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9章 善良的女人

    更新时间:2017-04-06 13:07:55本章字数:4402字

    雪白色的云彩在无际的天空中悠闲的游荡,泛黄色的小吃车在拥挤的大马路被迫的停留,来往的行人遇见表白现场习惯性的聚集在梧桐树旁,‘在一起’的声浪越来越高亢,这个社会带着起哄意味的跟风气息无处不在……

    老成同学站立于嘈杂的人群之中,吸收着这些外在的力量,变得越来越自信,而同样处于不规则圆圈之中,被众星捧月的美女画家,她那绝色的面容都是有些发红了,没有一丝庸俗痕迹的嘴唇紧紧抿着,不着痕迹的蹙了蹙眉,但双眸中并没有预示着不耐的眼神显现,手中的画板悄然掉落在了被阳光直射的地面,不知名的零散蚂蚁匆匆而过,腾出来的手掌都是在相互磋磨着,好似她在紧张着,看来我的认知错误了,其实她是不知该如何面对眼前突然的状况,她的神色略有些愁色,作为旁观者,喜欢认真观察别人的我清楚的看到她清澈眼眸中的一丝不忍眼神……

    我算看明白了,她处理这种事情特别的艰难,显然这个有些善良的美女画家不忍心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拒绝这个有些小心机的老成同学,善意的劝说老成同学完全就是置若罔闻,所谓年龄的鸿沟直接一跃而过,对于她来说,此刻的感动场面并没有触动她的感情,却是触碰到了她的心性,眼睛是心灵的窗户,这话一点也不假,当然是在我没有猜错的情况下……

    她的于心不忍,让老成同学越发的得寸进尺,他看似勇敢的走前一步,当着所有吃瓜群众的面,极为大声且诚恳的对近在咫尺的美女画家动情的说道:“姐姐,其实我知道你的意思,没什么不好意思的,在爱情面前,一切都不值得一提,因为爱情是最为神圣伟大的,没有什么可以阻挡我喜欢你,同样也没有什么可以阻挡你喜欢我,就算是年龄也不能阻碍我们,如果姐姐实在是说不出口的话,我就当姐姐默认了,你现在就是我的女朋友了。”

    老成同学教科书般的话语真情落下,包围着他们二人的人群越发的热闹起来,我随意的瞟了瞟现场,发现现在围观的吃瓜群众已经有三四十号人了,爽快的不爽快的全然表露着情绪与话语,而美女画家则是忍不住后退了一小步,她的脸色已经是涨红了,洁白的牙齿都是在咬着薄薄的下唇,可是已经到了如此的境况,她还是闭口不言,我也真是服了,不过也在惊叹此女的心性,老成同学都说了那样直白的搞笑言语了,现场的气氛已然不可控制了,她的那份简单的善良与浓重的不忍还在用力的影响着她,看着因为老成同学不停上前而不断后退的美女画家,我在一边默默的感慨着:如果是微凉,早就一脚踹在这眼睛男的脸上了,不暴打他一顿那简直就是对于微凉的侮辱,同样是女人差距也太大了。

    现在已经有人提前开始欢呼庆祝了,而这个胆大的老成同学仿佛是吃了美味的熊心和豹胆,在一片喝彩声中匆匆伸出手掌想要去抓美女画家的胳膊,如此的状况浮现,我这个看戏的吃瓜群众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一个如此善良的美女怎么能让一个臭屁小孩儿欺负玷污了呢?现在的美女画家着实需要帮助,她的心性已经注定了她会骑虎难下,到现在都没有上来为她解决难题的英勇男子,最终只能由我来咸吃萝卜淡操心了。

    “我说同学,你也不看看自己的毛有没有长齐,就学大人追女神了?回去好好照照镜子,认真且用力的自我反省一下自己有没有能力追女神。”

    我浮现着笑意,装着无奈,迈着大步走上前,将内心仍然在激烈挣扎着的善良女人挤到身后,站在他们之间,看着老成同学,教导似的嘲讽着,如果遇到薛阳我可能没有什么优越感,可面对一个臭屁的职高学生我还是有几分优越感的,没办法,不管是动物还是人类都会惯性的弱肉强食,欺软怕硬,所有人都生活在一个欺软怕硬的现实社会。

    “和你有什么关系?追求喜欢的女人,是爱情赋予每个人的资格,就算我是个小孩儿,就算我不是很优秀,但同样拥有追求爱情的权力,再说了……你又是谁?我和姐姐的事情凭什么你来管?你管得着吗?”

