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百六十四章 我不是针对你

    更新时间:2017-12-26 11:49:09本章字数:4097字

    听到女孩的话,徐修远不禁一怔,没有想到这女孩竟然会主动搭讪,旋即只见他笑了一下,抬手握住了那女孩的手,笑着说道:“你好,我叫徐修远。”

    女孩的小手柔弱入骨,入手微凉,而且就像是羊脂白玉一般细腻嫩滑,摸起来十分舒服。徐修远脸上的表情没有任何异样,只是轻轻一握便放开,但心里却是暗自享受:尼玛,手感也太好了一点吧,要是……

    咳咳,想偏了!徐修远顿时回过神来,不敢再想下去,生怕会自动脑部出什么邪恶的画面。

    自我介绍过后,两人便算是认识了。对面的齐锦绣似乎是个外向开朗的性格,谈性很浓,看着徐修远有些好奇的问道:“你要去哪里啊?”

    在这无聊的火车上有一个养眼的美女和你聊天,即便不会发生什么,但无疑也是一种享受,徐修远自然不会拒人以千里之外,听到齐锦绣的话之后,只见他微微一笑,轻声回答道:“失去燕京!”

    “真的,这么巧。”齐锦绣眼眸顿时亮了一下,似乎对于这种巧合感到很高兴,然后开口说道:“我是旅游回家,你呢,是去燕京工作还是上学呀?”

    “算是工作吧。”徐修远淡淡笑了一下,然后开口说道:“刚刚毕业,燕京的市场资源比较好,所以去尝试一下。”

    “呀,你也是刚毕业,真是太巧了。”齐锦绣顿时惊叫起来,看着徐修远笑眯眯的说道:“不过我刚毕业就出去旅游了,玩了好几个月这才回家,不像你这么上进的,我家人都快说死我了。”

    “呵呵,每个人的选择不同嘛。”徐修远笑呵呵的说道:“其实我也想去旅游,只不过有很多事情在等着你去做,又不能不做。”

    两人正聊着,忽然在旁边传来了一个年轻男人的声音,彬彬有礼的问道:“你好,小姐,请问我可以坐在这里吗?”

    徐修远和齐锦绣两人正聊着,听到声音后不由停了下来,然后一起转头看去。

    只见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站在齐锦绣的旁边,穿着一套简单的休闲装,脚上踩着一双同样是休闲风格的皮鞋,面容俊朗,看起来十分英俊,要带上特意露出的LV的标志闪闪发光,嘴角还带着一抹自命不凡的笑意。

    此时只见他眼神明亮的看着齐锦绣,脸上虽然带着礼貌的微笑,但任谁都可以看得出他眼底深处的那丝灼热意味,似乎是想要就在这一刻就将齐锦绣抱在怀里一样。

    齐锦绣转头看了看那青年,虽然心中有些不太高兴,但还是礼貌的笑了笑。

    谁知那青年看到齐锦绣的笑容之后,脸上顿时露出了呆滞的表情,一副色授魂与的模样,虽然只是短短一瞬就被他掩饰了下来,但还是毫无疑问的暴露了他的狼子野心以及心中对齐锦绣的炽热欲望。

    “咳咳。”宋青书干咳了两声,旋即竟然就这么自然而然的一屁股坐在了齐锦绣的旁边。

    他忽然间觉得自己很幸运。虽然没有买到机票而不得不搭乘这他根本看不上眼的火车,令他之前的心情一堵十分烦闷,但自当他刚才看到了齐锦绣之后,心情简直就是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转变。

    太好了啊,选择乘火车果然是正确的选择,不然的话怎么会遇到如此漂亮如此迷人的美女呢!

