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集体掉坑

    更新时间:2017-05-23 16:27:26本章字数:4228字

    “余儿,是C吧。”豆包小声问余罪,他没反应过来,不过听到前排议论答案了。

    “不对。”余罪摇摇头。

    “装什么装,好像你会似的。那真凶是谁?”豆包挖苦了句。

    “我不是说答案。”余罪笑了笑,附耳小声道,“我是说,好歹是组织上派来的人,要让你这智商都能猜到,水平是不是差了点?”

    豆包气着了,翻着白多黑少的眼,恶狠狠一指余罪骂着:“你这个贱人!”

    “烂货。”余罪笑着还嘴。

    两人小声说话时,许平秋已经把这站起来的十一二个学员审视了一遍。他笑着鼓励道:“勇气可嘉。你们可以同时回答我的问题。我要问的问题是……”

    他故意卖了个关子,就在众人都觉得答案已经呼之欲出的时候,许平秋笑着话锋一转道:“刚才我给的限定条件是几个?三秒钟,抢答。”

    站起来的那些男生呃呃几声,下巴掉了一地,把到嘴边的话咽了下去,憋得一个个谁也没回答上来,惹得下面没站起来的学员们都哧哧笑了起来。

    这种推理都是猜凶,谁还会数刚才的条件有几个,明显是坑嘛。

    笑声四起时,有个男生脱口而出道:“五个。”

    “你确定?为什么不是六个?”许平秋笑眯眯地问道。那位帅帅的男生真不确定了,挠着腮使劲想了想,不过在这种场合乱了心神,思维就跟不上了。男生再要说话时,许平秋一摆手:“太慢了!我宣布,取消你们的抢答权利,请坐。”

    这一干出风头的男生尴尬坐下,学员里哄笑声更大了。这么一个简单的问题,谁也没想到是个坑,而且还埋了这么多人,不过气氛却是更融洽了。这位眼光里闪着狡黠的老刑警,比板着脸的教员看上去倒更可爱一些。

    讲台前的许平秋保持着脸上微笑的表情没有动。不过下面的学员们可露出了众生相:有人在嗤笑出洋相的几位,有人在讨论刚才限定条件里真正的答案。第三排那个漂亮女生很不中意地看了一眼同桌出丑的那个男生,眼里含着嘲笑之意斥了句:“解冰,笨死你呀。”

    “不是我太笨,实在是这老警察太阴险,换你你也答不上来呀。”那男生不服气地道。他确实是大意失荆州了。

    “我怎么答不上来,六个。”那女生此时才数清了。

    “璐璐,不带这么当事后诸葛亮的啊。”解冰笑着道,此时他笑逐颜开,更是帅气逼人。

    停顿间,许平秋又看到了后排那个小伙子脸上促狭的笑容,与教室此时热闹的气氛显得格格不入,似乎他根本不准备介入这个氛围。但挖坑埋了十几个学员的许平秋此时无暇顾及其他,再看气氛差不多了,一拍手示意安静,又来一句:“再给大家一次机会,就刚才的命题,谁还想试试回答?”

    面面相觑间,又有三位站起来了。其实刚才猜凶的问题不难,很多人已经猜到了准确答案,就算他的问题再刁钻,现在也已经有人数清给了几个限定条件,难道还能引申出其他什么难题来不成?

    刚一停顿,又站起来三位。那个漂亮的女学员也站起来了。

    “好,勇气依然可嘉……哟,有位巾帼英雄站起来了,那我们这问题来个女士优先如何?”许平秋看到了那个女生,笑着道。他发现这个女生个子很高,加上漂亮的长相,再过几年怕是得“祸国殃民”了。他这么一说,下面的女生举着拳头来加油了,小声地嚷着:“小安,加油……”

    群众基础不错,看来这个女生是众星捧月的对象,站起来的时候脸上也是傲意十足。

    “你姓安……那就应该是安嘉璐吧。”许平秋突然问。

    “许处您认识我?”姑娘眨着美目,好不奇怪,奇怪间又难免带着点兴奋。

    “不认识,看过你们的名单,这一届姓安的就你一个。”许平秋笑道,惹得下面笑声一片。本来美女都有那么点自傲,被许平秋这么打击一下,安嘉璐也颇有点不悦之意了。她有点逆反地回道:“许处应该提问题了。是准备问我真凶是谁?还是谁说的是真话?不会又是几个限定条件吧?”

