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不靠谱的伴郎伴娘

    更新时间:2017-02-27 14:37:11本章字数:4127字

    “你看你,衬衫都穿不好,我们是去婚礼现场,又不是去打架,帅,你是不是想要丢人现眼去?真是好气呀。”

    “好好好,是我的错,我好好穿,一定穿戴整齐,帅气逼人的去参加我们的婚礼。”

    “你想娶我想疯了?还我们的,明明是你家海燕的婚礼,怎么?海燕结婚了,你也想结婚了,不想被曾经的女人比下去?”

    “……”

    今天是个好日子,是我不算前女友的前女友结婚的日子,我和我的女朋友暖暖正在为穿衣服而忙碌着,眼看就要十二点了,我们俩个却还没有忙完。

    暖暖站在我身前,亲自为我整理着雪白色衬衫,嘴里一直不停唠叨着,可我却是喜欢暖暖这样唠叨着我,我们在一起三年了,大学一年,毕业俩年,一直都是被这样唠叨下来,渐渐觉得自己喜欢上了这种感觉,我几乎每天都在想:一定要被暖暖这样唠叨一辈子。

    “我说帅帅王,你可以自己系领带了吧?我先去换伴娘服了,真是的,都快到时间了,我们这所谓的伴郎伴娘竟然还没到位,真是史上最不靠谱的伴郎伴娘,都不知道海燕是怎么想的?还有,都怪你昨晚……”

    暖暖急切的同时用愤愤的语气对我说着。

    “怪我?怎么就能怪我呢?”

    将红色领带拿在手中的我略带疑惑的对暖暖询问道。

    暖暖看了看我,愤愤的用穿着拖鞋的脚重重踹了一下地板,脸色红晕却不满的说道:“哼,踹死你,现在不和你计较,等婚礼结束,绝对让你睡客厅。”

    “……”

    “暖暖你这是怎么了?怎么突然让我睡客厅呢?”

    我对着走向卧室的暖暖不爽的抗议道,明明是我们一起起床的,明明她也懒床了,怎么就是我的错呢?然而我知道抗议已经无效了。

    我带着莫名的情绪系着该死的领带,可是我之前实在是没有搞过这种东西,搞来搞去就是弄不好,几分钟过去了我依旧是笨的弄不好。

    “丫的怎么这么难搞?难道我是个笨蛋吗?”

    我有些不信邪的说着,可是手里的动作依旧是生疏且笨拙,堪比熊二大神了。

    “哎呀,王帅……你咋这么笨呢?我伴娘礼服都换好了,你竟然还在和领带做着斗争,啊呀,真是好气呀。”

    甜甜且空灵的声音突然间响彻了起来,这一刻仿佛整个世界的喧闹之声都静音了,我的烦躁与窗外的车流声一起消散不见了,听着代表恨铁不成钢的步伐节奏,我缓缓抬起头,看到了提着礼服裙摆的暖暖一副无语的样子快步向我走来,这一刻的她是如此的动人,略显飞扬的空气刘海,稍稍遮掩了她那如星星一般明亮闪烁的眼眸,触动着,也轻轻抚摸着,小巧却坚挺的鼻子是如此的生动,微微抿着的嘴唇涂抹着淡淡的红色口红,让暖暖多少有了一丝成熟的味道,然而那如漩涡一般的小酒窝若隐若现的浮现于脸颊却是让她可爱起来,本来已经很是精致的脸颊现在搭配上了经过认真裁剪而成的皱褶裙子,真的如一个白雪公主款款向我走来,狭小的客厅都变得斑斓起来,仿佛在这一刻我要结婚了,我的身份是新郎,而不是伴郎,眼前优雅的公主是我的新娘,只是她穿上低胸装礼服更加证明了她的名号,阿平……当然我叫这个名字的代价就是被打了无数次。

    “傻看什么呢?哈喇子都流出来了,真恶心。”

    有些刺耳的声音在我耳边陡然响起,刺穿了我美丽的晃神,定晴一看发现暖暖已经悄然来到了我的身前,正在给我细心的系着领带,修长手指熟练的动作,和她那板着脸却极为认真的神色,此时此刻什么感受都没有,独独剩下了幸福。

    心里想着这些的同时,我急忙用手擦了擦嘴角,然而察觉并没有所谓的哈喇子,我便知道自己纯洁的心灵被暖暖生生欺骗了,宝宝不哭,宝宝站起来撸。

    脑海里一道紫光飞过,我立刻就是将眼前的暖暖抱了起来,同时看着怀里的她无比认真却带着笑意说道:“我在看我的阿平,美丽动人的新娘。”

    说话间我就是向着门口快步走去,顺手捎上了要穿的西装礼服。

    “王帅帅……你干什么啊?快放我下来,什么新娘啊?是伴娘,还有你竟然又叫我阿平,不想活了吗?快放我下来听见了吗?”

