道。

    徐修远依然笑着,回答道:“已经两个月了吧。就这么无缘无故的好了,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哈哈,好!管他娘的是怎么回事,好了就好!”李青铜哈哈的笑着,拿起酒瓶再次给自己和徐修远的杯子满上,然后端了起来,大声说道:“来,再干一杯。今天高兴,咱哥俩来个不醉不归。”

    “成!”徐修远应了一声,再次和李青铜干了一杯。

    接着,便见李青铜摸了摸嘴巴,嘿嘿笑着说道:“快吃,吃完了咱俩出去接着喝。今天这么高兴的事,正好我发工资了,哥请你去KTV唱歌去,嘿嘿,叫两个点歌员陪着吼两嗓子。”

    “咳!”

    徐修远一口青菜差点呛到了嗓子眼里,抬头看着李青铜,出声问道:“我靠,你说真的假的?”

    “当然是真的!”

    李青铜大手一挥,无比豪迈的嚷嚷道:“走走走,喝酒吃肉泡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