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绑定系统

    更新时间:2017-02-20 17:24:44本章字数:2822字

    天庭的云深茶楼,是有钱有闲的神仙最爱光顾的地方。因凡恩封爵位列仙班的荣宁二国公正是这里的至尊VIP。每逢奇数日,荣宁二公便在此处喝茶打牌搓麻将,然今日是八日,偶数日,荣宁二公居然出现在了他们平时用的包厢里。

    这让云深茶楼的值班经理申公豹犯了愁。今日荣宁二公来此,本来是好的,这包厢高档收费,能消费得起的实在少数,要是平常的偶数日必然就是空着的。但今日恰不巧了,太虚幻境的警幻仙姑约了痴梦仙姑、钟情大士、引愁金女、度恨菩提等在此聚会喝茶打牌。

    这下好了,这些人有哪个是他申公豹得罪得起的?且不说荣宁二位爷是他们茶楼的至尊VIP,就是太虚幻境那几位奶奶就不是好打发应付的。她们虽然没有荣宁二公有钱,但强在人脉广布,要是以后有求于她们,那可就得现在好好伺候着。

    正头疼着呢,那几位仙姑仙子就来了。申公豹背上的汗都快出来了,这效果不比看到哪吒三太子来得轻松。

    “仙子们大驾光临有失远迎啊……”申公豹拘楼着腰讨好道。

    警幻仙姑越发有时尚精神了,那款路易威登最新款PETITE MALLE圆亮片刺绣手袋不过昨天发布,今天就带出来参加闺蜜会了。她笑道:“申先生不必如此多礼,只带我们去包厢就好了。”

    申公豹正不知该如何应答,便听见荣国公贾演的笑声从后面传来:“仙姑今日有闲心来打一圈了?”

    警幻仙姑道:“凑巧遇见了贾先生两兄弟了,不如一起玩一会?”

    贾演忙作揖道:“贾演不敢叨扰仙姑姐妹聚会,只是一片心意是要尽到的。”然后招招手,叫弟弟拿卡过来给申公豹:“麻烦你给这几位仙子仙姑办个至尊VIP,以后的消费都算在下的。”

    警幻仙姑忙止住申公豹,推辞到:“这如何敢当?让贾先生如此破费。”

    贾演忙笑道:“仙姑莫要推辞。实不相瞒,贾演有一件事想请仙姑帮忙,今日来这儿也是为了此事。”

    荣国公贾源也在一旁赔笑道:“请仙姑们包厢里坐,在下已经备好香茶。”

    警幻仙姑等姊妹这才放行申公豹,随荣宁两兄弟到包间内部。

    原来是荣宁二公一直挂心的家族的事情。贾府的继承人一代不如一代,今年清明节贾府祭祖的时候两位家族辉煌的奠基者围着贾府看了一转,越看越心慌,儿孙们吃喝嫖赌样样来,就是没有一个可以继承家业的,难道百年基业到这一代就要断送?只有一个五六岁大的衔玉小儿,唤宝玉者还望有成。

    听闻警幻仙姑管这一干风月之事,便想要求求警幻仙姑指点指点,帮帮忙。

    警幻仙姑撩了撩垂落的耳发道:“这几年像贾先生这样的情况有很多,很多人走投无路也找我帮忙,我和太虚幻境的工作人员也对此想出了应对措施。”说着便从手袋里取出一个塑料包装的芯片:“这是我们开发的系统,本来贾先生想要的是那种挽救家族命运的,但今天我出门没有带那款,只有这款叫‘完美结局’的产品——当然,贾先生请放心,这款产品是我们太虚幻境的金字招牌,比起你们想要的那款要好很多也贵很多,上次嬴政先生想给他儿子胡亥套一个,结果千金难买。现在我身上带的也是这批货里边的最后一个了,今日有缘,你们又如此热情,让我们姐妹十分感激,就不向贾先生再要余款了。就像是你说的那样‘一片心意总是要尽到的’,就当是我们姐妹对贾先生兄弟的回礼了罢。”

    贾演贾源二人喜不胜收,本来是只想挽救一下家族命运。结果仙姑送给他们的是最高级别“完美结局”款——所谓“完美结局”自然是让贾府成为“天朝第一望族,百年荣耀长盛不衰”咯。

