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冯

    更新时间:2017-02-17 11:12:03本章字数:2275字

    我招的伙计小冯是个娃娃脸,自来熟的性格,做事情很上心,在店里很顶事,这让我省心不少。那天我正在店里打瞌睡,来了一个中年妇女,三十多不到四十岁的样子,透着一身的精炼,要从我这里买一些瓷砖,小冯为了加强和客户的沟通,就一点一点深入地聊了起来。

    从他们的聊天中我听出来,女人姓赵,要装修的房子还挺大,一百五十多平,她自己不住,是她父母和她弟在那边住,她弟今年三十了,还没结婚,暂时住在父母家,而且将来结婚可能也住那个大房子,她是他们家的老二,她上边还有个哥,已经成家立业,娃也都不小了……

    小冯一口一个“赵姐”叫得那叫个亲,为了更好地推荐她可能会买的瓷砖,把她家的情况、父母的经济条件、爱好什么的打听了个一清二楚,我在旁边暗中好笑,这个小冯要是去做安利,肯定是一把好手。

    小冯在那边替她出谋划策,客厅应该铺什么样的瓷砖、卫生间、厨房、阳台分别应该铺什么样的瓷砖、墙壁上可以铺什么样的瓷砖。那个女的拿起我们店里的一张纸,用笔画了个简易的房屋示意图,小冯就和她在那里指指点点,写写画画。聊了有大半个小时,那个女人也没有下定决心,说到别家再了解了解,于是就出门了。

    小冯对这样的情况也,并不介意。

    我那个时候正闲来无事,随手就把那个女人画的图拿起来看了看。本来我也只是随手拿来看看,结果看到她竟然在这个图上画了个箭头,写了个“北”字,出于习惯,我就对这家的风水咂麽咂麽了滋味。

    一边看我一边对小冯说:“这家的风水有问题啊。”

    小冯知道我精研易理,山医星卜相五术均通,而且我曾经在这个方面帮过他一个大忙,以后有机会再说小冯的故事,总之小冯对我是很信任的,他问:“什么问题啊?”

    “本来是没什么问题的,但是她刚说这个房子不是她父母单独住,而是和他家的老三,也就是和未婚的小儿子一起住,那么肯定就有问题了。”

    小冯还是刚才的那句话:“什么问题啊?”

    “如果他们住过去,肯定对她弟不好。具体是事业上的、财运上的还是身体上的问题,那得看他们是怎么装修的了,但是她们家老三出问题是必然的。”

    几天后,那个女的在建材城又来转了几次,每次都是小冯接待她,小冯最大的好处就是把客户的事情当成自己的事情,所以装修什么的,能参谋尽量参谋。人在装修房子的时候,是最拿不定主意的,所以小冯的这个特点让他在客户的心中加分不少,也给我的店带来了不少回头客。

    后来那个女的还是从我家买了两批瓷砖,一批八零的,一批三零的,估计是客厅和卫生间都用了我们的瓷砖。

    小冯对我说,他给那个女的说了我对她家风水的断语,我埋怨他太冒失,人家是来买建材的,这里是建材城,又不是命馆风水馆,给人家客户说这种事情做什么。

    小冯说:“那个大姐听了我说的,完全不介意,呵呵一笑就过去了,她说自己完全不信这一套。”

    我说:“她不信也好,你知道他们家是怎么装修的不?”

    小冯给我说了他参谋出的装修图,我看了之后直摇头,说这样装修的话,他家小弟的身体将来估计要出问题,而且是治不好的慢性病。

    小冯听了之后也不置可否,可能是因为我说的太武断了吧。

    本来这件事情这样过去也就算了,但是将近两年多之后的一天,那天小冯接了个电话,一口一个姐叫着,听完那边说话,点着头说,一定一定,我给您问问。挂掉电话之后,对我说:“邓哥,您上回说的那个事情,真的准了。”

    我听的是一头雾水:“什么事情啊?”

    他给我解释半天我才听明白,原来就是这个所谓的赵姐装修,父母带小儿子合住的房子,我说那小伙子将来身体会出问题,现在果真应验了。

    我笑着对小冯说:“你这客户维系的好啊,还留了人家电话,你还打算负责保修咱的瓷砖麽?”

    小冯说:“邓哥,人家求我说,一定要让我把上次给他家看风水的那个先生的联系方式给她,她说要好好咨询一下。我是让她来咱们店里还是我直接把您的电话给她?”

    我说:“让她来吧。”

    第二天她来到我店里,小冯过去和她说了几句,他往我这边一指,那女人一脸惊异的神色,大概她怎么也没能把卖建材的老板和风水先生联系到一起吧。

    她走过来对我说:“邓……邓先生。”

    我估计她起初是想叫我邓总或者邓老板之类的,结果临时改口叫了先生,幸好没叫我大师,我很反感这个称呼,在我心里,大师和骗子是划等号的。

    “赵女士是吧,小冯说了你的事情了,来,坐着说。小冯,去给客人倒杯茶。”

    她坐下,说道:“您上次仅凭图纸看了我们家的风水,说对我弟不好,我当时不信,后来小冯和我打电话说您又看了装修的方案,说我弟的身体,可能会得病我当时还嫌小冯多事,拿我家的事情去问风水先生,这个风水先生为了骗钱故意危言耸听,因为这样的骗术我也了解一起……但是我真没想到您是这样大隐隐于市的世外高人,现在真让您说中了。”

    好家伙,这一句“大隐隐于市”的高帽子戴的我晕晕乎乎,我连忙摆手:“什么高人不高人的,不过是学过几天易理,懂点五行术数而已。令弟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

    “我们家姊弟三个,我上边有个哥,小弟三十了还没结婚,那个房子您也知道,老两口攒了一辈子的钱买的,面积也还可以,我装修好之后,过了半年他们和我弟一起搬过去住的,住了这不到一年,我弟弟就有问题了,说是头痛头晕,去好几家医院做了检查,中医西医都看了,CT也做了,心电图脑电图也做了,核磁共振也做了,心肺、血压、血糖、脑部供血什么都是正常的,根本查不出来病因,按医生说他的身体是健康人的标准模板。但是他的病越来越重,他经常头疼的什么都做不了,在公司也请了长假,后来把工作也丢了,还有两次人整个就直接昏了过去,一次是在家,还好没出什么大问题,还有一次是在外边,他摔倒在地上,脸上整个都碰破了。如果要能查出病因也好,现在是根本查不出毛病啊。邓先生,您说这个急人不?”

    我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