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hapter 6

    更新时间:2017-12-15 11:44:23本章字数:3098字

    走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郑晓渝不知哪才是她的去处。这些天的遭遇够倒霉的了,本以为昨天像电视里灰姑娘那样转运遇上生命中的王子,却不想遇上那么个没有人情味的家伙。

    郑晓渝踢开挡住去路的易拉罐,脑中都是那无情的冷漠男人。

    韩剧里那些灰姑娘不都装可怜吗,怎么到了她这里,真可怜都没用了?那男人好像韩剧里走出来的,长得真帅,不过是个无情的家伙。她都那样低声下气的道歉了,男人不但不接受道歉,还赶她走,她可是为了他的包才被人趁火打劫丢了行礼的啊。

    真小气,不就丢了个钱包吗,至于这样吗?郑晓渝不敢对男人说的话,现在心里倒自言自语说了起来。

    “真虚伪!”,这句是小声嘀咕出来的,在她看来,报警的事男人表面上说不在意,心里其实记恨她了,不然男人不会这样无情。

    是她想报警吗?不是,她哪敢啊,她也怕弄错了啊。不过男人醒来便问东问西,不时还盯着她看,又问她怕什么又无缘无故赶她走,这样的男人不可疑吗?

    郑晓渝想不到哪点不可疑,如果非说哪点不可疑,只有男人太帅了,那么帅的男人怎么会抢劫这点。但这得她没来D市的时候,昨天下午她不巧被个帅气的男孩抢走了钱包。

    她真的撞到了扫把星上了吗?昨晚折腾到大半夜才找了个小旅馆睡下,开房的80块还是男人钱包里的,结果摊上左邻右舍“做生意”莺声燕语了半晚上。

    好不容易安静了一小会,本以为没什么动静可以入睡了,女人骚气十足的叫声和床板咯吱声又持续了大半小时,搞得她心绪不宁总想些不健康的东西。最关键的是,快天亮的时候,她居然还想到了那男人。

    睡不着只能起来去找男人,毕竟人家的钱包要还的,万一去晚了男人出院了呢。这样想着的她一大早起来便往厕所跑。昨晚方便面吃多了有些不消化多,上厕所的时候多蹲了一小会,等她揉着肚子回到住的房间,房门都没上锁了。愣了会跑进去一看,果然遭贼了。

    在前台和旅馆女老板理论了,女老板指着个醒目的牌子问她,“美女,这几个字认识吧?”

    “注意保管好您的财务,若有遗失概不负责!”这不是逗她吗,这几个字她会不认识?

    吵了半天没个结果,她只能走了。小旅馆果然住不得啊。

    男人的钱包被偷走了的。她本可以不回医院去的,但从小母亲不拿人一针一线教诲时刻在她耳畔。她没钱坐车又不认路边跑边问绕了很远才找到那家医院。

    昨晚真是太沮丧了,居然低着头没认路从繁华的市中心走到了冷寂的新城区。果然农村来的能走路,那可是五六里路啊。

    脑中又是男人生气的样子,“阿西吧!”郑晓渝摇头跺脚。她搞不懂这句话什么意思,只觉得韩剧里的姑娘生气了便会这样喊,她便也学着这样喊。等喊完了人们都朝她看的时候,她才发现原来韩剧女主的回头率是这样来的。

    低头掩面笑着加快脚步逃离,走了好大段路才敢回头瞟一眼。眼睛眨了眨,又回头。是不远处半山上的一群漂亮的房子吸引了她。

    那样漂亮的房子,她只在韩剧里见过。

    气喘吁吁来到山下的时候,郑晓渝才发现想欣赏这些漂亮房子,并非她想的那样简单。

    因为山上的路被个岗亭拦住了。岗亭的保安和电视上那些保安一样年轻高大,这让她望而却步了。原来真有这样的保安。来D市的一周,许多次面试的地方保安不是大叔就是猥琐的小个子男生,其实一米七左右也不算小个子,但和这里的高大严肃的年轻保安相比,瞬间像矮了一大截。

    哎,从医院出来走了很久,又跑了一段路肚子饿了,本想着没钱吃饭来这里一饱眼福,看看这些漂亮的房子。可每个出入的人和每辆车都要刷卡,这些高大的保安哥哥,会放她这样的人进去吗?

