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回 骷髅山魔王出世 危难桥秀士扶危

    更新时间:2017-03-05 07:14:19本章字数:6262字

    1.第一回、骷髅山魔王出世,危难桥秀士扶危。

    2.第二回、初秋夜男婴降生,套堰村稚子屈辱。

    3.第三回、启蒙师不愧园丁,马蹄下险救金鱼。

    4.第四回、野狗林险脱危难,城隍庙梦遇天使。

    5.第五回、受天命鳞儿救主,斗恶蟒奇获神弓。

    6.第六回、入饭庄力斗狂徒,临茶舍身遭暗算。

    7.第七回、贼茶舍强人聚议,恶狼谷梦境飘魂。

    8.第八回、射银箭明忠脱难,逢慧敏洞内临危。

    9.第九回、唤明忠姐妹同心,劫人质白驹殒命。

    10.第十回、黄河岸倾诉衷情,古渡口再临绝境。

    11.第十一回、白禽解困斗强贼,慧敏临终遗惠语。

    12.第十二回、山河悲痛悼巾帼,梦境游魂逢挚爱。

    13.第十三回、观音梦里传真意,慧敏还魂有担忧。

    14.第十四回、龙卷黄沙惊梦醒,林荫路上解忧愁。

    15.第十五回、慧敏长夜难入梦,明忠梦中遇蜘蛛。

    16.第十六回、楼梯口激情相撞,晚起中再议蜘蛛。

    17.第十七回、考生落榜谈婚嫁,挚爱婚前话母亲。

    18.第十八回、梦中田野说大道,动魄惊魂遇蜘蛛。

    19.第十九回、慧敏容颜失俏丽,观音梦境指迷津。

    20.第二十回、梦中鳞儿解惆怅,雨后王母收彩虹。

    21.第二十一回、玉女泪别清风里,新妻悲喜洞房中。

    22.第二十二回、新婚酸涩垂心泪,酒醉热肠结异缘。

    23.第二十三回、发妻撞见伤心事,新爱提出假结婚。

    24.第二十四回、三角锉钝成平淡,慧敏归来创新奇。

    25.第二十五回、夫妻举案谈今后,爱夜销魂入仙山。

    26.第二十六回、晨霞化作彩云去,慧敏论与蓝馨合。

    27.第二十七回、发妻一夜成永隔,遗物再出引深意。

    28.第二十八回、梦境蒙蒙遇也苏,黄沙漫漫逢真主。

    29.第二十九回、圣女施医救危命,寒流促爱成仙缘。

    30.第三十回、漠黄沙神仙佳眷,清真寺显圣安拉。

    31.第三十一回、圣女随风飞天际,侠士舍命救珊瑚。

    32.第三十二回、遇歹徒有惊无险,学功夫另有用情。

    33.第三十三回、停车场浓浓爱意,蜜夜里思念故乡。

    34.第三十四回、游荡子探望双亲,新媳妇聆听故事。

    35.第三十五回、旧宅里整理遗物,新房中电话惊魂。

    36.第三十六回、邓浩强喜得佳婿,戚翡翠略胜一筹。

    37.第三十七回、俏姑娘浓意芳情,戚向天雄心毒计。

    38.第三十八回、为情人翡翠离家,设妙计赌局重议。

    39.第三十九回、游艇情侣谈天意,岸边姐妹化轻烟。

    40.第四十回、泼妇人凌弱恃强,红歌星与君同醉。

    41.第四十一回、无心醉酒成姻缘,意切情深论婚嫁。

    42.第四十二回、成佳配夫妻携手,为爱情姐妹离心。

    43.第四十三回、苦肉计初得成果,春情药离间夫妻。

    44.第四十四回、雪茵妙计成心愿,紫娟重病遇香婆。

    45.第四十五回、密松林山人扮鬼,盘蛇路贵客询史。

