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三章 没事吧?

    更新时间:2017-03-22 15:47:02本章字数:3537字

    徐修远已经记不清自己到底喝了多少酒,也记不清已经有多长时间没有这么醉过了。都说人心情不好的时候喝酒容易醉,徐修远觉得这就是句屁话。

    因为这段时间的徐修远心情的确不错。不仅顺利解决了马芙蓉的事情,更重要的是,终于跟冉沉鱼有了更进一步的发展。这令徐修远一直都沉浸在愉悦的心情里。

    不过该喝醉的始终还是得喝醉啊。徐修远觉得自己现在脑子昏昏沉沉的,胃里也一阵阵的向上翻涌,走起路来轻一步重一步,天旋地转得都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走到了卫生间里。

    推开隔断的门,徐修远抱着马桶吐了个天昏地暗,足足十几分钟过后,才终于感觉好了一点。

    徐修远靠着卫生间的木门,静静的站了一会,这才苦笑着摇了摇头。已经记不清多久没喝成这样过了,说实话,喝的时候挺痛快的感觉不错,但这喝醉的感觉可真是难受啊。特别是宿醉过后的第二天,更是会头疼难受整整一天。

    不过倒也无所谓了,反正难得放纵一回嘛。

    徐修远在洗手池前洗了把脸,这才长长出了口气,感觉好了许多。虽然脑袋还是有点昏沉,但至少没有那么强烈的眩晕感觉了。

    抽出两张纸擦了擦脸之后,徐修远抬脚向洗手间门外走去。但是刚刚走到门口便听到了外面传来几个男人夹杂着嚣张意味的调戏笑声。

    徐修远倒也没在意,毕竟像在这种KTV或者酒吧之类的夜场,总是最容易滋生冲突的地方。年轻小伙们本就是容易冲动和热血上涌的年纪,特别是在喝了点酒之后,稍微一点的语言冲突就会很容易升级成肢体冲突。

    徐修远也没多注意,又转头看了一眼洗手池上方的镜子,嗯,还是那么帅!

    走出门后,徐修远给自己点燃了一根烟,便打算回到自己的包厢。可那走廊上已经被几个人给完全挡住。

    抬眼只见二十多岁,三个打扮得流里流气的男人正将一个女孩堵在墙角那里,每人手里都还拿着一瓶啤酒,脸上挂着邪笑,色眯眯的看着被围在中间的女孩,嘴里说出的污言秽语已经让人不堪入耳,还时不时的爆发出一阵嚣张的狂笑声。

    三个小混混的个头不低,将那被围在中间的女孩挡了个严严实实,所以徐修远也看不到里面那女孩的模样,只是依稀可以看到她裸露在空气中的手臂和小腿。

    说实话,单是看到这莲藕般的手臂和纤细圆润的小腿都已经会令男人忍不住口干舌燥了,也怪不得那三个小混混会色心大起,竟然在这走廊上就调戏了起来。

    徐修远撇了撇嘴,也没打算多管闲事,谁知注意到徐修远后,那三人中的一个红头发转脸就瞪了过来,嘴里骂骂咧咧道:“看什么,没他妈见过啊。”

    徐修远笑了笑,没有理会他。就这几个货,搭理他们都嫌浪费时间。徐修远也过了那种被人怼了一句就恼羞成怒的年纪。

    抽了口烟后,徐修远晃了晃昏沉的脑袋,打算从那三个混混的身后过去。不过过去才发现走廊几乎已经被他们堵死了,身后留下的空余根本不足让一个人通过。

    于是徐修远拍了拍那红头发的肩膀,说道:“麻烦让我过去一下。”

    “过你MB啊过!没见爷爷几个正忙着?”

    那红毛瞪了徐修远一眼,嘴里骂了一句,似乎是急着要继续自己调戏美女的正事,也没再多说,而是一把拽过徐修远的衣领,便将他从自己身前直接推到了另一边,口说骂道:“快滚。”

    徐修远皱了皱眉眉头,却依旧没有说话,耸了耸肩,反正已经过来了,无所谓的笑了笑,便打算回去。

    谁知徐修远刚刚抬脚,那三个混混就已经迫不及待的继续起来。只见那红毛向那被围住的女孩靠了过去,口中嘿嘿邪笑着:“行了,美女,我刚才已经问过了,你他妈就是在这坐台的小姐,装他妈什么纯情,还当自己是明星咋地?识相点,赶紧跟哥哥去包间,只要陪好了哥哥我的客人,我保证比你今天赚的比做一个月的台还多。”

    “对不起,我现在已经有客人了!”一个女孩的声音便从那边几个混混的中间传了出来,声音很小,略显惊慌,却带着一丝坚强和冰冷:“而且我不是你嘴里说的那种女人,不坐台,更不出台!”

    董珊珊?!

    徐修远一个激灵,听出了身后传来的貌似是董珊珊的声音,脚步顿时停下,赶紧转头向那边看去。难道被这几个混混围住的人竟然是她?

    “操,还他妈装纯情呢!”

    只见红毛似乎被董珊珊激怒了,只见他一把抓起了那女孩的头发,抬起手就狠狠扇了她一耳光。只听啪的一声脆响,她的脸蛋迅速肿了起来。

    “告诉你,别他妈给脸不要脸!”红毛指着那女孩的鼻子,恶狠狠说道:“识相点就跟老子回包厢,要不然老子分分钟弄残你!”

