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摇晃的生活

    更新时间:2017-03-02 11:53:27本章字数:4207字

    美好的婚礼缺失了原本的浪漫,有的只是人与人的议论与嘲讽,乱的像菜市场一般嘈杂不堪。

    “请问这位美女你在说谁?请你把话讲明白。”

    薛阳率先开口向来人疑惑的询问道,继续充当着上层人士该有的姿态。

    “当然是说你啊,还能说哪个畜生?”

    来人语出惊人,指着薛阳就是满脸怒色的叫吼着,咬牙切齿的模样是如此的真实,我也是被深深震惊到了,心想着薛阳是那种人前是人,背后是狗的变态吗?

    而现在的我终于知道自己为什么觉得这个女人有些熟悉了,她就是在马路上那个骑着机车疯狂无比的女人,因为她此时此刻都是穿着黑色的皮衣皮裤,难道她不觉得热吗?大夏天的都是穿的这些。或许是因为骑机车速度很快,凉风吹的自然就不热了吧?

    而我也是像在场的所有人一般对这个来历不明,突然出现的女人仔细打量着,她那茂密的长发只能被皮筋紧紧束缚着,因此却是让她显得极为的干练,五官几乎没有一点缺陷,明亮的眼睛如同照亮深夜的明灯,那黑色的眉毛宛如中国风画家巅峰时的精彩描绘,尤其是她那坚挺的鼻子,像是被刻刀雕刻过一般,菱角分明,最诱惑人的就是她厚薄适中的红唇了,微微张着露出了闪耀光芒的小虎牙,性感与可爱合一,尤其是一张完美无瑕的脸搭配上这身深黑色的皮裤皮衣简直完美的凸显了她的身材,她笔直且酷酷的站在舞台中央,给我一种像是见到美女特工一般的感觉,但她却是说着让人惊掉下巴的言语。

    “什么?你在说我?我说美女血口喷人也得有证据吧?你这样说可是损害我的名誉,我怎么也是个有头有脸的社会人士。”

    这个时候的薛阳已经不再是之前气质优雅的青年企业家了,刚刚一脸欠揍的模样现在变得极为扭曲,毕竟作为一个老总对于自己的名誉极为看重,眼前这个绝美的女人突然出现就这样愤怒的叫骂他,现场的上百号人难免会心生一些想法,难辨真伪最是让人浮想联翩。

    “别装大尾巴狼了,就是你将我的妹妹猥琐了,她可还是个孩子啊,你怎么能下的去手呢?她才十八岁啊,你真是个混蛋啊,真该被天打雷劈,万箭穿心。”

    机车女用她那颤抖的修长手指狠狠的指着薛阳,依旧是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说着,让听众更加的相信这是无比真实的事实,青年企业家薛阳竟然是个猥琐未成年的变态,现场更加的失控了,男男女女开始了悄声的议论,而站在我身旁的暖暖则是紧紧握着我的手,紧张的情绪似乎放松了些许,同样被震惊之色占据,而我却是心中疑惑不已,这样的有钱人不至于去猥琐一个小女孩吧?

    “我去,你是谁,你妹妹又是谁?我认识你们吗?少他妈血口喷人,我看你是故意捣乱婚礼的吧?阿天,阿元将这个疯娘们轰出去,不要以为是个美女就能肆无忌惮的损害我薛阳的名誉。”

    薛阳听着现场嗡嗡的议论声,终究是淡定不下来了,所谓的笑容早已然消散了,此时的他阴沉着脸,沉声的对机车女愤然叫骂起来,所谓的气质也只是虚假的面具而已,被失去理智的自己亲手揭开了。

    薛阳话语刚落,我就看到薛阳的俩个魁梧保镖就要上前去抓机车女,我心中难免在想是否要帮助她?

