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2章 明坑

    更新时间:2017-04-20 16:52:13本章字数:3644字

    “哦哦,看来你和语嫣关系匪浅啊......”

    女歌手一脸了然的回应着我,双手插兜,有种摇滚大师的感觉,很高冷也很拽,只是看着她有些抑郁沧桑的面容上浮现出所谓了然的神色,我怎么感觉她好似误会了我和语嫣呢?而且误会的有些扯而且远啊。

    “不不不,你误会了,我和语嫣没什么,我们只是因为画画而相识,只算是萍水相逢的陌生人吧,我只是知道她的名字而已。”

    我急忙解释道,其实所谓的解释也是多余的,我与她与语嫣又不算真正相识,我也不知道自己干嘛这么急切的去解释,而且心境颇为的不平静,我找不到原因,自己都搞不明白自己了。

    “我也没说什么啊,干嘛这么急着解释呢?不过说实话你可配不上我家语嫣,我是说真心话,真是配不上,而且你与昨天在酒吧唱歌的那个音痴美女可是暧昧不已,不是简单的朋友啊......”

    这个神似语嫣的女歌手很是平静的道出了惊人的言语,这他妈都是什么和什么啊,怎么越说越离谱了,我和微凉暧昧不已?真是搞笑,而且听她的语气,她绝对和语嫣有所关系,不过我想了想,这又和我有什么关系呢?我和语嫣也不过是萍水相逢罢了,干嘛去深挖人家的私事?真是莫名其妙。

    “那个......你还没有回我的问题,你和语嫣是不是双胞胎姐妹?”

    我停顿了片刻,被夹杂着热量的微风吹拂着脸颊,摸了摸自己的鼻尖,故意转移话题对其说道,继续被她牵着鼻子走就没法愉快的聊天了。

    “你以后离语嫣远点就好了,别以为我家语嫣好骗,你就可以为所欲为的脚踏两只船,至于我与她什么关系,和你并没有什么关系,再见......渣男。”

    女歌手并没有面露太多不满与愤愤的神色,反而是异常沉寂的对我警告着,就连渣男俩字都是表达的如此淡然。

    话语落下后,她背着吉他很淡然的转身走进了独特的吉他店,听到她的言语,我真是有些无语了,认真且愤愤的凝视着她的身影,有些不爽的说道:“你这人真是莫名其妙,谁脚踏两只船?谁是渣男?我看你才是吧?乱扣屎盆子可不是文明人的作为。”

    “男人也配说文明人?男人就没有一个好东西,全都有着脚踏俩只船的犯贱心理,你敢说你没有吗?渣男。”

    女歌手的情绪仍然是没有多大的波澜,虽然我看不到她的神色,但听她的语气很是平静,仿佛就是在讲述着一件被证实过的事实,很淡然的话语落下,她也是消失在了我的金色视线中,本来有些不爽的我想要追进去与她好好的理论理论关于男人的话题,但最终还是没有迈开步伐,我没有必要和一个陌生人理论这些无聊的论点,再说了这个女歌手必然是一个有过失恋经历的女人,不然怎么会说出这样极端的言语。

    而且从她的歌声与姿态也能够感受出来一些,昨天的一面之缘看来真的不能真正了解一个人啊。

    “莫名其妙啊莫名其妙,不过她必然是语嫣的妹妹或姐姐,不是亲的也是表亲,母女不太可能,她没有那么老。”

    我颇为不平静的注视着吉他店门口摇摇头喃喃自语道。

    遇见可能和语嫣是亲戚的女歌手只是我悠闲压柏油马路的一个小插曲,我现在很期待遇见陌生的人,但还没有想过要开始陌生的故事,最起码我得有稳定的工作,还得有良好的情绪。

    漫长的一天很短暂的过去,仿佛这一天我就是一个游离世间,体验红尘百态的年轻道士,放松自己,找一些直播的灵感,这种感觉也着实不错,很放松,很惬意。

    其实在下午的时候我不知不觉的走到了职高小路,远远的看到了大批学生所形成小圆圈,站了一小会儿,看了小一会儿,最终还是没有走近人群,挤进其中,而是选择默默的离开......

    当天色临近傍晚时,我准备坐公交车去电台上班,网友对于我仍然是褒贬不一,虽然不是最希望看到的,但也没有发展到最坏的情况,最起码热度炒起来了,奇特大叔对我说了很简单的一句话:“只管做好自己的直播,男人有的时候需要磨练,不然也不能称之为一个带把儿的男人。”

    晚风清凉的吹过,看到了一辆辆生性狂放的机车肆无忌惮的在有些拥挤的马路上狂奔着,一个神似微凉的女人与我有着短暂的对视,但是并没有停下,而是匆匆的跑远了,当我驻足望着渐渐驶远的机车喃喃自语时,几辆纯白色的警用摩托便是从我的身边驶过,速度也是相当的快,但是与机车比就有些小巫见大巫了。

    “就这速度能追上无视交通法的疯子吗?微凉这娘们每天真是爽啊,喝酒,赛车,拿着水枪无聊的扫射他人,真是过着神仙一般的生活,完全没有被强大的人生而拘束,真是让人羡慕啊。”

    只是我的话语刚落没多久,一辆机车在对面的马路上狂暴的转瞬而过,让我有些愣神,过了一会儿当坑爹的公交车缓缓而来时,一辆闪耀于黑夜的机车先于停靠在了公交站牌处,轰鸣的发动机声停息,骑着机车的女人快速摘下头盔,倾城的面容浮现着满满青春笑容,随意的看向了我,对我颇为亲昵的说道:“亲爱滴,我来接你了,快上车吧。”

    微凉这丫的真是阴魂不散,看来刚才真的是她,看到了我就来了个无聊的折返,这是要闹哪样儿?

