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4章 看望我朋友的女人

    更新时间:2017-03-22 11:44:50本章字数:3782字

    一排排健全的路灯照亮了漂浮着有毒尾气的大马路,一辆辆各式各样的汽车燃烧着昂贵的汽油匆匆行驶而过,灯照亮了黑夜,车赶走了寂寞,至于路边商店的装饰,则是让本来丑陋的夜好看了许多……

    我下了出租车,独自走在路上,车流不息的马路让我的耳朵一直嗡嗡作响着,不过这就是大城市的特色,也是大城市的魅力,让多少屌丝为之疯狂,而同样是屌丝的我也是如此。

    凉爽与斑斓是这条夜路的真实写照,我再次点燃一根烟想要吸掉心中的疲惫与忧伤,带着轻松与潇洒去寻找我的伙伴,我不想成为夜的奴隶,我不会被深厚的压抑所笼罩。

    我再一次来到了天桥,因为今天不是雨天,所以天桥格外的热闹,我还没有走上天桥,动听的歌声便是飘荡了过来,带着情感与故事,带着忧伤与期盼,摆地摊的商贩在用力吆喝着,期待着属于他们的大主顾惊艳出场,填饱他们有些消瘦的生活。

    但来到天桥的我并没有走上天桥,没有和这些行人一般去听卖唱歌手唱歌,或者买一些价格公道的手机壳,墨镜等等物件,而是默默的来到了天桥下……

    天桥上的热闹与繁华很是无情的对比出了天桥下的孤寂与凄凉,这里有一些腿脚残疾的可怜人或是无父无母有疾病的孩子,每天只能睡在冰冷刺骨的天桥下,受着冷风吹,被小虫子咬,而随意丢弃的垃圾则是他们亲密的伙伴,工业化浓重的天桥就是他们的家,天为被,地为床,很是可怜,这样的心酸也反映出了社会并不是想象中的温暖与繁华。

    之前我来过很多次,会给他们一些钱,即使我没有什么钱,也只是个屌丝,但我少买几包烟,他们就能吃上一顿香喷喷的盖浇饭了。

    我并没有大张旗鼓的来,而是悄然的走到了天桥下,想要看看他们在干嘛?因为是晚上,我的出现并没有让他们察觉,我就静静的站在不远处,看着里面的场景……只是与我想象中的画面有些不同。

    只见一个长发飘飘的女人背对着我站在天桥下,正在给我的朋友们递着盒饭,非常非常的认真,即使我没有看到她的面容,但我可以从她的背影,与其拿着盒饭递给我朋友时的动作,有条不紊,没有丝毫的不耐烦,而且我还看到我的朋友们脸上洋溢着的灿烂笑容,显然长发女人的出现让他们很幸福与温暖……

    我并没有急着过去,反而是继续站在黑暗处,饶有兴致的观察着这位陌生的长发女人,我之前来这里并没有见过她,我的朋友也没有对我说起过,可能是我这几天没有来,她恰好出现了吧。

    我依旧是没有看见她的模样,不过看她的穿着打扮,年龄应该和我差不太多,她穿着一身显得极为普通的衣衫,上身穿着海蓝色的衬衫,下身穿着一条黑色的打底裤,鞋子则是很普通的纯白色帆布鞋,她的个子应该在165左右,笔直且茂密的长发完美的衬托出她独特的气质,天桥下也是有风的,凉风轻轻吹拂起了她的黑色长发,在这一刻她简直就是一个背影杀手,看背影与动作,有种语文老师的赶脚,我心想正面也不差吧?也许还戴着高度数的眼镜,不过也可能是邻家小妹的模样,毕竟她一直都是翩翩玉立着……站在黑暗处的我,脑海中一直幻想着她的模样。

