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百四十四章 我饶不了你!

    更新时间:2017-12-26 11:38:52本章字数:3029字

    “铃儿,你真的回来啦!”

    冲进餐厅的那高大青年一眼就看到了餐桌的周铃儿,不禁发出了一声惊喜大叫,连忙冲到了周铃儿旁边抱起她,又是摸头又是捏脸,急切的关心问道:“怎么样,你在外面有没有吃苦?有没有受伤?哥哥都快担心死了。”

    “哎呀,你弄疼我啦。”周铃儿撅着嘴抬起双手胡乱拍掉了那高大青年正掐着她脸蛋的手,然后从青年的怀中挣脱出来,钻进了妈妈的怀里。

    餐桌旁,周母没好气的瞪了一眼那青年,开口训斥道:“多大的人了还冒冒失失的。”

    “嘿嘿,这不是铃儿终于回来了我激动吗。”那青年嘿嘿笑着,旋即开口问道:“对了,不是说铃儿是被救回来的吗?那位救了铃儿的大侠呢,快让我见见,我要好好感谢人家。”

    高大青年一边说着一边向四处乱瞅,徐修远也正好看去,两个人瞬间四目相对,然后同时愣住了。

    “你……徐修远?!”高大青年惊讶的出声说道。

    而此时徐修远则更加惊讶,看着那高大青年出声喊道:“周齐家?!”

    没错,这高大青年正是上次徐修远游长城时,与他一起教训那汉奸走狗的周齐家。没想到此人竟然是周铃儿的哥哥。

    “哈哈哈。”周齐家眨了眨眼,瞬间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不禁惊喜异常,热情的拍了拍徐修远的肩膀,大声笑道:“没想到竟然是你救了我妹妹。”

    “呵呵,我也没想到铃儿竟然会是你的妹妹。”徐修远同样笑了笑。

    而此时餐桌旁的其他人则都愣住了,只见周崇山看向两人,惊讶的开口问道:“你们两个认识?”

    周齐家点了点头,当下便将自己与徐修远相识的过程讲述了一遍。于是只见周崇山哈哈大笑着说道:“果然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啊,没想到你们两个竟然早就认识,哈哈。”

    说着话的时候,周齐家也坐在了餐桌旁。而直到此时,徐修远才恍然大悟为什么自己看着周武老爷子的时候总是觉得有些面熟,原来两人之前在长城上时就曾有过一面之缘,当时在长城上周齐家陪同着的的确就是周武。

    此时周武也已经想起了徐修远,于是便更加高兴起来。不过周武的年纪毕竟大了,因为今天高兴才比平常多喝了两倍,此时便已经感觉到了些疲惫,于是便提前离席前去午休。

    至于其他的女眷,在吃饱之后自然也离开了餐桌。于是便只剩下了徐修远、周崇山、周崇海以及周齐家四人。

    周家本就是军人世家,性格十分豪爽,再加上徐修远又是救了周铃儿的恩人,周家父子三人就更是十分热情,接连不断的向徐修远敬酒。

    时间从正午十二点一直到两点多钟,四个人才算是喝了个尽兴。而此时桌子下面已经摆了整整五个空的酒瓶,毫无疑问,四人此时已经全部醉倒了。

    周铃儿几人从客厅来到餐厅的时候,看到的便是四人趴在桌子上打呼噜的情景,不由苦笑着叹了口气,将几人各自扶去了卧室。

    只见周铃儿此时装作大人一般叹了口气,帮忙一起将徐修远扶了起来,老气横秋的开口叹道:“唉,这些男人啊,真是让人不省心。”

    这一幕将几个长辈看得哭笑不得。

    …………

    当徐修远从醉酒中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黄昏时分。他发现自己躺在一张舒适的床上,鞋子整齐的摆在床边,身上还盖着一条薄薄的毛毯。

    “呼。”徐修远长长的出了一口气,从床上坐起身来,只觉得头脑一阵昏沉,将床头上备好的那杯清水一饮而尽,这才感觉好了许多。

    接着徐修远便起身穿好鞋,推门走了出去。

    周家别墅的一楼客厅,此时出了徐修远之外没有任何一个人。周齐家三人明显还在睡觉,而周铃儿的奶奶和母亲,似乎带着周铃儿出去玩了,还没有回来。

    至于刘慧,在刚才徐修远四人喝酒的时候,就已经借故离开。很明显说有事只是一个借口,她只是在饭桌上受到训斥脸上有些挂不住而已。

    但是在离开的时候,刘慧却深深看了徐修远一眼,眼神中满是厌恶与不屑。

    徐修远坐在客厅沙发上看了一会电视,便觉得有些无聊。于是便起身向外面的院子走去,打算抽根烟透透气。

    客厅的阳台有一扇玻璃门,推开之后便可以直接来到院子。徐修远走出去后踩着松软的草地,感受着黄昏时分那温煦的阳光以及一丝丝带着凉意的微风,不禁感觉到精神一振,然后给自己点了一根烟,边抽边打量起院子里的情景。