    “你要干嘛?”

    微凉那潇洒的动作,绝美的容颜确实在短暂的一刻吸引到了我,也必然惊艳到了下班回家的人们,而且这娘们儿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让我上车,明显是有阴谋的,一句让人掉鸡皮疙瘩的亲爱滴就是淋漓尽致的暴露了她的阴谋。

    当然今天的她与昨夜醉酒的她已然完全不同,嘴角的弧线很直白的透露着一丝丝狡诈,如果我不上车,下场可想而知,可是我如果上了车,下场同样的可想而知,真他妈无语了,所以我有些不爽的询问着她,想起这丫的给我画了一个大乌龟我就特别的无语。

    “当然是来接你去上班啊,还能干嘛?快上车亲爱滴,要迟到了。”

    “你怎么知道......算了,算了我没时间和你闹,我有事,公交车来了,我先走了。”

    本来我下意识的想要询问她怎么知道我是要去上班的,毕竟正常人都是白天上班,但最终还是及时住嘴了,选择与她交流的时候想要上公交逃跑。

    “你确定?”

    然而微凉并没有匆匆的阻拦我,只是很随意的说了三个字,同时加了一个意味深长的问号,一切的一切都是如此的淡然。

    而听到她言语的我瞬间停滞了脚步,微凉的招数我知道,我跑是跑不了的,如果要跑,她肯定得让我在这么多人的面前出尽风头,而且我也没有时间与她耽误,可是......让我再坐一次她的车?真是要了亲命了。

    最终我与微凉谁也没有言语,公交车像个大型乌龟极其缓慢的爬在站牌处,快速打开车门的时候,我弱弱的走到机车旁,默默的跨上了机车,坐在了熟悉的位置,嗅到了熟悉的香味,想象到了熟悉的境况。

    “你画个王八还不够是吧?昨天可是我在你醉酒后好心的收留了你,你就是这样报答我的?你还有没有良心?有没有?”

    我有些别扭的坐在她的身后,恶狠狠盯着她翩翩起舞的柔顺长发,咬着牙说道。

    “王帅,这个世界有数不清的男人想要上我的车,所以你知足吧,我的报答可是无价的,该带你飞了,坐好喽,别摔下去哦。”

    微凉先是以郑重的语气对我说着,最后说着说着可能是忍不住了,语气中其中幸灾乐祸的笑意要多明显就有多明显,即使她背对着我,我都能想象的到她此刻的神色,公交车不耐烦的鸣笛,让微凉迅速的扭动油门,‘唰’的一下,我坠入了深渊......

    再一次却不是心甘情愿的上了微凉的车,感觉就像是上了黑车一般,这丫的完全就是故意的,明知道我上次被吓破了胆儿,还要威逼加利诱的让我上车,带我进行所谓的兜风。

    不过因为有上一次的磨难,这一次我明显没有那么害怕了,不过嘴里的喊叫仍然是没有忍住,手掌也是下意识的搂住了她的纤细腰肢,不过这一次她没有表露不满,也没有任何的言语,只是很认真的骑着雅马哈,让身后的我难免有些诧异。

    “我......我要去上班......停......车。”

    不过这娘们儿还是没有考虑我的感受,仍然没有给我准备一个预示安全性的头盔,只有她自己戴着,他娘的太没有人道主义了,想的只是她自己,我迎着猛烈的凉风,艰难的对其极具不满的低吼道,因此我的嘴都被吹歪了,别提肚子里有多少冷空气了。

    “眼睛长屁股上了吗?难道这不是你上班的路线吗?傻不傻?”

    微凉戴着头盔回应着我,语气别提多上扬了,仿佛就是对一个智商极低的傻子说着话,我坐在她后面,受着刺骨的冷风吹,还要被无情的羞辱,满满心酸满满泪啊。

    她理应暴打我一顿啊,难道是她醉酒后被我带回家照顾了一番,理所当然的感化了?甚至想要以身相许?

    坐在极具恐怖的机车上,被冷风吹着也灌着,我努力的偏移着思想,想要将没脸见人的怯弱隐藏,然而微凉做了一个特别危险的飘逸动作后,我终究是忍不住大吼起来,不管怎样,命和面子我更爱命啊。

    “你他娘真是个软男......至于不?你应该相信姐的技术。”

    我忍不住低吼了一声,搂着她纤细腰肢的胳膊越发紧凑了,不过她没有说关于男女授受不亲这方面的事,而是略带无语很是嘲讽的对我说道,说话间又是超越了一辆汽车,仿佛要着急去投胎似的。

    听到她有些模糊且波动的声音,我没有反驳她,只是将所有的幽怨全都发泄到了她的纤细腰肢,既然如此的对我,那就别怪我耍流氓了。

    坐在她身后,紧紧搂着她的腰肢,愤愤的咬着牙,画个圈子诅咒着她,却是许愿当下不要让我遇见车祸?我不认识车祸,不要来找我。

    不过今天的她很怪啊,被我如此暧昧的搂着腰肢都没有什么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