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六章 你们也打算给我放放血?

    更新时间:2017-03-22 15:49:23本章字数:3544字

    徐修远上高中时每天晚自习都要上到九点才放学回家,大路上虽然有路灯但需要绕一段距离,徐修远怕麻烦就选择了小路,可是小路上经过的护城河公园的路灯却都被破坏了,一到了晚上就会没有一丝光亮,影影绰绰的一片,黑咕隆咚什么都看不清楚。

    因为这个徐修远最开始没少在公园里摔跟头。所以那时的他就很奇怪,为什么市政府不在公园里更换路灯呢?难道雷泽市已经穷到连换路灯的钱都没有了吗?

    为此他甚至还给市场热线打电话反应过这个问题。别说,这一通电话还真有效果。没过几天公园内的路灯就被安上了。

    可惜,徐修远高兴了没几天后发现,所有的路灯竟然又被人用石头给砸碎了!为此徐修远当时没少骂过那些没有公德心的砸路灯的家伙。

    直到后来徐修远在护城河公园草丛和长椅边上看到了几个用过的套套之后,这才恍然大悟。尼玛,原来是那些野鸳鸯干得好事!

    不过此时,徐修远心里对那些砸路灯的野鸳鸯可是充满了感激之情!

    只见徐修远一步越过那大坑之后,连丝毫的犹豫都没有就继续向前跑去。而身后,猛然传来了几声惊叫,接着便是扑通扑通的声音,伴随而来的是那几个混混的痛呼声。

    董珊珊听到动静后从徐修远肩膀前露头看了一眼,接着小脸上满是惊讶,缩回脑袋后笑声对徐修远说道:“他们好像全都摔倒一个坑里去了。”

    全摔进去了?哈哈,果然不出我所料。

    徐修远心中狂笑一声,暗暗发狠道:运气好的话把丫几个王八蛋全摔骨折,让丫想追也没办法追!

    心中这样想着,但脚下可丝毫没敢耽误。徐修远继续大步向前跑着,听到董珊珊的话后只是微微点了点头,没敢说话,怕一张口就乱了气息。

    不管身后的几人如何,徐修远大步迅速跑到了对面的平房区域内,瞅准一个胡同就拐了进去。

    可惜,似乎老天并没有听到徐修远刚才的祷告声。摔进坑里的几个混混竟然都没什么事,从坑里爬出来后再次骂骂咧咧的追了上来。

    不过刚才那一下也将徐修远两人与他们之间的距离拉开到了一百多米,在这黑漆漆的夜幕下,他们只能隐约看到徐修远的背影,而当徐修远拐进了胡同中后,就已经完全失去了他的踪迹。

    但那红毛心中对于徐修远的恨意已经达到了顶点,简直是怒火中烧,哪能这么容易就放弃。只见他怒吼一声,再次带着那几个混混加快了脚步,向徐修远消失的方向追去。

    已经列入拆迁范围的民宅区早已经是空无一人,在寂静的深夜里,徐修远抱着董珊珊奔跑着,身后远远的传来纷乱的脚步声。

    而听到这声音的徐修远却是面色一变,心中暗道:糟了!

    刚才怎么没想到这一点!徐修远紧皱眉头,暗暗想道:这深夜的胡同内本就寂静,虽然胡同内的路四通八达而且漆黑一片,但身后的混混完全可以凭借他的脚步声跟在后面。

    除非自己还可以加快速度,趁现在赶紧将距离越拉越远!否则的话,想要甩掉他们的几率将很小。

    但是此时的徐修远已经抱着董珊珊跑了那么远的距离,几乎已经到了强弩之末的程度。就连呼吸也已不像刚才那样平稳,而是已经杂乱了起来。而随着时间拉长,徐修远的体力也将会渐渐耗尽。

    所以,如果继续这样跑下去,自己两人被追上的几率将会远远大于甩掉他们的几率。

    这样下去不行,必须要想个办法!徐修远暗暗咬牙,只觉得此刻自己的双腿就像灌了铅一样,越来越沉。

    看来……只能先这样了!两个人在一起谁都跑不了,只能先保证一个人的安全再说。

    徐修远心中想着,便也不再犹豫。而是脚步一顿,竟然直接停了下来,然后抱着董珊珊转身走进了身旁刚刚经过的那栋民宅。

    民宅的主人早已搬走,里面空无一人。墙上已经斑驳得全都是裂纹,原本的大门已经被卸走,在月光的照射下就像是咧着一张大嘴的鬼屋一般,令人不寒而栗。

    不过此时徐修远已经顾不得这么多了。走进民宅的院子后便左右环视了一眼,接着直接进入到了院子正北位置的主屋。

    屋内满是建筑垃圾和灰尘,空气中也布满了难闻的气味。徐修远走进来后没有停留,而是继续向里面走去。当走到最深处的一个小房间后才停了下来,轻轻将董珊珊放下。

    董珊珊站在地上,在漆黑的屋内接着破碎窗户外照射进来的微弱月光看了一眼阴森森的房间,不禁心中打怵,声音有些颤抖的问道:“我们要躲在这里吗?”

    “不!”

    徐修远摇了摇头,向外面看了一眼,小声说道:“刚才进来前我观察过,这一条胡同只有在尽头才有一条岔路,所以他们追来后如果没发现我们,就一定会到这些民宅里来搜。”

    “所以……”徐修远顿了顿,转头看着董珊珊,轻声道:“你躲在这里,我出去引开他们。”

    “啊!”

