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截 的 勇 气

    更新时间:2017-03-10 21:52:50本章字数:2658字

    重重叠叠的枝叶,如粘稠的汁液,以阻断空气流通的执着,挡在截的面前,却无力抵挡鹿角刀纵横无序的刀锋,鹿角刀所到之处,树枝、树叶纷纷四处躲避。

    每前进几步,截都要用鹿角刀在枝叶间拨开一条缝隙,仔细扫视能看到的一切,在确信没有危险后,才敢继续前进。

    阳光,扭屈着身体,艰难地在密集的枝叶间穿行,似乎突破了物理定律的界限,顽强地照射在树荫中的地面上,给树丛中的矮小植物,带来丝丝光明。地上的阴影,清楚的告诉截,他已离开部落已很长时间,向东也走出了很远。

    往常,截都是与伙伴们一起出来捕猎。今天,不知什么原因,萨吩咐他们四个人,分别去往不同的方向。

    大耳引去了西方,强壮围去了南方,独眼投去了北方。萨告诉他们说:一路上要小心观察,太阳落山前返回部落。却没有说,今天要带回食物的事儿。

    截被派向了东方,行进的路上,萨的反常表现,如同独眼投的羽矛,牢牢地刺入截的脑袋,让他非常不舒服,所以一路上他不时的摇晃着脑袋,希望能理清头脑中的混乱。

    分派任务时,萨微合着双眼,目光在他们每个人的脸上,来来回回地游走着,似乎是在确保,他们都在认真听他的吩咐;萨的声音素来平静如水,可今天却有些微微颤抖。没错,萨的声音在颤抖,这是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事。这一点截非常确认,当时他就站在萨的身旁。

    不安,像水波纹一样,在截的脑袋中一圈圈地扩散,直达每个神经的最细微处。难道,发生了什么奇怪的事情吗?虽然不断地摇晃脑袋,截到目前还是处在混乱之中。

    截用鹿角刀拨开眼前的枝叶,又小心地向前走了几步。通常,在捕猎过程中,截的任务就是阻挡猎物的退路,因为他的鹿角刀看起来雄壮,而且杀伤力大。

    那是一把用雄鹿角制成的刀,样子更像的一断枝杈横生的树枝或者是手指劲力张开的巨大手掌,边缘和尖角都经过细心的打磨,锋利而尖锐。截也因为这把刀,而被称为鹿刀截。

    “你们今天要特别小心,遇到不认识的东西,只能远远地看,不要靠近。”萨的声音,不断在截的大脑中回响。

    难道,萨预见到了什么不寻常的东西吗?可走了这么远,什么也没有发现,除了几只本应该去猎捕的动物。难道是萨的预见出现错误?

    萨的知识如头上的腾天一般广阔,他所预见过的事情都一一呈现,他的话对部落来说就是一切,从来没有人怀疑过。就是周边的几个部族,也时常请他去主持本部族的重大变故,听取他的建议。

    有那么一次,只有一次,截对萨的预见提出疑问。虽然萨并没什么特别的反应,但全部落的人目光,就如同在看敌人一样注视着他,就连小孩子都远远地躲着,对他指指点点。

    最终证明,萨的预见还是正确的,虽然萨并没有因此而责罚他。但很长一段时间里,截不敢正眼看部落中的任何一个人,甚至是他的母亲。

    截把对萨的疑问,努力挤出自己的脑袋,不能让那一幕再次重演。被全部族敌视的感觉,就如同在他心脏上钻木取火,疼痛一点点地钻进他的心脏,越来越火热,却又无法扑灭。

    继续向前走,当太阳到山顶的时候就往回走,也许其它三人会发现点什么。截想出了一个让自己满意的理由。萨同时派四人出去,自己没有发现什么,其它人应该会有发现,是的,其它人一定会有发现。

