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二章 他是被我唱吐了吗?

    更新时间:2017-03-22 15:46:43本章字数:3409字

    小紫?

    应该是她的假名吧,徐修远看着董珊珊那两缕紫色的发丝,不禁笑了笑。他对于夜场的事情也并不是一窍不通,至少他也知道在夜场工作的女孩一般都会取一个好听点的艺名或者说是假名,而不会使用自己的真实名字。

    这种艺名通常来说都是两个字的昵称,比如说什么小紫啊、小纯啊、萱萱啊之类的。

    目的呢,一是包装自己,名字也是形象中的一部分嘛。毕竟哪个男人也不会愿意跟一个叫王铁柱的闺女在那谈情说爱卿卿我我吧。

    第二则就是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在夜场工作,用假名总要比用真名安心一点。毕竟去夜场玩的人三教九流什么鸟都有,谁都不知道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出点什么狗屁倒灶的事。

    不过,这闺女看来还真是第一天上班啊,刚才竟然老老实实的把真名报了出来。

    徐修远笑呵呵的看着依然紧张万分连头也不敢抬的董珊珊,越看越觉得她根本就不像是会来这种地方工作的女孩。反倒是一个刚刚进入大学,对任何事都还充满好奇和新鲜感的涉世不深的大一女生。

    这句话并不是说徐修远看不起做夜场工作的包厢公主,毕竟谁都有自己的生活和苦衷,而且每个人都有选择自己生活方式的权利。

    只是说,像董珊珊这种气质和性格,实在是跟这里不搭啊!

    或许她有什么苦衷也说不定,不过,徐修远也并没有探究原因的兴趣。毕竟他和董珊珊素不相识,即便她有什么苦衷和无奈,徐修远也不是那种什么都管的烂好人,更不是见到美女后就不知天高地厚的色狼。

    他能做的,只是给予董珊珊一些尊重,让她现在不那么紧张罢了。

    想到这里,徐修远笑了一下,掏出烟来给自己点了一根,旋即转头看向董珊珊,笑着说道:“你不用那么紧张,放心,我们不是什么坏人的。”

    董珊珊抬起了脑袋,看了徐修远一眼,眼神中似乎略微安定了一点,然后又转头看了看正放浪形骸抱着红发女孩唱歌的李青铜,只见她撇了撇嘴,又低下头去。

    徐修远看得哑然失笑,这意思分明就是说:你不是坏人我信,可那个家伙怎么看也怎么不像好人啊。

    对于此刻像个鹌鹑似的似乎一有什么风吹草动都有可能跳起来逃走的董珊珊,徐修远除了好笑之后也着实是没有什么办法了。

    只见他拿起了一瓶啤酒,看着董珊珊,轻声问道:“喝一点吗?”

    董珊珊抬头看着徐修远,想了想之后微微点头,接过徐修远手中的啤酒,樱唇微启,小小的抿了一口,小声对徐修远说道:“谢谢。”

    “谢我做什么啊。”

    徐修远笑了,同样灌了一口啤酒,温和的说道:“别这么干坐着了,要不咱们聊聊天吧?”

    “好呀。”董珊珊似乎缓过来了一些,淡淡的笑了一下,脸蛋上浮现起两个可爱的小酒窝,轻声说道:“那咱们聊什么?”

    “唔……”

    这一下还真把徐修远给问住了。对啊,俩人素不相识的刚刚见面,该聊些什么呢?问人家芳龄几许家住何方是否已有婚配?不太合适吧。

    那问人家为什么要做这一行,看你的样子现在应该是在读书呀,怎么偏偏跑来做包厢公主了呢?呃,这个貌似更不合适。

    徐修远苦思冥想着,可死活想不起来一个合适的话题,毕竟他也是第一次和包厢公主接触,实在没有这方面的经验啊。

    倒是那边的李青铜,现在已经和那红发女孩打得火热,哥哥长妹妹短的,恐怕再过一会就能把那红发女孩忽悠得跟他去宾馆了。

    而此时,看着徐修远苦思冥想的模样,董珊珊却是扑哧一笑,只见她想了想,鼓起勇气主动开口轻声问道:“那个,你……你是做什么的呀?”

    “哦,我还在上大四,不过现在在一家公司里实习,主要是做些文案之类的工作。”徐修远咧嘴一笑,轻声回答道。

    “你在上大学呀。”董珊珊眼睛一亮,看着徐修远问道:“在哪所学校呢?”

    “额,不是什么好的院校。”徐修远有些尴尬的挠挠头,道:“就是咱们雷泽本地的雷泽学院,二本。”

    “真好……”

    董珊珊似乎并没有听出徐修远话中自嘲的意思,而是满脸羡慕的看着徐修远,追问道:“大学生活好吗?我听说在大学里还有各种各样的社团对不对?”

