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难免纠纷

    更新时间:2017-05-23 16:28:40本章字数:4052字

    “你真这样写的,吹牛吧?”豆包不相信了,直瞪着张猛。

    绰号叫“牲口”的张猛是一个典型的雁北大汉,脖子、肩膀、腰身哪儿看着都很结实,就是因为他经常脱光显摆他那一身腱子肉,所以才得了“牲口”的绰号。不过这位可是位诚实的牲口,很毅然决然地道:“是啊,我就这样写的。要不是我妈逼我考警校,我才不来呢。哥要是不来这儿,差点就当了煤老板了。”

    “完了,精英和你无缘了,哪有精英是自己妈逼出来的。”鼠标凑着热闹,挖苦着牲口。张猛嘴拙,听得这话似乎有点不对味,还没想出反驳的话来,却不料后面更刁钻的余罪说话了,他笑着说:“牲口,你要出洋相了。”

    “什么洋相?我说实话,出什么洋相?”张猛不服气了。

    “招聘的一看,回头问你,你为什么当警察,然后这原因他一说就是:你妈,逼的。”余罪板着脸一说,一阵哄堂大笑。鼠标笑得最凶,笑得腮帮子上的肉直颤悠,一不留神跟豆包撞个脑瓜,旁听的笑声更大了。张猛面红耳赤,腾地起身边抓向余罪边恶狠狠地嚷着:“余罪,我他妈掐死你。”

    余罪大笑,一后仰,一个交叉警体拳动作,架住了张猛伸过来的大手,再一离座侧身,泥鳅般滑脱了,顺着教室走廊往外跑。张猛火冒三丈地在后面追。满教室各干各的,对于这种司空见惯的打闹谁也没在意,倒有火上浇油的,拍手跺脚嚷着:

    “嗨,牲口,揍他。”

    绕着讲台转了一圈,张猛几次伸手都没抓住滑溜的余罪,不是被他躲开了,就是被他轻飘飘的一挡卸力了。两人本来就是格斗训练的对手,人高马大的张猛输多赢少,从来没服气过余罪。追得急了,余罪又一次掰开他的手腕,顺势在他的脸上拧了一把,坏笑着“嘭”的一声拉开门往教室外跑,不料跑得急了,出门撞上了人。

    “哎哟!干什么?”有位女生惊叫着,受惊的小鹿似的,双臂蜷着护住胸前。

    “哎哟!”余罪也故意哎哟了一声,准备恶人先发飙来着,不过一看撞上的是安嘉璐,她那猝然被袭紧张护胸的慌乱样子看得余罪心神荡漾。他也像小鹿似的双臂一蜷喊着:“是不是好疼?”

    哇,这么无耻,看得叫牲口的张猛都脸红了,坐在教室前排看到的同学更是一下子都笑喷了。安嘉璐可给气着了,俏指一指斥道:“余罪,成心是不是?信不信我找人灭了你。”

    “信。”余罪凛然点点头,把对面这杏眼含威、俏脸覆霜的美女看得愣了下。只听余罪很决然地说道:“干嘛找人,你亲自动手多好,那就成警校花下死了。”

    “哼,你等着。”安嘉璐知道对这号没皮没脸的男生,你越训他越来劲,哼了声甩头进教室了。同来的两位女生,都是安美女的死党,其中一位叫易敏的翻了余罪一眼斥道:“余罪,你脸皮可真厚啊,能当靶纸了,子弹打不透。”

    “什么厚呀,根本就不要脸!”另一位叫叶巧铃的斥道。

    “哎,等等。”余罪一伸手,把两位女生拦下了。虽然不是一班的,但警校女生有天生的优势。他一拦,两位女生不服气瞪着眼道:“怎么了,想练练?”

