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与身份不相符的坚持

    更新时间:2017-02-28 17:21:13本章字数:2571字

    战国时代是个英雄辈出的时代,在当时,任何人只要学有一技之长,都能混出名堂。所以那个时代的人别管出身是什么,都能通过后天的努力去改变命运。齐国人蒙骜就这样在秦国掌了兵,小公务员李斯就这样在秦国当了司法部长,农民苏秦就这样当了联合国秘书长。总之我们熟知那些战国英雄,很多都是从社会底层通过摸爬滚打一步步逆袭人生。可是秦朝一统天下之后,这种趋势戛然而止。秦朝还没有科举,所以底层百姓没有通往上层的通道。而且秦朝普遍采用世卿世禄制度,老百姓想当官那是白日做梦。

    那么说安心在家做学问,像孔子、墨子、荀子等大师那样广揽门徒可不可以?在秦朝那也是绝对不行的。秦朝要求以官为教,以吏为师。民间办学是不被允许的。老百姓只有服兵役、徭役的权利,其他的免谈。

    也正是因为这样,像张良这样的人会不遗余力的要置秦始皇于死地。也正是因为如此,原本好学的刘邦混成了街头流氓的老大。张良不能顺应潮流,所以成为了国家A级通缉犯四处逃难。刘邦比较圆滑,很快在时代的夹缝中找到了自己的生存空间,原本受过良好教育的刘邦说着脏话成为了沛县大混混,生活的有滋有味。

    还有一个人在时代的洪流中扮演着顽石的角色,绝不随波逐流。此人就是另一个前楚国人,他的名字叫韩信,一个坚持着本不该他坚持的韩信。

    韩信出身平民,生活在楚国淮阴(今江苏淮安)。在他十几岁的时候秦朝一统天下,韩信很悲剧的成了秦朝人。作为秦朝的平民百姓,韩信没有土地耕种,这就意味着他想踏踏实实当个农民是不可能的。当然了,韩信就算是有土地也不会安心当个农民,他跟早年间的刘邦一样,不是个安心混吃等死的人。

    年轻的韩信跟年轻的刘邦有着很多相似的地方,比如不会种地、不会经商、没有生存的手艺。而韩信跟年轻的刘邦一样上进,坚持学习文化知识和剑术。刘邦学习是为了投奔信陵君混出个名堂,而韩信的这份坚持,让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当刘邦得知学习无用的时候,马上去混了社会,还混了个小吏当当。项梁在逃到会稽之后,也混了个小吏谋生。再看韩信,学了一身本事,因为不屑于钻营,所以连个小吏也没混上。

    韩信的内心,充满了悲壮。韩信不屑于营销自己,结果弄得连饭辙都没了。放眼望去,大秦帝国才刚刚建立。蒙恬北却匈奴七百里,屠睢、任嚣先后出兵平定了南越。这个帝国看上去是那样的稳定,这就意味着,韩信所掌握的本事,在当时一钱不值。

    好在韩信还有另一个本事,他善于用剑。不过剑术超群的韩信依然是不会营销自己,所以他既不能像刘邦那样混个亭长当当,也没能在哪混个保镖。

    有一身好武功且精研兵法的韩信,由于不会推销自己,一直不被认可。仿佛他唯一的谋生之道就是出去劫道了,很不幸,韩信没有生活在宋朝。秦朝是个劫道都能亏损的时代。秦朝的官方通用货币是半两钱,但是因为受当时生产力和经济政策的制约,半两钱虽然是官方货币,但不代表人人都会带着很多钱出门。当时的官员工资都是靠小米结算,很多时候,小米是那个时代的硬通货。秦朝的税法规定,老百姓收的粮食要拿出三分之二去交税,也就意味着谁也没有余粮等着韩信去劫,这是个治安多好的时代啊,老百姓穷的夜不闭户、路不拾遗。