    周家别墅的后院很大,足足有一百多平米,而且可以很明显的看出是经过精心的打理。

    只见在院子的各处,都种植着一些植物与花草。除了最基本的之外,其他几种徐修远都叫不出名字,但是开出的花朵却异常好看,晚宴六色的花与清脆的草将整个院子点缀起来,还隐隐飘散着一股淡淡花香。

    在院子的中间位置,有着一座用山石堆成的假山,山上一道清泉缓缓流下,在视觉上给人带来了一种清凉的感觉。

    而在院子的角落处,则有着一片不大不小的菜圃,种着几样当季的新鲜蔬菜。与菜圃遥遥相对的则是一片葡萄架,绿色的藤蔓已经爬满,坠着一串串青色的葡萄,下面则摆放着一张桌子和几把凉椅。

    真是舒服啊。徐修远打量着院子里的环境,不禁在心中感慨着:像这么舒服的条件,恐怕这整个军区大院也没有几处地方吧,能有这种享受和待遇,恐怕周武老爷子可不是普通的上将那么简单。

    徐修远坐在了葡萄藤下的凉椅上,悠然的享受着凉风,而就在此时,却听到一个声音从旁边传来过来:“土包子,谁让你坐在那里的!”

    徐修远不禁皱了皱眉头,转头看去,只见那周月儿正笔直的站在假山后面。

    此时的周月儿,原本白皙的脸蛋已经被晒得发红,嘴唇有些干涩,额头上满是细密的汗珠,但看向徐修远的眼神中满是敌意与不加掩饰的厌恶。

    她竟然真的在这里站了一下午的时间?看着此时的周月儿,徐修远微微有些错愕。虽然也能猜测到周武的家风甚严,但他却没有想到周月儿竟然真的在这院子里被阳光暴晒了一下午,没有求饶也没有偷偷溜掉。

    不管是因为周武的积威深重还是周月儿本身的倔强赌气,能做到这一点,就令徐修远有些刮目相看。

    看着周月儿,徐修远微微一笑,开口说道:“我是有名字的。”

    “那又如何,你就是一个土包子!”周月儿昂着脑袋看着徐修远,就好像是俯视一般,依旧是高高在上的优越感,撇了撇嘴,不屑说道:“别以为我爷爷向着你,你自己就是个什么东西了。我告诉你,你最多算是一个运气不错的土包子而已!”

    “呵呵。”徐修远摸了摸鼻子,淡然一笑,心中没有丝毫怒意,反而饶有兴致的开口说道:“运气好?为什么要这么说呢?”

    “运气不好你能有机会救了我家铃儿?哼,你就是走了狗屎运而已,才能和我家扯上关系。”周月儿看着徐修远,讥讽说道:“如果不是因为这件事,你以为你能走得近我们周家的大门?告诉你,别太拿自己当回事,识趣点赶紧拿钱走人,滚回去你的乡下,那可是你一辈子都赚不到的巨款。”

    “是不是我一辈子都赚不到的巨款这一点我不清楚,因为我不知道你妈究竟是想给我多少钱打发我。不过……”

    说到这里,徐修远顿了一下,然后乐呵呵的继续道:“不过我却知道,你如果没有周家的家世,恐怕就更是什么都不算吧?哦,对了,你还算有点姿色,这也算是一种资本。凭借身体的话,或许也能过上不错的日子。”

    徐修远平平淡淡说出的话不可谓不恶毒,简直就是直扎周月儿的内心,令她瞬间怒火冲天。

    “你敢骂我?!”周月儿眼神之中满是怒火,咬着牙怒视着徐修远。

    “哈哈,没有没有,你别误会,我只是在述说一种猜测而已。”徐修远哈哈一笑,脸上满是无辜神情,貌似十分真诚的开口说道:“毕竟事实摆在这里嘛,你的确拥有不错的家世。这就是你的资本,而且还是很多人都梦寐以求却没有的,所以你的确是个幸运的小女孩!”

    徐修远淡淡的出声解释,但很明显周月儿完全没有听得进去,只见她怒视着徐修远,双目之中怒火中烧,脸上满是恨意,不断的喘着粗气。

    接着,只见她一声怒喝,脚尖点地,竟然直接向徐修远冲了过来,整个人动作干净利落,利用瞬间的爆发力纵身一跃,跳起到半空,一个漂亮的回旋踢就朝徐修远的脑袋踢了过去。

    “混蛋,我饶不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