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百三十六章 后生可畏!

    更新时间:2017-12-26 11:35:57本章字数:3229字

    “砰砰。”随着敲门声响起,只见徐朗推开了包间的房门,走了进来。

    刚刚进门,徐朗一眼就看到了餐桌旁的徐修远,脸上顿时堆起了热情的笑容,开口大声笑道:“哈哈,老弟你可是难得找我啊,有什么事情要哥哥帮忙的?尽管说。”

    看着走进包间的徐朗,徐修远不禁笑了笑,指了指旁边的座位,开口笑道:“来了,徐少?先坐下,咱们边吃边聊。”

    “哈哈,好。”徐朗闻言便直接坐在了徐修远旁边的位置,此时才转头看向了桌上的其他三人。而当他看到在桌子对方的程父时,心中却是不禁咯噔一下。

    程父毕竟之前在雷泽商界也算是一位不大不小的富豪,徐朗与他虽然不熟悉,但也是有过两次接触的,所以自然也认识对方,更何况,之前指使米雄利用阴谋吞并程家财产的就是他徐朗,又怎么会不认识程父。

    至于程家在自己指使阴谋后的下场怎么样,他也有所耳闻,但也从没有在意过。但现在看到程父一家出现在自己面前,而且还是和徐修远在一起,心中顿时咯噔一下,隐隐有了些猜测。

    难道……程天福和徐修远认识?而且看起来好像还很熟悉的样子?徐朗脸上带着微笑,但心中却在不断猜测着:否则的话他们怎么会在一起吃饭。而且恰恰徐修远又把我喊了过来,难道说……徐修远知道了我在暗中针对程家做的那些事情,这次找我过来是为了程家?

    若真是如此的话,这就糟糕!可恶,之前没有好好调查,这程天福怎么会认识徐修远呢?!如果早知道的话,老子绝不会去针对他啊!

    徐朗心念急转,又看了看桌上已经杯盘狼藉的饭菜,心中不安的感觉更甚。把我喊来吃饭,却根本没等我就先吃了,看来我猜的没错呀,这就是场鸿门宴……

    此时却见徐修远笑呵呵的对徐朗开口说道:“徐少,来,我跟你介绍一下。”

    说着,徐修远站了起来,抬手指向程父,笑眯眯的开口说道:“这位是我程叔叔,我想以前应该也认识吧?”

    程父看着对面的徐朗,虽然年龄比对方要大许多,但身份地位却与这个徐家长子没办法比较,正想要站起来说话,谁知徐朗竟然先一步站起身来,热情无比的一把握住了程父的手。

    “哈哈哈,当然是认识的,程先生可是咱们雷泽商界的经营,白手起家做起了一番事业,我怎么会不认识的。只不过以前不太熟悉而已,也不知道程先生和修远老弟你之间的关系。”徐朗哈哈大笑着,使劲握了握程父的手,开口真诚说道:“程先生,我和修远老弟之间矫情莫逆,既然您是他的叔叔,那如果不介意的话,以后我也直接喊您程叔了如何?”

    说着,徐朗又再次热情的摇了摇程父的手,双眼之中满是真诚。

    而程父此时却直接愣住了,但在看到笑眯眯的徐修远之后,又赶紧回过神来,略微沉吟了一下,之前在商场上荣辱不惊的淡然气质再次回到了他的身上。

    只见他微微一笑,开口温和说道:“既然你和修远是兄弟,那咱们也算是一家人,徐少不用客气的。”

    “哎,程叔说的这是哪里话,您直接喊我徐朗就行。”徐朗哈哈笑着,与程父再次各自坐了下来,然后开口说道:“以前没机会和程叔好好熟识一下,今天可要好好跟您喝点。”

    说着,只见徐朗招了招手,对服务员说道:“给我拿一瓶茅台过来。”

    “好的,先生。”服务员应了一声,接着很快就送来了一瓶茅台。

    接着只见徐朗给自己倒了一个满杯,正打算给程父倒酒的时候,却见徐修远在旁边淡淡的笑道:“徐少,我程叔前段时间公司出了些事情,导致气急攻心,生了些病,所以最近不宜饮酒,实在不好意思啊。”

    徐朗顿时一怔,旋即哈哈一笑,连忙说道:“哪里哪里,没考虑到程叔的身体状况是我的错,这样,我自罚一杯,就当是向程叔道歉了。”

    说着,只见徐朗端起那杯子,满满一杯高度茅台,竟然被他仰头一口气灌了下去。接着便见他将手中玻璃杯轻轻放下,脸上露出微笑,开口说道:“程叔,我向你道歉了哦,您大人不计小人过,可别跟晚辈我一般见识啊。”

    “徐少说得哪里话,我哪会有这么小气。这样,我以茶代酒,陪徐少一杯。”程父同样哈哈笑着,举起手中的茶水,同样一饮而尽。

    将酒杯放下之后,只见徐朗又看向了程母,开口笑道:“这位想必就是阿姨吧?哈哈,阿姨长得果然年轻,程叔有今天这番成就,肯定少不了阿姨在背后的支持呀。阿姨我敬您一杯。”

