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8章 打架

    更新时间:2017-04-16 17:57:41本章字数:3920字

    女歌手的歌声低沉却也空灵,大小各异的人头不安分的来回涌动,仿佛站立于人们头顶的独特灯光依旧昏暗不已,因为它的存在,隐藏着人们自身的情绪与缺陷,让有故事的男女可以体面的放松发泄,不去担心他人异样的眼神,这就是这家‘八零后’音乐酒吧的特色所在。

    “啪……”

    看着笔直站立于玻璃酒桌旁的微凉,我颇为触动的心灵还没有来得及有什么想法的时候,微凉就是毅然决然的做出了疯狂的动作,她的动作直白且愤慨的发出了刺耳的声音,使之八零后酒吧都是响彻起一片很强烈的惊咦声,偏南与向北都是如此的惊讶,微凉真是一个疯狂的女人,没有任何的预兆,很冲动的给了二号女生一巴掌,而且听声音都是感觉很重很重,作为距离她们最近的我,看到了二号女生被打的倾斜了身子,更不要说承受一切怒火的脑袋了,已然是不由自主的发生了偏移。

    “啊……”

    二号女生被打的呆滞住了,片刻才是慢半拍的狼嚎起来,尖锐刺耳的叫声震的我耳鼓膜都是隐隐刺痛起来。

    “你他妈的竟然敢打我,你是不是想死了?你个臭婊子养的整容狗……”

    二号女生并没有因为被打而收敛自己一丝一毫的嚣张气势与难听言语,就像是圆鼓鼓的篮球,你越拍它,它越蹦的厉害,然而她的脏言并不能让我心生波动,现在的我完全是被微凉惊到了,这娘们儿真是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主啊,说打就打,连点前奏都没有,说话间就开干了,心里所认为的疯狂终究赶不上她的分毫啊。

    “啪……”

    然而微凉没有给我时间,让我快速消化掉她的疯狂举动,当二号女生脏言脏语刚落的时刻,她便再次扬起修长的手掌重重的给了二号女生一巴掌,这一次耳光打的更加响亮,也更加的快速,以至于二号女生根本没有反应过来,看到近在咫尺的画面,惊的我将手里拿着的百岁山都是掉在了光滑的地板上,悲哀无奈的滚动到了一边……

    很难想象我在最近距离看到最直观画面的感受,我完全懵了,可能所有的看客都懵了吧?

    现场的男女这一次不再是默契的惊咦,而是商量好似的惊呼,已经从刚才的惊讶进化为难以言喻的震惊,然而当我还处于呆滞状态中的时候,被暴打的二号女生同样也处于发懵状况中时,一直不言不语的三号女匆匆站起身就是开骂起来,而且看样子要直接动手。

    “靠,你个疯女人欺负人欺负到我们头上了,小雅,小娜给我打她丫的。”

    这个三号女生是个务实派的人,没有多说什么,直接就是雷厉风行的抡起手掌扇向了微凉,而微凉却是用手抓住了三号女生快速下落的手腕,直接将她拉拽到了一边,不过她因为处于醉酒状态中,自己都是差点连带的摔倒,不稳的步伐凌乱的走动着,昏暗的灯光仿佛为她披上了厚重的黑色披风,微凉穿着一双袖珍的舞蹈鞋肆意的舞蹈。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被扇了俩个耳光的二号女生,还有一旁痴呆的一号女生齐齐上前,冲向了站立不稳跳着舞的微凉,一号女生很是凶猛的拽住了微凉的长发,让酒意上头的微凉不能动弹分毫,二号女生则是凶猛的踢出一脚重重踹在了微凉的小腹,微凉吃痛一声后退了几步,弯着腰的她紧接的就是被一号女生用力的推倒在地,三个暴怒的女生娴熟的默契配合,仿佛经常打架似的。