    最重要的是她穿着干净整洁的衣服能够来到这里给我的朋友送饭,那她绝对是一个特别有爱心同情心的女人。

    我仅仅观察了她一分钟左右,我便下了这样的结论,很短暂,但肯定很准确。

    今天遇见这样一个女人着实是缘分,毕竟我们做着相同的事情,帮助着同样的人,有些被触动的内心告诉我自己,想要上前去认识一下这个陌生的女人,没有其他的想法,完全就是因为我们是同道中人,做着美好的事情,帮助可怜却坚强的人。

    然而我刚刚迈开步伐,站在天桥下的女人竟然和我的朋友做起了再见的姿势,然后没等我反应过来,便是从另一个方向缓缓离开了,我仍然没有看到她的正脸,只是看着她被莹白色月光映照着从天桥下缓缓走出,看的只是妙曼的身姿。认真注视着她完美的背影,形影不离的风再次吹起了她的黑色长发,这样一个穿着海蓝色衬衫,长发飘飘的女人步履轻盈的离开了,神秘的没有让我看到她的模样,天桥上优美的歌声仿佛都在为她送行,蓝色与黑色彻底的相遇,黑色无情吞没了蓝色。

    我望着长发女人背影消失的方向,没有去呼喊她,也没有追赶她,因为没有必要,不需要如此的刻意,有缘分的话我们会再次相遇的。

    晃神间,我无奈的摇摇头,笑着说道:“她的背影有点像她啊……”

    “我的朋友们你们有没有想我啊?”

    长发女人静静离开后,我满是笑容的来到了天桥下,对着我的朋友们大声的询问道。

    “小王哥你来了啊?你都许久没有来了,大花还以为你不来了呢,这几天每天念叨着你。”

    我刚刚走到他们的家门口,我的朋友大鹏就是出来迎接我了,连香喷喷的鱼香肉丝盖饭都是舍弃了,显然对于我是有感情的,我觉得他对于我的感情不只是为了钱,而是那种特别且真切的友谊。

    “这几天有些忙,就没有来看你们,大花别怪哥哥啊,你看哥哥给你带来了什么?”

    我手里提着一些糕点,走上前看着大花,笑容满满的说着,不管我带着怎样的心情来到这里,与他们聊天我会很放松,暂且的忘记烦躁,当然也是因为我会想,我最起码比他们要幸运吧?我还有什么脸面自暴自弃呢?

    大鹏所说的大花是一个十二岁的小女孩,却是因为有先天的癫痫病不能像一个正常孩子一般上学玩耍,最可悲的是她无父无母,只能是可怜的呆在天桥下,这里就是她的家,也幸好遇到了大鹏,不然她可怎么生活呢?

    而大鹏也是极为艰难的,他是因为一场车祸落下了腿部残疾,他的妻子孩子全都因为车祸去世了,只剩下了孤苦伶仃的他,但大鹏很乐观,我第一次见他,是在马路上,他拐着一条腿拿着脏兮兮的麻袋捡着随意被扔在路上的饮料瓶,然后遇到一个老奶奶跌倒在了马路上,路过的行人没有去上前扶起那位老奶奶,生怕被碰瓷,而他却是提着烂麻袋与我一起上前扶起了老奶奶。

    我们认识之后,我准备叫他叔,毕竟他和我爸年纪差不多,五十多了,可是他却让我叫他大鹏,而他叫我小王哥,以他当时的话说:“这样我们才能成为朋友,毕竟你尊我卑啊。”

    自此我们便相识相知了,每当暖暖加班,我没什么事情的时候就会来到这里,听他向我讲述着他的一些哀伤故事,但他却是笑着讲出来的,我特别的佩服他,我从未如此的佩服过一个人,而大鹏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发生了完全颠覆生活,甚至是毁灭生活的事情,大鹏都能如此坚强乐观的去面对,他没有去卑微的乞讨,而是保留一丝人类该有的尊严,靠着自己仅有的能力去做一个拾荒者,真的很棒,现在的我远远比不上他,失恋与生命哪个更严重呢?这就是我为什么要反驳微凉对于乞丐的不恰当言论,因为在我看来大鹏就不是一个乞丐…...

