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章 叫作悲哀的演员

    更新时间:2017-03-09 13:01:03本章字数:4448字

    家里灯光如此的明亮,我却是感觉处于幽黑的地窖一般,狭小而压抑,手臂的疼痛刺激着我的心绪,也加重着我的情绪,我无法继续忍受下去了,属于男人的自尊心明目张胆的开始作祟起来,伸出颤颤的手掌就要推开卧室的门……

    只是当我颤抖着手掌想要去推门时,门突然被打开了,此时此刻我突然觉得,这是一扇可以让我通往绝境的门,这一刻我难免有些退缩,下意识的向后退了半步,当我看到站在门口穿着一身粉红色睡衣,长发飘飘的暖暖,我的心如何都无法强硬了,刚刚鼓起能够面对一切的勇气转瞬就消散了,虽然并没有可以吹散一切的风,可我却是被舍不得三字无声又无息的击垮了,谁又能理解我此时的心情呢?可能我都无法理解自己的情绪。

    “怎么去了这么久?我都饿坏了,我去做饭了。”

    显然暖暖打开门看到我之后,被我稍稍惊了一下,俩手叉腰且略带不开心的对我说道。也许她有些做贼心虚吧,可是现在的我显然比她要紧张的多,因为我懂得她所有的口是心非,还要装作一副一切如常的样子,真的很难很难。

    我只是呆滞的站在她面前,静静看着她,一动不动的看着。

    “王帅你傻站着干嘛?赶紧去换衣服去,你看你雨伞都不拿,感冒了怎么办?你明天还要去培训班学习呢。”

    暖暖带着一丝丝责备对我说道,精致的面容浮现着略微的不满,留下了动人的白眼,然后便是快步走向了厨房,只是她的胳膊不小心撞在了我的胳膊上,我感觉到了痛楚的滋味,但我用力的强忍着疼痛感,不让她发现我的异常,我扶着自己受伤的胳膊,缓缓转身看向暖暖,看着她及腰的黑色长发轻轻摇摆着,化身忧伤的摇晃眨眼间将我送进了记忆的漩涡。

    “暖暖你千万不要剪掉头发啊,一点也不要剪掉。”

    “怎么了?难道头发长了也不剪吗?”

    “反正就是不要剪掉,听我的就行了。”

    “到底怎么了?你说不?不说我现在就去剪掉。”

    “别别别,我说还不行吗?”

    “速度点。”

    “暖暖,待你长发及腰时,碧海蓝天白礼服我娶你,这一生我定守着你。”

    “我们都还没有大学毕业呢,说这些干嘛?会不会太早了?”

    “暖暖你只要记住一点,我爱你,我绝不会放弃你,一生一世陪着你。”

    “那如果我放弃你呢?你也还会爱我吗?不会放弃我吗?”

    “…….”

    “快说。”

    “不会,即使你放弃了我。”

    “哈哈,傻瓜,待你事业有成时,碧海蓝天白婚纱,这一生我定赖着你。”

    ……

    美好的回忆随着暖暖长发的摆动充斥了我的脑海,让我身处回忆难以自拔,曾经的美好誓言是那样的刻骨铭心,然而暖暖现在已然长发及腰,我却无法穿着白色礼服在蓝天下娶她,她也不会嫁给我,因为我没有事业有成,而她已经不准备等我了,仅仅就毕业俩年……

    其实相互坚定的誓言就是我们的QQ分组,而现在她变了心,找了一个事业有成的富豪,成为了别人眼中爱慕虚荣的女人,眼前的现实是如此的残酷,我还能否坚守自己所许下的誓言?她已然放弃了我,即使她还像往常一样关心我,但所谓的关心也变的虚无缥缈起来,我扶着受伤的胳膊,默默忍着痛,在沉默中带着苦涩与苦痛想着这一切的一切。

    暖暖做饭没有让我帮忙,我也没有去帮忙,不经意间我们已经变得生疏起来,相爱的彼此也已经渐渐的越走越远,即使我们现在坐在一张饭桌上吃着饭,吃着同一盘热菜,为对方亲切的夹着正方块的红烧肉,还在笑容相对,互相关心,但已然是默契的口是心非起来。

    “你好好学习设计,以后一定可以成为一个大设计师的,加油。”

    暖暖给我夹了一块红烧肉,面容浮现着预示着鼓励的迷人笑容,对我温和的说道。

    看着她那如花的笑容,我有些恍惚了,我们之间没有疏远彼此,暖暖还会继续陪伴着我,然而这样的恍惚只是一刹那的花火,我们斑斓的爱情已经变得灰白了,坐在面前的暖暖已经不是那个对我无话不说的暖暖,温暖的家不知何时变得如此的生冷,暖暖的笑容让我的心宛如针扎一般的痛着。

