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3 蛊毒

    更新时间:2017-03-09 20:03:47本章字数:5318字

    顺着笛声,两人看到了正坐在屋顶上吹着笛子的公孙凌云。月色下,显得格外的心事重重。

    只见木晴霜稍稍一跳便跃上了屋顶,水华川指尖弹出一根蚕丝紧紧拽着也跟其而上。

    “大哥,听你的笛声,好像有心事的样子”,木晴霜问道

    “是呀!大哥,有事就告诉兄弟”

    听到木晴霜和水华川都很是关切的问道,公孙凌云似乎放下了戒备,说道:“明日去寻那妖道,不知你我可否力敌,如若抵不过,二妹你务必带着三弟尽快离开,我自有办法逃生,万一我是说万一,我不幸被擒,你们尽快逃走,也不枉你我三人结义一场”。

    “大哥”,木晴霜似乎想到了什么,眼泪直接在眼眶了打转

    “大哥,你也太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了,我看那妖道盘踞而此只是仗着此地居民善良,如果万蝎门出手,其余五派便师出有名,说不定就会招来灭门之灾,谁也不想因小失大,为了一个无名之辈而把自己置于风口浪尖之处”。水华川说得头头是道,“你也太瞧不起我了吧”,但最后又小声嘀咕道

    “三弟分析得极有道理,何况大哥,如果真的抵不过,逃跑还是可以的嘛?”木晴霜俏皮的说着

    听到木晴霜这么一说,三人相视一笑。

    沙漠的夜晚,气温总是冷得出奇,和中午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何况这清水城位于沙漠的中心。

    风总是轻柔柔的吹过来,然后便是被沙漠中蝎子蛰了般的痛楚,公孙凌云和木晴霜还好,可水华川有伤在身,被风一吹不由得抖了几下。

    见状,公孙凌云上前给其把脉,然后脸色变得煞白,很是吃惊得看着水华川,“水云山的两仪阴阳掌?”接着脸上彻底堆满了难以置信,“怎么可能,中了两仪阴阳掌却能活到现在,除非、、、、、、”公孙凌云一眼便看出水华川不过御兽阶段的修为,可他中了两仪阴阳掌怎会,接着紧紧拽住水华川的脉搏问道:“是谁救了你?”

    看到两人都如此紧张,木晴霜支支吾吾的说:“大哥,是我在沙漠中救了他?”

    “是你”,公孙凌云看着木晴霜,“你师父是谁?”

    “天地庵无方师太”

    “那就更不可能了”

    “大哥,什么不可能,我伤情渐愈难道你不高兴吗?”水华川忙打断公孙凌云的询问,“一物降一物,天地庵的无方师太也是避世高人。”

    “不是,三弟”,公孙凌云忙解释道,“据我所知,中了这两仪阴阳掌的、、、、、、”,然后却突然停止了解释,而后很是诚恳的说道,“如若为兄明日有什么不测,你们两个可否答应我一件事”

    “大哥请讲”,木晴霜和水华川意见似乎出奇的一致

    “你们两个可否去水云天帮我找水漠寒”,听到“水云天的水漠寒”,木晴霜与水华川皆是一惊,迟迟未回答,“实话和你们说,为兄这次到西域而来本来就是要去找水漠寒向他询问一件事的,却不想在清水城耽搁几日,更没想到会结识两位,如果二妹和三弟有什么难言之隐,不必勉强,众所周知水云天可上不可下”。

    “大哥,别说了”,水华川突然打断了公孙凌云的话语,“等灭了那妖道,我们三个一起去水云天”。

    “恩,大哥,三弟说的对,生虽不能同期但愿死可同日,也不枉我们认识之缘结拜之义”。

    “好”,公孙凌云只好答应两人,“二妹,你怎么独自一人就来西域了?”

    “家里逼我嫁给一个不认识的男子,我就一路逃婚逃到西域来了”,木晴霜理所当然的说着

    “真幸福!”听到水华川这么说,木晴霜有点生气的看着水华川,“看什么看,我是说你没嫁给那个人,那个人可真够幸福的”。

    “你说什么?”

    “别闹了,三弟你又是为什么来西域的?”