    问题的迷惑性在于A、B、C、D四人中,说真话的和真凶不是一个人,安嘉璐已经捋清其中的思路了。

    “你很自信,希望你回答的时候也这样自信。我的问题是……”许平秋又稍稍一卖关子,笑意随着问题出来了,“这个命题难住的人,刚才加上现在,如果你也回答不上来,包括你,一共有几个?”

    安嘉璐眼睛一凸,准备好的答案,全咽回去了,差点呛住她。

    太变态了,居然又是这么大的一个坑。安嘉璐想好了答案,可没想又是坑问题,傻眼了。

    安嘉璐不确定地回忆着刚才到底站起来了几个人,又看看现在站起来几个人。一踌躇,下面又有人喷笑了。憋得安嘉璐面红耳赤,这次糗大了。

    “三秒钟,你们谁知道,说出来。”许平秋一指站起来的几个男生。可这灯下黑的事,谁敢妄言?停顿过后许平秋好不失望地一摆手:“都请坐,你们的抢答权利被剥夺了。”

    一干人悻悻然地坐下了。那个叫安嘉璐的女生气得胸前起伏,刚才没敢站起来的学员们此时可嗤笑上了。笑声更甚时,女生旁边的那个帅气男生不服气,腾地站起来,吓了许平秋一跳,就见这个男生气呼呼毫不客气道:“许处长,我觉得您是成心为难人。”

    一下子全室皆静,这位帅哥解冰,是安嘉璐的追求者之一。不过在这个场合替安美女出头,不得不让人佩服他的勇气了。

    “哦,是吗?”许平秋笑了,不以为然道,“那我的问题,你觉得很难吗?”

    “不是,不是难的问题,这个……是故意走偏,哪有这样推理的?”解冰不服气地道。

    “我说的第一句话就是:请注意限定条件。作为刑警的第一要求就是要细致,你们只注重一个目标而忽略简单的要素,这就是所谓的思维盲点。第二次掉进同样的坑里,那是思维的惯性。克服不了这种盲点和惯性,将来在工作中会走很多弯路的。”许平秋道,不过并没有试图说服这位不服气的男生,而是续道,“你很喜欢看柯南和福尔摩斯吧,现在我当一回福尔摩斯,推理一下你如何?”

    “嗯?”解冰一下子抬起头来,奇怪了。

    “你家境优越,没有不良嗜好,而且你在追一位女生,现在还没有追到,是吧?”许平秋突然道。

    一下子全场鸦雀无声,没想到初次见面的领导来了这么一句,可偏偏还是事实。许平秋笑着又道:“这么急于挺身而出表现一下,明显是还没追到嘛。”

    场下立时爆出了一阵哄笑,解冰和安嘉璐齐齐面红耳赤。 

    全班的哄笑声中,豆包被许平秋的气度折服了,回头凛然对余罪道:“余儿,老爷子好像有两下子?”

    “没两下子,怎么忽悠咱们呢?”余罪笑着道。

    “什么叫忽悠,人家猜得不错。”豆包说道,看样子是被许平秋折服了。

    “你傻呀,就解冰那洗把脸还抹香水的骚包货,看穿着就知道是个富二代,需要猜吗?”余罪道,十分不以为然。

    这家伙惯常就是那股泼冷水的劲,豆包没得到附和,不搭理他了,又看着讲台上那位侃侃而谈的处长,人家说得那么准,把平时趾高气扬、眼高于顶的解冰都镇住了,像这种一眼识人的水平,还真让一干涉世不深的小学员们神往不已了。

    许平秋看解冰有点尴尬,笑着解释道:“请坐,解冰同学,我不是针对你,事实上你有这样优越的家境,应该是大多数人羡慕的对象。”

    一个台阶,安慰得解冰好歹有了几分面子,坐下了,许平秋一转身,接着道:“在福尔摩斯探案中,使用最多的方法就是通过细节判断一个人的行为模式,福尔摩斯之所以能风靡全球,我觉得原因不在于案子有多精彩,而是在于他在办案过程中所做的,都是一个普通人能办到的事……不过也都是普通人会忽略的事。把这些细节捡起来,你会发现你也能当福尔摩斯,甚至比他当得更好。”

