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告状

    更新时间:2017-02-21 06:27:02本章字数:2894字

    由于我和诚的孩子,柳青,长得不像诚,许多邻居都对诚和我指指点点,而且背地里都说三道四的。诚对此总是一笑置之,必定谣言是谣言,而且诚在这时总会握紧我的手,不让我有任何的冲动。姑妈、妈妈一开始也不在乎,但听多了,也以为青不是诚的孩子了。

    这天诚下班回来,姑妈,妈妈特意把诚叫住,然后把我从青的身旁叫走,说有事要找我和诚说。

    看到姑妈和妈妈的严肃表情,我俩不知到底有什么事情会发生。

    “花,我问你,青到底是不是诚的孩子?!”妈妈开口问道。

    “妈,你说什么呢!青怎么不是诚的孩子?”我皱着眉头说道。

    “那为什么他不像诚呢?为什么旁人都说诚不是孩子的父亲而是你另外有人呢?”姑妈也紧紧追问。

    “姑妈,孩子是我的,我可以肯定的说。因为花一直与我生活在一起……”诚刚刚说了半截,就被妈妈打断:“你不要说,让花来回答。”

    “妈,姑妈,孩子真的是诚的。难道你们连自己的女儿都不信吗?”说着,我的泪流了出来,没想到青的出生,竟然会带动这么大的影响,而且连自己最亲近的人都不相信自己了。

    “那为什么孩子不像诚呢?!你说!你说!”妈妈紧紧追问,就像一个法官在审判犯人一样。

    “妈,姑妈,别像审问犯人一样审问了。花的压力比我的压力更加大,妈,姑妈,你们是花最亲近的人,为什么这么不相信花呢?而花又是一个自尊心强的女孩,你们这样是对于她的不尊重。”诚为我擦着泪,对姑妈、妈妈说。

    “诚,我们这是为你好呀。你总不能……”

    “妈,姑妈,如果你们真的不相信的话,我可以去做DNA,让实事来告诉你们。青是我的儿子,是我和花的亲生儿子。”诚说完,立刻站了起来,扶着我回到房间,而把姑妈、妈妈丢在一旁。

    “花,别哭了,这对你身体不好。青还需要你喂奶呢!”诚安慰我。

    “诚,我真的没想到,姑妈、妈妈会怀疑我,会不相信我。”我的心真的是好痛,好痛,不知自己犯了什么错,竟然成为被审问的犯人。

    “花,我刚才说了,我和青去做DNA,只有这样,咱们才能让大家闭嘴。如果还有人说闲话的话,那么,咱们就得要用法律来告他们。咱们总不能生活在这指责中。”诚再次提到做DNA。

    “我同意,我真的已经有些受不了了。”

    为了让众人明白,青是我和诚的亲生儿子,在出去做DNA时,妈妈特意叫了一帮邻居跟随我们一起去。当DNA的结果展现出来时,我和诚都留下了激动的眼泪:青与诚的DNA是百分之百。当看到百分之百这个数字时,医生还有些不信,因为在DNA中最大的只有百分之九十九,而青与诚却是百分之百。

    “这……这太奇了,竟然真的有百分之百的DNA。这证明了纪先生是柳青的亲生父亲。”妈妈和姑妈此时,也不再说什么了,必定科学的数据已经告诉了她们。而那帮邻居看到这个结果,也不再多说什么了。

    本以为可以这样平静地生活下去时,可是,在青5岁的时候,却又发生了一件事情。

    5岁的青和几个6岁的孩子,不知为什么事几个孩子吵了起来。也许是由于青的说话能力比较棒,其它的孩子都说不过青,终于,有一个孩子说出来一句话,顿时把青气得鼓鼓的。

    他对青说:“你不是你爸爸亲生的,你是你爸爸要的,你是野孩子!”

    青听后,气乎乎地说:“我就是爸爸亲生的,我就是爸爸的儿子,我和爸爸有DNA,那是科学证据。”

    “哼,谁不知你妈妈从哪里弄来一张图纸,糊弄人呀?你妈妈就是不好,专门勾引男人!”

