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2章 远在咫尺近在天涯

    更新时间:2017-04-10 20:17:39本章字数:3437字

    华丽的红色宝马极具高姿态的挤走了平凡不过的比亚迪,轰鸣的发动机之声缓缓停息,夕阳的余晖慵懒的映照在艳丽的红色宝马车上,四处游走的余晖让从驾驶位置下车的女人变得神圣梦幻起来,频临消失的夕阳仿佛为她披上了橙红色的华丽外衣,晚风悄然的吹过,吹起了她特意修剪焗染的长发,看着马路对面的她,给我一种遥不可及的感觉。

    曾经可以拥着入眠的女人,现在已然触不可及,她的脸上褪去了从前的清纯之感,此刻的她就像旁边的红色宝马一般高贵艳丽,曾几何时的文静已然不属于她,短短的一段时间,她的变化就是如此之大,在我看来,或许曾经极为了解的恋人并不是真正的她,那只是我想当然的想法,站在有些破旧的公交站牌处等待公交车的我下意识揉揉自己的眼睛,我以为自己认错了人……当然我也是这样认为着。

    宝马车停靠在马路正对面,暖暖并没有看见我,我默默注视着她,紧接着薛阳也下了车,从副驾驶位置下车的他与暖暖亲密无间的站在了一起,他们看着对方微笑的交流着,暖暖的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薛阳也是一样,很是恩爱的样子,这一刻,站在马路另一头的我都是觉得他们非常般配。

    暖暖穿着一件中长款的蓝色连衣裙,长发略显懒散的披在双肩,很普通不过的平底鞋并没有拉低她整体的高贵气质,反而是在看似高贵的气质中增添了几分亲切感,手里拿着一个纯白色的小包,完美的手掌时不时抚弄着变了颜色的长发,优雅且得体。

    暖暖真的变了,脱离我之后的她彻底的飞上枝头成为了凤凰,而我呢?还是平凡不过,再次见到她心里难免会有些波动,当然也会伤痛,但比之前要强太多了,我自认为我现在很坚强,即使我一个人孤零零的等待着未曾到来的公交车。

    我所等待的12路公交车还没有来,而薛阳则是一个人离开了,马路对面只剩下了暖暖,暖暖显得有些无聊,靠在她一直都期待着的华丽座驾旁,拿出最新款的苹果手机滑动着,她看的很认真,而我也看的很认真。

    各式的车辆越来越多的拥挤在这条宽敞的大马路,完美的阻碍了我所等待的公交车,公交车没有来,我有理由也有借口暂时的不离开,一动不动的站在人来人往的公交站牌前,身边的人匆匆走来,又匆匆离开,而我一直都站在原地,望着再见就是陌生人的女人,远远的凝望着她,观察着她,可是再相见了我却无法将她当作一个陌生人,或许这就是一个人该有的情绪吧?

    她一直优雅的靠在车头,低垂着头看着手机,或许下一刻夜晚就要将夕阳的余晖彻底消散,那个时候我可能看不清她的脸了,那时的我是否会摇头叹息?然而就是在夕阳无奈远去,夜晚真正来临的时间点,一直认真看着手机的暖暖突然抬起了头,看向的方向也是我处于的方向,也是她的正对面,莫名抬起头的她看向马路这边的一刻间,我便知道她会看见余晖散尽后,显得有些孤寂的我,即使我们之间隔着一条车水马龙的大马路,但仍然无法阻隔我们之间略显波澜的黯淡视线。

    我没有选择怯弱的逃避,不管再次见到她我的心情多么的不好,我也会选择坦然相对,我们现在已经分手了,就算看到了,她可能也会装作不再认识,当然最重要的是要让她觉得我过的很好,即使我过的并不好。

    她意料之中的看见了我,我借着仅有的一丝橙红色余晖看到了她脸上的惊讶之色,显然暖暖对于在大马路上遇到我很意外,但惊讶也只是一瞬间的事,很快惊讶不再有,而是浮现出了淡淡的笑容,站在马路这边的我,清楚的看到了被余晖环绕越发灿烂迷人的美丽笑容,和从前一般无二,但疏远感已然悄然而至,虽然我们现在可以看的见对方,但中间却隔着一条宽阔的马路,还有匆匆而过的拥挤车流。

    我们各自在马路的一边站着,都是沉默的注视着路对面的旧人,流露着最礼貌却最生疏的笑容,其实此刻我多么希望夕阳可以完全散掉,黑夜可以真正的到来,因为当我真正面对暖暖,与暖暖不平静的对视时,还是会刺痛似的忧伤,宽敞的马路就像是我们的生活,因为各式各样的车辆让我们的爱情变得不再纯粹,渐渐远离彼此,虽然相距不远,只隔着一条马路,但却是不可逾越的鸿沟,有种远在咫尺,近在天涯的感觉。

    我们默契的面带着笑容,沉默的对视并没有持续太久,当我想要挥舞起手臂主动向暖暖打招呼的时候,突然看到薛阳提着一个纸质塑料袋向着暖暖走去,本来准备体现一下身为男人该有绅士精神的我,只能尴尬的将抬起的手臂放置在自己的头上,胡乱的弄着自己的头发,这一刻真的很无奈……只剩下叹息。

