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7章 恩将仇报的女人

    更新时间:2017-03-25 19:30:11本章字数:3204字

    我们就像是追赶着太阳的傻孩子,我拉着她的手腕跑在前面,而她则是不太安静的跑在后面,后面的疯狗真的疯了,像个跟屁虫似的追上我们没完没了了,这丫的也太有毅力了吧?我实在是累的不行了,这样继续下去非得累趴下,我都这么累了,别说一直跟在我身后的她了。

    天无绝人之路,我们落魄的逃亡途中正好遇见了地下城商场,我想都没想,匆匆的拉着她跑下了布满台阶的通道口,地下城的顾客还是比较多的,毕竟这里的商品很是物美价廉。

    我也顾不上回头去看后面是什么情况了,挥洒着预示疲惫的汗水,直接就是带着她跑进了一家位置比较隐秘的店铺,当我进入这家店铺后,才是发现这是一家女性内衣店,难免有些尴尬,不过这家内衣店的顾客挺多的,在这里躲躲,那只纠缠不休的疯狗应该找不到了吧?

    进入内衣店后,我就被其中的花花绿绿深深的吸引了,说实话我之前没有走进过内衣店,第一次走进这样的地方,心绪肯定有些不平静,也会微微的愣神……这也是一个纯情男人该有的反应。

    “啊……”

    然而我的愣神只是维持了片刻,胳膊突然生疼起来,我吃痛的叫了一声,正在认真挑选性感内衣的美女们全都扭头看向了我,清醒过来的我发现全店也就我一个男士,脸皮不怎么厚的我脸颊都是开始发烫起来,现在的我肯定脸红了,看着这些美女异样的眼神,我恨不得奋力的钻进地底下去,我仿佛已经被五颜六色的性感所包围,而这一切都得怪罪于我好心救的这个好心人。

    “我靠,你干嘛啊?你就是这样回报你救命恩人的?你这是恩将仇报。”

    心绪紊乱,脸颊发烫的我迅速将身边的微凉,不爽的拉拽到了内衣店的角落处,然后站在她的身前,稍稍低垂着脑袋,狠狠的瞪着她,语气想要霸气的高亢却只能弱弱的悄语。

    “谁让你多管闲事的?要不是你,我就帮到那个可怜的女人了,现在她的下场我都不敢想象,所以这一切都怪你,是你害了她,而且你拉着我逃跑,我能够忍受,可是我们来到了内衣店,你还不放开我的手,这又是为什么?我们很亲密吗?你说,你是不是看我美丽动人,想要故意吃我豆腐?”

    微凉这娘们着实让我无语,她再一次用力的挣脱开我的手掌,仿佛对于她来说,我的手是肮脏的,一丝一毫都不能触及到纯洁无比的她,而微凉同样用她那明亮动人的眼眸在狠狠的瞪着我,说着一些让我无言以对的话语,女人真是爱斤斤计较啊,不过听她的话,那个女人并不是她的朋友,那她能够在那样的场面去帮助一个被暴打的女人,着实让我打心底里佩服,不管如何她的内心还是善良的,再加上昨晚我可能说错话伤害到了她,所以我没有和她话赶话杠上,当然也是因为我们所处于的环境和处境无奈的束缚了我。

    “好好好,对不起,是我多管闲事,是我害了那个小三……我应该见死不救,远远的看热闹,还有拉着你的手不放开也是我的错,我不应该占你便宜,我是个大色狼好吧?我这样说可以了吧?姑奶奶。”

    微凉差不多比我低一头吧,我仍然稍稍垂着脑袋瞧着她,满是无奈的摊手道,我此时此刻才是能够认真的打量她了,微凉因为在炎热的成都城跑了许久,额头上在所难免的弥漫了太多疲惫的汗水,向左偏移的刘海也是被汗水打湿了,很是舒服的靠在了饱满的额头上,一滴略显雀跃的热汗悄然流淌着,缓缓的蔓延到了她圆润的下颌,连带着半边脸颊都是变得奇异起来,从而也让她的倾城容颜生动了许多。

    不管怎么说,她真的是个完美的女人,当然指的是她的外貌,至于性格我就不敢恭维了。

    “什么小三?你丫的才是小三?明明就是一个可怜的女人,你这人思想真是太龌龊了,把一个可怜的女人竟然说成是小三,难道你认为所有的女人都是小三吗?真是够了,出去不要和别人说我认识你,丢人……”

    当我还在心中默默感慨着微凉时,暴脾气的微凉突然间爆发了,我随意的话语点燃了她这个填满未知炸药的炸药桶,也不管我们身处于什么环境,什么地方,她便是无所顾忌的抬高语气,肆无忌惮的愤慨着我,同样习惯性的道出了不算难听的脏话。