    “暖暖放心吧,我会加油的,一定给你一个好的未来,在成都买栋房子,给你一个家,这是大目标,小目标暂时还不能说,我想给你一个惊喜。”

    我将苦痛深藏在心中,不是强装笑颜,也不是装作无所谓,而是发自肺腑的言语,我说话的同时眼睛一直紧紧盯着暖暖,妄想要看出些什么。

    “恩,我相信你,快吃饭吧。”

    或许暖暖被我盯着有些心虚吧,看了我一眼,说了一句不那么坚定的言语,便是拿着手中的筷子低头匆匆吃起了饭菜,当然可能是因为我所说的话吧,我和她都清楚的知道,我们之间可能没有未来了,所谓的大目标实现不了了,对于小目标她更是不感兴趣了,连好奇的神色都没有显露,更别说询问了。

    我拿着木头筷子戳着碗,静静的看着暖暖,猜想暖暖可能在想如何与我说分手吧?如何可以快速的离开这个家吧?逃脱所谓的爱情囚笼,让她可以自由的飞翔吧?飞到奢侈的别墅中,幸福快乐的开始新的生活,走向所谓美好的未来。

    晚饭在匆忙与别扭的气氛中吃完了,我们的交流并不是很多,即使对方都想要说一些话,可是说到嘴边都是一些口是心非的话语,毫无意义可言。

    “我洗碗吧。”

    “我来洗吧。”

    吃过晚饭后,各有心事的我们却是心照不宣的抢起了那个青花边纹的盘子,我的手掌难免触及到了她那完美的修长手指,只是我触及到她手指的刹那,脑海里便是闪过所谓青年企业家紧紧握着这只手的动人画面,轻轻的触摸着……

    我看了一眼暖暖快速松开了,没想到的是暖暖竟然也是默契的松开了,可怜青花边纹盘子痛苦的嚎叫了起来。

    这一刻我心中的情绪极快的蔓延到了脸上,我突然间想要抽烟了,也想要逃避了,便对站在餐桌前受到一丝惊吓的暖暖说道:“你洗吧,我累了。”

    没等暖暖说话我便像一个逃兵一般溃逃似的来到了阳台,走到冰凉雨丝降临的阳台,望着灰暗的天际,没有一点星光的天空仿佛就是我的内心,我的胳膊仍然痛着,在暖暖面前我没有表现出来最真实的痛楚,我不想让她知道,更不想让她担心,但是我点燃一根烟后,却是傻傻的想着如果暖暖现在知道我被车撞了,胳膊受伤了,她会不会发自肺腑的心疼我,而不是像所谓某个明星的老婆那样口是心非,貌合神离,手指紧紧夹着烟蒂,重重抽了几口烟的我,喃喃却也心虚的说道:“那个女人怎么能比的上暖暖……”

    然而这样的话,就连我手中的烟都觉得可笑无比,潮湿空气中弥漫着重度释放的烟雾,描绘着一个大大的英文NO,不断环绕在我的周边,告诉我刚才的言语是如何的可笑,有些生冷的阳台完美的配合着无处安放的烟雾,从而让我的心情越来越差,越来越差……

    我掐掉不知是第几根的烟蒂离开了阴冷的阳台,回到了温暖却压抑的家,我的眼睛寻找着暖暖的身影,但并没有看到,她应该是回卧室了,抽完烟的我想要喝酒了,因为暖暖不让我喝酒,我回家的时候将酒偷偷放在了还算隐秘的地方,但是我发现那俩瓶被我偷偷藏起的超大易拉罐很整齐的被摆放在了已经收拾干净的餐桌上,那样的显而易见,如此的明亮刺眼。

    我走上前,拿起易拉罐喃喃道:“原来她看到了,原来她不会管我了。”

    默默的打开易拉罐,略有些僵硬的坐在椅子上开始喝起了酒,带着无法言喻的心绪悄然的喝着闷酒,温暖的家却是让我莫名的孤寂与萧瑟。

    挂在墙边的钟表不停息的摩擦着,那细微的声音让我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酒喝完了,我也有些发晕了,将空的易拉罐用力捏扁,然后烦躁似的扔在了餐桌上,然后摇摇晃晃的站起身走向了卧室,打开门走进卧室,映入眼帘的是躺在床上玲珑有致的暖暖,她正在看着服装设计方面的书,暖暖大学毕业以后,工作很顺利,俩年时间已经做上了大服装设计师的助理了,比我要强的太多,而我现在还只是个设计培训班的学员,没有什么经济来源,只能去万达广场做一个傻傻的木偶人,站一天下来赚的也不少,因为暖暖马上就要过生日了,我想要给暖暖买那个心仪已久的东西,补偿补偿她,然而她或许已经不需要了…...