    “我就是西域的呀?只不过一直呆在山上,很少下山而已,这次是我第一次光明正大有正当理由的下山”,水华川当然不是傻子,根本不可能会说出此次下山是前往水云天偷云天圣水的。

    、、、、、、

    第二天,天还微亮,公孙凌云便衣着整齐的往清水河赶去,离开客栈的时候还给木晴霜和水华川结了帐。

    一路上,公孙凌云总觉得身后有人跟着,回头时却发现空无一人。清水河位于城西,出城门再走一个钟头就到。

    还未出城门,就看到城墙上坐着一男一女,背影甚是熟悉。

    “大哥,你怎么不叫着我们就独自出发?”木晴霜很是不满的回答

    “不知是谁一觉睡到太阳晒屁股了还不起床,还怨大哥没叫他”

    “你”,木晴霜伸手又准备给水华川一巴掌,可水华川早已跳下城墙,来到了公孙凌云身旁,“大哥,你看二姐欺负我”。

    看到这一对活宝,公孙凌云只是淡然的笑了一笑。

    三人顺着清水河走了一个钟头,太阳早已升的老高,然后又是亘古不变的炙烤着沙子。

    不久,三人便看到了立在源头的清水河石碑,还有一间甚是简陋的茅屋。

    “大哥,想必那妖道就在此处了”,说完木晴霜似乎有先发制人之势

    “二妹,切勿轻举妄动”,公孙凌云说着制止了木晴霜,“二妹,过一会儿,你保护好三弟,我和妖道正面交锋,你在一旁协助我,若有什么不测,你就带着三弟赶紧离开”

    “大哥”,没想到在这紧急关头,公孙凌云想的还是刚刚结拜没有一日的木晴霜和水华川,两人不禁异口同声的喊出了“大哥”

    “无名小儿,胆敢闯我清水河,今日,我看你们三人谁也逃不掉”,就在三人还在“商量”的时候,只见茅屋的木门“吱嘎”一声响,一道人影如闪电般飘了出来。白发垂髫,完全没有居民口中的‘妖道’的模样,慈祥温和和常人没什么差别。

    三人都是大吃一惊,对方这身法完全可以媲美水云天的踏羽行,可就在木晴霜和水华川还沉浸在吃惊中时,公孙凌云却是退后一步,说道:“中土石家的云中纵”!

    “石家?”木晴霜难以置信的望着那人。

    “阁下是石中天?”公孙凌云试探的问道

    “石中天?”那人冷笑一声,“我以早就不用那个名字了,我现在叫黑龙,我看你们三人根基不错,不如趁此拜我为师,接我衣钵,守在这清水河,在这山高皇帝远的地方,岂非乐哉?”

    “生死门四大护法之一的黑龙?”公孙凌云此刻倒有点后悔让木晴霜和水华川趟这趟浑水了,既然是生死门四大护法之一,想必修为必定在幻形之上,但此刻却看不出黑龙的修为到底有多高

    “休得妖言惑众”,说完木晴霜玉手一伸,两把短剑跃然飞出,以雷落的速度刺向黑龙,却见黑龙如光影一般只是一闪。短剑刺空,可短剑依然紧追着不放,黑龙在翻了几个跟头,也不知用了什么功法,落地之时,手上却将木晴霜的短剑握在了手里。

    木晴霜看到后,微微一笑,嘴中默念,黑龙手中的两把短剑瞬间消失,接着一前一后刺向黑龙。黑龙只看到前方的短剑,一掌拍出将其打飞,正要找另一把短剑,可时机已晚,黑龙只觉得自己身后一阵风响,突然意识到短剑在后方的时候,可只是刚要躲开,短剑便从他的脖颈处擦过。