    我突然的上前搅局,让现场的氛围瞬间变了,默契的起哄声消失了,杂乱的议论声开始了,而眼前的老成同学则是仰着头,一副情感专家的高逼格模样对我认真道,只是说着说着属于他的少年习性便是淋漓尽致的显露了出来,他现在很不满,至于他因为什么不满我也清楚的知道。

    “呵呵…...哈哈……”

    听着他极为幼稚的言语,我没有回答他的幼稚问题,而是静静看着他,满满嘲讽的笑了起来,用各式的笑容回应着他,我最看不起这样的家伙,用别人的不忍与善良来达到自己的龌蹉目的,小小年纪就这么有心机,前途不可限量啊,我认为这个家伙特别了解美女画家,看看他身后的那些同学就可以证明这是有组织有预谋的求爱行动。

    “你笑什么?有什么可笑的?难道我喜欢姐姐也是错的?你充满嘲讽的笑容就是侮辱我对姐姐的喜欢,玷污我与姐姐之间的美好爱情,我和姐姐注定要在一起的,因为谁也配不上画家姐姐。”

    老成同学到这个时候依旧认真不已,斩钉截铁的说着,不过声音越来越高亢,情绪变得激烈起来,反正就是淋漓尽致的表现着他对于美女作家的喜爱之情,让我极具无语的自恋也是旁若无人的显露着,同时也龌龊的捆绑住了一直没有言语的美女作家。

    我这多管闲事的吃瓜群众着实是有些怒了,用别人的善良来实现自己的无耻,真是够厉害的,至于我身后的美女画家,我看不到她现在是个什么情况,与他一伙儿的同伴已然开始叫骂着我,脏话是要多难听就有多难听,年少气盛的他们并不惧怕任何人任何事,而一些被老成同学话语感染和感动的女生都是开始无脑的讨伐起了我,我这忙帮的同样是骑虎难下了,看着周围这些学生的稚嫩嘴脸,我平息了有些暴躁的情绪,没必要和一些学生争论什么,既然是有心帮忙,只要能帮到身后的她就行了。

    我很坦然的转过身,看向了一直静静站在我身后的美女画家,此时的她正在仰头瞧着我,双手交叉相握着,面容仍然是呆呆的,但清澈的眼眸向我传递出了感激的眼神,还有一丝善意的抱歉,仅仅一眼,我就看出来此刻的她还是不准备拒绝我身后的老成同学。

    这个社会只要是某一个人在公共场合下表白或是求婚,深深感动了他们,不明是非的群众就会想当然的认为被表白者必须得答应,不答应就是一个没脑子的冷血动物,社会久而久之已然四处弥漫着这种道德绑架的不好风气。

    然而都已经被道德绑架了的她,还是善良的纵容着他,难道她是个对于爱情只是一张纯净的白纸吗?这样下去事情会越来越不可控,这个时代的学生太可怕,永远不要小看现在的学生,互联网时代给予了他们最凶猛的武器。

    “哎…...”

    其实我转身也是想要看看她如何抉择,现在知道了她最真实的想法,我忍不住叹息一声,微微低垂着脑袋,注视着仍然仰头注视着我的美女画家,我们的距离不远也不近,叹息过后,我流露出了歉意的神色,没等她有所言语,或是没等她看懂我要表达什么,便是拉起了她还在纠结着的修长手掌。

    没有经过她的同意,随便拉住她的手我也是没有办法。

    牵着她的手,瞬间为我传递来了柔软的感觉,牵起她手的一瞬间,她的面容立刻浮现出了震惊的神色,清澈的眼眸都是瞪了起来,她越发的呆住了,围观看戏的学生意料之中的被意料之外的画面惊到了,身后的老成同学更是在言辞凿凿的警告着我:“你在干嘛?快松开姐姐的手,好啊……原来你是个道貌岸然的臭流氓,你这样的流氓我见得多了。”

