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5章 得寸进尺的微凉

    更新时间:2017-04-23 16:07:19本章字数:3238字

    我与女歌手相距不远,虽然步伐很缓慢,但也是越走越近,最终在酒吧的音乐声中,无言的相遇了,我们都默契的停滞了步伐,作为一个男人我率先开了口。

    “怎么了?看你脸色不怎么好看,发生什么事了吗?”

    看着神色有些难看的女歌手,我下意识看了看不远处微凉的朦胧背影,然后注视着眼前的女歌手,面露礼貌性的微笑对其询问道

    “你才脸色不好看,我有什么事和你有什么关系?管好你那神经质的女朋友就行了,不要让她喝醉酒在酒吧继续发酒疯了,尤其是别让她上台唱歌了,我受得了,顾客也受不了啊,而且我也不好和老板交代。”

    女歌手不那么自然的摸着微微皱起的额头,似有愤愤也有些许无奈的对我说着。

    “呃......什么和什么啊,是谁和你说她是我女朋友的?”

    听到她的言语,我则是黑着脸,无着语对女歌手询问道。

    “别说这些没用的,我只希望你离语嫣远一点儿,最好是远离她的生活,不要再去招惹她,还有就是你趁她没有喝醉就带她走吧,不要再发生昨天的事情了,不然你们俩以后也别来这里了,这样的大佛我们酒吧供不起。”

    女歌手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而是极其认真的对我告诫着,或许也不是告诫,而是一种霸气的警告,我看的出来她没有半点儿开玩笑的意思,看来语嫣真是她的亲人,而且是那种很亲很亲的人,不过她扯到语嫣让我也是真的醉了,尤其是说我和微凉是男女朋友关系。。。。。。真的有点儿自以为是了。

    “行行行,我答应你的所有要求,而我也不做解释了,在你看来,解释也就是掩饰了,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反正我们也不熟悉,只是不知姓名的陌生人罢了。好了,我过去了,不过我答应你尽量不让她在酒吧发酒疯,不过也只是尽量。”

    我也不想多做解释了,本来就没什么,继续多言就显得啰嗦了,我满是笑容的回应着女歌手,话语落下便是触碰着她的肩膀缓缓走过,走向了微凉所在的方向,对于女歌手,我多少有些不耐烦了......

    “记住你今天所说的话......”

    女歌手也没有多言,仍然是很认真且警告意味浓重的开口对我说道。

    “不会忘记......”

    我没有回头,迈着轻快步子的同时简单的回应了她,只是声音有些微弱,很低很低的那种,我不知她有没有听到,思绪间我回到了海蓝色玻璃桌前,而女歌手则是重新回到了舞台。

    微凉没有什么变化,竟然还在喝着酒,这娘们儿酒量是真好,我颇为随意的坐下,很安静的注视着明亮与灰暗完美相融合的酒吧环境,想着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也没有向正在喝酒的微凉询问女歌手怎么了,她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也与我没有多大的关系。

    我来这里只是蛋疼的看着微凉喝酒,同样也是受到她最阴险的威胁罢了......

    “你怎么不说话?哑巴了吗?”

    只是微凉不想让我安安静静的听会儿歌,我刚刚坐下,便又开始胡搅蛮缠起来,我都不知该说些什么了。

    “你不是说不让我说话吗?我清楚自己的责任与地位,在酒吧看着你喝酒,然后将醉酒的你安全送回家就行了,说话已然没有必要了。”

    我的视线依旧停留在舞台之上,歌声悠扬,身影妙曼。

    不过对于微凉,所谓不尊重的意味完全没有,语气那是极为的柔软,其中微弱的讽刺,有些喝醉的微凉必然也感觉不出来。

    “我现在想听你说话,所以你必须说话,今天你必须听我的,我说什么你就要做什么。”

    面容上红晕更重的微凉,摇晃着啤酒瓶,紧紧盯着我极为刁蛮的说着,她的语气对于我简直就是一种屈辱,好似她让我干嘛,我都得去做,真的沦落为一个卑微的下人了,这个臭娘们儿简直是对我做着赤-裸裸的威胁。

    “我去,那你今天要睡我,我是不也得听话的脱掉衣衫,无条件并且很是享受的献身呢?”

    看着不讲理的微凉,我有怒不敢言,只能是无语的说着,争取让语气多那么一点儿愤愤之意。

    “睡你个大头鬼?想多了吧?别管其他的,现在我让你和我说话,所以你说话就行了,听懂了吗?如果没听懂我可以去那个什么地方做做客,然后与那个老头聊聊天。”

    微凉将啤酒瓶重重的放在海蓝色桌面,用那双会发光的眼眸狠狠瞪着我,有些不满的说着,就像是在教训她儿子似的,而后面直白的威胁让我下意识的咬了咬牙,然而也只是片刻的时间,看来她真的知道我在电台工作,所谓的老头不就是老台长吗?