    暖暖被我突然的动作惊到了,然而缓过神后便是在我怀里奋力挣扎起来,愤愤且大声的说着,动人的面容浮现着恼怒的神色,但其中的红晕也是难以掩饰,看着暖暖,我笑着说道:“这样我们可以快点到现场啊,你穿着高跟鞋跑不快,我体力好抱着你,你得感谢人如其名的我,用力搂住我的脖子啊,我要疯了。”

    “你……”

    我也不管暖暖如何不爽恼怒了,说话间就是推开房门,用力关上房门的瞬间就是跑向不远处的银白色电梯口,本来安静的楼道陡然间响彻起了皮鞋踏地和暖暖惊叫的声音,暖暖即使在不爽的怼着我,但还是很听话的搂住了我的脖子,一切都是如此的不平静……这样的画面着实好看,和我们一起等电梯的邻居都是浮现着羡慕的神色,祝愿着我们新婚快乐,而我则是厚着脸皮答谢着。

    渐渐的,暖暖习惯了被我这样暧昧的抱着,不怎么挣扎叫喊了,毕竟会偶遇一些人,只是她一直将头埋在我不算厚实的胸口,没有丝毫的动作,身子微微颤抖着。

    直到我抱着暖暖走出单元,来到绚烂的阳光下,暖暖才是稍稍探出头来,略带感叹道:“如果现在我们有车就好了,很快就能赶到现场了,不然打车可能会堵车……”

    “瞎说,明明你男朋友我有车的,看我王帅风一般的带你赶到现场,而且绝不会迟到。”

    我豪情壮志一般的说着,然而却是换来了暖暖无情的鄙视眼神……仿佛在说着我一个未来的服装大设计师怎么就看上你个尽吹牛逼的无业游民了。

    ……

    蔚蓝的天空中一朵朵小白云悠扬悠扬的飘着,同时也是略带讽刺的俯视着我,风儿向着我略带不爽的吹着,更有该死的太阳,所散发的光芒炙烤着我和暖暖还有我的车,‘小电驴’。

    我坐在小电驴的驾驶位认真驾驶着,暖暖则是在副驾驶的位置紧紧搂着我的腰,嘴里吐着埋怨且牢骚的话语,这一刻的我们,‘是生活的写照,也是写照了社会’。

    “王帅帅……你是真能吹牛,还开着车风一般的赶到现场,这就是所谓的车?所谓的风一般?骑着这慢吞吞的小电驴去了现场,婚礼也结束了,我的皮肤也得被晒黑,这还不如打车呢,真是好气呀。”

    听着暖暖的话,我有些内疚,我确实没有能力买一辆车,不能更好的关爱她,但我却是装作很开心的样子,没心没肺很是豁达的叫喊道:“那些车都是浮云,车只是一个代步的交通工具罢了,暖暖你想想,不见得这些所谓的豪车就比我的小电驴快,而且这大夏天的,我们的小电驴可是最爽的,三百六十度的旋转风窗,吹散一切的炎热感,你看现在多爽啊,风儿都在向着我们亲切的招手,我可不是朗朗乾坤吃牛逼啊,我是无辜的。”

    “哼,我没有感受到你这车有多快,你看自行车都超过了你,而且爽是爽了,但是被风吹的都睁不开眼睛了,我都快流泪了,流泪了就惨了,我精心化好的妆都要付之东流了,还有半毛钱的炎热都没有消散,这样下去我绝对会被烤焦,你到底什么时候把这电驴修好的?明明说好的打车,你食言,整天就会吹牛。”

    暖暖在我背后紧紧搂着我的腰,将头贴在我的后背,大声的叫喊着,毕竟如果声音太低会被袭来的风吹散在车流拥挤的马路上,我们之间的交流也只能如此了。

    “修好了小电驴我们以后出行都不用打车了,现在打车多贵,比如说现在堵车时段,我们去现场不得花个大几十块吗?有这些钱可以去小餐馆吃顿饭了,现在骑着小电驴用不了几块钱就去了,多好啊,你上大学那会儿不是特别喜欢被我这样带着你遨游成都的街道吗?”