    “同学?难道情感电台,纯爱小说没有告诉你表白前要问对方是否是单身状态吗?我现在很认真的告诉你,我是你口中所谓画家姐姐的正牌男友,对于你今天的无理看在你是个小屁孩的份儿上就放过你,告诉你,不要再来骚扰她,还有其他人也是一样,你们嘴里的姐姐是有男朋友的,听见了吗?学生就去做学生该做的事情,谈恋爱也找个年龄相仿的同学去谈,她也是你们能够染指的吗?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

    我感觉到了美女画家在奋力挣扎着我的手掌,显然她也是将我当作了老成同学口中的臭流氓,我担心她不明是非,失去理智的开口怒骂我,便是急忙道出了极为霸气的言语,骑虎难下的她和骑虎难下的我只能是用这个方法来解决麻烦了,我也不敢确定这个陌生却善良的美女画家能不能懂得我这样做的意义,然后陪我一起精彩的演戏,如果傻啦吧唧的叫骂我一顿,那我就是忙没帮上,惹了一身骚。

    我的话语显然要远比我的动作更加凶猛,可能对于我没什么,可对于在场的所有人那可是惊天霹雳一般的言语,我不傻,看的出来美女画家在这条小路的人气有多么的旺,这样的一个消息就是断绝他们不切实际的幻想,如果美女画家是聪明人的话,那她会理解我的,也会配合我来出演这场大戏的。

    表面上我很霸气,毕竟是这样一个古典大美女的男朋友,必须得有这种磅礴的气势,但内心还是七上八下的,我不敢托大,话语落下就是看向了仍然被我紧紧握着手的美女画家……她的手仍然没有放弃不那么用力的挣扎。

    清凉的风肆意的吹过,吹起了眼前美女画家的黑色长发,此刻她的模样完全和刚才不同,脸上的红色都是不太一样了,她现在处于阴晴不定的神色,似乎在震惊中挣扎着,当然愤愤是少不了的,看到如此模样的她,我的心下意识的咯噔一声,这丫的难道真一个没有一丝理智可言的傻女人吗?难道要愤怒的揭穿我?我可是在帮助她啊,不行,我得加些保险,不然要真成流氓了,那样跳进湄公河都洗不清了。

    “怎么可能?画家姐姐她一直都没有男朋友,我从未见过她带过男朋友,姐姐,这个家伙说的是不是真的?他是不是故意占你便宜,还是在威胁着你,姐姐你告诉我们,我们替你教训他,刚刚看到他蹲在树下抽烟的姿态,就觉得是个流氓,原来真是这样。”

    在我心惊胆跳的时候,老成同学很有节奏的加了把火,其他人也是默契的附和起来,显然这个消息不是他们想要听到的,我亲密无间的牵着他们心中女神的手,这样的画面是他们不愿看到的。

    有些犯傻的美女画家挣扎的越发厉害了,清澈的黑色眼眸中都是浮现出了愤怒的火焰,这是一个傻姑娘啊,没有办法的我只能迅速松开她柔软的手掌,但我并没有选择懦弱的逃跑,反而是疯狂似的将她拥入了怀中,在已经扩张到五六十号人的场面,拥挤着随处可见的凉风,顶着高高悬挂天际的火热太阳,将陌生到不知名字的美女画家紧紧的抱住了,抱住她的一刹那,我有种奇异的感觉,很熟悉,但也很陌生,反正我知道现在的自己确实是有些流氓了。

    早已经嗅到的味道,在我抱住她的一刻起越发的浓重了,而且她身上散发的味道我感觉很熟悉,就是因为如此熟悉的香味,让我暂时忘记了拥抱后要做些什么,说些什么。

    直到怀中的美女画家开始剧烈挣扎起来,我才是晃过神,来不及尴尬,急忙在她的耳边低声却认真的说道:“你难道要和那个小孩儿谈恋爱吗?我这是在帮你,别恩将仇报,我绝不是故意占你便宜的,这是为了让他们相信,今天的麻烦事也就可以解决了,而且以后你来这里画画也不会被苍蝇骚扰了,可以安静的画画了,我知道你是不忍心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拒绝他,担心无情拒绝后,他会被嘲笑,从而丢脸,然后心里会有心理阴影,因为我看透了这些不被人知的东西,所以才好心的来帮你,既然你想的太多,那就希望你能够懂得取舍,别让我好心没好报。”

    我不愧是学播音广播的,在这紧要的关头,我毫无保留的将压箱底的功夫用力的使了出来,语速极为的快,快速还不失辨识度,简直完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