    因为喝了俩瓶酒,脑袋有些发晕,进入卧室后站在床边默默看着暖暖,没有说话,我的情绪极为的复杂,我甚至都不知道该对相处了三年,恩爱了一千多天的女朋友说些什么?做些什么?

    暖暖在认真的看着资料,从而无视了我,我的情绪难免有些愤慨,一想到在万达广场她和薛阳喜笑颜开,牵着手走来走去,再看着现在她对我爱理不理的样子,我的思绪便再也控制不了我的行为了,我迅速脱掉衣服,直接就是跳上床将暖暖抱住,把她压在身底开始强吻起来,我的思绪乱了,房间的气氛也渐渐变了,暖暖也被吓到了…….

    “王帅你干嘛?快起开。”

    被我压在身底的暖暖,愣神了一瞬,然后瞪着眼睛对我愤怒的喊叫着。

    看到她那愤怒甚至是嫌弃的眼神,我更加的怒了,冲着她就是叫吼起来。

    “你是我女朋友,难道不能亲热一下吗?”

    “你没看到我正在工作吗?明天我老大还要我的设计呢,王帅你喝醉了,你快起开。”

    暖暖奋力的挣扎着,不让我动她,此时此刻她越是不让我动,我的火气就越大,酒精麻痹后的大脑让我失去了理智,再加上想到她可能已经和薛阳那个混蛋亲热了,属于男人的情绪再也不能默默忍受了,不管她怎么说,怎么挣扎,我也不管了,思绪支配着行为,我开始扯起了她的宽松睡衣。

    “王帅你个混蛋,今天不能亲热。”

    暖暖也不挣扎了,只是瞪着她那明亮的眼睛,愤愤的对我吼道,卧室的吊灯倾泻着一缕缕光芒映照着她那已经发红又发紫的面容,我看着这样的她,却看不透她的内心。

    “怎么就不能了?难不成你已经不爱我了,已经有新欢了?”

    我继续着疯狂的动作,口中也是忍不住吼出了压抑一天的伤痛情绪,我完全被愤怒冲昏了头脑,全然不管不顾……

    “你说什么呢?别瞎说,我今天来事了,不能亲热,你今天又喝酒了,也喝醉了,你快起来,你要再这样,我就和你分手,你也知道我最受不了你喝酒。”

    暖暖语气极为不满的对我说着,同时她也道出了她的真心话,她的眼睛大大的瞪着,身体剧烈的颤抖着,仿佛我们在亲热似的,只是听到她说出这句话的一刻起,我疯狂的动作瞬间停止了,脑袋立刻清醒了,仿佛从未喝过酒一样,从来没有生气一般,爬在她的身上我呆呆的看着她,没有任何的言语,没有任何的想法,只是呆呆的看着……

    “起开……”

    暖暖非常用力的将处于呆滞中的我推倒在床上,如见了鬼似的远离了我,而我只是痴痴的躺在床上,仰头望着挂在天花板上的圆形波浪纹吊灯,那闪烁的光点仿佛在嘲笑着我,刺眼的光芒与我眼眶中带着伤感意味的泪水遥相呼应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充斥着我的脑海与心灵,胳膊所带来的疼痛根本不值一提。

    “你自己睡吧,我出去工作了。”

    暖暖打破了难以形容的沉默,带着所谓的愤愤语气,踏着没有规则的步调,离开了弥漫着各种气息的卧室。

    听到重重的关门声,我含着泪笑了,笑的极为的疯狂,眼眶中泪却怎么也转不回来,我能想象到我现在的恐怖模样,我的心宛如被一双硕大的手掌撕裂了,只是因为听到她那动听的谎言,更是因为她终于还是道出了真实的想法,和平分手的想法了……我快要窒息到无法呼吸了,这种该死的感觉一直这样充斥折磨着我。

    而我呢?我是什么想法呢?是向左?又或是右?化为矛盾体的我落泪了,真切的感受到了滚烫泪水流淌在苦涩脸颊上的滋味,我也尝到了自己咸咸的泪水,咸咸的泪水是代表忧伤还是留恋?

    此刻的我躺在床上想着生活伦理剧中的情节,竟然会真实上演,而我就是其中一个叫作悲哀的演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