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7章 微凉等于麻烦

    更新时间:2017-04-15 14:28:09本章字数:3512字

    虽然她喝醉了,有些疯疯癫癫的,披头散发的像个疯婆娘,但我怎么感觉她隐隐有些悲伤呢?她怎么了?丢钱了?失恋了?我悄然走在她的身后,心里疑惑的想着。

    从厕所走出的她,并没有选择离开酒吧,也没有回到座位继续喝酒,而是出乎意料的站在距离酒吧舞台的不远处,站在那里呆呆的望着女歌手唱歌,没有丝毫摇晃的姿态,很是笔直的站着,而我则是有些好奇的站在她的一侧,静静的看着她,因为她一直都是披头散发的模样,从而其他买醉听歌的顾客也没有发现她其实是一个艳压全场的女人。

    微凉注视着女歌手唱歌,竟然站了将近一首歌的时间,当位于昏暗灯光下的女歌手停息了真挚的歌声时,一动不动仿佛已然成为高雅雕塑的微凉终于迈开了步伐,有些凌乱的走向了昏暗的舞台,看着身子都在左右摇摆的微凉,我看不出她要干嘛,不免喃喃自语道:“真是个捉摸不透的女人,难不成要上去发酒疯?”

    然后我就眼睁睁看着她摇摇晃晃的走上了属于驻唱歌手的舞台,有些不稳的站在了女歌手的身前,与女歌手好似在交流着,然后我便看到女歌手缓缓走下了舞台,不准备继续唱歌了,而是坐在了离舞台最近的桌前,但我还是没有看清她的模样。

    然而最让我吃惊的是,微凉竟然站在了话筒前,双手握着话筒,似乎是要唱歌的样子,这样的画面我着实没有过想象。

    微凉依旧是因为醉酒摇晃着隐藏于昏暗下的身姿,仿佛片刻就要倒下的样子,所幸有个耸立的话筒支架可以让她稍稍稳那么一点儿,看她准备唱歌的身形姿态,我不免在想:这丫的可能歌唱的不错,真是没看来啊。

    我没有继续傻傻的站着了,毕竟自己也是喝的头晕目眩的,身体状态有些跟不上,思绪间我重新回到了之前坐的桌子前,双手托着海蓝色桌面,紧紧的盯着舞台,同样也在随意的四处瞟着,似乎酒吧里的顾客也是对突然上台,准备唱歌的微凉有些好奇,好奇过后便是满满的期待了,越神秘就越期待,这是人类的共性。

    “这又是哪里来的女人了?难道酒吧又招聘了一个驻唱歌手吗?”

    “酒吧怎么不招聘男歌手啊,真是有病,老是招聘一些娘们儿,不喜欢。”

    我的右边方向,也就是邻桌有三个打扮靓丽的年轻女生在肆无忌惮的讨论着,听着她们有些不爽的言语,我有些想要笑,就好像她们不是娘们儿一样,当然我身边的讨论也只是此刻酒吧的缩影罢了。

    短暂的议论过后,酒吧突然变得安静了下来,这一刻仿佛时间都停滞了,恰好这时极为有特点的歌曲前奏生动的响彻起来,而微凉的身姿也是跟着音乐缓缓摇摆起来,完全不同于醉酒后的摇晃,音乐感觉很是不错,在我看来是个歌神级的人物,她声音很好听,肯定歌唱的也不错,我也是满满的期待。

    只是当我手托着下巴,手臂支撑着桌面,满怀期待的等待天籁歌声响彻时,梦魇般的声音却是很清晰的充斥进了我的耳朵……

    “她,是悠悠一抹斜阳……来啊,快活啊,反正有大把时光,来啊,爱情啊,反正有大把愚妄,来啊,流浪啊,反正有大把方向,来啊,造作啊,反正有大把时光,啊……痒……”

    我本来正在懒洋洋的喝着农夫山泉,准备解解酒,却是因为噩梦般的歌声将喝进去的水全都喷了出来,蓝色透明的桌面布满了预示震惊的水渍,全酒吧不仅仅只有我如此夸张,坐在周围其他桌面的顾客也是变得热烈起来,显然突然上台把歌唱的微凉震惊到了在场的所有人,梦魇过后,听着难听的歌声,我真想看看此刻的微凉是个怎样的神色?这太他妈折磨人了。

    顾客开始直白的嘲讽嬉笑起来,甚至有的人在不爽的说着高亢且难听的脏话,本来很有感觉,有些压抑的酒吧现在变得嘈杂起来,然而突然的变化全然都是因为还在台上入神唱歌的微凉,旁边桌的那几个年轻的女生更是直接站起身,对着台上的微凉很直接的讽刺叫骂起来,语气很是高亢,肆无忌惮到全酒吧的人都能听到。

    “你还要不要脸?唱的这么难听还要上台唱歌,我们是来听歌的,不是来听狼嚎的,听的我浑身难受,真是无语。”

    “赶快滚下来,真他妈难听,这是什么酒吧,难道这就是所谓的驻唱歌手吗?婊子养的吧?傻逼娘们儿吧?真是醉了。”

    率先开口的女生,说的话将就的还能够听的下去,可是第二个开口的女生直接就是开骂起来,不单单骂微凉一个人,连带着酒吧都是骂了,看样子这个有些年少气盛的女生可能喝醉了,然而听到她如此的骂微凉,我心里竟然不是可怜音痴微凉被如此的辱骂,而是可怜这个口无遮拦的女生了,对于见识过微凉手段的我,我替这个女生感到悲哀,其实这个时候我真心想看看这个女生的下场。

