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一章:第二场婚礼(上)

    更新时间:2017-03-07 09:28:46本章字数:3020字

    当小恋花一听说我和诚要复婚,她立即高兴得蹦了起来,还说道:“这下我就方便多了,不用再经常改口了,当着外人叫舅舅,而在家里又得要喊爸爸。现在既然爸爸和妈妈要复婚了,那么,我就可以公开地喊爸爸了!”

    但邻居们听说后都以为诚犯了神经,明明一个特别好的男子为何非得要找一个给他戴过“绿帽子”的女人要结婚呢?这不是犯病是什么?不过,对于这些议论,诚并没有解释,因为他知道此时越辩解越会引来更多的议论,到不如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吧。

    诚的同事听说后,也颇为吃惊,他们也都认为诚是一个傻子,明明已经离婚了,为何还要复婚呢。这不是拿法律不当正事吗?哪有这么傻的人呀?只有诚的局长知道我们的所谓离婚,一切是假的。

    “你们不要多说了,诚与花并没有真正的离婚,而是为了收养小恋花,他俩才如此做的。”听局长这么一说,诚的同事大吃一惊,“什么?!为了一个小女孩,值得如此吗?”有人问道。

    “值得!只有这样,我和花才能更加相爱,而且这正证明了那句老话,分开了爱更深了!所以,为了让小恋花能在公开场合叫我一声‘爸爸’,我们才决定要办第二场婚礼!”诚说道。

    同事们还是有些不解。诚后来就劝局长,别说了,说了也无意义。

    而这次与第一次是有所不同,因为我们还多了一个伴娘,那就是米小姗,还多了一个女儿,她就是小恋花,不过,我们给她改名为古箐姬桦,这名字的含义包括了我们四个人的姓和名。于利仍然是小恋花的舅舅,这一点并没有变,必定她俩的关系就是这样的。本来我想再找于利当伴郎的,但小恋花不干。她说她舅舅是亲戚,必须要在亲戚里面,事后,我才知道小恋花是怕有人给伴郎灌酒,而最后把舅舅给灌醉了。

    “姐,你真的很漂亮。”小姗站在我的旁边说道。

    “你也不差哪里去!”我望着穿着伴娘装的小姗笑道。其实,从男性的目光里来看,小姗确实是一个美女,瘦小的身体,苗条的曲线,还有那雪白色的皮肤,真的很惹人爱。尤其是她今天穿得这一身粉红色的衣裙,更加像一个仙女。

    “姐,别说了,婚礼就要开始了。姐夫上来了!”她笑笑退后,把我推到诚的跟前。

    诚向我伸出手,拉我上了讲台,不,应该是婚礼上的一个主持台上,“今天,我和花举办第二次婚礼,在举办婚礼之前,先请一位特殊的嘉宾来讲话!有请古老先生!”听诚这么一说,我大吃一惊,原来这位古老先生是古靖的父亲,是小恋花的爷爷。我可是在与古靖分手之后,再也没有见过他,怎么此时出现了?诚又是何时与古靖的父亲认识的?

    “晓花,好久不见了呀!”古伯父上前跟我握手。

    “伯父好,是好久不见了!”我也忙伸出手,“伯父,你来也不通知我一声,我好去接你。”

    “呵呵,我来这本来是想看小恋花的,没想到你已经收养她了,而且还把她的病治好了。于利说怕我的贸然出现会吓坏小恋花的,正好,你和诚要办婚礼,于利就借机把我在他家的事情告诉了诚,诚说那就是当作特殊的嘉宾。”古伯父说道。

    “好你,连我也隐瞒!”我捶打了诚一拳,诚笑着没有言语。

    “今天,是纪诚和柳晓花夫妻二人的团圆婚礼,话我也不多说,我用酒来说话吧。我要先敬晓花一杯酒,这杯酒算是当作靖对你的道歉酒。”说着,古伯父把两个杯子拿在手里,然后把一杯递给我,另外一杯在他的手里。

    望着白发苍苍的古伯父,我的眼睛湿润了,诚刚刚想说“古伯父,花,她……”,我忙对诚摇头示意他不要说出来。

    接过酒,一口喝了下去,辛辣的酒咽进肚子里,不由得咳嗽两声,脸上也有了红晕。

    “你没事吧,花?”诚担心地问我。“没事,我还撑得住。”我笑笑,随后,我对古伯父说:“伯父,事情既然已经过去了,那么,就不要再提了!”“好,痛快!”古伯父也喝了下去。

    随后,古伯父又拿上三杯酒,一杯递给诚,另外一杯递给我,在他手里还有一杯,“这一杯,是敬给你俩的,听说你俩为了收养小恋花而离婚,这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是做不到的,但你俩却都做到了。这表示是对你们的敬意!我先干为净!”说着,他一扬脖,把酒快速地喝了进去。

    诚见状也喝了下去,我愣了一会儿,刚要喝时,诚就要接过我的,说他要喝。可是望着古伯父那期盼的目光,我拒绝了,因为我不想让古伯父失望。

    “没事的,诚,我能行的!”我说着也把酒咽了下去,此时,小恋花却跑来,递给我一块肉,“妈妈,尝口菜!”随后,她对古伯父说:“爷爷坏,就知道欺负妈妈!”

