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8 比试

    更新时间:2017-03-13 11:18:51本章字数:4049字

    模样虽然改变了,可声音是不变的,看到水华川一副怪怪的样子,凌洛儿大吃一惊,竟然久久没能反应过来。水华川也没再说什么,两个人就这么看着彼此。

    杨尘坐着青牛从瀑布之后的石洞里出来,看到两人像木桩一样呆在原地不动,互看着彼此,一时间竟然笑了起来。

    凌洛儿突如其来的一声大喊,早已吵醒了朝华槿,一觉醒来,却发现自己正呆在自己的屋子里,师兄赵一甲正趴在床头,却怎么也也想不起昨晚到底是怎么回来的。看到赵一甲睡得那么香甜,朝华槿轻手轻脚的走出了屋子,却看到凌洛儿正在看着一个怪模怪样的人,师父杨尘呆坐在青牛上,笑看着两人。

    看到朝华槿走了过来,杨尘忙招手似告诉朝华槿不要打扰两人,朝华槿走到杨尘面前,跪到地上磕头施礼。

    杨尘没有制止,由朝华槿跪在地上。

    “槿儿,你是怎么找到他的?”

    “师父,其实你早就知道了是不是?”朝华槿跪在地上说道

    “也对,自从你功法大成以来,这药王谷就困不住你了,我以前也怀疑过,你每次出谷总是呆很久才回来,开始我以为是你觉得这谷中太枯燥无味了,可事后我就发现事有蹊跷,果然,你果然在暗地里寻找着他”

    “师父,当年若不是你,我们两个早就被仇人害死了”,朝华槿说完,回头看了眼水华川,“水华川,还不过来跪谢师尊”

    听到朝华槿这么一说,水华川从和凌洛儿的对视中走出来,转头也看着朝华槿,这个红衣女子,是那样的熟悉,可不知为何就是不记得什么时候曾经见过。可真的见过吗,从自己记事以来陪着自己的就只有那匹五色云驼,这世上除了四位姐姐和婆婆,就数朝华槿对自己最好了,然后脑海中却不知为何又浮出了一个一身水绿衫女子的影子来。想到这,水华川走了过去,静静站在了朝华槿旁边。

    凌洛儿也回过神来,跑了过来,紧挨着水华川。

    “朝姑娘,刚才你是说让我跪谢这老头?”水华川指着杨尘,眼睛却很是疑惑的看着朝华槿

    “是,你没听错,你理应跪谢师父”,朝华槿客气的说道,“我看你的气色,蛊虫应该是彻底被压制住了吧,师尊救了你,还传你功法,难道你不应该谢谢师尊吗?”

    “虽然你说得很有道理,但是其一他没有救我只是暂时压制住了蛊虫,况且还得我亲自去找西域三宝,其二这功法是他自己愿意教给我的,我又没有跟在他屁股后面苦苦哀求他教我,还有你是救过我,我也说过要报答你。如果你是命令我,好,我跪谢他,但从此以后,咱俩两不相欠”,水华川说的头头是道,但又似乎都在情理之中。

    “你性格倒是完全不像呀”,杨尘开口说道

    “要不我和你打个赌吧!如果你能在我手上躲过十招,咱俩就两不相欠”,朝华槿站了起来,目光冷冷的看着水华川

    “师姐,水哥哥刚刚恢复,最近几天你又忙着炼药,要不你先休息一会,我替你试试水哥哥的武功吧!”凌洛儿俏皮的说道,“水哥哥,我是这药王谷最小也是最弱的一个,你要和我师姐比试,可先得过我这一关。如果二十招之内你能打败我,才能有机会让我师姐教训”

    “师妹,这不关你的事,再说你的身体”,听到凌洛儿这么一说,朝华槿很是担心的看了她一眼。

    “这小子不知天高地厚,洛儿,替为师和你师姐好好教训一下他”,此刻杨尘也发话了,似乎在欣赏一出好戏一样

    凌洛儿听后,对着朝华槿吐了吐舌头,然后走到水华川面前,轻轻踮起脚尖,探到水华川耳边,说道:“水哥哥,我是不会手下留情的,你也不必让着我”。

    说完,自己转身离开,走到和水华川相聚约有两丈远的地方,恭恭敬敬地说,“水哥哥,请”,完全没有平日里那副天真活泼调皮可爱,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成熟。

    “洛儿,你是女孩,你先出手吧!”