    不过这三个女生也真是够了,作为一个女人,即使别人唱的歌很难听,也不能如此的谩骂侮辱吧?我都是有些看不下去了。

    其实我有心上去将微凉拉下来的,一个大美女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如此丢人真是够了,我现在对微凉也没有什么意见了,她就是这样的一个性格,一千块钱坑了就坑了,毕竟我今天对她做了不该做的事情,歉意还是有的,而且在我与暖暖分手的时候她是帮助过我的,这份情我一直都记得。

    当我还在纠结于要不要将微凉拉下来的时候,有人却是替我上去了,我看到坐在台下的女歌手快步的走上了舞台,看来是要阻止微凉了,毕竟是她让微凉在酒吧唱歌的,可能她也没有想到一个如此漂亮的女人是个音痴吧?毕竟全场的人在如此昏暗的世界看到微凉真面目的也只有她了,说实话我也没有想到,看来老天爷是非常公平的……

    其实微凉也唱的差不多了,这首歌本来就是一个神曲,现在被醉酒的微凉疯狂的演绎了一遍,我已经刷新了对这首歌的认知。

    而且在我看来,她被这样叫骂可能也没有什么心情唱歌了,加上她现在是醉酒的状态,她那暴脾气应该很快就要爆发了,今天有好戏看了,我突然觉得有微凉的地方,总会爆发一些疯狂的事情,她已然与麻烦划等号了。

    很快女歌手和微凉谈妥了,将微凉劝说了下来,然后她站在台上收拾着微凉留下的烂摊子,说着一些能够稳住顾客情绪的话语,不希望顾客因此迁就酒吧,而且她最后一句说了让我极为认同的话语。

    “希望大家不要歧视这位女士,跑调是天生的,但这位女士敢站在这里唱歌,证明她唱歌是认真的,希望大家不要打击一个拥有唱歌梦想的人,即使她是一个名副其实的音痴,但毕竟你或者你身边的人也可能像她一样。”

    女歌手道出了极为中肯的话语,但也是冒着被顾客厌恶的代价,作为一个驻唱歌手讨顾客欢心才能长久,即使我认同她的话,但大部分顾客是不认同的,放松身心的酒吧现在成为了音痴论题的辩论大会,辩论的主题就是音痴到底该不该上公告场合唱歌。

    无聊的顾客开始了无聊的辩论,而处于话题中心,被太多人唏嘘不已的微凉则是摇摇晃晃的走下了台,向着我这边的方向缓缓走来,我难免有些心惊,心想:难道这娘们看到我了?是否应该先退避一下呢?毕竟今天冒犯了她,而且此刻的她必定很愤怒。

    当我有所犹豫,天平渐渐偏向退避的时候,微凉却没有走到我的桌前,而是走到了聚集在一起喝着酒,骂着人的年轻女生们桌前,可能她们的身份是大学生,我距离她们最近,听到她们讨论的话题也是年轻人的话题。

    见微凉没有走到我的桌前,我暗暗的长呼一口气,我的心算是放在肚子里了,本来坐不稳的屁股也是彻底的稳了下来,稍稍用手遮挡着自己的脸颊,悄悄注视着微凉,心里也在期待微凉会如何回应这个谩骂她的女生,不过我看微凉有些势单力薄啊,毕竟人家有三个人,而她只有她自己。

    其他的人也是像我一样,将自己的事情暂且放下,看向了微凉与三个女大学生,当然这些人只是无所事事的人,那些真正听着情歌借酒消愁的人是不会看这些热闹的

    “怎么?你要干嘛?”

    好似状态有些恢复的微凉站立于蓝色桌面前,不言语也不动作,只是紧紧的盯着这三位年轻的女生,我也不知她在想着些什么,而这时有些沉不住气的一号女生则是匆匆站起身,语气很是嚣张的向微凉质问道。

    “请问刚才是哪位说我是婊子养的?”

    微凉没有叫骂,没有愤怒,只是平静不已的询问道,很礼貌的样子,就好像在正常对话一般。不过距离她很近的我并不这样认为,微凉这个女人太过捉摸不透,谁知道接下来她要如何,当我这个吃瓜群众暗自分析着接下来事情要如何发展,怎样推进的时候,那个说话难听的女生很是生猛的站了起来,我看不清楚她的神色如何,但姿态和语气简直是绝顶嚣张,柔顺的长发与她的素质完全不搭,这也是一个进化不完全的高级动物。

    “是我,怎么着?你不是婊子养的吗?唱歌那么难听还要上去折磨别人,傻逼整容怪。”

    二号女生说的话仍然是难听不已,距离微凉很近的她肯定也看到了微凉的真面目,显然她嫉妒了,或是本能的认为微凉的美丽必定是人工制造的,当然现在的社会也很难有人不会这样想,毕竟都是这样做。

    其他的男女皆是将头扭到了这边,兴趣盎然的看着大戏,三个女人一台戏,现在有四个女人绝对是大戏。

    而我还在无聊的思考着微凉接下来要说什么,如何做,所有人的目光与思绪不再是已然重新唱起真挚歌曲的女歌手,即使歌声特别的打动人心,触动灵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