    宋青书觉得这简直就是上天赐给他的礼物。像偶遇这种级数的美女,简直就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事情。而且宋青书对于自己能不能搭讪并且成功搞定这位美女,可从来都没有怀疑过。

    毕竟乘火车的人,想来家庭条件应该也不会是太好。而宋青书最引以为傲的可就是自己富二代的身份。不知道有多少女人是被这位宋大少勾勾手指就主动爬上床的,哪怕再矜持再冷淡的女人,在宋青书看来,也不过是几个名牌包包的事情。

    他与齐锦绣是在同一站上车的,还在检票口的时候其实就已经注意到了她,上车之后并没有去自己的卧铺车厢,而是一路尾随着她到了这里。

    此时他甚至已经开始在心中幻想着成功搭讪到齐锦绣,然后带她去开房嗨皮的美妙情景了。

    当然,在尾随齐锦绣来到这节车厢之后,他并没有立刻展开行动,而是先观察了一下车厢里的人,发现除了坐在齐锦绣对面的那个家伙在外貌上可以和自己一拼之外,其他人都不存在任何威胁。

    不过除了外貌,宋青书可还有其他的武器。他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一副,特别是将LV标志的腰带和手腕上的百达翡丽的标志调整的更显眼一些,然后这才走来。

    坐下之后,宋青书迫不及待的冲齐锦绣伸出了手,热情而不失礼貌的开口说道:“你好,我叫宋青书。”

    齐锦绣微微皱了皱眉头,虽然心中有些犹豫,但自幼良好的家教却还是令她礼貌的伸出手,与宋青书轻轻握了一下,然后轻声点头道:“你好。”

    虽然握手问好,但齐锦绣却根本没有说出自己名字的意思,而且即便握手也仅仅只是一触即分,脸上虽带着笑容,却仅仅只限于礼貌微笑。在态度上与刚才面对徐修远的时候截然不同。

    至于原因,或许是因为徐修远在刚才帮她放上行李之后明明有机会搭讪,却半点表示都没有,引起了齐锦绣的一点好奇心。

    而宋青书,则是一副猪哥样,一路尾随着过来,齐锦绣早已经注意到了他,自然不会再有半点好感。

    至于另外一个原因,则可能是因为徐修远的长相和气质比较符合齐锦绣的审美。虽然并没有帅到那种惨绝人寰的程度,但颜值的确也不低了,而且徐修远身上还有着一种淡然温和的气质,看起来十分干净,就像是每个女孩心中都会有的那种笑起来就阳光灿烂的初恋男孩形象一般,令人发自内心的感到舒服和亲近。

    这或许也是齐锦绣竟然一反常态的主动与徐修远聊起来的原因。

    但总的来说,还是看她自己的主观感觉。毕竟这是一个看脸看感觉的时代,长得好看的人不论男女都是要比较占便宜一些的。

    当然,宋青书的长相也算不错,而且浑身上下皆是价值不菲的名牌,如果是换做其他女孩子的话,自然会被这种长相不错而且还年少多金的富二代所吸引。

    但齐锦绣却不同,她反而会觉得宋青书身上有一种令她感到厌恶的气质。当然,更主要的原因则是从候车厅的时候,她就发现了宋青书毫不掩饰炽热的眼神,就更令她感到讨厌。

    虽然说以齐锦绣的条件,她早就习惯了来自各种各样男人看向她的这种炽热目光,但她却没有想到宋青书竟然会一路尾随到了她这节车厢,而且还自信满满的露出了自己的手表和腰带,厚着脸皮跟自己搭讪。

    这种幼稚的表现令齐锦绣感到厌恶的同时甚至有些感到可笑,自然对他的态度也就好不到哪里去。

    当然,宋青书很明显并不在意齐锦绣态度上的冷淡,在他想来,只要自己表现出了自己非凡的财力和家世,旁边这美女不说倒贴着扑上来,但也肯定是手到擒来,十拿九稳了。

    只见他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没话找话似的开口问道:“美女你这是到哪里去呀?”

    齐锦绣再次忍不住皱了皱眉头,冷淡的吐出两个字:“燕京。”

    “这么巧!”宋青书顿时兴奋起来,眼睛发亮似的看着齐锦绣,然后开口问道:“是去旅游吗,美女?”