    程母微笑着向徐朗点了点头,温和说道:“徐少才是真正的年轻有为啊。”

    “哈哈,阿姨可别磕碜我了,和我修远老弟比起来我哪算什么年少有为,我这点脸可还想要呢。”徐朗哈哈开着玩笑,说着又转头看向了坐在徐修远另外一边的程迁迁。

    “这位是……咳咳,算了,我不问了,不问了。”徐朗嘿嘿笑着,冲徐修远眨了眨眼睛,眼中满是调侃之意,但分寸把握得很好,丝毫不会令人感到不舒服。

    接着只见他笑着对程迁迁说道:“来,弟妹,我也敬你一杯,以后可别管修远太严啊,要不然我们几个兄弟找他喝酒都没机会。”

    程迁迁腾地一下红了脸蛋,但却没有辩解什么,聪慧如程迁迁,是可以分得清场合的,她明白像这种场合她自己说话越少越好,省得坏了父亲和徐修远的安排。

    至于徐修远,笑了笑之后也没有开口解释。让徐朗误会自己与程迁迁的关系也好,毕竟这样自己帮程家出头才算是师出有名,而且如此一来,对于程家来说日后在这雷泽市,也算是竖起了一张保护伞,轻易不会再有人敢招惹。

    三两的杯子,徐朗连续干了三杯。整整一斤的茅台在短短时间内酒杯他喝得见了底,而此时徐朗除了脸色红润了一些之外,却不见任何醉酒的迹象。

    徐修远看着徐朗的模样,不禁微微一笑,开口说道:“朗哥,别光顾着喝酒啊,吃点菜压一压。”

    “好,好。”徐朗连忙笑眯眯的点头,心中却是如释重负,同样也有些苦涩:尼玛,可算是过关了!终于改口不再喊徐少了,那一口一个的徐少喊得老子胆战心惊的。

    心中想着,徐朗又转头悄悄看了看程迁迁,心中不禁更加苦涩起来:唉,真好啊,原本在老子眼里连屁都不算的程家竟然这么轻易的就跟徐修远攀上了关系,以后别说是我,整个雷泽都鲜少有人敢招惹他们了。啧啧,老爹当初怎么不给我生个妹妹或者姐姐呢,这样的话说不定我就能当上这家伙的大舅子了。

    虽然心中想法不断,但徐朗的嘴可没闲着,不断插科打诨与程家三口聊天,将气氛搞得十分融洽,令所有人都没有受到冷落的感觉。不得不说这也是一种长期锻炼出来的本事,徐朗能被评价为雷泽四少之首,从刚才的表现便能可见一斑。

    徐修远招呼服务员又重新上了几个菜,然后又要了一瓶白酒,给自己和徐朗各自倒了一杯之后端起来笑着说道:“来,朗哥,我敬你一杯。”

    “好!”徐朗虽然连喝了三杯酒,胃里有些翻江倒海的感觉,但听到徐修远的话之后还是欣然而笑,端起酒杯与徐修远碰了一下,接着便再次一饮而尽。

    “对了。”徐修远喝完酒之后忽然开口,转头看向程父,但眼神却隐晦的瞥了徐朗一眼,然后开口说道:“对了,程叔,今天给你们安排的那个房子,我只交了一个月的租金,你感觉呢?”

    程父闻言后微微一怔,旋即眼底深处露出一抹了然神色,看向徐修远的眼神也愈发赞赏起来,沉吟了一下之后开口说道:“我感觉差不多吧,时间太短也不好,不过长了的话也不怎么合适。”

    徐修远与程父两人一问一答,似乎聊得只是租房子的这种小事情。但一旁的徐朗心中却是了然一片,闻言后似乎有些逾越的插嘴,开口当机立断的说道:“那怎么行,租来的房子毕竟不是自己家,住着不舒服也不方便,要我看啊,最多租上一个星期就行了,对吧,程叔。”

    程父闻言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然后与徐修远与徐朗两人相视一笑,一切都没必要说得太明白,三人在闲谈间就已经把所有事情都定好了。

    接下来的时间,徐修远、程家三口与徐朗推杯换盏,聊得越发融洽起来,就好像是关系亲密的好友亲戚一般。徐朗的表现也是温和有礼挑不出任何毛病,不仅对程父程母尊敬无比,就连对程迁迁也是保持一副热情而不失礼数的态度。

    大概一个多小时之后,徐修远与徐朗两人都已经喝得差不多了。几个人宾主尽欢,相约下次再一起相聚,然后各自离开。

    徐修远喝了酒自然是没办法开车,于是便打算搭车送程迁迁一家三口回去。不过在这之前他还是将已经喝得酩酊大醉,走路都不稳的徐朗送下了楼。

    “这么年轻,却都是人精啊!”

    看着徐修远与徐朗下楼的背影,程父不禁深深的叹了口气,然后视线转移到了徐修远的背影上,目中闪过一抹激赏之色,再次感叹说道:“后生可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