    46.第四十六回、昙园石姓缘天意,梦境故人现仙身。

    47.第四十七回、前山饭时谈旧事,后山峰顶坐金莲。

    48.第四十八回、昙园火海化灰烬,梦菊青竹有金盒。

    49.第四十九回、田成北斗再高考,话作劣迹险失学。

    50.第五十回、孟姗姗餐厅赠饭,杨青青树林亲访。

    51.第五十一回、紫紫车站遇偶像,兰兰对面诉衷肠。

    52.第五十二回、蓝馨入梦诉心语,明忠无奈拥新人。

    53.第五十三回、姑娘私定终身事,浪子彷徨大街头。

    54.第五十四回、公园里佳人惊梦,酒店中青印笛声。

    55.第五十五回、试明忠姐妹欣喜,定终身故乡成婚。

    56.第五十六回、大酒店群英汇聚,小客厅尽吐真情。

    57.第五十七回、欲出国回顾往事,谈现状勾起伤心。

    58.第五十八回、洛杉矶群英圣境,圣水池一家飞仙。

    59.第五十九回、西王母乘风远去,俏颖儿唤法释疑。

    60.第六十回、颖儿犯险遭魔困,怡儿神寺叙旧情。

    61.第六十一回、慈云观雪翎成圣,寺前山初战告捷。

    62.第六十二回、明忠火海救龙族,众丽云头说大道。

    63.第六十三回、七仙子述说心悟,四圣女开解纠结。

    64.第六十四回、名就还乡谢养育,困孤魔类出穷兵。

    65.第六十五回、七界同伐魔界内,一家共隐彩云间。

    1.第一回 骷髅山魔王出世 危难桥秀士扶危

    清秽未分世间乱,阴阳无序天地残。

    若无圣士传真义,魔道横行绝人寰。

    人间教化归大道,万法归宗向自然。

    欲知慧德归旨证,且看人海异缘谈。

    盖天地之道,一阴一阳相辅相成者也。阴阳之道,如昼夜更替,若雌雄相依,不可偏废。独阳不生而孤阴不长,得圣道者客观辩证而成神圣,入邪道者主观极端而变妖魔。自然,天清地爽,阴阳交感,而生人,生兽,生禽。然若,天地混浊,阴阳畸感,则出妖魔鬼怪矣。

    自麦哲伦环球探险之后,人类渐知四洋七洲。七大洲为亚洲、非洲、南极洲、南美洲、北美洲、欧洲、大洋洲;四大洋为太平洋、大西洋、印度洋、北冰洋。其面积如下:亚洲四千四百万平方公里,非洲三千万平方公里,北美洲二千四百万平方公里,南美洲一千八百万平方公里,南极洲一千四百万平方公里,欧洲一千万平方公里,大洋洲九百万平方公里,北冰洋一千三百万平方公里,印度洋七千五百万平方公里,大西洋九千三百万平方公里,太平洋一点八万万平方公里。这里单表亚洲与太平洋。洋中有一国土,名曰骷髅国。近大陆有一座山,唤为骷髅山。此山联七洲之交通,聚四洋之水道,真个好位置!

    然势慑汪洋,威骇临海。势慑汪洋,欲将鲸象吞蛇腹;威骇临海,波翻墨浪卷荼毒。三尺白帆张血口,万丈魔焰逞凶顽。乌崖怪石,削壁恶峰。乌崖上,鸦声悚怖;削壁前,魅影狂舞。峰头时听鸱鸮鸣,石窟每观蛇蝎入。残林中狼嚎鬼吼,枯树上白骨骷髅。魔云怪霭环绕,冤魂野鬼遍地。桃李无枝叶,竹柏段残节。一条涧壑无生气,四面洞穴有浓烟。正是百邪会处绝生季,万劫不复成灾源。

    那座山有一石窟,石窟之内,有一块魔石。那石高三米六分五厘,直径二米四分。三米六分五厘高,对应一年三百六十五天;直径二米四分,对应农历二十四节气。四面无生物可见,左右倒有骷髅相衬。其身不正,更饱受邪风淫气熏染。内育魔胎,一日迸裂开来,竟迸出一个石卵,那石卵似圆球样大。一见风,便化作一个魔,赤发朱须,青面獠牙。眼射两道血魔之光,直射苍穹。