    晚风轻轻的吹拂而过,被我胡乱摆弄的头发不安分的活跃了起来,但也萧瑟着我的脸颊,从而让我的情绪也略显低落,在黑夜来临的时刻,再次见到如此亲密的他们,独自一个人的滋味着实不太好受。

    磨磨蹭蹭的夕阳终于消散了,不舍的离去了,等待已久的黑夜终于可以出场了,然而迎接他的却是一座座璀璨的灯光,再加上这时是万家灯火的时刻,成都的白与昼并没有什么不同,我还是可以看见马路对面的她,响彻的车笛影响不了我,也没有让她发现薛阳已经匆匆走向了她。

    我想要提醒她,告诉她,你的男朋友来了,然而喧闹的城市没有给我机会,当我想要转身离去的时候,提着塑料袋的薛阳好像看到了我,他看了看站在马路那边的暖暖,又看向我,似乎对我笑了笑,然后大踏步的走向暖暖,当着我的面,直接将暖暖拥入怀中,站在被黑夜笼罩,却被灯光照亮的街头,开始亲吻起来完全不知所措的暖暖。

    我知道薛阳就是故意的,他故意让我看到我曾经的女人现在被他拥入怀里恩爱的亲吻,我不知道暖暖有没有反抗,或者是有没有回应他的突然之吻,我只知道自己很难受,就仿佛自己的皮肉被生生撕裂掉一般,座落在我身边的路灯无情的照亮了我的落寞。

    薛阳故意让暖暖背对着我,拥吻也只是维持了片刻,然后薛阳抱着暖暖,浮现笑容望着我,好似他长大嘴巴在说着些什么,在我认为,他就是在光明正大的嘲讽我,挑衅我。

    此情此景,我没有任何的办法,就这样转身离开显得我很在意,如果不离开就站在这里,心里真是不舒服,然而就是在我极为艰难的时候,我看到了一个人向着我这边匆匆走来,她低垂着脑袋看着手机,看到她,再扭头看向马路对面,属于男人莫名的自尊心开始作祟起来,我没有一丝犹豫,在薛阳的注视下,迅速走上前,挡在了她的必经之路。

    正在认真玩手机的她似乎感觉到了前方有人,便缓缓抬起头看向了我,当她看到我之后,面容上浮现出了惊讶之色,但也只是片刻间的事情,只是当她转变神色,想要有所言语时,我不管不顾,直接将她拥入了怀中,我的突然动作,她意料之中的呆滞了,妙曼的身躯也是一瞬间的紧绷了,但很快她便是挣扎起来,然而有所目的的我,怎么可能会让她挣脱我的怀抱。

    我的双臂宛如铁质的钳子,紧紧的夹着她的身体,不管她如何的挣扎也只能乖乖蜷缩在我的怀里,她并没有出乎我的意料,她想要叫喊,但是我直接将她的脑袋搂在我的胸口位置,想要说话的嘴巴只能贴着我的胸口,发出喃喃的声音,我听不清她在说什么,但我知道她会说什么。

    薛阳面对着我,让暖暖背对着我,而我也是如此,让她背对着马路,可是当我用力拥抱着她,看向马路对面时,却是发现薛阳和暖暖已然并肩站在了宝马车旁,静静的望着我,或许看到我在马路边将一个女人搂在怀里,不管是薛阳还是暖暖心境都应该有所波动吧?或许这就是我想要的吧?

    这一刻我的目的达到了,我莫须有的动作应该就是为了不让自己显得单薄和孤寂,莫名的自尊心驱使着我做出有些无聊的事情,我也想到了后果,但我只是想要让他们看看,我王帅依旧活的很好,依旧有女人陪伴在身边,你们可以在街上相拥吻,我也可以在街上紧紧的拥抱,或许这就是所谓较真吧?当然也是显得我极为的不豁达,但那又如何,对面的他们不清楚,驾驶着各式车辆的司机也不清楚,世界的所有都不会清楚……

    因为相隔一条马路,我们不会有所交集,昼夜来临,终究影响了我的视线,我看不清暖暖的脸了,同样也看不到薛阳的嘲讽笑容了,薛阳似乎是有些不爽的牵着暖暖的手进入到了宝马车中,暖暖开着宝马车离开了,坐在驾驶位的她,好似在离开的时候从车窗看了我一眼,轰鸣的声音不平静的响彻,华丽的宝马车风一般的离开了,而我的公交车迟迟没有来,我仍旧望着马路对面,只是那个方向,那个位置已然没有了人。

    “呜呜……”

    处于晃神中的我被奇异的声音唤醒了,我低垂下头看着怀中被我紧紧束缚的女人,难免有些愣神,心里也很是愧疚,我利用了她,但我没有立即松开她,而是对她充满歉意的说道:“对不起,我向你道歉,我没有什么可解释的,是我耍流氓了,你要打要骂,都可以,但我希望我们可以去一个人相对少的地方,可以吗?如果可以,我就松开你。”

    我没有丝毫的松懈,手臂仍然强有力的束缚着她,而且此刻的我是交叉着腿站着公交车牌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