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 真 相

    更新时间:2017-03-16 16:12:42本章字数:3326字

    “逃?怎么逃?我们都被绑在一起呢!”围扭动了一下大屁股,好为它挤出更大的空间。

    “为什么要逃,我还想看看,白色世界是什么样子呢!”引不解风情地向回挤了挤那个肥大的屁股。

    “白色世界?你们谁见不到什么白色世界!”满的目光还停在看守身上,确保他没有注意到牢洞之中的谈话。这个看守当然跟他很熟识,但现在的情况完全不同了,必须对他提防一二。

    “你这是什么意思?”引用眼睛斜瞟着满,他所在的位置只能这样看着满。

    “萨给我们说起过关于你的事情。”投打断了他们的对话,“起初,我们认为,你会是我们的敌人!你会在裁决者的帮助下,为了做大长老,而侵犯其它的部落。”投狐疑的眼神,在满身上不停地游走。这个萨口中,曾经强大的猎手,野心勃勃的长老,现在,只不过是个面容苍老,须发皆白,背驼腰弯的老者。

    “嘿嘿,萨这个老家伙!”满摇摇头,并没有在意投那游弋的眼神。“没错,那时,我以为成为大长老的机会终于来了。”满笑了笑。那笑容中混杂了惬意与苦涩。

    “那你为什么要跟他对抗,而被他驱逐呢?这不正是你等待的机会吗?”引斜着眼睛问满。这个疑问自从投提出来之后,引一直被其所困扰。

    满看了看引,嘴角浮起一丝轻蔑的冷笑,从鼻孔中发出轻哼之声。“他想要我听从他的命令,跟他一起迫害这个世界,这包括我的族人,我当然不会跟他站在一起!我确实非常希望坐上大长老的位子,但我绝不会以牺牲我的部落为代价!”满的傲气如同明月的光辉,占据了牢洞中的每个角落。随着这席话,满的腰身也挺立了起来,仿佛恢复了年轻时那个雄心勃勃,傲视一切的年轻猎手。

    “我就知道,那个裁大长老说你冒犯他,根本都是谎话!”牢洞口的守卫,仿佛回了一下头。

    “番,刚才是你在说话吗?”满仰起头,看着上边的守卫。

    “嗯……,是我。你们说吧,我在这里给你们看着!”周边的人群正在慢慢散去。召会结束后,人们就开始回树房,长老们也都了回到为他们准备的树房。

    五个人互相看了一眼,又一起抬头看守卫,最后四人的目光一起落在了满身上。这是他部落的成员,他更应该清楚,这个番守卫能不能信任。

    “在他来到这里后,通过谈话,我很快就发现,他并不是传说中的裁决者。”满继续刚才的话题。显然,满认为番是值得信任的猎手。

    “你怎么发现他不是裁决者的?”引的好奇心,不会让他错过任何一个有兴趣的疑问。

    “在久远的世代之前,先后曾有两名裁决者来到这个部落,长老留传的知识中有他们更多的信息。这个伪裁决者在与我的对话中,渐渐露出许多让我怀疑的问题。尤其是在我问他,为什么提前没有满月面容的预兆时,他支支吾吾不能自圆其说。先说是临时决定,来不及发出预兆;转眼又说,是投射满月预兆的装置出现问题;然后又说,是为了不让这个世界的人们,预先知道他要来,而再次引发杀戮。”

    “最后,在我的树房内,他终于不再隐藏,说出了实情。他向我保证,会给我永生的生命,跟我一起统治这个世界。先开始,我假意对他的提议非常有兴趣,从他那里,获得了许多白色世界的消息。有我预想到的,也有上代长老没有留传下来的知识。”

    “那会是什么事情?”这次打断满的是投。

    “他是从白色世界逃出来的,他在那里杀死了一名重要的成员,本应受到永远的惩罚,他却偷了飞行工具逃了出来,然后又被一种什么武器击中,才落在了这里。”

    “嘿,这就应该是萨看到的那个了!”截也插嘴打断了满。

    “嗯!”满随意地点点头,“他带来了一些神奇的装置,他那个乌黑的武器就是其中之一。他想要凭借这些来自白色世界的装置,统治这个世界,实现一种,嗯……,他的原话是‘垄断’。我想大概是截断什么的意思!”

    “他要截断什么呢?”围终于也找到了插嘴的空隙。

    “哼哼,白色世界所需的新鲜器官的提供!”

    “这是什么意思?”五个人一齐向牢洞外看去,看守番正一本正经地站在那里,仿佛刚才那句话不是他问的。

    “你们知道白色世界的人,是个永生不灭的吧?”满问牢洞中的四人,对看守番的问话没有直接回答。

    “是的,我们知道这个。”

    “可他们为什么会永生不灭,你们想过吗?还有他们为什么长得如此高大?”