    那魔在山中,飘来荡去,食人肉,饮人血,踩骷髅,践白骨;与妖魔为伴,鬼魅为群,毒霾为友,瘴气为亲;夜宿乌崖之下,朝游黑洞之中。一朝与群魔聚会,都在阴窟之中,一个个面目狰狞,张牙舞爪,敲骨吸髓。一群妖魔聚议片刻,便去那山头游荡瞭望。见一股黑雾滚滚而来,真个似铺天盖地。众魔都道:“这股烟雾不知是那里的气霾。我等今日闲着无事,顺风飘去寻看一下源头,或许有宝贝!”那魔大笑一声,便引领众魔,牵手鬼怪,一齐飘来,狂啸着顺风飘去,直至烟雾出处,乃是一股洞穴之气。但见那:

    一口墨云起,百里人绝迹;海风吹不断,日月无光仪。

    冷气时习习,乌烟恶臭袭;滚滚无绝断,阴风鬼厉凄。

    众魔拍手狂叫:“吆西!吆西!原来此处远高处绝壁之上,俯视东海波涛。”一魔叫道:“谁有本事,拨浓烟,扑厚霾,钻进去看个究竟,出来毫发未损者,我等即尊他为王。”一连叫了数声,忽见群魔中飘出一魔,应声狂啸道:“我去!我去!”也该着他:

    今日臭名显,时来大运通;有缘居此地,便径入魔宫。

    他拨开浓烟,扑散厚霾,往前一蹿,径进入洞穴之内,俯身观看,那里边骷髅遍地,血淋淋的一架桥梁。他停住身形,定了定神,仔细一看,原来是个青石枯井。井中血水,喷涌滚沸,化作血墨色烟雾飘游出去,遮住了洞门。

    但见白骨堆积,黑云臭气,血影斑斑四壁。石室内刑具镣铐摇曳,哀号惨叫不绝,更有身首异处之鬼魅,飘来飘去。中央大座两旁,灯盏内满注人血。座上方有一巨骷髅头,眶射红光,血盆大口发出恐怖的怪叫,“靖山来矣”。那魔躬身道:“靖山为谁?”骷髅道:“靖山,魔王霾靖山,汝矣。”那魔应道:“靖山,魔王霾靖山,我矣。”遂哈哈怪笑,抽身往外便飘,复拨开浓烟,扑散厚霾,飘出洞外,狂笑一声叫道:“好去处!好去处!”众魔把他围住,问道:“里面怎么样?有多深?”魔王霾靖山笑道:“好去处!好去处!原来是一座天成的魔洞。洞中魔气取之不尽,用之不竭。”众魔道:“如何见得是个好去处?这烟霾自何而出?”魔王霾靖山笑道:“这股烟雾乃是个青石枯井中之血水,化作血墨色烟雾飘游出去,遮住了洞门。洞内血腥浓郁,魔气蒸腾,正是我们安身修炼的好去处。”

    众魔听得,个个狂啸,都道:“你还先走,带我们进去,进去!”魔王霾靖山复拨开浓烟,扑散厚霾,往里一飘,并狂叫道:“兄弟们,都随我进来!进来呀!”那些妖魔一个个拨浓烟,扑厚霾,伴随着一阵狂风便进去了。魔王霾靖山端坐眶射红光的巨骷髅头下道:“诸位,大家有言在先,你们说有本事进得来,出得去,毫发未损者,即尊他为王。如今我进来出去,出去进来,寻了这一个洞天与列位安身修炼,何不尊我为王?”众魔听得此话。一个个弯腰跪地,磕头捣蒜,齐声叫道:“大王万岁!万万岁!”。自此,霾靖山稳坐魔王之位,号为破天裂地荡海魔王。

    魔王霾靖山吃人饮血,不知过了多少载。一日,与群魔饮宴之时,忽然面露忧烦之色,竟然落下泪来。众魔慌忙问道:“大王,何事烦恼?”魔王霾靖山道:“今日虽在欢喜之中,却也触发一点远虑,因此烦恼。”众魔齐声叫道:“大王,如何还不知足?我等今朝日日欢乐,衣食无尽,福禄无穷,为何太远虑而自寻烦恼?”魔王道:“我等今日虽有国土,然毕竟为弹丸之地,又天地之间实力最强之东海龙王常施压力,随时欲将我族吞没,直令我等坐立不安。”众魔闻得此言,一个个掩面哀嚎,皆嚎处境无常。

