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捧花风波

    更新时间:2017-02-28 12:07:35本章字数:4017字

    “先生女士,你们好像并不是新郎新娘吧?新人都没有出现你们怎么能走这条通道呢?”

    当我牵着暖暖的手无比坦然的走进通道时,一个坐在贵宾席上戴着金边眼镜很有气质的男人站起很是礼貌的向我们询问也是告诫道……

    听到这个男人饱含意味的提醒话语,我才是醒悟过来,我竟然着急过了头,这条道路是新人走的啊,我竟然要带着暖暖先走,真是想当然的把自己当成新郎了,都丫的出现幻觉了,当我有些略微发懵时,被我牵着手的暖暖突然走上前,很礼貌的对众人低头俯身说了几声对不起,然后便是拽着我向着一边的通道走去,准备去后面找海燕,这一刻我们已然成为落跑的伴郎伴娘,在上百号人的议论声中和异样目光下匆匆的逃到了后面。

    “你是不是傻?还是疯了?你刚才要拉着我走红毯吗?”

    我们逃离了现场,逃跑的途中,一只手提着伴娘服裙摆的暖暖对我无语的询问道,以一副难以置信的模样瞪着我。

    “暖暖我真是犯傻了,我傻逼了,还让你替我道歉,对不起。”

    我们匆匆来到了新人所在的区域,停下步伐,我看着眼前满头大汗却有些异样美的暖暖做着真诚的道歉,心里也在暗骂自己真是傻逼。

    “不就道个歉嘛,有什么的,你也是着急的忘记了,我又不是要吃了你,别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你要记住我才是女的,让外人看到显得我多暴力似的,老是在欺负压榨你一样。”

    暖暖本来还有些板着的脸,瞬间就是变暖了,没来得及整理自己的衣装就是上前一步,用她那几近完美的手指为我整理着领带,西装,我的心里顿时就变得暖暖的,暖暖的爸妈很有道行,不愧是文化人,竟然这么会取名字,我着实钦佩不已。

    她细心为我整理着衣装,我也没有闲下来,伸手为她整理着有些凌乱的黑色秀发,毕竟是坐着小电驴来的,360度旋转风扇吹的她头发很乱很乱。

    “外人早已经认为你一直在压榨着我,你看我这么瘦,你都比我胖,我好可怜啊,蓝瘦香菇……”

    我为她轻轻的捋顺着波浪般长发,同时开着玩笑弱弱说着,而且更是认真的装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

    “你……你再说我胖?”

    暖暖为我整理衣衫的手掌突然变成了拳头,不那么重的击打在了我的胸口……

    “我说你们俩真是够够的了,别这样旁若无人的秀恩爱好吗?我和张伟才是要结婚的那一对新人啊…….”

    就在暖暖将粉拳捶在我的胸口时,不知何时出现的海燕一副吃了狗粮的模样无语的对我们说着话,我倒是没有什么,不过暖暖稍稍有些尴尬,那可爱的脑袋微微的低下些许。

    海燕和张伟很亲密的站在一起,完全就是一副新婚夫妻的模样,我和海燕认识很多年了,我们是老乡,就如暖暖老说我和海燕有关系,就是因为我们从小青梅竹马,但我们是纯洁的友谊,并没有恋爱过,只是关系处的特别要好,或者非要说有问题的话那就是我小时候偷偷吻过她的小嘴,不懂事,很牛B的跑到了女厕所……

    我不得不佩服新娘妆的神奇,几乎每个女人在结婚的这一刻都是比平时漂亮许多,就比如说海燕平时只是一个很普通的美女,五官不差也不好,此时此刻却是狠狠的惊艳到了我,精致却艳丽的新娘妆搭配着新娘白婚纱让她几近完美,但是瑕疵还是有的,现在的她同样比不上只穿着伴娘服的暖暖,在我心里如此的认为。

    因为我和张伟的关系并不是很好,所以只是很随意的看了一眼海燕,并不尴尬的对海燕笑着回应道:“你们新郎新娘秀,我们伴郎伴娘也得跟上节奏了哇,不然怎么能对得起你们邀请我们来呢?张伟你说是不是呢?”