    “薛阳你就是一只披着羊皮的狼,被我揭露了你的肮脏,现在就要对我下手了吗?在场的好人你们给评评理,我一个弱女子至于这样损害自己妹妹的名誉来诬陷他吗?我妹妹现在已经快要发疯了,昨天都准备割腕自杀了,要不是发现的早,她可能已经去了天堂,而这一切都是因为你们面前这个人面兽心的混蛋。”

    这个神秘的机车女并没有流露出惧怕的神色,依旧是用她那教科书般的动听声音怒骂着气急败坏的薛阳,现在的戏剧完全转变了,浪漫的气氛早就没有了,我有些可怜海燕,热闹的婚礼现场都是乱糟糟一片了,早已摆在圆桌上的饭菜也默默的凉了下来。

    俩个保镖已经走到了机车女的身前,我忍不住还是迈开了步伐,同时带着嫉恶如仇的心态对薛阳大声叫喊道:“薛阳你还是不是个男人,你不配被称为成都市的青年企业家,你一个有身份的大男人,和我计较也就算了,现在又让自己的保镖去对付一个女孩儿,真不是男人该有的胸怀。”

    不管现在的我是落井下石,还是打抱不平,我反正就是看薛阳不顺眼,丢他的脸是我最爽的事情。

    “我们之间的账还没有算清楚,这里没有你的事情,别没事找事。”

    薛阳偏过头黑着脸冷冷的盯着我警告道,同时又对保镖指挥道:“快将这个臭娘们给我弄出去,不知道哪个精神病院里跑出的病人了,真是晦气。”

    “薛阳,现在记者就在外面,你要是动我的话,我喊声救命,他们就会冲进来给你好好的做做报道,让你彻底的身败名裂,我告诉你薛阳,你必须给我妹妹一个交代,不然我现在就让记者进来。”

    机车女完全无视掉了眼前的俩个魁梧男人,依旧是怒气冲冲的朝着薛阳怒吼着,那如夜里明灯一般的眼睛都是泛起了泪光,是如此的悲壮,让在场的宾客不免心生同情,一些看不惯眼前事的人,不怕事的来到了机车女的身前,至于动机可能不只是同情,或许也是因为机车女本身就是个招惹小蜜蜂的艳丽花朵吧?

    “你叫来了记者?”

    薛阳听到记者俩字后明显神色变得极为难看,下意识的向机车女询问道,显然他很害怕被记者报道,因为互联网的发展,记者已经成为了所有人的梦魇,尤其是业界名流,娱乐明星。

    “是啊,姑奶奶一定要让你身败名裂,让全世界都知道你是个大变态。”

    机车女昂着头,晃动着那略长的马尾辫,神色愤怒,正义十足且悲壮的说着,她的声泪俱下,愤怒咆哮的样子已经感染了现场的太多人,只是我怎么感觉这个女人像是在演戏呢?如果我的假设成立的话,那这个女人可能是演员,而且是影后级别的。

    “疯女人算你狠,今天我薛阳暂且放过你,你血口喷人的模样我记住了,我薛阳走的时候再说一次,男子汉一人做事一人当,我没有做过就是没有做过,希望大家不要听信这个疯女人的言论。”

    薛阳先是对一副楚楚可怜模样的机车女低吼道,然后真诚且大声的对众人解释着,然后就是带着俩个保镖向着门口走去,可是步履匆匆的他走了几步突然想到了什么,然后又折返了过来,向着现场的后方走去,显然薛阳有些失去理智了,关于他名誉的问题显然是他最为害怕的。

    他离开的时候不忘冷冷的看了我一眼,似乎在告诉我,我们的事情还没有完,而且还扫了一眼我身旁的暖暖,不过他终究是落荒而逃了,而且是从后门逃跑的。

    直到薛阳离开,婚礼现场才是真正放肆的议论起来,关于薛阳一系列的事情皆然是宾客嘴里的口中餐,而我的目光却是一直停留在这个突然冒出来的美女身上,不知为什么我感觉她是在演戏似的,或许是因为太过于真切了吧?

    “混蛋这次让你跑了,不过迟早让你吃不了兜着走,姑奶奶一定替我那未满十八岁的妹妹报仇。”

    依旧站在空荡区域的机车女,面露怒容的吼叫着,她自从进来之后就是一直吼,只是我清楚的看到她现在正在抖着那被皮裤紧紧包裹着的修长美腿,话语落下的同时突然浮现了淡淡的笑容,随意的瞟了我一眼,没有言语,转身向着花团锦簇的门口漫步而去,嘴里还哼着极为潇洒的歌曲:“来也匆匆,去也匆匆,恨不能相逢……”

    在婚礼现场乱糟糟的氛围中机车女潇洒的离开了,我看着她的背影不自觉的笑了起来,没有笑出声只是悄然的微笑着,正如她哼的歌一般,来也匆匆,惊艳了全场,不管是出场方式还是那倾城的容貌,或是完美的身材。去也匆匆,从痛哭流涕、愤怒不已到笑容满满哼着歌离去,是如此的让人摸不着头脑,或许整个现场也只有我看清楚了这个女人风一般的转变吧?

