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二章 星火!

    更新时间:2017-03-22 15:53:46本章字数:3570字

    “送给我?”

    徐修远微微一怔,旋即下意识的将那项链接了过来,放在手中看了一下。

    项链很漂亮,银白色的链子,挂着的是一个宝蓝色的小巧吊坠,那吊坠像玻璃一样透明,却又闪烁着水晶般的光芒,在灯光下显得流光溢彩,异常好看。

    徐修远拿着项链,笑问道:“为什么要送我这个呢?”

    董珊珊歪着脑袋想了想,笑眯眯的说道:“因为我想送你一件东西呀,可是想来想去又没什么好送的,所以就把这个送给你喽。”

    “这个不会也是像那红酒一样是价值好几十万的东西吧?”徐修远又看了看项链,苦笑着说道:“这样的话我可不敢要。”

    “嘻嘻,放心啦,就是一条普通的项链而已,值不了多少钱的。”董珊珊笑嘻嘻的说道:“这是我爸爸送我的18岁的生日礼物。”

    “那我就更不能要了!”徐修远连连摆手,想着刚才董珊珊珍而重之的将项链拿出来的模样,赶忙说道:“这项链对你一定很珍贵吧?”

    “嗯,是很珍贵。”

    董珊珊点了点头,似乎是又想起了自己的父亲,脸上不禁露出一抹哀伤之色,但随即却又抬头对徐修远笑着说道:“不过我现在就是想送给你,你不准不要!”

    徐修远顿时一愣,张口说道:“我……”

    “好了,就这么定了!”董珊珊斩钉截铁的说道,说着就站起身把项链放进了徐修远的手里,笑道:“你不要的话我就生气啦!”

    话音刚落,还没等徐修远接口,却见董珊珊又想了想,自言自语的说道:“嗯,还是现在就给你戴上才放心。”

    说着,只见董珊珊起身走到了徐修远的身边,拿起项链就往徐修远的脖子上戴去。

    徐修远顿时哭笑不得,开口说道:“喂喂,我收下就是了,没必要戴上吧?这么一个蓝宝石的吊坠我一个大男人戴着也不合适呀。”

    “不管。”

    董珊珊三两下就给徐修远带好了项链,旋即满意的看了一眼,这才得意说道:“哼哼,反正你就要戴着,不准摘,更不准丢。”

    “我……”

    徐修远还想再挣扎两下,但看着董珊珊杏目圆瞪的威胁样子,想了想之后叹息一声,旋即也就放弃了挣扎。

    董珊珊这才满意的坐下来,笑嘻嘻说道:“对嘛,这才乖。来,我们干杯!”

    董珊珊举起了酒杯,与徐修远碰了一下,然后两人各自一饮而尽。顿了顿之后,只见董珊珊抬眼看着徐修远,轻声说道:“你知道吗,我今天好开心。”

    “嗯。”徐修远应了一声,又给自己和董珊珊的杯子里倒上了酒。

    “至于为什么这么开心,我就不告诉你啦!”董珊珊像个小孩子似的嘻嘻笑着。

    徐修远却是苦笑了一下,没再接茬,而是开口问道:“对了,你打算什么时候回学校?”

    董珊珊微微一怔,旋即才开口说道:“过两天吧,也不能说走就走,雷泽这边还有点事要处理一下,我得等我室友回来跟她告别,还有这里的房子,我那个房间也要租出去,毕竟多少也是一点收入。”

    “嗯。”徐修远再次应了一声,咧嘴笑着,说道:“走之前告诉我一声,我去送你!”

    董珊珊点点头,没有说话,沉默了一会之后忽然抬头看着徐修远,出声说道:“我突然又不太想走了。”

    “啊?”徐修远顿时一愣,一时没反应过来。只见董珊珊此时正直直的看着徐修远,眼神之中满是说不清意味的柔情,脸蛋也微微红着。

    徐修远正愣神间,只见董珊珊又赶紧摆了摆手。

    “嘻嘻,开玩笑的啦。”董珊珊收回看向徐修远的视线,举起杯子笑嘻嘻说道:“来,我们喝酒。为了……为了我们的相识!”

    徐修远和董珊珊两人边聊边喝,当他们干完第二瓶酒的时候,外面的天空都已经有了一抹鱼肚白。

    此时的两人均是面色通红,醉眼迷离。

    徐修远晃了晃脑袋,只觉得一种从里到外的疲乏感觉。这一晚上过的也的确是太累了点,先是在KTV里喝了不少,然后又被人追着来了一场深夜马拉松,接着又打了一架,还从医院、KTV和董珊珊家来回折腾了一圈,最后竟然又干下去两瓶红酒。

    此时的徐修远早已经忍不住困意,疲惫得仿佛连动都不想动一下,两只眼皮也在一直打架。

    “我……我睡哪?”徐修远眯着眼睛用最后一丝精力开口问道。

    董珊珊此时也趴在桌子上,听到徐修远的声音后抬起头来,闭着眼嘿嘿傻笑着:“嘿嘿,我睡哪你睡哪呗。”

    “行啊,敞亮!”徐修远也醉的不知东南西北,一声大吼,豪气干云的说道:“走吧,睡觉去!”

    “走,睡觉!”