    话语落下之前我忍不住向张伟意味深长的问了一句,说实话张伟是个很奇怪的人,他不知道是如何知晓我小时候跑到女厕所看海燕的事情,一直都是敌视着我,尤其是当我和海燕在一起的时候,那眼神简直可以秒人了,或许只是因为他是个传统的历史老师吧。

    “好了好了,不多说了,到点了,我们到现场吧。”

    海燕也知道我是故意的,暗暗瞪了我一眼,便是抢先说道,说话间就是牵着张伟的手向着现场走去,而张伟好像还没有反应过来我言语所隐藏的含义,一脸呆呆的模样,我作为一个男人都是看见他很可爱,我也不知道海燕为什么会嫁给张伟这样一个只知道读书,不懂得为人处事的男人,或许是看重了他老实巴交吧?

    “不过,暖暖你一会儿一定要接到我扔的捧花哦?”

    走到前面的海燕突然回过头,满满笑容的对暖暖说道,同时也隐含的看了我一眼,仿佛说着加油哦,下一个结婚的就是你了。

    “海燕,一切看缘分不能强求,是我的终究是我的,不是我的也没有办法,不过我和王帅祝你新婚快乐哦。”

    暖暖意料之外的话语让我帅气面容上浮现的淡淡笑容都是凝固了,我和海燕,甚至是张伟都是疑惑的看了暖暖一眼,海燕留下一句加油与谢谢匆匆离开了,我偏头看着身边迷人的暖暖心里也在想着:是啊,该结婚的时候终究会结婚……然而我竟然有些害怕,这是我从未有过的想法。

    “帅帅走吧,我们也该出场了。”

    暖暖动听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晃神,她带着一丝紧张,而我则是扫除一切不该有的想法,笑容满满,抬头挺胸,英气逼人的走向现场,我拱起手臂,暖暖则是轻轻的挽着我……

    …….

    现场一直都是热闹非凡,充斥着浪漫气息的气氛久久不能散去,即使结婚仪式已经过去。

    我和暖暖站在新人的俩边,像是左右护法一般,静静看着幸福浪漫的画面,我的心里却是极为的不平静,从小玩到大的海燕都结婚了,而我却一无所有,不能给暖暖一个温暖的家,这大大的幸福仿佛离我还好远好远。

    我的目光移向同样一脸笑容的暖暖,略带苦涩的心灵不免变暖了许多,不管如何,我现在拥有着暖暖,我拥有着小小的幸福,这就足够了,我这人大的志向并没有,很是懂得满足,知足常乐,随遇而安……

    在全场宾客的疯狂呼喊下,开朗的海燕和木讷的张伟相拥着开始了激烈的亲吻,主动的不用想也是海燕……

    处于一条直线的我和暖暖在这一刻不免对视在了一起,默契的浮现着幸福的笑容,祝愿他们幸福,也愿望着我们自己幸福,全场在这一刻都是被幸福气息烘托着气氛,最美好的气息围绕着每一张圆桌,每一个单身或恋爱的人。

    拥吻过后便是要扔捧花了,凡是单身或者是想要结婚的女人都是上前相互不让分毫的拥挤着,场面一度是失控了,同样在人群边缘的暖暖也是准备去抢海燕手中预示着下一个幸福的捧花,我即使不相信这些迷信一般的东西,但我还是希望暖暖能够接到捧花……

    “别推我…..”

