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6章 重复的场景

    更新时间:2017-03-14 11:21:30本章字数:4667字

    遇见这样的暴风雨,即使没到下班时间我现在也可以走了,然而当我一只脚迈起还没有落下的时候,我在雨中看到了一对极为般配的情侣,男人很有气质的撑着透明式的雨伞,女人挎着小包很亲密的挽着男人的胳膊,匆匆的走在雨中就像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这一刻,这样的画面,是我极为熟悉的一刻,因为前一段时间我眼睁睁看到了,可是这一次远远要比上一次更加让我心痛,原来一切的一切都是妄想,想当然的我终究是梦醒了,在这梦醒时分明白了这些天所经历的生活,原来暖暖一直都是演着戏,只是演技越发的精湛了,而我则是入戏太深分不清真与假了,一直傻傻的开心着激动着努力着,甚至是幸福着,期盼着美好的未来……

    可我还是想不通暖暖那天晚上为什么会与我亲热,表现的那样欢喜与主动?

    我懵了,也醒了,手臂上的金色已经融化,和雨水亲切的融合,我抬起这条手臂默默的摸着胸口,重重的叹息声响彻起来,疯狂的求婚依旧继续着,雨中的男人继续动情的说着情话,伴随着稀稀拉拉的雨声,再加上人们的议论声是如此的浪漫。

    我所认为的美好生活破灭了,期望了一整天的愿望在此刻粉碎掉了,悲伤着,也无奈着。

    我告诉自己不能让她看到如此狼狈的我,就算是要分手也要潇洒的离开,绝不能如此的可笑,然而老天仿佛故意折磨我一般,突然的大风吹过,让一直看向别处的暖暖突然偏向了我这边,我们的距离并不算太远,而我身上的金色粉末全部随着雨水略带忧伤的向下流淌着,圆柱台已经满是泥垢……

    雨势来的很是凶猛,密集的雨滴不停的下落,我完完全全被淋成了一个落汤鸡,狼狈的模样如泥垢一般进入暖暖震惊不已的视线,雨幕没有遮掩我的狼狈,更是无情的将我展示了起来,木偶人所站的圆柱体就是我的透明展示柜台。

    我无法言喻此时的心情,我只是好恨老天为何要开这样的玩笑?为何要下雨?为何要让暖暖出现在这里?难道经历一次还不够吗?还要重来一次……

    密集的雨并没有让我的视线变得模糊,反而是更为的明亮,我清楚的看到暖暖看到我的一刹那是多么的震惊,站在透明伞下的她呆呆的停留在原地,不算太大的风吹拂起了她的长发,更是凸显了她的震惊,还有那悄然躲藏在雨幕中不那么明显的情之愧疚。细心为她撑伞的男人也是顺着她的视线看向了处于舞台中央却极为狼狈的我。

    求婚现场依旧热闹无比,浪漫不已,当局者与围观者也没有因为下雨天而影响各自所扮演的角色与任务,仿佛因为这场雨,浪漫的程度已经不可言喻,我甚至觉得正在求婚的男人得衷心感谢这场雨,而我呢?是该恨还是谢呢?

    广场偏北的热闹和浪漫,无情的对比着广场中央的冷清与苦涩,雨水犹如一双布满老茧的大手恶笑般的捉弄着我,略长的前刘海顺着雨水遮掩了我一半的额头,有那么几根不长眼的头发想要触及我的眼睛,从而影响我的视线,我略带急切的拨开湿漉的头发,目光一刻都没有离开暖暖的朦胧身影,我的眼中早已经是饱含泪水,然而我并不想在暖暖的面前哭泣,我现在已经够他妈狼狈了,还要我怎样?

    暖暖面露惊色呆呆的看着雨中的我,即使为她撑伞的薛阳如何与她交流,她也不去回应,也没有什么动作,我们三年的爱恋养成了难言的默契,在这样的雨天开始了没有尽头的沉默……

    站在广场正中央的我身体承受着雨水无情的击打,心灵更是被难以言喻的情绪折磨着,金色吉他随意的挎在我的身上,右手一直摸着渐渐火热的胸口,渐渐的……湿漉手掌成为了爪型。

    她的生日早已经有人预定了,而我却在傻傻的准备和期望,我很震惊,也很难以置信,但我不恨暖暖,是我自己没有什么本事,才会让她成为薛阳的女人,不管我现在如何的努力,她也不可能回头了,至于她脚踏俩只船应该也只是不忍心伤害我吧?她的离开也可能是一次次撞了南墙,撞的头破血流才选择离开的吧?我此时此刻竟然为暖暖找着所谓的理由与借口。