    “哥哥,你给大花带来了什么呢?”

    当我还处于思绪中的时候,一个小身影就是扑了过来,虽然动作有些缓慢,但我看得到大花泛黄面容上的开心与激动,或许对于她来说,我是他唯一的朋友吧?唯一健康的朋友,至于亲人就是站在不远处一直憨笑着的大鹏了。

    大花紧紧的抱住了我的腰,仰着头激动的看着我,眼里都是泛着泪光,显然大花真的很想念我,只是我看着她脏兮兮的脸颊,乱糟糟的头发,以及严重营养不良的身体,我实在是难以表露出灿烂的笑容。

    我没有说话,深深看了一眼站在前方的大鹏,然后轻轻用手掌抚摸着大花脏兮兮的消瘦脸颊,努力让自己浮现出开心的笑容,对大花亲切的温和道:“大花,哥哥给你带来了你最喜欢吃的糕点,等你饿的时候吃。”

    “哇,是糕点啊,我好喜欢的,谢谢你哥哥。”

    大花用她那清澈的黑色眼眸看着我用手提起来的糕点激动的说着,即使她的面容和身子是脏兮兮的,但她的眼睛和心灵却是清澈无比,远远要比这个世界里看似纯洁不已的人都要清澈童真。

    “谢什么,哥哥我是你的朋友啊,朋友之间是不需要说谢谢的。”

    “恩,大花以后不和哥哥说谢谢了。”

    我对大花认真的提醒着,手掌也在为她抚顺着杂乱无章的头发,可能她已经许久没有洗头发了,可怜的孩子。

    而大花特别听我的话,很是用力的点着头,缺失可爱模样的泛黄面容满满浮现出认真之色,看着她,我的心情很是心酸与沉重,十二岁的年纪,正是最为烂漫可爱的年纪,别人家的孩子都还在父母的温暖怀抱中亲昵依偎着,在宽阔的塑胶操场上开心奔跑着,而大花,我看着极为消瘦的她,心里很是难受,这个世界,隐藏在美好后的狰狞可怕就是这样真实的显露出来了,然而此刻的我没有任何的能力可以帮助到她……

    天桥下有些阴暗潮湿,也幸好有挂在天际的月亮为其带来了一丝的光亮,大鹏自己也是捡破烂捡到一个别人扔掉的老式铁质手电筒,加上捡的一些废旧南孚电池,也可以照照明,现在天桥下还算清晰的能见度就是全靠这个铁质手电筒,让我可以清晰的看到天桥的一切,四处散落的垃圾,破旧不已的褥子,缺胳膊缺腿的凳子桌子,还有一些锅碗瓢盆啥的,特别的简陋而脏乱。

    我坐在一个缺了一角的砖头上,很安静的抽着烟,而大鹏和大花则是在烟雾缭绕下吃着那个长发女人给送来的饭菜,我准备问问大鹏关于那个长发女人的情况,不知为何我很是好奇这个愿意为大鹏和大花来送饭的女人。

    大鹏五十多岁了,身体自然不好,用骨瘦如柴都不能够来形容他,全身都是脏兮兮的,像个黑种人似的,身上的黑除了脏之外,还有因为捡破烂被毒辣太阳晒黑的,此刻的他坐在全是破洞的褥子上狼吞虎咽的吃着鱼香肉丝,还有一些可口的榨菜,对于他来说这些饭菜就是山珍海味了,他边吃边和我激动的侃侃而谈着,说着我没来的这些天他去了某个好地方,捡到了什么好东西,遇见了什么有趣的事情,还有哪些人不带一丝厌恶的给了他一些钱,大鹏完全打开了话匣子。

    也恰好不用我问,大鹏便是主动和我说起了那个陌生的长发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