    “不是不是,我是说你们怎么知道脸皮能当靶纸。”余罪突来一问,两个女生一愣。余罪笑着道:“怪不得二位脸像被子弹打过一样,惨不忍睹。”

    说罢,不待女生反应过来,余罪拔腿就跑。后面两个女生跳脚大骂着,仪态尽失,气得花容色变、无处发泄时,张猛这老实娃遭了池鱼之殃,被两女生指着鼻子斥了句:“你们刑侦班里,没一个好东西。”

    同学间的争辩你总不知道是怎么发生的,不过每有这种事情,都够捧腹好长一阵子了。张猛的脸皮可没余罪这么厚,不好意思地准备下楼追余罪去。不料刚到楼口,余罪跑上来了,边走边拽着张猛道:“快快,训导来了。真郁闷,该放假拖着不放假,招什么精英。”

    “招精英怎么啦?好事。”张猛不同意了。

    “好个屁!咱们这地方能产出精英来?笑话。”余罪道。

    “不能你不要脸,就觉得天下人都卑鄙无耻,对吧?你连人家女生都欺负。”张猛不动手了,似乎要和余罪讲出个道理来。却不料余罪一回头,神色严肃,放低了声音道:“牲口,我有什么话可都说在明处,不像有些人做梦还在喊安嘉璐的名字。怎么,我不小心撞了她一下,你就心疼了?”

    “谁……谁心疼了。”张猛掩饰着,有点欲盖弥彰。余罪一边笑一边用双臂胸前揉着,小声道:“哦,不心疼呀……那想不想知道我撞她的感觉?哎哟……” 

    余罪知道牲口也是安嘉璐的仰慕者之一,纯属故意地装腔作势了几下,把张猛刺激得锁眉瞪眼,要不是训导和两位招聘马上过来,八成又得追着余罪开打了。两人奔进了教室,又和往常一般坐到了最后一排的角落里。张猛这纯情小牲口,不时地瞟着安嘉璐,看样子还真有点心疼。不过看到人家和解冰在一起交头接耳说话时,又是好不郁闷地叹着气。这德行被余罪、鼠标和豆包仨瞧见了,自然又是窃笑不已。

    “同学们,下午我和你们训导主任打过招呼了,凡报名参加的,会集中观看几例大案侦破录像,看完每人晚上做一份心得,没有要求,随心所欲做,可以谈侦破手法的得失,可以从犯罪心理的角度分析,也可以从防控上着手。起立,跟着史科长到电教室,谁是班长,带队!没报名的,留在教室。”

    许平秋开门见山一句后,杂乱的脚步声响起,眨眼间一教室人走了个七七八八,有人走时还得意地往后看了眼。鼠标傻眼了,此时才觉得鹤立鸡群有点浑身不舒服了,埋怨着余罪道:“看看,我说随大流吧,你非要标新立异,估计他又得说咱们觉悟太低,没有进取心了。”

    “你这觉悟就低在嘴上了,不张嘴能憋死你呀?”余罪不悦道。鼠标和豆包别的都好,就是嘴碎。那边豆包也要说话,余罪手快,撕了张纸一揉,伸手直接堵上了。

    “来来,同学们,往前面坐。”

    许平秋送走了同行,只剩他一人了,眼前这十一个没报名的,似乎有点不大情愿地被他招到了前排坐下。许平秋扫了眼:两个女生,九个男生,那位给他留下很深印象的男生就在其中,刚刚那撕纸堵人嘴的小动作他也看到了,下意识地感觉这家伙是个刺头。此时坐近了打量,以他一位老刑侦的眼光也一时无法准确描述对方的体貌特征:平头、中等个子、眉不浓不淡、眼不大不小、鼻子不高不低,长得一点特色都没有,也不像他身旁那两位,都有点婴儿肥,看着可乐。

    “这位同学,能帮我个忙吗?”许平秋耍心眼了,一摸口袋,掏着房卡,递给了站起来的余罪,说道,“到招待所201房间,把我的手包取来。劳烦您了。”

    “没事。”余罪拿着房卡,赶紧跑了出去。

    人一走,老许开始询问了。他对着名单问着第一位女生:“易敏同学吧,我很好奇,为什么你没有报名参加?能告诉我真实原因吗?”