    “暖暖,是我的错,让你那样低声下气的和那个混蛋道歉,真的对不起。”

    机车女离开了,我紧紧拥住了站在我身旁沉默不语的暖暖,满是歉意的说着。

    “没事的,你以后成熟一点就行了,不要这么冲动了。”

    暖暖默然的说着,可是我却是察觉到了她的哽咽,让我的心极为的内疚……

    ……

    今天我醉了,在风波之后的婚宴上醉的一塌糊涂,这些年来我从未如此醉过,被太多突然的情绪围绕着,让我只能弱弱的借酒消愁,想要逃避一切的艰难思绪。

    然而醉了之后的我只能是被同样劳累了一天的暖暖,半夜打车将我弄回家,然后极为艰难的扶我上了楼,我吐了为我细心擦着身子,吐在了她的身上没有半句怨言,此时此刻我躺在柔软的床上,看着明亮却不停摇晃的吊灯,只能被动的让暖暖给脱着黑色皮鞋与白色袜子…..

    我头脑发晕的说着:“暖暖……不要管我了,上……上来睡吧,累了一天了,就这样凑合的睡吧。”

    “你是不是傻?这样睡能舒服吗?让你别喝别喝,我早就和你说过喝酒伤身体,不要喝酒,这一次你完全不听我的话了,王帅你是不是飘了?”

    暖暖为我脱掉了最后一只白色袜子,终于是对我发了脾气,这一路上她都是沉默着没有说话,或许她忍无可忍了吧?我确实答应过暖暖不喝酒的,然而今天食言了。

    “海燕都已经结婚了,而我们现在都连自己的家都没有,整天为房租忧心着,你还有心思喝酒,王帅你难道就不想想我们的未来吗?你到现在还要想当然的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吗?你的心里到底有没有我?”

    暖暖话语刚落,便是又是说了起来,但我只是隐隐约约的听到一点点,已经发晕的我完全没有了思考的能力,就快要睡过去了。

    “暖…...暖,我……我的心里怎么……怎么可能没有你?满满的全是你啊,至于我们的未来,车到山…...山前必有路,放……放心吧,我们一……一定会过上好日子的,让你坐……坐豪车,住……住豪宅,我一定成为一个大……大设计师,不过暖暖……我想要抽……抽烟。”

    脑袋混乱不堪的我没有什么力气,但还是豁达随意且艰难的说着,毕竟路是需要走的,再着急也不行啊。

    “王帅你怎么越来越让我讨厌了?我和你说过不许喝酒,可今天你喝成什么了?我和你说不许家里抽烟,难不成你现在想要在卧室抽烟吗?如果你要抽的话今晚出去睡。”

    暖暖站在床边俩手叉腰用愤愤的语气对我大声低吼着,似乎她的火气更加大了,只是我的视线却越来越模糊,发晕的脑袋根本看不到她的面容,面容之上浮现的表情都是模糊的,仿佛有无数个她站在我的床边……

    “我……不就是想抽根烟吗?我现…...现在很难受,就是想……想抽根烟也不行吗?你到底要让我怎样?”

    我也不知是借着酒劲还是真的很难受,语气稍重,无比艰难对暖暖低吼道,但其实我是闭着眼睛的,因为我感觉自己越来越晕了,就要睡过去了。

    “好啊,王帅你竟然借着酒劲凶我,那我不管你了,你自己是死是活我也不管了,你既然想要抽烟自己去找,我出去睡。”

    我听到了暖暖极为愤怒的话语,凌乱的脚步声响彻后就是听到了重重的关门声,我想要起身却软的无力,只能是努力瞪着眼睛看着挂在天花板上的椭圆形吊灯,明亮的吊灯仿佛在用力摇晃着身体,缓慢且沉重,而生活给我带来的压力让我也在摇晃着,随着我更加的深入生活,渐渐加快了摇晃的频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