    “这个……!”四人一齐扭动了被绑在一起的身体,希望能看到其它人的眼神,这个想法在这种状态下,自然无法实现。

    “嘿嘿,萨一定不知道这个!”满有些得意地接着说。“白色世界的人自称是塔博人!是与我们完全不同的人类,他们拥有非凡的知识,和高超的技艺!但是,我们有着共同的祖先!”

    “塔博人是什么人?”

    “他们都有什么样的技艺?”

    “我们怎么会跟他们有共同的祖先?”

    “萨只是没来及告诉我们这些!”

    投对满的话提出异议,其它三人则提出疑问,而看守番则把手中的武器,丢在地上,然后蹲下来装作捡武器的样子,希望能听得更清楚些。

    “哼,别为那老家伙遮羞了!”满只对投的话做了回应,“这些知识他是不可能知道的!这都是我从那个假裁决者口中套出来的!”满得意地扫了投一眼,投极不情愿地低下头,不再说话。

    “塔博人是一种体内拥有双套内脏的人,所以他们的身体才会如此高大,而他们的生命也得到了延长。但是在更加久远的世代之前,他们是与我们一样的人类。”满用手在几人之间比划着,“后来,战争与暴发的变异病毒,使人类几近灭绝。残存下来的人,一部分人发展出新的知识与技艺,通过对身体的改造,演变成了现在的塔博人;另一部分人,就是我们的先祖。”停顿片刻,满似乎用了很大的力气才能接着说下去,“塔博人的生命虽然得到延长,但他们还是会死去,为此他们发展出新的技术——替换他们衰老器官。那些新鲜的内脏,”满再次停顿了下来,“就来自被选送到白色世界的人!”

    牢洞之中,陷入了片刻的沉默。

    “青天在上!这是真的吗?”

    “这听起来,更像是在做梦!”

    “你是在骗我们玩吧!”

    “祖先在上,我们只是能跑、能跳、会说话的内脏!”

    四人像被突然点燃的干燥杂草,火苗不受控制的到处乱窜,声音也有高有低,一片混乱。

    “小声!”看守番压低声音喊道。

    “什么事情这么吵?”优美的颤音一步步逼近,最后一个字说完的时候,一个高大的身影已出现在了牢洞口,完全遮挡了月光和火把的光芒。

    “尊敬的大长老,他们正在互相指责,都说,是对方造成现在这样的结果!”番随口应承着。

    “哼哼,让他们去争吵吧,没多少次可以争吵了!明天,把满再次驱逐出部落。他们四个人,晚些时候,我会直接送到白色世界!你在这里看好他们,千万要小心!”

    “要不要现在就把满驱逐出去,也许会让他遇到几头夜兽呢!这四人到是好运气,可以到白色世界呢!”番讨好的语气溢于言表,一点掩饰的企图都没有。

    显然,裁决者对番的这个态度非常受用,看了一眼番,“放心,很快你也会有机会去的!”。裁决者哈哈大笑着,转身离去,颤音久久地在牢洞里回荡,不断的骚扰着五人。

    “嘿嘿,这家伙真是个扯谎的好手!”引在下边嘿嘿地笑。

    “我们先想办法解开这个东西吧!”围扭动着身体,被捆绑的滋味让他时刻感到不舒服。

    “这好像是张捕鱼的网,我用鹿角刀试试看能不能割开它!”截的鹿角刀同他们捆绑在一起,一直占着一个人的位置,谁都想离这硬家伙远些。

    “没有用的,用什么都割不开!这是那种蛛丝制成的!就是用上好的黑矅石刀,都无法割断它。”番站在上边提醒他们。

    “难道没办法解开这玩意吗?”引有点冒火。

    “满,你们愿意带我一起走吗?”番不慌不忙地问。“我不想留在这里,听那个……,嗯,大长老的命令!还有,我知道怎么解开这东西。”

    “你是怎么知道的?”投有些敏感,他对这个番还是有点疑虑。

    “那太好了,快帮我们解开这鬼东西!你管他是怎么知道呢!”围有些迫不急待,他对番如何知道的没什么兴趣。

    “你愿意跟我走,当然是非常好!”满也希望快些离开这里,所以对番是怎么知道解开蛛丝网的方法,并不关心。

    “不过,你要保证,不对我们扯谎!”引嘻笑道,他对这名猎手的特殊才能更感兴趣。

    “我只对我不喜欢的人才扯谎!你们也要保证,我给你们解开那个网后,你们……可不能记恨我!”番似乎有些难堪,又有些担心。

    “怎么会呢!”

    “我们决不会记恨你!”

    “你这个想法太奇怪了!”

    三人连声催促着番,快给他们解开那个烦人的鱼网,投并没有发表自己的看法,他保留了自己的疑惑。

    “番,你为什么这么说呢?”满也不理解,番为什么有这样的担心,但还是接受了番的提议,尽快逃离部落,是当前的首要事情。

    五人在最诡异的猜疑中,按番的要求,站好各自的位置,转过身,等着番为他们解开蛛丝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