    董珊珊嘿嘿笑着,扶着桌子勉强站起身来,很干脆的挥了挥手,然后扶着徐修远,两人东倒西歪的向董珊珊的卧室走去。

    徐修远几乎是在挨着枕头的那一瞬间就睡着了。董珊珊也好不到哪去,强撑着给徐修远脱了鞋盖上被子,醉得东倒西歪的她似乎是觉得浑身酒气很不舒服,竟然又半眯着眼睛的去卫生间洗了个澡。

    而当她穿着薄纱睡裙从卫生间摇晃着出来的时候,似乎已经忘了自己的床上还有一个人,摇摇晃晃的走回房间,想也没想的就钻进了被窝里,接着半分钟没到就也睡着了。

    …………

    岛国首都京都市,这里号称是亚洲金融中心之一。在这个寸土寸金的地方,驻扎着全岛国几乎所有大财阀的总部。

    在距离市中心只有半个小时路程的地方,有着一片庄园!是的,坐落在这每平米十一万左右的地方的一座庄园。

    这片日式庄园的登记名称是岛国三神株式会社。但只有很少的人才知道,它在暗中还有这另一个身份,就是岛国山田组的总部。

    此时,在庄园最深处的一栋小楼里,一个四十多岁穿着和服的男人正跪坐在地板上,面前的桌子上摆放着一杯热茶。

    这男人穿着一套和服,短发,额头旁边却有着一道浅浅的刀疤,虽然长相普通,但眼神不时会闪过一丝阴厉,即便是坐在那里一动不动,也还是会给人带来极大的压迫感。

    “社长大人。”

    一个三十岁左右的魁梧男人走进了房间,见到那和服男之后赶紧跪在地上,恭敬的行礼,开口说道:“我们派去华夏的成员传回了消息,没有找到那个名叫董建的科学家的任何研究资料。”

    和服男端起茶杯的手微微一顿,悬在了半空中,只见他微微皱了下眉头,旋即将茶杯轻轻放下,轻轻的从口中吐出了两个字:“废物。”

    轻轻的两个字,如果不注意听甚至都很可能会听不到,但那魁梧男人却是浑身猛然一颤,仿佛听到了什么十分可怖的声音一般,整个人赶紧伏在地上,声音颤抖着说道:“属下该死,请社长大人息怒。”

    魁梧男人像个鹌鹑似的趴在地上,身体在不住的颤抖着,恐惧的心情显而易见。而那和服男则没有说话,默默沉吟了一下,这才轻声说道:“起来。”

    “是。”

    魁梧男人赶紧应了一声,但却并没敢真的起身,而是微微直了下身子,却依旧深深弯腰,不敢有丝毫不敬的举动。

    只见魁梧男端起茶杯轻轻抿了口茶水,然后接着轻声说道:“那个叫董建的华夏人冥顽不灵,做掉他本就是计划中的事情。但,他的研究成果是我们志在必得的东西,只要有了他那份叫做星火的研究资料,我们山田组……不,甚至是我们整个国家的财力和军力都将会有飞一般的提升!甚至可以在几年之内赶超米国!到时候我们就是全世界最强大的国家,我们山田组就是全国最强大的组织!所以,拿到星火的研究资料究竟对我们有多重要,想必不用我再向你多说一遍吧?”

    “是是,我明白!”

    魁梧男人再次低头应道,旋即小心翼翼的开口说道:“我们派去华夏的人已经找遍了那董建的研究所、办公室包括他的家,类似我们之前得到的星火项目的前期研究资料找到很多,可是关键性的中后期资料却根本毫无踪迹。甚至我们已经把搜寻和调查范围扩大到了他的家人和朋友中,也没有丝毫线索。”

    “八嘎!”

    和服男狠狠一拍桌子,吓得魁梧男人再次瞬间趴伏在地上,瑟瑟发抖得连声说道:“社长大人息怒,社长大人息怒。”

    “我没有兴趣听你说过程!”和服男人转过脸来死死的盯着他的下属,阴冷的眼神投出骇人光,一字一顿说道:“我只要结果!明白吗?”

    “是,是!”魁梧男人连连点头。

    顿了一下之后,只见和服男缓缓开口,问道:“我记得那个董建……好像还有一个女儿?”

    魁梧男人点头,马上恭敬回答道:“是的,他的女儿是我们的首位调查对象,但是经过长达两个月的暗中观察,我们发现他的女儿对他工作和研究的所有事情均不知情,完全只是一个普通人而已,所以我们现在已经将他女儿的调查优先级下降了一个档次。”

    “呵呵,所以说你们是废物啊。”

    和服男脸上露出了阴冷的笑容,缓缓的说道:“董建这个人的资料我曾经了解过,他是一个极度保守的科学家,性格古板、谨慎,在科研之外的事情上丝毫不知变通。而这种人通常都有一个毛病,那就是不会相信亲人之外的任何人!”

    “所以……”和服男再次喝了一口茶,然后才继续冷声说道:“星火的线索,还是要从他留下的那个女儿身上入手!我再给你们两个月的时间,两个月后如果我看不到星火的资料出现在我桌上,那你们也就不用回来了!”

    和服男微微顿了顿,接着说道:“我给你们的这次行动为最高等级授权,你可以带一组暗忍过去!虽然在华夏境内你们行事需小心一点,但为了星火的资料,杀几个人这种事就无需再向我请示了。务必要赶在华夏方面对此事察觉之前,把星火带回来!”

    一句话说话,魁梧男人额头瞬间渗出了冷汗。只见他连连点头,惶恐回答道:“是,社长大人!属下一定完成任务,将星火资料为大人带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