    截对自己这个想法感到惬意。这样,至少不用怀疑萨的预见,这让他感觉轻松了许多,树丛中的几缕阳光似乎也比刚才更明亮、更温暖。

    截再次用鹿角刀拨开眼前的枝叶,继续向前走。

    “哗啦、哗啦”,树丛中突然发出了声响。截停下脚步,环顾四周,声音还在继续,“哗啦、哗啦”。

    不是自己造成的,截立时警觉起来。常年捕猎的经验告诉他,这只能是大型动物,在树丛中穿行的声音。

    截屏住呼吸,慢慢地蹲下身去,紧紧地握住手中的鹿角刀,盯着声音的方向。一个人在野外正面遇到大型动物,是件很危险的事情,截非常清楚这一点。

    “哗啦、哗啦!”,声音以坚定的节奏向截慢慢逼近,截手中的鹿角刀开始微微颤抖,身体蹲的更低,几乎要爬到地上。

    “哗啦!”声音就在对面了,眼前这片浓密的枝叶,暂时阻断了两者直接的对视。

    截忍不住要向后退却了。他没有注意到,左腿在没有接到大脑指令时,已私自向后,悄悄移动了半肘的距离。

    声音停止了,周围随即陷入了沉寂之中。

    被发现了?

    截瞬时感受到自己强烈跳动的心脏,每一次跳动,都如同铁锤一般,重重锤打着他的胸腔。血液如潮水般涌向全身的血管,所到之处,水分纷纷被吸收。截的喉咙,很快就因缺水而干燥难挡。他小心地转动着眼球,不安地审视着四周,仿佛眼球转动的动作也会发出声音。

    等待,再等待,无奈、焦躁的等待。

    截的额头上冒出细细的汗粒,慢慢地汗粒汇集成汗珠,在地心引力的不断拉扯下,终于滚下截的额头,在他的面颊上留下一道浅浅的印迹。

    “哗啦、哗啦”的声音,在沉寂许久之后,终于再次响起,折向了南方。截长长地呼出一口气,血管中涌动的潮水,也终于退了下去。

    声音渐渐消失在远处,截用鹿角刀支撑着,慢慢站起身,活动了一下有些僵硬的双腿,抹去额头的汗珠,拽了拽破旧的兽皮衣。长时间的蹲爬姿态,让他腿上的肌肉有些酸痛,非常不舒服。

    那是什么动物?是萨要寻找的东西吗?

    小心地用鹿角刀分开浓厚的枝叶,截慢慢把他那张消瘦的脸庞探了过去。然后,身体好像被什么东西拉扯着,不由自主地挤过茂密的树丛,仰着头,被眼前的景象吸引着。

    折断的树枝,还在树梢上摇晃,叶子还在空中,飘飘悠悠地缓缓落向地面。地上的落叶,则被踩出一个个深浅不一地脚印。一个模糊而巨大的通道,自东向西在树丛中形成。显然,这是那个动物通过时形成的,并在截站立的地方,折向南方。

    这家伙真高!这是截看到通道时,第一个闪现的念头。截站直了身体,想象着跟它比较了一下,不管它是什么,这个东西足有两个自己那么高! 

    这是什么动物?!

    雄鹿、獠牙猪、熊、暴牙虎、双头狼,还是……。

    记忆中有可能与眼前景象对上号的大型动物,一个接一个在截的头脑中过滤,就算是直立起来的黑熊,也达不到这样的高度。

    地上的足迹显示,这是个直立行走的动物,它的脚印与人类的如此相近,只是大得多。难道是人?长到两个自己这么高的人!?截摇着头,不相信自己这个判断。

    截上下左右仔细地搜寻着,希望能发现更多的线索。甚至用鼻子,使劲闻着空气中残留的气味。周围,除了尘土的味道,就是树木所散发出来的清香,没有任何动物的怪异气味。

    截望着向南方而去的通道,脑子中不停在猜测,这个高大的家伙是什么?必须要搞清楚,这个大家伙长什么样子。这可是在萨的面前,表现自己的好机会。

    截延着通道向南走出两步,抬头透过树冠隐约的缝隙,寻找太阳的位置,太阳离时存山山顶已不远。

    截想了想,又转身向回走。走出几步之后,他又停了下来,斜着眼睛看了看天空,周围一切都还很明亮,离天黑似乎还早,截再次转身向南走去,这次他没再犹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