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8章 疯狂零零后

    更新时间:2017-04-05 15:58:56本章字数:4376字

    清晨时分我奔跑在小区附近的大马路上,难言的精神气爽,我从未有过早早起床跑步的时候,从前的我都是睡觉睡到自然醒,随遇而安的过着极为懒散的日子,像个小孩儿一样日复一日的被暖暖细心照顾着,吃着她亲自做好的早餐,穿着她特意挑选的衣衫,在这段失败的感情中,我就像一个未成年的孩子,无忧无虑,饭来张口,衣来伸手,怪不得暖暖会说我不成熟,或许她一直都将我当作一个小孩儿吧?暖暖应该是受够了我太过稚嫩的孩子气吧?

    人就是这样,当真正失去所拥有的美好时,才会懂得原来所有的一切并不是想象中的那样,我也不例外,当暖暖真正的脱离了我的世界,犯贱一般的我才是懂得改变自己,改变自己的生活状态与习惯,然而亡羊补牢,为时已晚…… 

    圆滚滚的家伙刚刚露头,预示着新的一天已然开始,跑在绿杨荫翳的马路,与随意站立于槐树枝头的鸟儿很自然的相遇,叽叽喳喳的叫声震落了我弥漫于额头的热汗,这又是一个没有暖暖的早晨,但我自认为与往日相比现在的心情已然好了许多,跑了一会儿步,有些累了,准备去附近的面馆喝碗面,途中遇见了做着夸张动作的老爷爷,我气喘吁吁的缓慢奔跑着,同时厚着脸皮向精气神十足的老爷爷问着好,超越晨练的老爷爷,看到干净的地面上有一张随意丢弃的报纸,我缓缓弓下腰低头将其捡起,当我准备扔掉时,却是看到报纸的头条有关于薛阳那个家伙,将报纸拿在手中,双目微凝,手掌渐渐用了力气,看着他那如常的气质笑容,还有所谓真实报道的绯闻女友,最终将目光停留在特意附上的美丽照片,我呆滞了片刻,最后摇摇头,无言的笑了笑,大踏步的走到路边的双筒垃圾桶旁,将报纸扔在不可回收的垃圾桶里面,然后走向了人满为患的拉面馆。

    ……

    因为我每天只有一场直播,所以上午不用去电台,吃饭时我也给奇特大叔打了电话,询问他昨晚我和竞争对手相比谁的收听率高。

    意料之中也在意料之外,脱口秀节目的收听率要比情感节目高出许多,即使我处于黄金时段,也还是不如那个家伙。听到这个结果的时候我难免有些失落,但奇特大叔只说了一句话:“你白天好好调整好状态,晚上来直播就好了,我相信你,你也不要失望,四季很长也很远,那些生活在春夏秋冬的人还在充满期待的等候着你。”

    四季很长也很远……

    第一场已经落后了,我的紧迫感越来越强烈,一上午我没有让自己荒废光阴,而是一直在家里认真的练习着,不知疲惫的预演着,不知不觉已经到了中午,吃过午饭后,特意换了一身极为精神帅气的衣服,站在透着光亮的镜子前,看着镜子中的自己,飘逸的黑发,深邃的眼眸,挺立的鼻子,微微瘪着的嘴唇,再加上白净的脸颊,我被自己给迷住了,不由自主的吹起牛逼:“王帅啊王帅,真几把帅,画中的你绝壁更加帅,牛逼带闪电啊。”

    因为这几天太忙,我也一直没有去职高的小路,从而也失信于那位从古代穿越而来的美女画家,辛苦的练习了一个上午,神经崩的有些紧,嗓子都有些发哑了,我需要放松放松心情,休养一下嗓子,所以我再次来到了这条香味诱人的小路,今天的成都城不算太热,反而很是清爽,一股股凉爽的夏风吹拂着路边繁盛的梧桐树,也让何其多的小摊小贩变得生动了起来,只要一走到这条热闹的小路,不同样的香味便是争先恐后的钻进了我的鼻孔,极为直白的引诱着我,不同于老式小吃的新式小吃,最有特点同样最具人性化的就是多了小方桌与小板凳,弥漫着青春气息的同学们围在一起痛快的吃着,一个穿着五颜六色的黑人女人坐在只有一个人的小方桌前,左手和右手都是拿着煮串儿,脑袋不停息的左右摇摆,嘴巴在用力的咀嚼。看来外国人也喜欢成都的特色小吃啊,我看着不远处狼吞虎咽的黑人女人心里暗暗感慨着。