    “水哥哥,我怕我先出手你就没有反击的余地了,还是你先请吧!”

    凌洛儿这么一说,水华川则完全考虑起来,以自己对凌洛儿的了解,她不像是那种随意说谎的人,再者虽然自己学会了“烈火纯阳掌”,可由于被银针封住左臂的经脉,自己本来的功法连五成都发挥不出来,实际上就相当于自己只用一只手和凌洛儿比试。如果和赵一甲或者朝华槿他们两人中的任何一人比试,自己有可能耍点小心思取胜,可对一个自己全然不知到底细的凌洛儿,自己思考片刻。

    看到水华川在有所顾忌的盯着自己,凌洛儿也没闲着,自己也在思考这水华川这是修了什么功法,修为如何,竟然连模样都变了。

    “洛儿,请”,再三思考,水华川还是决定让凌洛儿先出手,然后自己见招拆招。

    “水哥哥,那我就不客气了”,凌洛儿俏皮的说道,一旁的杨尘与朝华槿也笑看着凌洛儿,目光扫过的时候,还说道:“师父、师姐,我是不会给咱们药王谷丢人的”。

    如果是朝华槿这么说,水华川肯定觉得她是要动真格的了,可这话却偏偏是从凌洛儿口中说出的,让他不由得怀疑起来,莫非这凌洛儿有什么厉害的功法防身。

    “水哥哥,你要小心吆”,凌洛儿说完速度如雷落九天一般,就这么生生来到水华川面前,左掌还对准了他的胸口。

    凌洛儿的速度令水华川吃惊不已,这个看似比自己小上一两岁的女孩,却没想到修为却远在自己之上。自己修炼十年,天资还算不错,才勉强到达御兽阶段,可这凌洛儿却似乎已达到了幻形的层次。虽然只是一个层次的差距,但之间却又不可预约的鸿沟,即使自己有天蚕变、流云十八式、七彩流光斩等高深功法在身,但对于一个御兽初期之人去战胜幻形初期的人,虽也有希望,但几乎是微乎极微。虽说如此,但这你怎么也猜不透的水华川会是这个结局吗?

    水华川右手将凌洛儿的一掌打开,却看见凌洛儿的一脚却又飞了过来,水华川倒退几步,几滴汗珠从额头上悄然滑落。仅仅两招,凌洛儿仅仅是两招出手,却似乎占尽先机,此刻水华川才明白刚才她为什么说要让自己先出手,后悔早已来不及。

    “水哥哥,你没事吧!”看到水华川退后几步,凌洛儿急切的问道

    “洛儿,没想到你修为竟然达到了幻形阶段!”虽然是在比试,但对于凌洛儿的敬佩可一点都没少

    “水哥哥,如果你现在和师姐道歉,并且跪谢我师父,我就不和你动手了”,从一开始到现在动手,凌洛儿嘴角总是挂着淡淡的微笑。

    “洛儿,你也未免太小瞧我了吧!”水华川说完,快速移向凌洛儿,于是两人便打得不可开交起来。从悬崖之顶到瀑布下的碧水寒潭,一时间水花四溅。

    “三招,四招、、、、、、八招”,凌洛儿便说着便和水华川打斗着

    杨尘和朝华槿看得却津津有味,看到凌洛儿的修为又精进不少,时不时的叹道:“真是个武学奇才呀!”

    这凌洛儿是药王出谷时带回来的,来这药王谷还不到十年,武功却有直逼朝华槿和赵一甲的势头。

    看到对自己的强横攻击,凌洛儿却轻松化解,似乎丝毫没花太大的力气,感觉到凌洛儿确实不好对付,水华川猛然想到自己不是刚学了一套掌吗,何不一试?