    “木家的七十二路开山剑法”,黑龙看着木晴霜,“只可惜,你还未到火候”,说完袖口一甩,一道无形的气力将这把短剑直接推开,短剑改变方向,直直的刺向木晴霜。

    木晴霜被迎面而来的短剑吓得愣住了,一瞬间,生死就在一念之间。

    就在此时,一把折扇飞向黑龙,而两把短剑也不知因何重新落在了木晴霜手中。

    看到公孙凌云出手,水华川也没闲着,手中聚气成刃勉力向黑龙刺去。

    “梵音扇与聚气成刃?果真是少年英雄,想不到我还有机会与魔音八尊和水青方的后人较量,可惜可惜”,黑龙淡定得说

    “可惜什么?”水华川着急的问道,

    “可惜,我现在决定要杀了你们三个了,留着也是祸害”,双掌变成了黑色,对着水华川和公孙凌云的聚气成刃与梵音扇左右一挡,便将两人推开了两丈远。

    起先黑龙不知这三人的底细,在和木晴霜交手的时候才有所保留,在看到木晴霜不过御兽层次的修为之时,才放下心来。中土木家的七十二路开山剑岂是他一个黑龙就能对付得了的,只是这木晴霜修为甚浅,否则怎会如此。可水华川与公孙凌云一直没动手,一出手便是墨林的梵音扇与水云天的聚气成刃。对于这两个男子本身,黑龙倒是没什么恐惧的,只是这梵音扇乃是墨林的法宝,聚气成刃乃是水云天的从不外传的功法,这两个人背后的势力比那小姑娘家世大得多。所以,一出手,便是七成功力,心想:若是敌得过就拿下这三个人,取其内丹,若是敌不过就找机会逃走。而七成功力只是想试一下对方身手。

    水华川和公孙凌云再次两面夹击,聚气成刃劈向黑龙,而公孙凌云的梵音扇则是割向黑龙的脖子。只见就在这时黑龙双掌中那诡异的黑色中,陡然又出现了两只手,一只手接住水华川的聚气成刃,一只手捏住公孙凌云的梵音扇,另外的两只手却又分别攻击。若是明眼人,定会看出这黑龙修炼的是人蛇一族的“千蛇手”。

    水华川和公孙凌云见到黑色的手掌扑向自己,第一反应就是这黑龙的修为绝不在幻形之下,而他所修炼的功法也是极其恶毒的。果不其然,就在躲避黑龙的双掌的时候,就看到凡是被黑龙双掌碰到过的地方都冒起了白烟。

    十几招下来,水华川和公孙凌云只是躲避,可一味的躲避也不是办法,得改变这种局面才行,否则那可是真要死在这黑龙手中了。这黑龙似乎也看出这两个男子修为最高的只不过才幻形初期而已,所以便放开手脚,准备将其擒获。

    公孙凌云看出了黑龙的野心,所谓的猫吃老鼠,猫总是把老鼠玩死再吃的。想到此,他躲过黑龙致命的一掌,然后将手中梵音扇收回,拿起腰间别着的笛子,黑龙见后眼中浮现一丝吃惊。

    “水墨笛?”

    “妖道,看招”,水华川一手变成了红色,一手紧贴身后,猛得将手砍向黑龙。

    黑龙见状不得不小心应对,“七彩流光斩,你到底是什么人?”开始以为水华川是水云天的人,现在他所用的却是五云山的七彩流光斩,这少年越来越让人不吃惊,不过也更加坚定了黑龙的决心——绝对不能让着三个人活着走出这清水河!

    “我是取你命的人”

    黑掌与红掌相对的瞬间,黑龙退后三步,水华川退后九步,但水华川却紧紧的攥着自己的拳头,浑身颤了几下,脸色像张白纸一般毫无血色。

    “三弟,躲开”,只见不知何时,公孙凌云早已站在一只青鸟上,手里捏着水墨笛吹了起来。

    从水墨笛中发出的声响在距黑龙不到两尺时,变成了薄如蝉翼但却有锋利无比的短刃,只一片刻,黑龙的衣衫脸上便渗出道道血痕。

    刚才还一副胜利姿态的黑龙,此刻却被这两个小儿给玩弄了。他怒了,他是真的怒了。只见他豁然跃起,瞬间双腿变为了一条蛇尾。对着不远处一直放冷箭的木晴霜扫去。

    公孙凌云见后,满脸惊骇,“果真是人蛇一族,二妹快闪开”,看到巨大的蛇尾向木晴霜扫去,公孙凌云失声喊道。

    木晴霜此刻完全呆滞了,水华川此刻心中气血翻滚,凭借尚存的一点理智,水华川中指指尖弹出一根蚕丝,向木晴霜飞去。

    蛇尾落地的瞬间,立刻黄沙漫天。

    只见水华川喘着大气,木晴霜呆呆的蹲在地上。

    黑龙看后满脸的欣喜变为了恐惧,结结巴巴的看向水华川,“蚕丝、、、、、、云天双姝是你什么人?”似乎水华川身上又很是令黑龙恐惧的东西,所以此刻他不得不再考虑一下这少年的真实身份。这少年在刚才的交战之中所用的是三云的功法是确切无疑的,可会这三云功法的只有七十年前的那对姐妹,难道、、、、、、