    我今天或许是来的有些早了,那位静如处子的美女画家还没有来,不过我也不急,所幸没有形象可言的蹲在了最大的一棵梧桐树下,这棵梧桐树阴影面积很大,我可以惬意的乘乘凉,而且最重要的是那天美女画家就坐在这棵梧桐树下作画,我在这里等着她的到来是最正确的,不过有种守株待兔的恶趣味……

    蹲在树下,我随意的抽出一根紫树,娴熟的点燃后慢悠悠的抽着,无所事事的瞧着热闹的小吃摊,等待着美女画家的到来。

    因为今天是周末,职高放假了,寄宿的学生让不算宽阔的马路变得拥挤起来,鸟儿不爽的飞远了,大叔大娘们都是浮现着灿烂的笑容不知疲惫的忙碌着,串串香夹杂着炒面筋的味道在马路上诱人的飘荡着,不知不觉我的身边已经聚集了许多的人,有依旧穿着难看运动校服的学生,有打扮花枝招展,浓妆艳抹的小女生,也有成群结队却满口脏话的男同学,除了职高的学生之外还有一些年纪在三十岁往上的女人,她们聚集在这棵梧桐树下很是激动的谈论着也念叨着,我侧耳聆听,全然都是有关于美女画家的话题,而我也来了兴趣,将烟蒂掐灭,继续蹲在粗壮的梧桐树下,看着众人急不可耐的神色,听着众人热烈至极的议论。

    “画家姐姐怎么还不来呢?今天是周末,好不容易有时间了,而且我特意的化了妆,怎么也得让画家姐姐画幅肖像画啊。”

    一个穿着蓝色校服的女学生跺着脚,一脸焦急的神色,对同伴喃喃着,最为引人注目的是她那一对眉毛,真是堪比蜡笔小新的画眉啊。

    “美女姐姐今天迟到了,我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向她表白的,玫瑰花都买好了。”

    “就你这模样还和画家姐姐表白?别侮辱我姐姐了。”

    “噗……”

    有些口渴的我正在喝着百岁山,因为听到一个稚嫩的声音而忍不住喷了水,在这些小孩儿面前出了丑相,一些正在交谈着的同学们都是看向了我,我难免有些尴尬,下意识的挠挠头,当我准备有所言语时……

    “美女姐姐来了,她来了,姐姐终于来了。”

    一个让我印象深刻的声音高亢激动的响彻起来,善意的化解了我的尴尬,也让所有人的目光全都转移到了我的后方,齐刷刷的画面就像学生军训时,向左向右转一般整齐划一,焦点不再是我,而我也终于等候来了这位人气极高的美女画家,她在这里的出名程度着实让我感到震惊。

    不过我并没有随波逐流,而是继续流里流气的蹲在梧桐树下,即使心里很是想要看到她,但我不能像这些稚嫩的学生如追星似的疯狂,我怎么说也是一个成熟的男人了,不是冲动的小学生了。

    静静的点燃一支烟,躲藏在没有阳光笼罩的阴影下,吹着清凉的夏风,等待着好戏开演,我倒要看看这个小屁孩儿是否要勇敢的表白。

    说时迟,那时快,那个让我喷水的男生猴急的对刚刚走到梧桐树旁的美女画家深情告白起来,我叼着烟注视着二人,其他人也是像我一般围拢着戴着眼镜的男学生和提着沉重画板的漂亮女画家,这个男生没有因为其他人的讽刺而退缩,我很是佩服他的无畏勇气。

    “姐姐,当你第一次来到这里画画时,我就深深喜欢上了你,我知道你的年纪比我大,但我并不介意,真正喜欢一个人完全可以抛弃一切的世俗观念,七十三天,一千七百五十二个小时,我无时无刻不念着你,想着你,可是一直没有勇气向你表达我的心意,直到昨天夜里听了一个叫《我是你的春夏秋冬》的情感节目,听到一个连线听众所讲述的故事,还有情感DJ很有道理的言语,那个时候电台正好放着梁静茹的《勇气》,我就被深深触动了,也警醒了我,所以我鼓起了勇气,今天一定要向你告白,我不要像那个懦弱的听众一样,等你找了别人之后追悔莫及,姐姐,做我的女朋友吧,我会好好的呵护你……”