    看着董珊珊此时满脸向往羡慕的模样,徐修远心中不禁微微一动,旋即赶忙笑道:“对啊,社团很多的,比如说什么文学社、音乐社、跆拳道社、围棋社、动漫社、辩论社之类的,什么样的都有,只要你有爱好,就一定能找到适合自己的社团。”

    “真好……”董珊珊又喃喃的说了一遍。

    话题一打开,之后的气氛就好多了,董珊珊终于不再那么紧张,而是不断的向徐修远追问着大学生活是什么样的,两人也渐渐聊得热乎了起来。

    而且在聊天中,徐修远发现董珊珊和自己无论是在思想还是观点上,都异常的合拍。有时候徐修远一句话刚刚说出,董珊珊就笑着把后面半句接了出来。

    不知不觉之间,徐修远和董珊珊都放松了下来。徐修远一边与董珊珊聊天,一边时不时和李青铜插科打诨,一个多小时的功夫竟然已经喝下去了七瓶啤酒,再加上来之前在家里喝得那半斤多二锅头,此时徐修远已经有了些醉态,只觉得脑袋昏昏沉沉的。

    而董珊珊虽说一直都是小口小口的抿,但也已经喝了两瓶。或许是因为在徐修远面前已经完全放松了下来,她之前的紧张和不安已消失不见,竟然主动点了一首歌,脸蛋上挂着浅浅的笑。

    随着前奏的响起,徐修远听出这是一首《悲伤逆流成河》。此时,只见董珊珊俏生生的站在屏幕前,双手捧着麦克风,不知是想起了什么,眼眸之中浮现出了一丝迷茫与哀伤。

    “斑驳的夜色再说什么,谁能告诉我如何选择,每当我想起分离时刻,悲伤就逆流成河……”

    董珊珊随着伴奏音乐轻轻开口,第一句唱出,整个包厢之中瞬间就安静了下来。徐修远、李青铜和那红发女孩全都不由自主的呆呆的看着董珊珊的背影。

    太……太好听了!

    与她说话时轻柔娇弱的声音不同的是,此时董珊珊的嗓音中虽然同样轻柔,但却带着一丝空灵,声音回荡在房间之中,仿佛可以从人的耳朵中直达心底。

    《悲伤逆流成河》这首歌的旋律虽然简单,但依然动听悠扬,歌词也十分贴切。但这些都不重要,因为在董珊珊的演唱下,这首歌仿佛被赋予了新的生命力一样。

    此时,董珊珊似乎已经忘记了包厢内的其他人,忘记了一切,她只是轻轻的唱着,诉说着,将自己的心诉说出来,表达出来,那种情绪和感情,令人动容。

    “失去了你也是种获得,一个人孤单也未尝不可,每当我深夜辗转反侧,悲伤就逆流成河……”

    董珊珊的声音中似乎带着些难与人言的哀愁,却又并不仅仅只是哀怨,而是在轻柔的身体下隐藏着一丝坚持与执拗,就仿佛一个用自己娇小瘦弱身体在保护着自己最珍贵的东西的孩子一样,坚强的让人心疼。

    在董珊珊张口出声的那一刻,仿佛就瞬间成为了整个包厢中唯一的焦点。徐修远三人的眼睛中只剩下了董珊珊那略显娇弱的背影,耳中只剩下了她的歌声,仿佛其他一切都已经消失不见,他们已经完全进入到了董珊珊的情绪之中一起起伏波动。

    “我想是因为我太天真,难过是因为我太认真,每当我想起你的眼神,悲伤就逆流成河……”

    旋律轻轻的落下,董珊珊的声音也随着音乐渐渐消失。一首歌结束,但此时包厢内的众人谁都没有说话。

    董珊珊独自站在前面,留给几人的是一个背影,可徐修远三人看不到的是,此时董珊珊已然是泪眼朦胧,脸蛋上满是哀伤,黛眉之间仿佛有着弄得化不开的愁怨。

    良久之后,董珊珊轻轻抬手,拭干了脸蛋上的泪水,轻轻叹了口气,似乎回过神来,然后便转头向徐修远三人开口。

    此时,只见徐修远三人似乎还依旧沉浸在刚才的歌声中,呆呆的目视前方,视线都投在董珊珊的身上。

    董珊珊的脸蛋唰的一下又红了,不好意思的赶紧快走起步,回到徐修远的身边坐下。

    而徐修远三人也终于回过了神来,相互之间对视一眼,接着不约而同的爆发出了最热烈的掌声。

    “小紫,没想到你唱歌这么好听呀。”那红发女孩此刻双眼已成桃心状,看着董珊珊动情说道:“我看你唱的比那些大明星还好呢,小紫,你干脆也去做歌星吧。”

    “没错没错!”李青铜也是连连点头,冲董珊珊伸出一根大拇指,笑嘻嘻说道:“妹子,太牛掰了!不服不行!”

    徐修远此时也端起了啤酒,冲董珊珊说道:“唱的真好!”

    董珊珊低着头,愈发的不好意思。

    “来来来!”李青铜端起酒杯,敲着桌子兴奋说道:“为了小紫妹子天籁一样的歌声,咱们一起喝一个!”

    徐修远依言端起酒,与李青铜碰了一下杯,接着便仰头灌酒。可是他却忘了,自己此时已经完全是过量的状态,之前的酒都已经快到嗓子眼了,哪还能再喝得下去。

    一口酒刚刚灌进嘴里,徐修远就只觉得一阵酒气从胃里冲了上来,徐修远不禁“呕”的一声,赶紧捂着嘴跑出了包厢。

    李青铜先是一愣,接着便哈哈笑了起来。

    不过董珊珊却是满脸愁色,似乎还夹杂着一丝自责,看着跑出包厢的徐修远的背影,满脸的无辜,小心翼翼问道:“他是被我唱吐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