    想到此,水华川调动体内的真气,将其贯注在自己的双掌上,此刻自己则完全变了一副模样,黑色头发瞬间变为蓝红相间,眼睛像是一只正在发怒的老虎的眼睛渐带火光,一招“星星之火”打出,无数的火苗从掌中凭空生出,直直的射向凌洛儿。

    “师父,你好偏心,这么厉害的掌法都没教过我”,凌洛儿当然知道这是师父杨尘教给水华川的,因为在和赵一甲打斗的时候,水华川还没有这样的掌法在身,说完看了杨尘一眼。

    迎面而来的火苗似乎丝毫没让凌洛儿感到害怕,还时不时的抱怨几句,却总是笑看着水华川。

    见到火苗冲着自己过来,凌洛儿一手对着碧水寒潭,嘴中默念几句,接着碧水寒潭发出一声巨响,顿时水花冲天,待再次看到凌洛儿的身影时,她手上却多了一条白色的鞭子。

    凌洛儿顺手甩出一鞭子,四处而来的火花却被这一鞭子打散了。

    看到凌洛儿手中的白色鞭子,自己此刻更加诧异了,鞭子自己倒是见过不少,朝华槿那条红色的鞭子,却从没见过像凌洛儿手中的白色的鞭子,而且自己练了一个月的“烈火纯阳掌”就被这么一鞭子给打灭了。正在思考的时候,凌洛儿却早已提着鞭子再次飘了过来。

    鞭子直冲着水华川的胸口,水华川见状赶紧想躲开,可鞭子像是有灵性一般,绕过胸口,硬生生的打在了水华川的左臂。隔着天蚕衣,并且自己从小在雪云山长大,对寒冷应该是不惧的,可凌洛儿的一鞭子却让水华川心生寒意。

    水华川和凌洛儿在外比试,赵一甲又不是聋子,早已醒来,此刻便也走到杨尘和朝华槿面前,看着两人的比试。

    “师父,洛儿什么时候这么厉害了,才几个月没见,那‘白玉玲珑鞭’在她手上像是有了生命一般,若是再有几年,我和师妹都不会是她的对手了”。

    杨尘听到赵一甲这么一说,看了看他,便道:“你说他们两个谁会赢?”

    “洛儿攻守兼备,而水华川却又不知什么还有什么奇招怪招”,赵一甲说道

    “我看洛儿会更胜一筹”

    “一甲,这点你可没你师妹眼力好,水华川是打不过洛儿的,不信你接着看,我猜,不出五招就见分晓”。

    “十招,十一招”,凌洛儿还在数着自己的招数

    两人还在空中僵持着,由于体力原因,凌洛儿此刻也有点虚弱,看得出她也是勉强用出“白玉玲珑鞭”的。一时间,水华川的衣服被鞭子打得支离破碎,身上还浮现出道道血丝,凌洛儿白色的衣服上现在也染上了灰烬,两个人说不出的狼狈。

    “水哥哥,我可要动真格的了”,凌洛儿说完,似乎此刻才真正显示出自己的真本事。

    听到凌洛儿这么一说,水华川也有了破釜沉舟的心态。

    白玉玲珑鞭在空中一幻为二,两根白似玉的鞭子,左右两个方向像两把尖刀刺向水华川,水华川见状左右两手,各自发出一根蚕丝,和白玉玲珑鞭直接撞在一起,可白玉玲珑鞭似有直捣黄龙之势,蚕丝节节败退。

    水华川刚要收回蚕丝,可左边的鞭子早已再次打在了左臂上,只觉得气血沸腾,左臂上也出现了几滴血丝,丢下蚕丝,右手捂着左臂,从两根白玉玲珑鞭中逃了出来,闷哼一声,“现在可真的成了一只手作战了”。

    就在自己快要落地的时候,凌洛儿再次挥起鞭子,就在水华川的正下方,鞭子也正对着水华川,水华川抽回右手,片刻变为红色还兼带些许火花,可奇怪的是火花中还有几块冰,冰中还带着些许红色,像是冰中带火可冰块中的红色比火还要艳丽几分,一掌对准鞭子。

    杨尘见状,从青牛上跃起,赵一甲紧随其后,只见鞭子和掌对准的刹那,两人皆倒飞出去。

    “十五招”,凌洛儿半闭着眼睛看着将要落地的水华川,一手将鞭子挥出,牢牢拽住急速下落的水华川。杨尘早已来到凌洛儿面前,带着些许不解的说道:“真是个傻孩子!”说完抱着凌洛儿降到地上。

    赵一甲也凭空跃起,飞向水华川,此刻他左臂右手上全是鲜血,闭着眼睛,朝华槿紧紧看着空中的水华川,那一刻心竟然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