    在这样一个时代,像韩信这种人要么高傲的饿死,要么收起那份自尊去蹭饭,要么自己找块地种地养活自己。韩信既然不会种地,又不愿意去死,因为他还没有证明自己的价值,所以韩信坚持走上了蹭饭道路。虽然他自尊心很强,但是生活把韩信活活逼成他最不想成为的那类人。很多时候,韩信自己都瞧不起自己。

    在当时很多人眼里,韩信是个业余的正常人。该学种地的时候他读书,该学钻营的时候他练剑。读书和练剑在当时都是贵族们消遣的游戏,对于一个连饭都吃不上的老百姓来说,和两样完全不具备经济价值。可是饿着肚子的平民韩信就是这么坚持着读书练剑,虽然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这辈子还有没有机会使用这两大技能,但是他倔强的坚持着。

    我们无论是上班还是上学,很容易对蹭饭之人深恶痛绝。尤其是对天天蹭饭之人,绝对视之如皇军。大才如韩信,最终沦落为一个顿顿靠蹭饭为生的人,不得不说这是老天对秦朝的讽刺。

    且说咱聊的这三位前楚国人,都跟亭长有着不解之缘。刘邦不用提,人家自己就是亭长。项羽在自己最穷途末路的时候,提出要把项羽渡回江东的也是个亭长。而跟韩信关系紧密的这位亭长,是韩信蹭饭的对象。

    同样是亭长,人家刘邦混的小寡妇们都盼着他去蹭吃蹭喝。而这位亭长混的被韩信蹭吃蹭喝,真没地方说理去。

    那么说这位南昌亭长大人为什么要请人人都不待见的韩信来家吃饭呢?史书中没有记录这些细节。不过我分析,南昌亭长请韩信来家吃饭,绝不是让他白吃的,很明显这是一场交易。至于他让韩信干什么,我们不得而知。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他让韩信去办的事触碰到了韩信做人最后的底线,所以韩信没有接这个差事。南昌亭长一看韩信不上道,就跟自己媳妇演了一出戏。那是在某一年的某一天,韩信一大早如约而至去吃早点。而南昌亭长的媳妇一大早在被窝里就把早点吃光了。韩信顿悟,这个世界上绝对没有免费的午餐。

    这个事情对于韩信来说,是非常严重的。对于韩信来说,原本冷漠的社会,有南昌亭长这样的好人来款待他,可以让韩信感到阳光都比以前更明媚了。但是当韩信知道这是一个丑恶的交易后,韩信对这个世界彻底绝望了。韩信离开了熙熙攘攘的人类社会,到城外荒郊过起了避世的生活。可能此时的韩信并不指望在戎马之中建功立业,也许在千百年后,人们会在一个古墓中发现一部震古烁今的兵书,而兵书的作者正是韩信。很可能韩信会因为这部兵书被奉为兵家圣人,大家在纪念韩信的同时,不会有人想到韩圣人生前的种种不幸。

    其实韩信这种就是不如刘邦内心强大,同样是事情刘邦也曾遇到过。那是在刘邦年轻的时候,没饭吃的刘邦按照惯例去自己大嫂家蹭饭。那时候刘邦的大哥刘伯早已亡故,刘邦老去蹭人家孤儿寡母的饭,让他大嫂很反感。这次刘邦去蹭饭,一进门就发现大嫂用锅铲子用力的刮着锅底,那意思是饭吃完了,一丢丢都没剩下。刘邦只不过哈哈一下,再去别处蹭饭。若干年后,刘邦面南背北登基称帝,封刘伯的儿子刘信为羹颉侯,就是为了调侃当年大嫂刮锅底的行为。

    韩信做不到刘邦那份强大,守着自己那份坚持,一路逃到了郊外。然而生活就是这样,很多事不是你想逃就能逃的了的。韩信的郊外生涯,并不比城里顺利。在郊外,韩信遇到了他人生中的第一个贵人。从此以后,韩信重出江湖,去挑战人生中更多的挫折。至于这位贵人的故事,下节再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