    董珊珊一声轻呼,再次转头看了看周围阴森森的环境,脸色瞬间变得煞白,身体忍不住瑟瑟发抖,双手抓住徐修远的衣袖,颤抖着说道:“我害怕!而且我不要让你去引开他们,那太危险了!我们一起躲在这里好不好?”

    徐修远再次摇了摇头,看着董珊珊的眼神中充满了鼓励,温和说道:“听话,别怕,我半个小时后一定来找你!”

    说着,徐修远抬手拍了拍董珊珊的手臂,语气坚定道:“不能再耽误时间了,你躲在这里千万不要出声。这样,你去坐在那里,然后在心里从一默念到两千,我就回来了。”

    “我……”

    董珊珊小脸上满是惊慌和害怕,还想再说话,却被徐修远打算。只见他转身就吵门口走去,还不忘回头又说了一声:“记住别出声,还有,默念到两千哦,慢慢的念。”

    说完没等董珊珊回应,徐修远就已经奔出了屋子。

    当徐修远走出民宅大门的时候,正好看到红毛和那几个混混从胡同口跑了进来,当下也不及多想,转身就朝另一个方向狂奔出去。

    而身后的红毛远远看到徐修远的背影后,脸上露出了兴奋阴狠神色,大声喝道:“他们在那里,快追!”

    一行人的脚步声和身后的叫骂威胁声响彻在这寂静的深夜里。徐修远竭尽全力的在前面跑着,但奈何,刚才抱着董珊珊的那一段距离已经几乎将徐修远的体力耗尽。

    此时徐修远只感觉自己的呼吸越来越粗重,仿佛喘不过气来一般,双腿也越来越沉,渐渐的步子也越来越小!

    即便是修炼过那庆忌止观导引术给徐修远的身体素质带来大幅度的提升,但毕竟时日尚短,想要带来什么超人的变化根本不可能。

    随着徐修远的脚步渐渐变缓,身后那七八个混混与他的距离又再次的渐渐拉近。

    不过那几个混混也早已经到了强弩之末,比徐修远还更加不如,一个个累的像条狗似的,张大嘴巴伸着舌头喘气,就差没有四肢着地的跑了。也不知道他们这么拼命的追到底是图个什么。

    徐修远苦笑了一下,竟然不再向前跑,而是直接停了下来。想了想,走到路边的一块石头上坐下,一边转头看着那追来的几个混混,一边尽力的调整着自己的呼吸,以求恢复一些体力。

    而见到徐修远停下之后,那红毛顿时兴奋起来,也不知哪来的一股力量,一马当前的追了上来,一会之后就站在了徐修远的身边。

    紧接着就听一阵哗啦啦的脚步声,其余几个混混也跟了上来,将徐修远围在了中间。

    “草拟吗,小子你很能跑啊!”

    红毛喘着粗气,满头满身的大汗已经将他的衣服完全浸湿,就连刚刚包扎好的头上的纱布上也完全湿透,殷出了一团血红。

    而其他几人也好不到哪里去。虽然将徐修远围了起来,但个个都是上气不接下气的样子,弯腰扶腿,就差没直接坐在地上了。

    反倒是徐修远此时平静的坐在那里,粗重的呼吸经过这一会的调整已经渐渐的平复下来,看向红毛几人的目光里闪过一丝不善,嘴角缓缓勾起一抹笑意。

    红毛直起身来,举起手中的匕首,指向徐修远,恶狠狠骂道:“王八蛋,你跑啊,你怎么不跑了!”

    “呼。”

    徐修远长长的吐出一口胸中的浊气,接着平静的笑了一下,目光直视着那红毛,开口笑道:“怕你们太累,就不跑了。”

    “草拟吗,还他么跟老子装逼!”

    看着徐修远满脸平静的样子,红毛仿佛被刺激到了一般,指了指自己缠着纱布的脑袋,跳脚大骂着:“行,那就来算算我头上的伤!说吧,你想被卸一条胳膊还是一条腿?”

    闻言 ,徐修远淡淡的笑了笑,貌似很无辜的开口说道:“我说,有什么事非要这么动刀动枪的呢,多不文明呀,咱们就不能坐下来抽根烟好好的谈谈吗?”

    “谈你妈比!”红毛一声大骂,脸上浮现起狰狞的笑容,恶狠狠的开口喝到:“老子今天不给你放放血,就他么跟你姓!”

    “是吗?”

    徐修远脸上的笑容忽然冷了下来,眼神瞬间凌厉无比,话音未落,却只见徐修远突然暴起,随手抄起地上的一块板砖,脚下用力直接向那红毛跃去。

    事情发生在一瞬间,徐修远的突然发难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包括那红毛在内,七八个混混皆是目瞪口呆的看着跃起在半空中的徐修远,根本就来不及做任何反应。

    紧接着,熟悉的一幕出现了。

    只听“啪”的一声。

    红毛只觉得脑袋上传来一阵剧痛,连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一声,紧接着就应声倒地。

    原本就缠着纱布的脑袋上再次出现了一个豁大的伤口,殷红鲜血从伤口中流出,顺着他的脑袋将地面上流成了一滩。

    “真是的,不长记性啊。”

    徐修远淡淡的说着,将手中半截板砖仍在了地上,顺手又捡起了那红毛手里的匕首,转身看着剩下的七八人,开口说道:“你们呢,也打算给我放放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