    短短的几分钟时间,我想了太多太多,将一直没有彻底想通的事情想明白了,这几天的幸福生活也只是暖暖给我最后的礼物而已,不是回头的补偿,而是要离别的施舍。

    虽然短暂,虽然根本不足够,但也是暖暖的心意了,而我也是时候做出选择了,再一次的这样相遇,重复的场景再次显现,让我知道一味的强求根本不能改变什么。

    随着广场偏北响彻起热烈的掌声和呼喊声,我终于有所动作,踏着雨滴给予的节奏走下了我的小舞台,会唱歌的木偶人动了,极为脏兮兮的走动着,不甘愿只当一个一动不动的展示品,很是缓慢的向着一直停留在原地的暖暖走去,没有电闪雷鸣,没有狂风大作,只有越下越大的雨,和唯一被雨细心照顾的人。

    暖暖见我向她走来,面容上丰富的表情瞬间凝固了,甚至向后退了半步,让自己的一半身子暴露在了雨幕中,然而为她撑伞的骑士瞬间就是随着她一起退后,可站在她身边为她撑伞的骑士不再是我了,看着这样的画面,我难免会心痛,是一种钻心的痛楚。

    暖暖看我的眼神蕴含着极为内疚和挣扎的意味,而薛阳却是一副似笑非笑的模样,仿佛在告诉我,就你这种货色能配的上暖暖吗?狼狈如泥垢的家伙,这就是我对于你的惩罚。

    而缓缓走着的我并没有在乎他如何,只不过那些围观求婚现场的吃瓜群众不意外的将目光投在了我的身上,或许就是觉得我在雨中有点傻啦吧唧吧?

    十几米的距离生生让我走出了半个世纪之长的感觉,现在我满满雨水痕迹的脸上浮现着灿烂的笑容,即使没有耀眼的阳光,只有一片灰暗与压抑,即使心中很是痛苦与苦涩,但在暖暖的面前我不想让她觉得我很脆弱,我很痛苦,我要暖暖觉得我很豁达。

    “王帅……”

    “暖暖我们分手吧,我不爱你了,其实我早已经不爱你了,其实我早就想要和你说分手的,只是怕你伤心,本来想给你过最后一个开心的生日,但没有想到天有不测风云让我们这样遇见,真是没有想到原来你也不爱我了,甚至也是和我一样找了一个新欢,看来我们三年的恋爱没有浪费,很是默契啊,不错……不错。”

    暖暖想要说话,可我却硬生生打断了她,因为我知道她想要说什么,而我也知道自己要说什么,到了现在这种情况我不会像个女人一般去哭着祈求,愤怒的叫吼,也不会像其他男人一样喋喋不休,要求给个所谓的理由,甚至也不会告诉暖暖我早已经知道,我要换种方式,用一种皆大欢喜的方式放开暖暖,和暖暖和平分手,这样最起码可以显得我很洒脱,多么多么的洒脱……或许我变得这样的洒脱是因为太过绝望了吧?

    “你……”

    当暖暖听到我的洒脱话语时,满脸的难以置信,显然她有些信了,不免又是后退了半步,退到了风雨之中,然而在她震惊之中我看到的是如释负重,看到她的表现,我觉得我所做的选择时正确的,我说了正确的话,一切都很值得啊。

    暖暖震惊的说不出来话,而我作为这个极为洒脱的男人必须要继续开口了,看了一眼站在暖暖身旁的薛阳,我强挤出一丝笑容,然后带着预示开心的笑容看着暖暖说道:“暖暖看来你找了一个很好的男朋友啊,年纪轻轻的青年企业家,我真为你感到高兴,这样我也不用心生愧疚了,正好你也不用为我愧疚,我们谈了三年感情其实已经腻了,而且根本不合适,这段时间所说的承诺,我也都是在欺骗你,我们所追求的东西其实并不同,所以现在分手刚刚好,好聚好散啊,挺好的,真的挺好的。”

    其实所道出的言语也是和自己说着,告诉自己如何去做,话虽然很欠揍,但对于暖暖来说是最好的,对于我更是如此,只是我每说一个字,一个词,心都是撕裂一般的痛楚,全身痉挛的感觉再次涌现了。

    暖暖明显缓和了情绪,有那么一点相信了我所说的话,情绪渐渐平静了下来,脸上除了惊讶就是惊讶了,不过我并不清楚她此刻的内心。

    其实我的视线一直停留在暖暖的雪白脖子上,因为有一块硕大的蓝宝石就挂在她脖子与胸口的交界处,现在的暖暖是如此的耀眼,蓝宝石项链与广场上的明亮灯光交相呼应着,并没有因为该死的天气遮掩了属于它的光芒,当我走到暖暖身前我便已经看到,摸着胸口的手早已经无奈的放了下来,暖暖想要的一切都不需要我去发愁了,我是该开心还是难过呢?是该哭还是该笑?