    听到这句话,5岁的青可是不干了,他突然用力打了那个孩子一拳,说:“让你说我妈妈坏话,我要打死你,要打死你!”他自从2岁时,就爱保护我,保护他的妈妈,只要听到有人说我的坏话,他一定就要出手的。

    眼看那个6岁的高出青一头孩子,已经被青的这一拳头打得发愣了,当青还要再出手时,我忙出了门,把青拉回家了,因为我知道青,9415的能力是很大的,稍不注意就会把人轻者致伤,重至就会让人死亡。而我们一家,必定还是要在这里生活的,怎么也不能惹这个麻烦。

    “妈妈,为什么不让我打他?为什么?”青回来还是不解恨。

    “妈妈不是给你说过吗?打人不好!”我板起了脸训斥他。

    “可是,他说妈妈坏话,我不打他,他还会说的。”青还是不明白。

    “青,咱们以后还得要生活在这里呢,他们说他们的,咱们过咱们的,不必理会他们。”

    正当我与青说教时,那个挨打的孩子的母亲高叫道:“这还有天理吗?真是不知你们怎么教育你们的孩子,教育孩子打人?看,把我孩子打得伤成什么样了?”

    我出来给她讲理:“大姐,是这样的,青打人是不对,但是你家的孩子先骂人可是先不对的……”

    未等我说完,那个挨打的孩子说:“我没有骂人,我只是说实事,说的是实话,他就打我。”

    那个母亲仍然高喊道:“这叫骂人吗?这就是实话,说实话挨打,那以后谁还敢说实话呢?”此时,青还要上前来,但我拦住了他,恰巧,诚恰巧下班回来了。

    他拉住那个孩子,问:“告诉叔叔,你说的什么实话?如果真的是实话,叔叔替你揍青。”

    孩子实话实说:“我妈妈说过了,青的妈妈从医院随意找了一张图纸糊弄人,说什么青是青的爸爸的孩子……”

    听到这时,诚的眼神也透露出寒意来,那股眼神,更加能让人感到一丝畏惧。但他没有冲孩子发火,而是冲孩子的母亲:“这是你说的?这就是你所说的实话?!”

    那个孩子的母亲被诚的目光和逼问给吓住了,急忙噤口,带着孩子回家了。

    “诚,咱们也回家吧,也没事了。”我急忙拉诚和青回到了家里。

    青还对诚说:“爸爸,我打他了,因为他说我是野孩子,因为他说妈妈坏话。”

    诚抚摸着青的头,说:“青是好孩子。”随后,他抬起头,对我说:“花,咱们不能再这么忍受下去了,得要让法律告诉他们实事。这样下去,青也会受到影响的。咱们不能再这么不反抗了,这样,咱们等于是被动的。”

    “诚,咱们这一告,可能就无法生活下去了。必定,姑妈、妈妈在这儿生活了几十年,这么一告那邻居的情谊还有吗?”我有些担心姑妈和妈妈。

    “花,你不能再心软了,没准你以后还会受到更大的打击呢。你的心就是太软,不忍心于人吵,一直在忍着,你这样做等于是甘愿受辱,这样你更加会受欺负的。不要再考虑别人的感受,而应该考虑自己,考虑青的感受,考虑我的感受。如果我不是警察,我也会像青一样打那个女的一拳。但我是警察,所以,我知道要靠法律来寻求保护。所以,花,是时候了,我们真的应该做出反击了。告了,我们也能在这儿生活,他们在这儿说三道四,还讲邻居情谊吗?”诚一直在劝我,终于我同意了诚的意见。

    当那个挨打的孩子母亲接到法院的传票时,她愣了半天,也没回过昧儿来,她不知为什么会成为被告。

    也许是为了宣传法律,也许是为了教育这些人,法官专门在小区里,开展了公开审判。

    诚在法庭上,亮出了那个DNA,“这是黄医生给我和青做的,但请法医给予鉴定,而被告却说这是我妻子随意糊弄人的,还说我妻子是个勾引男人的坏女人。我要求法院……”

    就在这时,那个女的插嘴说道:“大家都这么说,要不,青为何不像你呢?”她还以为自己在帮诚。

    然而实事还是实事,经过法医鉴定,及询问给孩子检查DNA的医生,法官最后宣判:“鉴于被告的不实宣传,给原告夫妻二人带来心灵上的伤害。现在宣判为:被告当场向原告夫妻二人赔礼道歉,并向他们赔偿5块钱的精神损失费。”这5块钱,我本来是不想要的,但诚坚持要,最后在青的建议下,我们只要了5块钱,我们重点不在于钱,而在于教育人,以法育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