    “你在推我好不好?有病。”

    “喂……你想嫁人想疯了吧?你踩着劳资的脚了,丫的。”

    宾客座位前的一片空荡区域已然是混乱一片,吵吵着,推攘着,抢捧花的环节没有去特别规定几人参加这个环节,不管是单身还是恋爱的女人都是参与了这个环节,我远远看着暖暖,此刻的她还是处于人群的最边缘,连个缝隙都没有,根本挤不进去,这样即使海燕想要给暖暖扔捧花,也很难被暖暖接到,我站在原地心里暗暗着急着,期待着暖暖能够接到捧花,那样我突如其来的害怕与担忧就会有所消散。

    在热烈气氛的包围中,站在台上的海燕背对着人群终于将洁白如雪的捧花高高的扔了出去,幸福从此升空了,而幸福又会降临在谁的身上……

    不出意外捧花所扔的方向就在暖暖那边,这时的暖暖也是开始奋力的往前挤,眉头微微皱着,神色无比紧张严肃,只见她高高的举起双手想要抢夺下落的幸福,然而下落的幸福却是降临在了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女人手中,接到捧花的那一刻,女人的表情简直是亮了,无法去正常的形容,看到这一幕我不禁无奈的叹了口气,心里想着如果男的也可以去抢就好了,只是当我唉声叹气时,那个女人竟然被人群给挤倒了,她下意识的将还没有拿稳的捧花扔飞了出去,正好掉在了暖暖的手里,极为机智的暖暖将捧花稳稳的抱在了怀里,但场面的不可控还是将暖暖也挤倒了……

    看到暖暖被挤倒,我来不及多想其他,风一般的就是向着人群冲去,推开这个女人,又推开那个女人,心中担心着暖暖别被人踩着了,这些女人可都是穿着高跟鞋啊,只是当我心急如焚冲过去时,发现暖暖已经被人扶了起来,但扶她起来的不是女人,而是一个男人,而我见过这个男人,他就是我和暖暖刚来现场时提醒加警告我们的那个金边眼镜男。

    只见他将暖暖搀扶起来,并没有想要松开的意思,反而是紧紧拥住失魂落魄的暖暖极为关心的询问着暖暖有没有事,动作,眼神都是如此的亲昵,我心里难免有些火气,便走上前,将这个金边眼镜男一把推开,差点将其推倒,然后快速搀扶住暖暖对他冷冷道:“谢谢你的帮忙,不过现在没有你什么事了,难不成你还想要趁乱动手动脚吗?”

    暖暖有些被吓到了,安静的靠在我的胸膛,身体微微颤抖着,我轻轻拍着她的后背,同时安慰着她:“暖暖没事的,有我在,你不会出事的。”

    然而在这个时候有些缓和的现场突然有了一些颇为刺耳的议论声响彻在了我的耳边。

    “这个伴郎真是不长眼睛,他刚刚差点推倒的男人可是成都最年轻的青年企业家,很有名的富豪啊”

    “什么?这个帅哥就是那个叫作薛阳的青年企业家?那他怎么会来参加婚礼的?我们的圈子可不是社会名流的圈子啊。”

    我听到了宾客间的议论,都是关于这个男人多么牛逼的话语,对金边眼镜男的崇拜爱慕与嫉妒瘟疫似的弥漫开来,本来热闹浪漫的婚礼现场此刻变得与众不同起来,皆然因为我眼前的这个男人,我也没有想到这个男人竟然是个有名的青年企业家,这可不是单纯靠爹的富二代,是个狠角色,但我也没有丝毫的惧怕和后悔,我和他的圈子不同,以后交集也交集不在一起去,没什么好担心的,再说了有人想要欺负暖暖,我还要装孙子吗?

    暖暖也是听到了众人的议论,便是急忙挣脱了我的怀抱,看向了已然成为全场瞩目的薛阳,在全场给予的压力下迈开了步伐,我知道她想要干嘛,便伸手拉住了她,然后迈着步子站在了她的身前,对这位极为出名的男人微笑说道:“很抱歉,是我刚才冲动推了你,我也替我女朋友向你说声谢谢,但你要明白我是她的男朋友,我的女友不需要别人暧昧的亲切问候,谁知道这人有什么恶心的想法。”

    我先是对他道歉着,表达着谢意,因为这是替暖暖说的谢谢,但最终我还是带着一丝针锋相对的语气向他提醒着,也警告着,并没有因为自己是社会底层人而自卑,谁也是从底层爬到上层去的,没必要向他低声下气,至于为什么如此道歉,只是因为他看暖暖的眼神不纯洁,我很不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