    做出一系列动作后便是一拥而上准备群殴,这个时代的女人真的太过疯狂,尤其是喝了酒的女人,因为这四个女人,一直都昏暗沉寂的酒吧早已变得热烈不已,完完全全引起了轰动,连带着她们周围不知何时已然成为了一片真空地带。

    一直处于呆滞状态的我终于是缓过了神,焦急的站起身,大步跨到她们身后,用力的将几个女生全都连推带拽的搞到了一边,然后去看已经倒在地上的微凉,看看她是个什么状况,因为三个女生的速度太快,可能六只脚板全都踹到了微凉的身上,我得看看微凉有没有受伤,毕竟有个娘们儿穿的是锋利危险的高跟鞋。

    我帮微凉,不为什么,只是看不惯罢了,任何一个人被如此对待我也会帮忙的,可能我有一颗善良的侠义之心吧?对,就是这样。

    我冲上去之后,只有那么几个不准备继续看戏的男女这个时候才是围拢了上来,那些继续看戏的人真是让我感到一种无言的悲哀。

    本来在舞台上深情唱着歌的女歌手也是快步的跑到了我的身后,简直是像一阵清爽的凉风匆匆的吹拂而过,速度甭提多快了,她将准备上来围殴我们的三个疯狂女生拦住了,可是有些势单力薄的她很快就是被已然疯狂的三个女生推倒在地,恰好就倒在了微凉的旁边,现在的我不能一心二用,只是听到动静瞟了一眼她,真面目看的并不太清楚。

    “你没事吧?”

    不过我还是暗自惊异了片刻,我顾不上理会身旁的女歌手,而是蹲着身子将微凉有些艰难抱起,焦急的询问着她,毕竟现在的我也是个醉酒的人,暂时的被酒精麻痹着神经,从而身体也没有什么力气。

    然而没等微凉回应什么,我的后背便是感觉一阵刺痛,疯狂女生突然的发难,差点将我踹倒在地,我应该被那个穿着尖锐高跟鞋的三号重重踹了一脚。

    “是你……你快放开我……臭……流氓。”

    当我想起身对付这些疯狂大学生时,披头散发,脸色有些难看宛如疯婆子的微凉定神看了看我,紧接着嘴里艰难的道出了这么一句话,我是彻底的无奈了。

    “我放开你,被这些女人打吗?你也是真够厉害的,一个人单挑人家三人啊,你以为你是李小龙啊。”

    不过我并没有听从她的愤怒言语,即使她在剧烈也很无力的挣扎着,但我还是将她紧紧抱在怀里,她的脑袋躺在我的胳膊上,散乱的发丝很无赖的遮掩了她一边倾城的面容,然而她这一半脸颊皆是浮现着愤怒的神色,牙齿都是在咬着薄薄的嘴唇,若隐若现的额头也是紧紧皱着,可能整张绝美的面容都在扭曲着,反正我每一次见她,她都有事,而且素质形象都是极差无比。

    我也不知她是对谁如此愤怒,不过看她已然瞪不大的漂亮眼眸,感觉她酒劲已经彻底上头了,她可能喝了很多酒,真是厉害了,就这样的状态还能唱歌,甚至是还能扇别人耳光,今天要不是我,她可能就会被这三个女人打的鼻青脸肿,见不得人。

    “姑……奶奶……我……要去打架,臭流氓你快放开我,不然我不放过你,新……新仇旧恨一起算。”

    微凉仍然在我怀里剧烈的挣扎着,同时嘴里不绕人的说着,而且还在努力瞪着她那已然瞪不大的眼眸淋漓尽致的威胁着我,显然还是想要去干架,真是个暴力的女人,但以她现在的状态可能一会儿就得昏睡过去了,还打个毛线……

    “那个……美女……你没事吧?用不用送你医院?”