    “我家都联系好单位了,我爸妈就我一个闺女,他们不想我走得太远了。”易敏老实道。

    “好,有主见。你学的痕迹检验在地方上一定会有用武之地的。”许平秋赞了下,那位叫易敏的女生高兴了,没想到这样还能得到上级的赞扬。

    有了先例,后面的就好说了,四位是公安子弟,本身就是保送的,还有三位去向已定。不管什么原因,都被老许表扬了一番,不是表扬有主见,就是勉励有前途。鼠标和豆包可看得傻眼了,选精英的怎么对这些不是精英的格外感兴趣,还表扬成这样,快夸成花了。

    终于轮到鼠标了。许平秋换了位置,和鼠标坐到了一块,和蔼地问着:“严德标同学,你呢?也是去向已定?”

    “没定。”鼠标摇摇头道。

    “那为什么放弃这次机会呢?”许平秋问。

    “这个……”鼠标犹豫了。

    “哦,有隐情,那我就不问了。”许平秋显得很宽厚。这种忽视让鼠标有点失落,却不料许平秋续道,“我刚看过你的详细个人资料,专业科目排名在91名,体能、射击,排名还要靠后。”

    看着许平秋微笑的眼神,鼠标脸上挂不住了,难堪道:“许处长,您老都知道了,就没必要非说出来不是……”

    几位同学都嗤嗤笑着,专业一般且体能测试经常不达标,作为全系的垫底,鼠标已经养成这种厚脸皮很多年了。不料许平秋没有笑,反而很严肃道:“你错了,越多的缺点反而掩盖了越多的优势,俗话说天生我材必有用,尺有所短、寸有所长,你一定有超乎常人的长处,只是你还没发现而已。”

    “哎哟。”鼠标挺直了腰,颇受鼓舞,感激道,“许处,您要是我老师,没准我早成精英了。”

    同学们一笑,许平秋和蔼地揽过鼠标道:“刑警中的精英可不是学习好、枪法准、体能强就能当得了的,我当年学习就不怎么样,还受过处分,差点被清理出警察队伍。”

    “真的?不会吧?”豆包不信了。

    “这我还能骗你,你们的校长王岚是我当年的训导主任,没少收拾我……那时候比现在要严格得多,警校现在餐厅后面那地方,以前是用来关禁闭的,犯错了先关起来写检查,我被关了可不止一回,现在不照样是个好警察吗?对了,我的体能还不如你呢。警察最重要的素质一个是经验,靠平时的慢慢积累;另一个就是你的脑瓜,不需要你有多高的智商,但是你要和犯罪分子想到一条道上,你绝对能抓住他。知道三年前轰动全省的那个变态杀人狂吗?那个嫌疑人让咱们省城全市警察束手无策,我接手后呢,没有布控,而是用了三个多月时间,跑遍了全省的精神病医院……”

    “为什么要跑精神病医院?”

    “咱们是常人,人家是变态啊,你不走到变态的思维里,你根本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再出来。于是在精神疾病专家大量分析的基础上,你们猜咱们刑警是怎么做的?”

    许平秋说得跌宕起伏,把一干学员的心弦扣住了,一双双渴求和羡慕的眼睛眨巴着,不少人下意识地问:“那咱们是怎么做的?”

    “没有布控,而是根据描摹直接确定了嫌疑人,找到了他的家里。这种靠‘侧写’嫌疑人行为模式破案的手段,我们起步比西方晚了点,可我们也并不比他们差,今年咱们省厅就有两位刑侦专家接到了法国里昂国际刑警总部的邀请交流学习去了。有一天,说不定你们中间也会出现这样的精英啊。”许平秋道。他开始有意无意地撩拨,大谈留在省城工作的待遇以及有可能获得的荣誉,把血气方刚的学员们那股子劲给撩起来了,此时在座的各位脸上倒都有了点懊悔之意,直觉得没有参加选拔仿佛是犯了大错一般,懊悔得几近于失落了。

    鼠标很失落,豆包也很失落,两人相视着抓耳挠腮。牌场上两人配合就不错,此时心意相通,在挤眉弄眼传递着观点,鼠标的意思是:听处长口气,好像有中奖机会啊;豆包的意思是:可咱们连名都没报,怎么办?

    即便是差生,也要有点理想呀!两人都有点想补救的意思,可也都有点难以启齿,而且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