    刚刚回过头来的徐修远来不及阻止这一切,但他已然看清,被那三个混混围在中间的正是董珊珊。

    此时,只见被红毛扇了一耳光的她脸蛋已经微微肿了起来,血红一片。娇小的身子靠在身后的墙上,眼眸中满是怒色,没有丝毫的退让,而是直接怒视着三个混混。但那眼底深处的意思惊慌无助,却令徐修远瞬间感到心疼。

    “哟呵,小性子还停烈啊,行,我们李少就喜欢这种胭脂烈马!把你弄回去,今晚就让李少好好的调教一下,说不定李少一高兴,还能把你赏给我们也玩两把,哈哈哈哈。”

    随着红毛的话,其余两人也狂笑了起来,三人眼中皆是不言而喻的淫秽之色。接着,便见红毛再次伸手向董珊珊抓了过去。

    “住手!”

    徐修远一声大喝,走向那三人,此时脸上已是怒不可遏,双眼之中似乎充斥着怒火。

    红毛转头看向徐修远,眼中闪过一丝鄙视,口中笑道:“哟,这怂蛋还想多管闲事啊。”

    说着,只见那红毛伸手夺过身边同伴手中的啤酒,接着挥手一甩,大半瓶啤酒就直接泼在了徐修远的脸上和头上。

    见状,那三人皆是嚣张的哈哈大笑。徐修远的眼神却瞬间平静了下来,取而代之的则是寒冷如冰。

    徐修远十分平静的抬手擦了擦脸上的酒液,没有说话,抬脚向那红毛走了过去。就在这瞬间,只见徐修远一把就夺过了红毛手中的啤酒瓶,狠狠的向红毛砸去。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徐修远手中的啤酒瓶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然后重重的砸在了红毛的头上。

    “啪!”

    酒瓶应声而碎,化作了满地的玻璃渣。与之同时破掉的还有红毛的脑袋,只见一股殷红鲜血顺着红毛的脸流了下来,满脸都是,连衣服都已经在瞬间浸红了大片。

    “啊!”

    红毛应声而倒发出一声惨叫,双头捂着自己的脑袋却根本不敢用力,在地上来回翻滚着。

    惊变来得太过突然,红毛三人根本想不到刚才被自己连声喝吗都不敢回嘴的家伙竟然转过身来就来了个狠的。看他刚才那砸啤酒瓶的模样,这分明就是要人命的节奏啊。

    红毛还在地上打滚惨叫着,另外两人此时却已直接惊呆了,呆呆的看着地上的红毛,然后又抬头望向了徐修远。

    只见徐修远满脸冷漠,嘴角却勾着一抹冷笑,开口说道:“本来嘛,你们调戏女孩也不关我的事,但是不凑巧,被你们欺负的人是我朋友。那就不好意思了,算你们倒霉!”

    话音未落,只见剩下的那两人相互对视了一眼,接着怪叫一声齐齐向徐修远扑来。

    徐修远一笑,丢掉了手中剩半截露着尖锐玻璃碴的啤酒瓶,一个箭步就冲向了那两个混混。

    说起来徐修远在上高中的时候也算不上什么好孩子,虽然成绩在全校都属顶尖,但其他后进学生该有的逃课、上网、打架全都没落下。

    只不过当时的徐修远身体在同龄人里属于偏瘦弱型的,但他打架却是赢多输少,凭的全是一股不要命的狠劲。

    而现在,徐修远在练了一段时间的庆忌止观导引术之后,虽然外表没有太大的变化,但他的身体素质却是实打实的已经有了不可思议的进步。

    此时再挥动起拳头,徐修远只觉得感受到了一种以前完全没有的感觉,仿佛有一种力量在自己身体里面涌动,源源不息。

    反观另一边的两个小混混,一看就是那种初高中辍学跟着所谓的大哥混社会,成日里吃喝玩乐或者跟着打几场顺风架,一遇到逆势的时候跑的比谁都快的货色。哪里是此时徐修远的对手?

    尽管现在徐修远喝多了,但光从身体素质上来讲双方就已经差着好几个等级呢。而且由于酒精的作用,此时的徐修远只想把满腔怒火完全发泄出来,根本就没有半分留手。

    只见剩下的两人中的一个光头抓准机会狠狠一脚踹在徐修远胸口,而徐修远的身子只是微微晃了晃,接着反手一巴掌扇在了光头脸上,直扇得他眼冒金星,鼻血哗哗的往外淌。

    徐修远轻蔑的一笑,紧接着又抬起一脚踹在了另一个绿毛的小肚子上,绿毛被这狠狠一脚蹬得直翻白眼,抱着肚子蹲在地上连站都站不起来。

    战斗以飞快的速度开始,又以飞快的速度结束。徐修远走到董珊珊的身边,冷漠的俯视着那三个混混,嘴角噙着冷笑。

    那两人见识到了徐修远的厉害,心知不好,更不敢再继续嘚瑟,连忙扶着还倒在地上的红毛落荒而逃,完全没有了刚才的嚣张,连屁也没敢放一个。

    走廊内再次安静了下来,只剩下了徐修远和他身旁的董珊珊。

    徐修远转身,看着董珊珊已经肿起的脸颊和泛红的眼眶,心中不禁有些自责,如果自己刚才第一时间就发现被欺负的人是董珊珊的话,那她就不会挨到这一巴掌了。

    董珊珊看着面前的徐修远,脸上刚才面对那三个混混的坚强冷漠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却是眼眸中的委屈,让人看着心疼。

    只见徐修远抬手轻轻触碰了一下董珊珊的肿起的侧脸,顿了顿,轻声开口问道:“没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