    “呼。”齐锦绣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似乎是在强忍着心里的不耐烦,然后再次冷淡回答道:“回家。”

    “哦哦,美女是燕京人啊。”宋青书自来熟的开口笑着说道:“我是明珠人,这不刚毕业吗,家里准备安排我到燕京,进我舅舅的公司锻炼几年。对于,美女既然是燕京人的话,那应该也听说过我舅舅,他的企业在燕京还挺大的,叫步长集团,还挺有名气。”

    说这话的时候,宋青书满脸既想要装作矜持却又怎么也掩饰不住的得意和傲然,而且更令他兴奋的是,齐锦绣竟然是燕京人,而以他舅舅家在燕京的势力来说,对于搞定齐锦绣这个美女,他就有了更加强大的信心。当然,前提是不能把这个美女让表哥看到,否则的话以他表哥的尿性,这美女很可能就要变成自己的便宜表嫂了。

    不过……如果玩二龙一凤的话,貌似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啊。宋青书嘿嘿笑着,眼中闪过一丝淫*邪之意,虽然一闪即逝,却还是被齐锦绣捕捉到了眼里。

    齐锦绣心中的厌恶感觉更甚,没有再理会宋青书的意思,而是抬头看向了徐修远,笑眯眯的攀谈道:“这次去燕京是已经找好工作了吗?有没有安排好住的地方?”

    徐修远笑了笑,回答道:“都已经安排好了,而且我对燕京其实也挺熟悉的,以前来过几次。”

    “嗯,那还好,省得独自一个人到一个陌生城市手忙脚乱的。”齐锦绣笑眯眯的说道:“不过你要是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也可以找我哦,毕竟我是燕京本地人嘛。”

    “呵呵,好。”徐修远点了点头。

    而看着齐锦绣与徐修远之间亲密的聊着天,一旁的宋青书脸色瞬间阴沉了下来,视线投向徐修远上下打量着,眼神不善。

    长得倒还挺不错,不过看他的穿着,全身的衣服加起来恐怕都不超过五百块钱吧?哼,不过是个长得不错的穷屌丝而已。

    宋青书几乎在瞬间就已经认定了徐修远根本不具备和自己竞争的资格,看着徐修远身上普普通通的衣服和手腕上那块看起来虽然挺酷,但根本没有牌子的手表,他的优越感瞬间再次高涨起来。

    他始终都没有将徐修远放在眼里,所以在刚才过来与齐锦绣搭讪的时候,对于徐修远就像是视而不见一样,但现在,却容不得再对徐修远视而不见下去了,因为他忽然发现徐修远对他已经形成了威胁。

    只见宋青书眼底深处闪过一抹阴沉之色,脸上却露出了一丝微笑,忽然打断了徐修远和齐锦绣的谈话,开口冲徐修远问道:“哥们,你也是去燕京的?”

    徐修远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接着却见宋青书从衣服兜里掏出了一盒烟,平常市面上见不到的特供中华,看他的动作似乎是准备掏出一根递给徐修远,接着却见他忽然一拍脑袋,像是突然想起来似的,哈哈笑道:“差点忘了,火车上是不允许抽烟的。”

    接着,只见宋青书身子靠在椅背上,随手将烟直接仍在了徐修远的面前,脸上的笑容虽然看起来豪爽,但眼中却尽是不屑之色,开口说道:“这烟没抽过吧?拿着吧,哥们,下车之后慢慢抽。”

    宋青书的表情虽然看起来十分热情,但他说的话、他的动作甚至包括他眼中的神情,都明显带有一种不屑轻视甚至是侮辱的意味。

    齐锦绣不禁皱了皱眉,对宋青书的观感更差。而徐修远却是不以为意的笑了笑,只是将桌上的烟推了回去,轻声说道:“不必了,我平时很少抽烟,你自己留着慢慢抽吧。”

    “是吗。”宋青书的眼神依旧不善,嘴角缓缓挑起了一抹冷笑,然后瞬间消失,慢悠悠的出声问道:“哥们是哪的人啊?”

    徐修远淡淡回答道:“雷泽。”

    “雷泽?”听到徐修远的话之后,宋青书脸上忽然露出疑惑,然后皱着眉头,似乎是苦思冥想了好一会,然后这才恍然大悟,开口说道:“哦哦,想起来了,是不是东山省那个最穷的城市?哈哈,如果不是我记性好的话我还真想不起来。照我说啊,像那么穷的小地方,就应该撤市划县,哪配得上称市啊。从那里出来的人应该也没啥有本事的。”

    说到这里,宋青书话音一顿,旋即脸上堆起了一丝虚假歉意,看着徐修远赶忙说道:“哎呀哎呀,抱歉,我不应该说这些的。不好意思,我可不是针对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