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五章:学分身术(上)

    更新时间:2017-03-11 07:38:00本章字数:3056字

    “姑姑,这是何意思?”青有些摸不着头脑的问道。

    “一般大人都喜欢逗孩子父母不要孩子了,或者说不喜欢,直至孩子哭泣的。还有Cold,你没有印象了吧。但是我记得很深刻,记得你出生前,我们的祖父祖母就如此逗过我的。”Angle,“不过,我这样说也是预防针,也许是我自己杞人忧天了吧。”

    听到这时,青也算是明白过来,坦然一笑,“没有什么不能的。再说了,这也是我亲眼看到爸爸妈妈收养小妹的,我也会把她当作亲妹妹。她是一个可怜之人,比起我来,她更不如我。不过,她能有我妈和我爸照顾也算是有运气的了。”

    “这话倒是不假。”Cold和Angle都点点头,随即就开始忙碌起来他们的事情……

    “姐,我教你分身术吧?”这天,小姗一进家门,就立即对我说道,而且面色有些紧张不已,似乎是有一些说不出来的神情。

    “你教我分身术?!这么说你懂分身术?!”我有些吃惊,虽说听说过有分身术,但现实中却从未亲眼见过。据说这是日本所谓忍者的一种忍术,外人很难学到的。不过,话音一落下,我倒是记起来,曾经在我和诚的第二场婚礼时她以变化我的模样当作了我的分身,反而让冷没有机会伤害古恋花。

    “姐,我会的……而且我刚刚领悟了,所以,我得要教你,因为这样对你,对小恋花还有青都会有好处的。”说着,小姗不容分说就把我拉进了书房。

    一进了书房,她就立即反锁上了门,随后带着歉意对我说:“姐,非常抱歉了,为了让你能尽早能领悟到分身术,我得要点你一下。”说着,我就被她点住了,整个身子都动不了,除了嘴还能说话,“小姗,你这是……我……”

    我的话还没有说完,书房的门被敲响了,或许是见久久不开门,紧接着屋外响起了诚的声音:“花,你在哪里?书房怎么锁上门了?!出什么事情了?!”他的声音更加不安,似乎是觉得我会出现危险一样,更加害怕小姗会害我的,因此急促的喊道。

    小姗听到这个声音,考虑了一下,这才说道:“姐夫,你不用急,我现在是教姐分身术呢,一会儿就好的……”

    “不行,我得要看着花,我怕花出危险。”诚语气里有些伤感,但是也不想改变,毕竟,他还是担心他自己的妻子。

    “这……”小姗在看了我一眼之后,又说道:“姐夫,这个是有些伤姐的皮肤,我是怕你看了之后,你会伤心的,而且姐看到你伤心她也会伤心的,那么,这个分身术估计就不易练成了。而练分身术得要专心和静心才行得,否则,一心二用真得不好,到时候我和姐都会……受伤,将来也救不了地球的!”估计她是想说危险或者说损伤生命的,但是考虑到诚的接受能力,最终她改成了这么一番话。

    听小姗这样说,我也开口相劝道:“诚,你先别进来的,就像当初Angel和寒玉给你传能力时,我就没有进去,因为我相信她们能成功的。而且暖对我说,我在你身旁也会影响你的。如果你不相信小姗的话,你应该相信我的话。”

    “那……可是,我在外边也会担心你呀。你要忍不住就喊出来。我就要……”

    “诚,你不要进来,你一进来的小恋花就有可能会遇到危险,不如你在外边看着小恋花,等小姗成功了,我就和小姗走出去了。记住,小恋花也是重要人物!”听到诚说到要我喊出来时,小姗对我低语道让我提小恋花,说只有这个大概才能稳定住诚。

    “那好,我去照顾小恋花,你们慢慢弄吧,我不影响你们了!”说着,诚的声音逐渐变小了。

    “姐,为了不让你感觉到难受,我得要让你昏迷过去,我得要进入你的能力里面教你。抱歉了!”说着,小姗对我的太阳穴位一点,顿时我就昏沉沉睡去……

    在黑黑的地方,不知这是哪里,突然自己的正前方有四个男子,看起来一个比一个凶煞。

    此时小姗的声音幽幽的从远处传了过来,“姐,这几个人是想测试你是不是有能力能学这个,一定要打好!这是要学分身术的前一战,通过了你才能学。”

    “打?!我可没学过武术呀!”我不由得有些着急。

    “没学武术没关系,这一关,只要你能躲得过他们,而且还得要毫发不受损。”小姗缓缓的说着话,语气带着极为坚定的意思,就是不能受伤。

    “那,我就要……”我真得是担心自己,看来,只能试一试了。

    “不要说试,一定要成功,否则,你保护不了姐夫和小恋花还有青!”小姗竟然抢先在我说的前面。

    “好,我听你的!”说毕,我站直了身子,并把目光盯在那四个人身上,似乎是想把他们盯出一个窟窿来。

    只见那四个男子互相看了一眼后,就有一个穿白大褂的笑问我:“你准备好了吗?”