    就在这时被推倒在地的女歌手,匆匆起身蹲在了我们身边对我怀里极为不安分的微凉焦急询问道。

    “没事,就是被踹了一脚,我是她的朋友,我先带她走了,她也是喝醉了,精神都不正常了,开始耍酒疯了。”

    虽然我们三人所处于的区域还算安静,但身后的三个女生还在愤愤的怒骂着,连带着整个酒吧的气氛都是热烈升级着,不过她们没有继续上前殴打我和微凉了,已然被酒吧里的工作人员拦住了,对于女歌手的询问,我没有让状态起伏不定的微凉回答,我看向她,匆匆的说道,然后就是准备带着微凉离开,不然今天这事情没完没了,到时候闹到派出所就丢人了。

    “没事就好,既然你是她的朋友,那你带她离开吧,不然那个几个疯女人必然没完没了。”

    因为现在我和女歌手距离很近,她的模样我也是真正看清楚了,不过我怎么感觉她很熟悉呢?当然这也只是一瞬间的思绪,我仅仅看了她一眼多一点吧,没有心思去想别的,毕竟现在怀里还有一个定时炸弹我得赶紧离开。

    “你…….你就是一个色……色狼,你要带我去哪?美女……不要让他带我走,他……他要猥亵我,你快打电话报警,将他……他抓进派出所。”

    显然凌厉的酒劲已经攻克了微凉的脑海,连带着嘴巴都是不利索了,不过我还是没有阻拦到她意料之中的疯狂言语,她的话语软绵绵的响彻,让蹲在身边的女歌手面露一丝异色,略有些迟疑的看向我,显然有那么一点儿不相信我了,她本能的认为我是微凉口中所谓的色狼。

    “你丫的住嘴吧,你一喝醉就说别人是色狼,朋友难当朋友难当,做你的朋友最难……”

    我看了一眼迟疑的女歌手,直接就是抱起了怀里从未停息过挣扎的微凉,即使她的言语和动作因为酒精的影响变得软绵绵了,但还是不放弃,不过刚才还是个凶残母老虎的她现在已然是个小绵羊了,已经是翻不起浪花了。

    “美女,我朋友每次喝醉酒就会发疯,做一些疯狂的事情,说一些疯话,你看,刚才不是上去唱了一首歌吗?她是不是和你说,我唱歌很好听,让我唱首歌吧?”

    女歌手迟疑了,但我没有迟疑,现在不是迟疑的时候,不然可能真被搞到派出所了,那就是好心没好报了,因为我也没法和此刻的微凉讲道理,自从发生了职高小路的那件事我就发现帮人真难,这或许也是周围人做看客的原因吧?不过我这个人就是不怕难。

    我抱着微凉缓缓站起了身,略微的晃了晃身子,才是稳住下盘,随着我站起身,蹲在地上的女歌手也是匆匆站了起来,她那一双略有些沧桑的眼眸一直都是紧紧盯着我,对于我真诚的眼神,还有瞎扯淡却极为真实的言语她稍稍的愣了愣,但还是下意识点了点头,看到她的神色与动作,心想:我真是天才啊。

    “她这个人就是一个音痴,只要喝醉酒她就要在公共场合唱歌,将自己想象成一个大歌神,享受着万人欢呼与赞扬。”

    酒吧的环境依旧是热烈不已,那三个女生竟然还在骂着,也真是有力气,我都开始佩服她们了。而我继续瞎扯淡的欺骗着眼前的女歌手,不过女歌手显然还在迟疑,显然她更愿意相信微凉,因为我从她的迟疑中看到了一丝厌恶,她必定是不会让我走的,我心里默默的想着。

    而且就在我与女歌手默然对视的时候,突然听到有人在大声的呼喊,“警察来了,警察来了。”听到尖锐的男声我的心彻底是沉了下去。

    丫的,真是无语,看来我得自己先离开了,不然微凉这娘们非得让警察将我抓了,反正我帮忙也帮到了,现在走也没事了,不过我看着对我似乎越来越不满的女歌手,心想着:我现在匆匆离开,不是让这个驻唱确定我就是一个色狼吗?真是操蛋了。

    “警察……警察……快……快抓流氓,他……他要将我带走,快抓他,救……救命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