    小恋花的稚嫩的声音响彻整个酒店,古伯父笑了:“哈哈,没想到就这两个月的生活,小恋花竟然就偏向养母了,而不向着爷爷了!”

    “妈妈本来就不能喝酒,你硬让妈妈喝,我是帮理不帮亲!”小恋花回答道。

    诚笑着抚摸了一下小恋花的头,说:“好孩子,真是一个会照顾妈妈的孩子!”

    “伯父,”我此时向礼仪小姐招手,要来四杯茶水,“酒,我是不能喝了,不过,我还要用两杯茶来敬伯父,第一,是要感谢你有这么好的一个孙女,第二,是要感谢你哺育长大了古靖。那么,这两杯茶,就请伯父笑纳了吧。”说着,我端起来两杯茶,递给古伯父,然后自己也端起来。“好!”我俩同时把茶喝完了。

    “第三杯酒……”正当古伯父要再敬酒时,小姗走到我跟前说,“姐,我来替你吧,你已经喝得不少了!”

    诚感激地望了她一眼,古伯父一怔,“花,她是谁?”

    “她是我刚刚结拜的姐妹米小姗,而且也是我的伴娘……”

    “可是,我这杯酒是要敬你们夫妻二人幸福美满呀,你要让她和诚一起喝?”古伯父问我。我和诚一怔,因为我俩都没想到古伯父会这样做。此时,于利跑了过来,“爸,要不我跟米小姐一起喝这杯酒?就当作,我替纪警官喝的酒了。”于利也知道诚的酒量不行,所以,他也跑上来帮忙。

    古伯父笑了:“好,好,你俩喝吧,反正你俩一个是未娶一个是未嫁!”说着,他喝下了这杯酒。小姗和于利两人也端起酒杯,相视一笑,也都一一喝了下去。

    “最后一句话,祝纪诚警官与柳晓花夫妻二人幸福美满,白头到老!也祝他们一帆风顺!谢谢各位,我的话结束了!”说完,古伯父就下台了。

    “诚,花,作为小恋花的舅舅,我也想说两句话,不知可以吗?”于利问我。“你说吧,大哥!”我和诚异口同声回答道。

    “自从古靖娶了于晴之后,我就看得出来古靖并不开心,因为我知道这一切都是于晴在搞的鬼,而且靖爱的人并不是晴而是柳晓花。可是,每当看到古靖对于晴怒吼时,我总为晴叫屈,因为晴特别爱靖。所以,我经常责怪靖。尤其是,当我得知于晴被靖杀死后,而且是为了柳晓花,我的火曾经爆发出来过,也差点去找柳晓花去报仇。但是古靖的父亲,也可以说,他现在也是我的父亲了,他对我说是古靖对不住柳晓花,也是晴的过错,正因为有错的爱恋,所以,造成了如此的悲剧。如果没有晴的错误引导,错误的爱,也不会造成他俩留下一个冤孽,一个被吓疯的女孩。而现在家中,只有我一个壮年劳力,小恋花也需要家里人的关爱,所以在父亲的劝说下,我也想通了。

    “但我确实没想到柳晓花竟然会主动收养小恋花,还与诚离婚了。在与她的交往中,我也喜欢上了她,此时,我才明白靖为何对于晓花有那么深厚的爱情,因为晓花真的比我妹妹好出一百倍。她从来不埋怨,更不会因为处于困难的境界而向世界低头。正因为她如此,我才会喜欢上了她。

    “只是,当我想向她求婚时,她却明确地告知我她会和诚复婚的。起初,我并不相信。直至,我前天收到他们的这场婚礼请柬时,我才知道原来,他们说的是真的。”于利此时有些伤感。

    邪恶星球上,“我们上当了!妈的,我怎么这么笨呀?!”邪恶星球的头头说道。

    “上什么当了?”冷和暗忙追问。

    “你看,9414和诚,他们弄的是假离婚,所以你们的劝降是失败的。不过,这样以来,我们再找借口也不好找了。”头头懊恼道。

    “啊?!……”冷和暗也吃惊不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