    “难道……王帅你说的是前几天遇到的那个漂亮女人吗?那天看你吞吞吐吐的,原来真的是已经找了新的女朋友,呵呵,这样挺好,我本来不知道该如何和你说,现在……”

    暖暖站在透明伞下,扭头看了一眼身旁的薛阳,然后挤出那么一丝丝笑容,不过她的表情略有些生硬和尴尬,本来认为是自己对不起我,现在成了互相对不起了,我也背叛了她,怎么也有点不舒服吧?不过尴尬中的轻松更为的明显,看着暖暖看向薛阳的眼神,听着暖暖有些生硬的言语,我默默的握紧拳头,但随即就是放松了下来……

    我将随意挎在我身上的吉他缓缓取了下来,一只手提着,极为随意的看着暖暖,满满不在意的说道:“现在我们可以真正的放过对方了,其实我们都活在对方的感情牢笼中,一直拿着金灿灿的钥匙却不愿打开锈迹斑斓的铁锁,这场雨下的真好,给了我们打开铁锁的机会,不过暖暖你要记住,是我王帅和你先说的分手,是我放弃了你。”

    是啊,这场雨将我的保护色褪去,让我带着微笑和暖暖说了分手,可是这一切的一切是多么的让我无奈啊,谁又能懂得我的无奈与伤悲呢?

    “王帅我……”

    暖暖神色异常,急忙就想要回应我,随着我不停的说着话,我感觉暖暖并不是特别的相信我的话了,毕竟我现在站在雨中像个落汤鸡似的被淋着,感官上就难骗过,狗屁的豁达,完全就是一副落汤鸡样子。

    而且她可能已经缓过神,心里可能也想到了几天前她同样来过这里,站在一个会唱歌的木偶人前幸福的拍照,所以神色再次发生了变化,这个时候我不知道该如何让她打消心中的疑惑,我不想让暖暖带着愧疚去开始新的恋情,因为我爱她呀,不管是无私还是自私都是爱着她呀。

    然而薛阳却是不给暖暖和我说话的机会,他可是没有想太多,直接就是对着我毫不留情的嘲讽道:“呵呵,我好像听到了这个世界上最可爱的笑话,就你能配的上暖暖吗?还装作一副满脸不在乎的模样对暖暖说分手,要不是暖暖对你心生愧疚,早就抛弃你了,轮得上你现在装潇洒?我真是忍不住想要笑啊。”

    本来我一直这样被雨淋着,渐渐成为了习惯,狼狈与难受暂且抛在脑后,可薛阳的话语响彻在我耳边时,我的这些感受便是如春雨后的竹笋匆匆的冒了上来,再加上薛阳那副高高在上的表情,我的怒火瞬间就是击垮了雨水带来的冰凉,当然最重要的还是暖暖站在薛阳伞下紧紧挨着的生动画面,让我极为的凌乱。

    “薛阳你够了,现在是我和王帅之间的事情,你如果想呆着就呆着,不想呆着可以走远点,你放心我既然做了决定就不会变,你不用满身是刺,充满敌意,你要相信我。”

    显然暖暖也是听不下去了,扭头看着比他高一头的薛阳呵斥道,可是我听她的语气,怎么感觉到是一种可怜我的意思呢?或许谁看到这样的画面都会如此想吧?同样的一场雨,男方淋的像狗一样,女方却是安然无恙,身边还有一个戴着金边眼镜的男人为其撑伞,那些陌生的路人应该都是这样想的吧?

    “暖暖,我怎么能在这个时候离开?我还担心这个表里不一的家伙对你动手动脚呢。”

    薛阳习惯性的用没有撑伞的手推了推金边眼镜支架,满满爱意的对暖暖说道,没有高高在上的语气,也并没有因为暖暖的话语而生气,显然暖暖在他俩的感情世界里不是那个需要低头的人,而是在这段感情中占着主动权,此刻的我应该是欣慰还是欣慰?然而当听到属于我的专属称呼却是被另一个男人亲热的叫着,那一直隐藏的痛苦与愤怒再次汹涌的涌上心头,我不是一个圣母男,我也有情绪……

    近距离面对的伤感远远要超过远远的望着,而我全部都体会到了。

    “王帅你真的已经找到了女朋友吗?我…….我上次来这里,也看……看到一个……”

    暖暖终究是表达出了她心中的疑惑,一副很关切的模样对我询问道,说话都是吞吞吐吐的,风雨中的她在此刻仿佛就是一个矛盾体,在新任男朋友面前对前男友关切的询问,难言的关心,让我都感觉到一阵恍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