    我迎着强烈的风儿,努力瞪着涩涩的眼睛,大声的回应着暖暖。

    “好吧,省钱是最应该的,以后我们出去就骑着这小电驴……”

    暖暖将声音降低了一度,被凶猛风声和刺耳车笛声的交叉影响,我只是隐隐约约的听到了她的声音,她似乎有些沉闷,似乎有些不开心,我沉默片刻,又一道紫光飞过,我便骑着小电驴大声的唱了起来。

    “我有一辆小电驴,我从来都不骑,今天因为要参加婚礼,需要把它骑,需要把它骑……”

    我的歌声响起,引来了路人的注目,长脸浮现着嘲讽,圆脸流露着惊奇,而方脸则是和同伴尽情的议论,可有些沉闷的暖暖却是笑了起来,我不懂她的笑预示着什么,但只要她笑就好了,我的目标便达到了,其他人的眼神神色根本算不了什么,管他是方脸还是长脸,就算是瓜子脸也和我没有半毛钱关系。

    “王帅帅,你个傻子,好好骑你的小电驴,别瞎唱歌。”

    暖暖很努力的憋着笑却还是发出开心的笑声对我说着,即使我看不到她的灿烂面容,我也感觉她现在是开心的。

    “ok,ok,现在王车神要认真起来了,今天一定不能迟到,如果伴娘伴郎迟到了那就闹笑话了,暖暖你紧紧的搂住我的腰,我要加速了,冲啊……”

    我依旧是满是笑容的大叫着,骑着小电驴的我那是极为的兴奋,只因为我的副驾驶坐着暖暖,我喜欢被暖暖紧紧抱着的感觉,也喜欢暖暖因为刺激而尖叫的声音,这一刻极为的开心,上大学到现在我带着她,她抱着我,都是同样的开心。

    “咯咯咯……”

    暖暖不再说话了,只是在我的身后独自的笑着,可是我现在却是有些心酸……

    因为在我装逼话语落下时,一辆凶猛异常带着极大噪音的机车从我的小电驴旁飞快行驶而过,着实是生冷无情打了我的脸,当我仔细看去时,发现这人戴着头盔,然而我骑着小电驴远远看着这人的背影,怎么感觉像是女人呢?

    我没有多想,只是心里很无耻的问候了机车司机一遍。

    随后我将火发在其他人的身上,骑着粉红色的小电驴我超了一辆沧桑男人驾驶的大众帕萨特,又越过一辆高贵女人所驾驶的玛莎拉蒂,然后超越了一辆人满为患的二层公交车,闯过十字路口,走过成都的春熙路,带着暖暖开心快乐的经过千山万水终于来到了现场……然而迟到不迟到我们也不清楚了,实在是没时间去看了,只能听天由命了。

    将小电驴停在自行车所在的位置,不等缓过神就是牵起暖暖的手向着婚礼现场跑去,我们俩个这一刻像是落跑的新郎新娘,在洒满阳光的城市飞奔着,惹来了许多的目光,终于我们还是赶到了,只是当我踏入婚礼现场所在的楼层时,发现场面已经是座无虚席,人满为患,热闹的气息扑面而来,当我和暖暖穿着惹眼的衣装满头大汗的跑进现场时,有一半的人全都看向了我们,然后就开始议论起来,这是国人的通病,梦幻般的婚礼现场也不能阻止疾病的重生。

    被我紧紧牵着手的暖暖现在很是紧张,毕竟这么多双眼睛盯着谁也受不了,尤其是我们一副气喘吁吁的模样,不过我还是尽快调整状态,笔直的挺起胸,抬起头,牵着暖暖的手向着现场属于新娘新郎所要走的通道坦然走去,通道俩边是穿着雪白色衣衫的花束,还有数不尽的各色眼睛……

    .........................

    时隔快一年,风冰回来了,最新作品,不一样的故事,不一样的感动,请您慢下心来品读,新老读者多多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