    公孙凌云看到木晴霜与水华川安然无恙,一颗悬着的心也落回了原地,趁黑龙思考之际,水墨笛从手中猛地甩出,生生的打在黑龙的腰间,黑龙吐了一口鲜血,返身对着公孙凌云一掌打出,公孙凌云将梵音扇挡在胸前,可还是满脸涨红,一口鲜血吐了出来,接着又是一掌对准青鸟,青鸟一声惨叫,飞离开来,公孙凌云半闭着眼睛直接从空中掉了下来。

    水华川也顾不得那么多,两手中指指尖处弹出两根蚕丝,吃力的拽住了公孙凌云,脸色似乎又白了几分,就像是天空中的云朵一般,额头上也渗出了冷汗。

    蛇打七寸,黑龙看来受伤不轻,趁着水华川救公孙凌云之际,向木晴霜扔出一只蜂蛹大小的虫子,水华川看见后拼尽全力大喊一声:“二姐,小心!”

    公孙凌云则脸色发白的看着那只飞向木晴霜的虫子,“蛊?”,想到是南疆人蛇一族特有的毒物,公孙凌云用尽全力将梵音扇扔向了那只虫子。

    可女孩毕竟是女孩,木晴霜被水华川这么一叫,虽然没完全清醒过来,可还是看了水华川一眼,生死就在一瞬间。

    水华川看到缓缓下落的公孙凌云,又看看呆滞的木晴霜,然后收回一只手,猛地对准自己的胸口一掌拍下,借力打力,身体迅速的飞向木晴霜,一把抱住木晴霜,一口鲜血猛得吐了出来,丝毫不差的落在了木晴霜脸上。

    木晴霜一脸鲜血,眉心处在不经意间,一只白色的物体似有生命力轻轻涌动了几下,此刻的呆滞完全不见,一脸的坚定。

    “你又欠我一条命了”,水华川笑着说完然后又是一口鲜血。

    “我说过,你们三人谁也跑不了,那小子中了蛊毒也活不了多久了”,黑龙说完用手擦了擦嘴唇上的鲜血,接着又是从天而将的巨大蛇尾向二人压去。

    如果起初是呆滞,此刻木晴霜则完全清醒,双手四把短剑向蛇尾刺去。看到水华川与木晴霜生死就是一眨眼,公孙凌云咬破手指对着笛孔,只见一把把血红色的血刃也向蛇尾刺去。

    黑龙冷笑一声,“血魔音”,短剑与血刃碰在蛇尾上只是短暂的限制了它的速度,可最后却还是以直捣黄龙之势扫向木晴霜与水华川。

    “没想到却和你死在了一块太不值了”,水华川望着木晴霜,轻轻一掌将木晴霜送了出去,“来生但愿是你救我”,说完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就在此时,一阵凤鸣从天而降,一位红衣女子如九天玄女一般飘然落下。

    、、、、、、

    终年不化的积雪,圣洁的白色,云雾缭绕,一片仙家圣地的模样。

    山脚下,石碑上端端正正的刻着三个大字——雪云山。

    一个一身粉色裙衣的女孩坐在一只白色的牦牛身上,旁边还站着一个中年男子。

    不一会从山上飞下三只白色的雪鹰,跃下一红一绿两道身影,却是两位妙龄女子。

    红衣女子恭敬地走上前,说道,“水师叔,请”,说完再次踏到雪鹰背上。

    绿衣女子走到女孩身旁笑着说,“清儿妹妹,请”,只见水清儿腾空跃起,已稳稳落在雪鹰身上。

    见三只雪鹰往山顶飞去,水漠寒豁然跃起,一只白鹤载着水漠寒向山顶飞去。

    雪云山下,只留下一只雪牦静静等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