    话音不响,却像说到了一群菜鸟心里一般。那个安嘉璐着实被这位老警察的眼光折服,带头鼓起掌来,跟着两个、三个……整个教室掌声不断。不冲那稀奇古怪的问题,就冲人家一眼瞧出解冰的德行,也得给点掌声吧。

    唯一没鼓掌的,许平秋看到了,还是后排慵懒地歪坐着的那位,手里在把玩着笔,似乎无聊至极。他微微讶异了下,记清了那张脸。那张脸实在不好记,说丑不算丑,说帅不算帅,属于路边大白菜的类型,一眼就会被忽略。

    许平秋随即介绍了同来的史科长,鼓动着道:“接下来,有志于加入精英角逐的,到史科长这里报名,领表格,下午上课之前交上来。我们将在这里待三到五天,走的时候,我会带走警校的全部精英,将来打造一支名闻天下的铁警队伍。”

    掌声又响了起来,这个特殊的团队总是容易被带着血性的话鼓舞起来。史科长刚上前,就有不少人伸手抢表格了。第三排的安嘉璐一侧头,问有点悻然的解冰道:“报不报名?”

    “你报我就报。”解冰道,给出个自己的条件。

    “我当然要报。”安嘉璐起身了,解冰忙跟着起身,当然也要跟着报了。

    这么踊跃,许平秋看得格外得意,站到王校长身边时,王岚校长随意道:“平秋,学校有每个人的资料,你斟选一下就得了,何必搞得这么兴师动众,落选的话不是故意给孩子们打击吗?”

    “资料可反映不出真实素质来。”许平秋摇摇头。

    “你到底想挑什么样的人?这不,他们教导员在,直接问他不就行了?”江主任道。

    “我在找有无限潜能可挖掘的人,有吗?”许平秋刁钻地问。

    “不知道,您挑吧。”教导员笑道。

    一行人说笑着暂时离开了,许平秋回头时,看到了一哄而上抢着领表格的学员们,他刻意地在搜寻刚才那位一直说悄悄话的学员。看到了,还在那儿说着呢,那无动于衷的样子,像眼前的事都和他毫无关系一样。

    “坐右后角的那位叫什么?”许平秋随意问了教导员一声。教导员回头一看,答道:“本名叫余醉,他那帮哥们都叫他‘余罪’。”

    “余罪?”许平秋诧异了,“余罪”是一个法律上的概念,意指隐瞒未交代的罪行。

    “许处长请。”教导员殷勤地伸着手,带着许平秋离开了教室。

    留下史科长在发放表格,发了个七七八八时,他抬头看到那位安嘉璐站在身边,问道:“怎么了,安同学?”

    “许处长真有传说的那么神吗?我看过他的报道和内部资料,我们私下里都叫他‘警王’。”安嘉璐道,语气里充满仰慕,小女子总是容易被大英雄的事迹感染,更何况又是同行。她这么一问,一边围着的十几位男生女生都八卦上了,有问变态杀人狂的,有问跨省贩毒案的,有问长钢职工区爆炸案的,对那些后来听着像天方夜谭的侦破过程,他们都有着浓厚的兴趣。

    “喂喂,同学们,同学们,纪律啊,案情是不能向外随意透露的,等你们当了刑警,自己在内网上查吧。好好……还有谁报名?”史科长被学员的热情搞得有点蒙,企图搪塞着。不过越神秘,越勾起了这干警校生的兴趣,不一会儿,表格几乎人手一份,都抢着填表了。

    史科长最后喊一声谁还报名时,还真有思想斗争激烈到这时才下定决心的,是个胖胖的男生,样子长得有点迷糊,拿表格都显得有点紧张。等史科长笑着退出教室时,里面已经嚷起来了,他听到最清楚的一句:“鼠标,你五千米能跑过去吗?争什么精英?”

    然后是哄堂大笑,叫声四起,这光景也让史科长想起了自己当年在警校的日子,相互间称呼着那些稀奇古怪的绰号,让人听得亲切。他掩上门,关住了一教室的哄闹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