    这是一个戴着一副黑色粗犷眼镜的男生,留着八零年达的发型,年轻不大却显得有些老成,就像烽火年代的教书匠一般,只是尖锐的声音暴露了他的年龄,太过的稚嫩,青春痕迹无法轻易的抹去。穿着白衬衫黑西裤的他单手拿着一支真玫瑰,深情款款的看着美女画家,极为动情的说着,声音虽然在颤抖着,但语气是如此的坚定,我很难想象一个十之八九的职高学生可以有如此高的情感觉悟,这话说的可以比肩我这个情感DJ了,而且恰好是我的节目给予了他直面不被世俗认可的爱情,这份勇敢是我给他的,而蹲在地上的我则是被悄然燃尽的香烟灼到了……

    “靠……”

    我忍不住叫唤了一声,没有引起这些学生的注意,却引起了被表白着的美女画家的注意,她扭头扫了我一眼,似乎有些尴尬的笑了笑,然后就向这个勇敢表白的学生还算平静的回应起来,这样的情况她应该经常遇到,处理起来也应该得心应手了。

    “同学,你应该好好学习,你这个年纪不要想这些东西,你还小,不适合谈恋爱。”

    今天的美女画家依旧是不花哨很普通的装束,简单的紧身款小白衬衫,束腿的纯白色七分裤,穿着一双很平很平的凉式高跟鞋,飘柔的长发随意的披在肩头,慵懒着也雀跃着。我也不知道她的年龄是几岁,没准还是个女大学生,毕竟如此装扮的她活脱脱就是一副邻家学姐的模样,古典的面容,黑色的长发,看着她就有种清爽的感觉,当然这是在夏天,如果是在冬天的话那就是暖暖的感觉,蹲在树下的我有些莫名的感慨着……

    我知道她是想要拒绝老成学生,但她不像微凉,拥有直来直去,大大咧咧的性格,她是一个静如处子的女人,所以在极为委婉的劝说着这个像是魔怔了一般的老成学生,说实话现在的我也没有这样的勇气,在人潮拥挤的大马路上,当着这么多陌生人的面像一个美女表白,别的先不说,被拒绝了就尴尬了,多丢人……

    “姐姐你一直很神秘,静静的来,静静的离开,不多于人交流,也不告诉别人你的名字,我现在只能叫你姐姐,你说我年纪小,其实我年纪也不小了,都已经成年一年零六十五天了,而且我已经懂得什么叫喜欢,什么是爱了,我平时喜欢听一些情感电台,看一些纯爱小说和日本纯爱电影,绝对比同龄人成熟许多,我可以确定现在的自己是真的喜欢你,姐姐答应我,做我女朋友吧,我们谈恋爱绝不会影响我学业的,你放心吧。”

    然而老成同学并不想轻言放弃,在许多男女同学震惊目光中,坚定不已甚是激动的对美女画家说着,那有些黝黑的面容浮现的全部都是真诚的神色,粗犷眼镜后的小眼睛绽放着预示满满期望的光芒,此时此刻我也没有继续随意的蹲在梧桐树下了,不过还是很惬意的靠在梧桐树上,注视着狗血的一幕,这样的画面让我有了灵感,想到了电台直播的主题,还有老成同学说喜欢看日本纯爱电影,确定是纯爱吗?我忍不住想要笑。

    老成同学的话语落下,越来越多的人聚集在这里,或许是因为美女画家的人气太旺了,喜欢她的学生不只这一个,小吃摊难免因为狗血的告白而变得黯淡了许多,不管哪个时代有美女的地方就有热闹与话题,老成同学手中的单薄玫瑰也是颤颤的递向了美女画家,而且我看到老成同学此刻的面容上不是浮现着紧张的神情,而是表露着极为自信的神色,我摸着自己坚挺的鼻子难免心生感慨:现在的零零后真是厉害了,要啥没啥就敢这样表白,看来我真的老了……

    “在一起,在一起。”

    老成同学的朋友们开始热烈的起哄起来,而其他的女同学也是跟风的附和起来,那些没有参与到其中的同学都是板着一张稚嫩的脸,咬着牙的模样像是要吃人一般,我兴趣盎然的来回扫视,我明白这些男生或者男人都是爱慕美女画家的存在,见到如此的一幕,听到越发高涨的附和声,我笑了,实在是忍不住了,最终我看向依旧提着画板的美女画家,心想:倒要看看她要如何化解这极为尴尬的一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