    此刻的我真想直接用她所认为的肮脏手掌,用力的捂住她那坑爹的诱人红唇,但理智告诉自己,我现在不能对她动手动脚,不然下场无法预料,刚才微凉抽胖女人的那一巴掌就够疯狂的了,即使我也想要大声的回应她,但在这五颜六色的性感内衣店里,我不能如此,再加上疯狗可能就在外面徘徊,我需要有礼貌,讲道理的向她表达一些言语。

    “你没看到他们打架的地点吗?就在一家旅店前,而且你没有注意到在场除了他们三人外,还有一个呆呆站在旁边,衣装不整的秃顶男人吗?明显就是这个男人背着那个胖女人找了小三,然后胖女人带着弟弟抓奸在床了,再然后就是我们见到的疯狂画面,那个被扒掉衣服的女人就是一个破坏他们家庭的小三,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这是亘古不变的道理,所以你别热血冲头的乱叫,我是不是龌龊的人不是你可以定义的,更何况我出去也不可能说我认识你,因为我们本来就是萍水相逢的陌生人,你知道我是干嘛的吗?同样我也不知道你是干嘛的。”

    她很高亢的对我愤愤吼叫,在所难免的吸引了内衣店顾客的关注,而我只能极为低声的对她说着,没有表露一丝的不满,只是在告诉他我所看到的事实,我的低声言语或许代表着懦弱,但也是希望可以稳住她暴躁的情绪,让她可以淡定一点,我可不想在这里丢人现眼。

    “是吗?我怎么没看到有个男人啊,你不会是你骗我的吧?我看你也是骗我的,你的这张嘴真是配了你这副尖嘴猴腮的模样了……对,你说的对,一个没有同情心的软男我是不会想要认识的,除非我瞎了眼。”

    虽然微凉还是一副不相信的模样,但她的语气变低了,她动摇了,内心还是有些相信那个女人就是小三了,但她的性格不可能服软,依然是嘴硬的不行,甚至还道出了代表人身攻击的言语,当然这也是她的性格所致,见识到婚礼现场疯狂不已的她,现在的她真的不算什么。

    “好好好,我再次向你道歉,是我睁眼说瞎话,欺骗了你善良的心灵,我长着一副尖嘴猴腮的模样也是我的错,好吧?我这个没有同情心的软男与你这位极为勇敢的漂亮女人,真诚且实意的说声,对不起……”

    既然她语气软了许多,我也借花献佛的继续道着歉,我不想与她在这里争吵,当然所谓的道歉也只是对于我的自嘲还有对她的嘲讽罢了,怎么也得让我憋屈的内心发泄发泄吧?

    “我看你也不是真诚的道歉,就少说这些无用的废话吧,我看到你这尖嘴猴腮的模样,心情就不好了,别说听到你叽叽喳喳的叫唤了,真无语,助人为乐也能遇见你,这也太狗血了吧?”

    微凉的情绪终于真正平和了下来,但还是极为嫌弃的看着我,有些不爽的吐槽着我,也在感慨着狗血的相遇,话语落下,她雀跃的转过身,像个顾客似的挑选起来性感的内衣,拿起这一件,放下那一件,似乎她要买几件内衣的样子,而我们也终于停止了悄然的对话。

    微凉的心性让人捉摸不透,平时最爱观察别人的我,见了她许多次,与她也说了很多话,但我都无法琢磨透她,甚至没有琢磨出一点儿有用的东西,不知有些神经质的她下一刻会做些什么?好似我一直都是处于弱势......

    对于她的侮辱性吐槽言辞我只能是摇头苦笑,当然我也有些敢怒不敢言的意思,好似我们见了几次面都会互相嘲讽一下对方,然后每一次我都是败北而终。

    我手指习惯性的磋磨着,下意识的瞟着其他的顾客,发现她们已经不再关注我们,我才是轻松了许多,被别人一直当作戏子盯着看,着实有些不好受。

    几分钟的时间很是漫长的度过,我站在她身后,看着她背对着我忘乎所以的挑选着性感的内衣,从而将我当作了空气,有些无聊的我莫名其妙的调侃起来她,和她见了几次面,说了一些话,我们好像并不是那么陌生了,我的话语便是肆无忌惮起来,也是好了伤疤忘了疼的犯贱起来。

    “你看的是大胸罩,就你那胸还是别想喽,A罩杯的胸罩在这里呢。”

    我故意将说话的声调抬高,就是想要让其他的顾客听到我的言语,我认为女人对于自己的身材特别看重,尤其是自己的胸,比如暖暖……不,是前女友暖暖。

    我这样说多少能让微凉萌生一丝丢脸的感觉吧?对于她,我好似变得小心眼了,她的恩将仇报还是让我有些不爽,便以此让她付出点儿代价,也让自己的内心稍稍平衡一下,挽回一些劣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