    只见那魔群中,忽飘出一个魔,厉声嚎叫道:“大王这般远虑甚是,如今众神之内,惟有东海龙王实力最广,欺我太甚。”魔王道:“你可知如何对付东海龙王?”那魔道:“吾闻东海龙王法力高深,唯赖龙女项链上之定海神珠。若施计策取而得之,则东海龙王不足畏矣,龙王若除,则天地唯君独尊矣。”魔王思量片刻,点头道:“此计甚妙!得定海神珠,取天地至尊之位,唯在此一举。小的们,今日备战,明日见我信号,里应外合夺取龙宫。哈哈!……”

    次日,这魔王领众魔,飘至桥头,一转身化作一老道士,使出一个闭水法诀,“扑通”一声扎入大海,分开水道,直入东洋海底。正游走间,忽见一个碧脸巡海夜叉,挡住他问道:“拨而水来的道长,您是何方神圣?报个姓名,我好通报龙王出来迎接。”靖山道:“我乃富石山妙道真人犬养山,是你老龙王的紧邻,特来拜会!”那夜叉听说,急转水晶宫传报道:“大王,外面有个富石山妙道真人犬养山,正是龙王近邻,特来拜会。”东海龙王敖广素来好客,急忙起身,与龙子、龙孙、虾兵、蟹将出宫相迎,拱手作揖道:“道长,请进!”于是靖山便入了龙宫,婢女急忙招呼献茶。老龙王恭敬地问道:“道长,您何时得道,授何种神仙之术?”靖山道:“龙王哥哥,我自幼随家师修行,数十年如一日,终得一个上山下海之体。”说着便从怀中取出一对夜明珠,殷勤献上。龙王大喜,误以为他真得是得道高人。于是大摆筵席,招待靖山,靖山假醉,遂留宿龙宫。

    夜里,众皆熟睡,守卫的虾兵蟹将也困乏得直打盹,魔王霾靖山偷偷下床,摇身一变化作小鱼,悄悄地游入公主房内,见公主亦熟睡,一口吞下定海神珠,幻出魔杖,向骷髅山的众魔发个信号,现了原形,公主梦中惊醒,见一青面獠牙的魔鬼狞笑着站在自己的床前,正欲扑向自己,一声惊叫,翻身下床,急忙做法自卫,却几无法力,低头一看,项链上的定海神珠早已不翼而飞,遂急忙逃出。魔王霾靖山紧随其后。

    此时,东海龙宫一片混乱,骷髅山的群魔已从外面攻入。

    东海老龙王正在榻上酣睡,一股腥风旋卷而至,冷得他一个寒颤,翻身起来,听得外面杀声四起,便与龙母急忙披挂,抄起钢叉冲出室外,只见他的龙子龙孙和虾兵蟹将正与一群魔鬼血战,已是尸横遍地,于是大喝一声,“哪里来的妖魔鬼怪?竟敢擅闯我东海龙宫!”话音未落,听得一声“父王,救命!”只见公主披头散发,衣衫不整,被一个青面獠牙的恶魔追了过来,老龙王急举起钢叉上前迎住恶魔,大声道:“何方妖怪,敢欺吾女?拿命来!”公主气喘吁吁,顺势闪在一旁,两个婢女赶忙上前扶住。

    却说魔王靖山狂笑一声,“哈哈,老泥鳅,昨日座上宾,今日便不相识了么?本王乃是骷髅山骷髅洞破天裂地荡海魔王霾靖山是也。”老龙王道:“霾靖山,莫不是昨日来访的得道高人犬养山?”霾靖山道:“哈哈,昨日得道高人犬养山就是今日绝代魔君霾靖山,本王早有夺天地至尊之意,昨日略施变化小计,就骗过了你们这班龟鳖,今巧得天地至宝定海神珠,法力无边。老泥鳅,受死吧!”东海龙王恍然大悟,怒火冲天,叫道:“卑鄙小人,看叉!”举叉便刺,魔王用杖轻轻一格,便闪在一边,叫道:“哈哈,老泥鳅,恁你这天地擎天白玉柱、架海紫金梁,没了定海神珠,还有何能耐与我相斗?既然你自寻死路?那本王就成全你。哈哈!”说着,举起魔杖,一个泰山压顶,携风带雨砸向龙王头部,龙王使一式烘云托月旋浪推波举叉相架,这两般兵器一撞击,只听得天崩地裂般一声巨响,百里海面激起千尺巨浪。霎时间天昏地暗,雷鸣电闪,狂风大作,暴雨滂沱。