    心里对微凉极为不爽的我,双手相握缓缓的放在桌面,一脸贱笑的注视着微凉,很是温和的说道:“那姑奶奶让我说什么呢?”

    “说话......”

    “......”

    操,我不知道说话吗?真他妈无语,我怎么就遇见这么一个女人呢?真是倒了八辈子大霉了。

    “好,说话说话,那个。。。。。。你家住哪里?一会儿你喝到不省人事的时候我好送你回家。”

    心里愤然无言过后,默默的诅咒了微凉,然后我还是听话的与微凉说起话来,现在的微凉明显有些上头了,毕竟一打啤酒已然快喝完了,避免她再次在酒吧里没事找事,我需要尽快将她送回家,我的任务也能够早点完成,然后我就能早点脱离她了。

    明明不是把柄,却只能将这种虚无缥缈的威胁当作制约自己的把柄,真是操蛋。。。。。。

    “我没有家......”

    微凉靠在染着白色佐料的椅子上,仰着头望着头顶的挂灯低沉的感慨道。

    “怎么可能?你难道每天睡天桥吗?”

    我怎么可能信,能骑那么奢侈的机车,会没有住的地方?当我是三岁小孩儿啊?

    “没有就是没有,我虽然不睡天桥,但我是睡酒店,所以没有家。”

    微凉突然变得感性起来,瘫软似的靠在椅子上,一缕发丝有些淘气的遮掩了她的视线,而她的视线却是一直停留在有些昏暗的灯光上,好似在想着什么不开心的事情。

    不过听她的语气,我感觉是真的,她可能和我一样不是成都本地人。

    “好吧,既然是四海为家,那我就送你到你住的酒店吧,酒店名字叫什么?”

    “不去酒店了......”

    所谓的感性很是短暂,微凉立刻就是极为随意的回答着我,说话间再次喝起了酒,仿佛她所有的情绪全得靠酒精来麻痹,看她的样子我说不出有什么感触。。。。。。幸灾乐祸?感同身受?

    “那去哪里?你又没有家,难不成睡大马路?”

    我有些无语的询问着潇洒中却也蕴含忧郁的微凉。

    “我没钱了,住不起酒店了。”

    微凉说这句话的时候很是淡定,感觉一点儿发愁的意思都没有,不过她的鬼话我才不信。

    “住不起酒店了,难不成住我家?”

    我半开玩笑的随口一问,完全就是下意识的想法,然后就脱口而出了。

    “恩,就住你家,等我有钱再搬出去,现在手头有些紧,所以打扰了。”

    微凉将手中的啤酒放下,一直平静淡然的面容突然浮现出了灿烂的笑容,裸露着整齐划一的白齿对我轻快的说着,一切都是如此的自然,仿佛她等我说出这句话已然许久了。

    “......”

    “如果你不愿意让我住你家的话,那你负责我住酒店的开房费用,之前我住的酒店是二星级酒店,你自己看着办吧,我尿急了,先去方便了。”

    微凉被淡淡红晕占据的面容浮现着满满的笑容,语气高亢,颇为随意的对我说着,但其中的威胁之意太过明显,说话间她有些摇晃的站起身,手托着桌子稳了稳,含笑着深深看了我一眼,转身走上了我所走过的路。

    望着她略微摇晃的妙曼背影,我将早已握紧的拳头重重的砸在了海蓝色桌面,啤酒瓶都是连带着摇晃起来,不顾别人的眼神,嘴里不高也不低的喃喃起来:“掉厕所里才好,他妈的,原来重头戏在这里呢,我他妈真是把事情想的简单了,上次坑了我一千多块,现在怎么可能只是让我做一个轻松的护花使者呢?他妈的,原来是要免费住我家啊,臭娘们,算盘打的真是好啊,原来都是套路啊,我这没把门的臭嘴啊,不过,想住我家,没门儿,老子要是让你住了,这一辈子王字都倒写,坑人的臭娘们儿,真是白瞎了那张祸国殃民的脸了,看来她所谓的雅马哈也是找别人借的,要不就是坑别人的,奶奶的。”

    我愤愤的叫骂声落下不久,微凉的身影便是出现了,摇摇晃晃的迈着优雅的一字步向着我缓缓走来,我坐在椅子上,注视着走来的微凉,发现她腿特别的修长,而且特别的直,没有一丝弯曲的感觉,可能所谓的模特也是比不太上了。

    虽然我看不清她的脸,但我可以想象的到这娘们儿此时此刻脸上浮现的必定是幸灾乐祸的神色。

    “帅哥......怎么样?想好了吗?是花钱给我开房,还是给我腾一间房间呢?”

    微凉慢悠悠的摇晃而来,马尾辫肆意的摇摆,双腿很听话的并论,修长手掌托着桌面,低垂着脑袋,一脸灿烂笑容的注视着我,很淡然的询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