    郑晓渝自卑地低头看了下,裤子破旧便算了,鞋都是二十元店买的便宜货,一看便是乡下人。

    郑晓渝有些感伤。不说说人人平等吗,那些人怎么看到她便叫她走?郑晓渝想起小时候看的电视剧《精武门》中,“华人与狗不得入内”的情节。电视就是电视,要是真有个人将保安打一顿带她冲进去,估计警察叔叔立马就来了。

    人与人差距还真太大。郑晓渝站着看了好一会,除了几个穿运动装跑步而来的男人,进出哪里的大多是坐车回来的。她不懂那些车什么牌子,但没吃过猪肉总见过猪跑,那些车电视上她可看多了,大多是高富帅开着的。

    原来这种车不仅漂亮啊,声音也那么好听。站得有些累了,郑晓渝找了个靠边的位置坐下。可刚坐下,她又觉得有点热了。“什么鬼地方嘛,大冬天都那么热。”她有些想家了。

    老家夏天凉快,冬天虽有些冷,但天晴的时候一样凉快。

    左顾右盼,终于看到棵稍大点的白玉兰树,郑晓渝起身便快步过去,一屁股坐到了玉兰树下,真凉快啊,她靠在了树干上。

    城市那么大,哪才是她的去处?郑晓渝从裤兜里掏出身份证。幸亏那天从酒店跑出来的时候,没来得及将身份证放回自己钱包,不然现在估计身份证都没了。

    风景美如画,和电视里一模一样。郑晓渝小心收好身份证,一下子又靠在树干上。她傻傻地观望四周起来。

    这一带除了那个保安岗亭外,附近都是大片的玉兰树,虽还没到花开的时节,但她想象得到那个场景。

    来D市的时候,她特意上网差了点资料。她高中念的是县里面的重点班,同宿舍只有她最穷,最有钱的李依依有台笔记本,她偶尔好奇地在李依依后面看她上网。

    李依依人不是很好处,但不会像另外几个室友那样看不起她,不但教会了她上网,还好几次拉着她请她到网吧上网。

    她不好拒绝又觉得网络很神奇,便跟着去了几次。不过她对上网打游戏不是感兴趣,每次去除了查资料便是看韩剧了。

    郑晓渝打了个哈欠。昨晚听了大半夜莺声燕语,又接着听了半小时春宫,她想入非非想些不健康的,直到天亮都没大睡着,现在能不困吗?

    困了就睡呗。还在老家的时候,在地里干活累了,郑晓渝都会靠在棵树下睡一会,潜意识让她觉得这棵树很安全。

    郑晓渝做了个梦,梦里是那个男人。这让醒来的她很不解。不过一晚,她便喜欢上那男人了?

    她是被饿醒的,她望着不远处半山上那些漂亮的房子,自言自语道:“有什么了不起嘛,不就是早生几年赚了些钱吗。”等她有钱了,一定在这里买栋最大的房子。

    她很饿,却斗志满满。不过饿一顿而已,只要找个馆子给人刷碗,便会有吃的了。

    想到这里,郑晓渝心情大好,她最后不舍地看了眼漂亮的房子,转身离去。

    可刚走两步,她便顿住了。是个背影吸引了她,那是个男孩的背影,她觉得那背影有些眼熟。

    男孩站姿很随意,双手揣在裤兜里,正和一个反戴个漂亮鸭舌帽低头站着的,她分不清是男是女的人在路边聊天。

    仔细看了一小会,两人都穿那种很贵很花哨的衣服,男孩脚上的那双鞋,怎么都得一千多吧,她怎么可能认识他们?

    郑晓渝不懂什么牌子,但有那种漂亮符号在上面的鞋子,她高中的一个舍友穿过,当时就说买成一千多,她还傻傻不信来着。舍友给了她看了小票,她难以置信了好些天。

    郑晓渝摇了摇头,继续走路。与男孩擦肩而过的时候,她又忍不住偷看了眼。眨眨眼走了两步,又回看了眼。

    男孩没注意到她,她摇摇头,觉得肯定是看走眼,便又走起来,走了大概二十几秒的时候,她一跺脚。并不是她看走眼,这个男孩就是那天抢走她钱包的男孩,她记得那双眼睛。

    郑晓渝陡然转身冲站着的两人跑去,许是她跑得太快了惊动了两人,他们纷纷冲她看。男孩许是认出了她,先是一惊然后转身撒腿就跑。

    “站住,你给我站住!”郑晓渝边跑边喊,男孩速度和上次从逃跑一样,比她稍快一点。

    不久两人来到保安岗亭前。男孩站住了,郑晓渝一样停了下来。并不是她太累了,虽有些累但这点路她还不至于跑不动,她是看男孩停了下来,便跟着停了下来,前面没有了去路,他逃不掉了。

    她很傻,真的很傻。竟没想过前面没路不过是于她而言。男孩微微喘着气,皱眉说,“姐姐,你追我做什么?”

    男孩没认出她,那为什么撒腿就跑?

    郑晓渝扭了扭脖子。高中时有人敢对她不敬,她便这样。不是她想装做个练家子,而是体育一直是她的强项,而她又跟班里的女汉子“跆拳道”学过点皮毛,是真有两下子。

    她鼓起眼瞪着男孩,“小贼,这才一天,你就不认识姐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