    这一架,震得老龙王身子一晃,一个趔趄,险些倒地,但见他虎口迸裂,盔甲歪斜,回身便走,那些龙子龙孙、虾兵蟹将见状,急忙后退,保了龙王、龙母及公主、太子投南而撤。若不是失了定海神珠,那魔王岂是东海龙王敖广对手;而若不是得了定海神珠,那魔王又岂能有如此法力。

    群魔乘胜紧紧追赶,龙族且战且退,损失惨重。最后,整个龙族的队伍退向了沿海岛屿,败随而来的最后一班虾兵蟹将组成了敢死队,挡住了魔王的队伍。可怜这班水族战士,虽然勇烈,却不是群魔对手,一个个血染盔甲,挣扎倒下,惨叫之声,撕心裂肺。须臾之间,浮尸累累,海水也被鲜血染作红色。

    龙王带着家眷正往南撤,听得魔王霾靖山一声怪叫,“哪里去!”他挥舞魔杖,劈空里用力一划,只听得破天裂地一声炸响,一条巨堑闪出海面,横在面前。但见其深不见底,长不可望,宽不可及,黑霾漫布,热浪翻腾。魔王双手举杖,口念魔咒,须臾之间,巨堑化作一片火海,烈焰冲天,整个东海的水温迅速升高,海面渐渐下降,龙王家族成员顿时哭声大作,抱作一团相濡以沫。东海龙王仰天长叹,“吾命休矣,吾族休矣!天地浩劫至矣!孩儿们,让我们投身火海,以报玉帝知遇之恩,以身殉道吧!”魔王霾靖山狂笑着,领众魔气势汹汹紧逼过来。

    公主满面悔恨,失声痛哭道:“父王,母后,各位亲人,都怪颖儿一时大意,失了定海神珠,筑成此弥天大祸,连累大家遭此横祸,虽万死不足弥补,今愿以一身而换众人之性命。”说罢,欲以只身前去拼死拒敌,龙王、龙母一起拉住她,龙王道:“孩儿,事已至此,你一个人去拼死亦无济于事,魔王早有预谋制造天地浩劫,吾等防不胜防,就让我们一起投身火海吧!”

    说罢,他高呼一声,“孩儿们,与其落入魔爪受折磨,不如纵身火海全忠节,吾等一起跳入火海以殉天地正义之道吧!”龙族男女勇士面对熊熊烈焰之堑,尽皆面无惧色,齐声高呼:“玉皇圣帝万岁!天地正义万岁!……”手挽着手,一起纵身跳入汹汹烈焰……

    火海中的龙族勇士,顷刻间意识模糊了。公主仅有的一丝幻觉浮现,群魔正在焰外海面呼跃,魔王正在天地之间狂笑,自己和族人的的身体正在烈焰的吞噬中熔化,海水即将干涸,干旱和瘟疫正在向亚洲大陆蔓延,大陆也渐渐为血雾魔霾吞没,一时间天昏地暗,山崩地裂,草木焦枯,尸横遍野……

    在公主幻觉中,死神狂笑而来,他红衣红面赤睛赤发,贪婪地张开血盆大口,血色馋涎滴滴落下,将公主最后的意识一口吞下……

    然而,公主的幻觉意识在死神的口中却并没有立即死去,非但没有灰飞烟灭,反而听得一阵悦耳笛声,迎面徐徐吹来一缕清爽香风,霎时间吹散了死神的血色轮廓,使得天地逐渐回复清明,大陆开始恢复生机,海水缓缓冲起浪花,烈焰渐渐熄灭了,天堑之上现了一座七彩虹桥,上书“危难桥”三个金色大字,直跨到天边去了。一道白光划过宇宙,轻轻卷起龙族勇士置于虹桥之上。一银衣秀士正吹笛驾鹤而来,后有七位随从。

    但见他:

    堂堂相貌书生样,逸发银笛目有光。

    银衣银面银靴袜,银带纶巾飘异香。

    宝雕弓作新月样,银剑雕翎隐寒光。

    谁识秀士真名姓?跨海弯弓斗魔王。

    欲知后事如何,且看后文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