    我笑道:“没问题,你们可以开始了!”虽说心里有些紧张,但为了能保护好家人,保护好自己所爱的人,我一定要成功,一定要成功!

    “那,我们就不客气了!”说着,另外一个穿黄色衣衫的人,立即冲我飞过来,在他的手里还有一把剑,剑尖指向我的胸膛。

    就在他的剑离我胸膛有两三寸远时,我突然往地下一蹲,他的剑竟然刺向我身后的一棵树上,此时,他停下脚步,大声笑道:“好样的,我自认输!”

    “哼,二哥,你认了,我还没认呢!”说话的是另外一个红衣男子,他比刚才那个人个子要稍微低些,但看起来比黄色衣衫的还要凶些。他边说边拿着流星锤向我砸来。

    此时,我不知怎么回事,竟然在他的流星锤眼看要碰到我时,我一跃而起,闪过了他的锤子,而他的锤子差点砸到黄色衣衫人的身上。

    那人用剑一指他,他立即停住脚步,赔笑道:“二哥,对不起!”

    “9414能力果然是不错,就看大哥和老四的了!”他没有回答红色衣衫的话,反而这样说道。

    “大哥,小弟我先上了!”只见他手里拿着一根棍子,向我冲来……

    他飞跃而起,棍子直直地朝我的头砸来,而且他的棍法并不像前两个人的那么标准,但此时此刻我却感到自己已经是性命无几了,不知为什么就在他的棍子砸向我时,我身子蹲下去,右手不由得抬起来,就在这一抬起来阻挡在棍子打下来的一刹那,只听啪地一声,对方愣神了,我身后的两个人也愣神了,我也愣了,穿白大褂的也愣了,棍子竟然被我这右手一挡却给折成两截了。

    “你会武功?!”他愣地半天问我。我也木了半天,这才摇头:“不会。”“那这究竟……”

    小姗的声音传来:“老四,你忘记了9414是哪里的人了吗?宇宙星球的人,能力也不差呀!”

    “哦,原来是这样。大哥,那就看你的了!”被称作老四的人也走到了我身后两个人的跟前。

    “你不怕我吗?”他阴沉着脸问我,脸上是捉摸不定的神色,让我有一丝不安。

    “你不就是人吗?我怎么能怕你?”不过,我稍微沉默了一下,随后笑着答道,也可以说我是在以自己的勇气来对他吧。

    “好,那么,你就请过吧!”没有想到,他竟然会给我让开道,甚至还主动往一旁挪去了。

    “你放过我了?不考验我了?!”我脸色虽然有些吃惊,但我却没有动一步,这太异常的,异常的让我不敢相信这一切,毕竟反常既为奸啊,这要是不考验又何必有前边的。

    “对,我是放过你了!你已经通过他们仨的考验了,我看我再考验也是没用的,不如就让你过去了。”他一边笑一边挥起扇子来,如同一个潇洒的书生一般,那么潇洒那么自由,看似是极文雅之人。

    望着他那种笑,我突然感到一股冷气穿过来,透过这股冷气,我竟然发现他的笑是诡笑而不是那种正常人的笑反而有一种狡黠,似乎是在等着我的危险。

    不过,我仍然是没有走一步,在把头他身后看一眼,当看到他身后那空空的地面时,我反而也笑了起来,语气也略有沉重,自然也带着冷笑:“呵呵,白衣仙,你以为这样可以骗得了我吗?你不过,是给我摆放一个陷阱罢了。”

    我的话音一落下,他们四个兄弟同时怔了,似乎没有想到我不仅没有上当反而说出来他们大哥的名字,这让他们极为诧异,随即就把目光投向小姗那边。小姗带着不满的声音,“我没有告诉过花姐。”

    “那为什么她会知道大哥的名字?!”那个老四似乎有些不满了,他总觉得有人暴露一样。听到这时,白衣男子也不心安了,随即就吃惊的问我,“你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