    抱着包装精致的“完美结局”系统芯片。荣宁二公来到了贾府。

    此时凡间还是寂静的深夜。荣宁二公隐蔽了身形,穿墙而至贾宝玉的房中。宝玉已经睡下了,门廊处一个八九岁的小丫鬟正守在门口,以备小主子随时传唤。

    因这孩子是荣国公之后,按照仙姑的指示,是必须要让荣国公贾源来给贾宝玉绑定这个系统。说是绑定,其实很简单,直接把芯片放在贾宝玉的额头上,再滴一滴右手食指的鲜血,就可以了。

    那血一触到芯片,瞬间化作一道强光,汇入贾宝玉颅内,至此以后,除非他人头落地,再没有可以解除绑定的方法。

    绑定完系统,荣宁二公缓步慢行。

    刚到宁国府那边,就听见内院的吵闹声。原来是下人聚集在一起赌博,一大夜都不睡觉。

    贾演看到自己这边府上如此吵闹无序,又对比隔街寂静的荣国府,顿时觉得脸上无光。他生气地对弟弟说:“我一生喜静,御下有方,为何后人如此无用?居然放纵得这些奴才大晚上的吵吵闹闹。真是成何体统!”

    贾源劝道:“哥哥不必如此动怒,现在求了这么个系统,之后的发展,就看我们对局势的考量了。难道你我二人一起,辅佐一个宝玉,都成不了器?”

    贾演也缓了一口气:“君子之泽,五世而斩。古人诚不欺我也。要是今天没求得仙姑的帮忙,我们贾氏一族就只有没落了。”

    两人一边说一边走,一会儿就把两个院子穿了个遍。这些儿孙们的夜间生活也一览而尽。

    漫言不肖皆荣出,造衅开端实在宁。只看后人便知了——荣府一家上下大大小小都睡了,宁府这边比元宵灯会还热闹呢。宁府这边的贾敬倒是安静,却都把心思花在打坐修道上去了,考了进士也不去做官。儿子贾珍二十多岁了还大半夜地和四五个媳妇厮混,也没个空闲来管教管教。

    贾演心里恼火,差点没做法把这些忤逆儿孙收拾干净!要不是弟弟拉着,今夜就大水冲了龙王庙了。

    晨光微熹,门廊外守着的小丫头正打着瞌睡,朝霞染得她脸儿红红,另外一个丫鬟从里屋走出来,轻轻拍她的肩膀:“麝月麝月……你快去里间休息着吧。”

    小丫头迷迷糊糊地揉了揉眼睛,咕哝道:“珍珠姐姐……”

    珍珠忙拉着她往里走:“廊外雾重,你怎么又到外面坐了一夜。”

    麝月被拉到里边的炕上躺着,珍珠给她掖了掖被子,道:“今早就我一个人伺候二爷洗漱穿衣罢,你快休息半晌。”

    这珍珠本是贾母身边的丫头,因为心眼实诚,服侍得极好,尤其讨老太太的喜欢。

    又因元春进宫,宝玉离了朝夕相处的姐姐,贾母恐他不自在,身边的下人伺候得不好,便把这个唤珍珠的丫头派在宝玉身边贴身伺候着。如今宝玉身边就珍珠、麝月两个大丫头,其余八九个小丫头服侍着,贾母和王夫人也处处留意,希望再给宝玉身边添几个大丫头,正嘱咐来林之孝家的处处留意呢。

    宝玉今早上一起来就觉得全身畅快,连一大早要上学都没让他不高兴。他心里居然还隐隐能有些期盼着早点见到老师和同窗伙伴,这种对学习的热情,他也是第一次体会到。他对身边的珍珠说:“姐姐,不知怎的,今天一起身就觉得浑身都是气力。”

    珍珠笑道:“有气力才有精力读书,二爷今天早上可要给老爷争光了。”然后又说:“老爷马上也是四十的人了,对二爷你期盼高些也是好的。不为别的,只是为太太考虑,你也要好好念书,将来像敬老爷那样考中进士,咱们贾府面上也有光。”

    宝玉却往别的地方想了:“明个儿老爷大寿,不知又有多少亲戚要来呢。我又要认识好多人。”

    刚说到这儿,就听见外边有人传话,说是让宝二爷快到太太房里去。今天不用上学了。

    宝玉一听这话,忙蹬着鞋就跑了,边跑边对珍珠喊道:“今天我就要回老太太给你改个名字,“花气袭人知昼暖”,你姓花,所以就叫‘袭人‘!”

    珍珠急道:“二爷你跑慢些!仔细跌了!茗烟,快跟着二爷!”

    一旁的茗烟滋溜一声:“好嘞!”然后撵在宝玉的身后大喊着,“二爷!二爷你等等小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