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判若两人

    更新时间:2017-05-23 16:29:59本章字数:2984字

    “哟,光这销毁的毒品,得值多少钱啊?”

    “鼠标,你能少说两句吗?也不怕人家笑话。”

    “嘿嘿,我就随便说一句,反正你也不知道。”

    “去去……”

    “看看……那就是缉毒警,我一表哥就在缉毒战线上,他们的装备配置比特警都高一代,特别是通信器材,世界上最先进的。咱们现在玩的那针孔偷拍,都是人家几年前玩剩下的。”

    “那贩毒的也不怎么样呀,长得像豆包,一瞅就不是个好鸟。”

    “谁又拿我说事?别以为我听不见啊!”

    黑暗里窃窃私语,夹杂着学员们互相攻击的声音,豆包一嚷,人群里嗤嗤笑着,没人搭理他。屏幕上被审的贩毒分子长着张圆脸,五官往一块聚,还真和豆包有点相似,有人小声说着拿豆包对比,引起了一阵更大的笑声。

    而史科长、江主任以及后到的许平秋就站在隔间。他们不时地从门缝里看看,这是三例有代表性的刑事案例:一例跨境贩毒;一例连环凶杀;还有一例枪案。本来都是震撼人的大案,可不料从学员们有一搭没一搭的讨论里,听到的尽是些让他们牙疼的话,看到销毁毒品,有人心疼它值多少钱;看到多警种协作,有人羡慕那些先进装备了;看到敲头杀人系列案的主谋,很多人都觉得这嫌疑人有点蠢了。

    蠢吗?肯定蠢,不过是得等你得知答案之后。在此之前,那个案子可是让全城都人人自危。

    “许处,现在的学生啊,自律性差了点,个性强了点,不像咱们那时候单纯了。”江晓原主任听得学生讨论,圆场似的来了句,生怕让这最早来洽谈招聘事宜的两人失望,毕竟是省厅来的人。

    “挺好,没个性的,恐怕不会有什么出息。”许平秋不以为忤道,此时他眼前萦绕的还是那张其貌不扬的脸。他随意地问了一句,“这届毕业班都来了,有一个没来,好像叫余醉?江主任,对这个学员你印象怎么样?”

    “不错,挺好的,就是有点胆小,不太愿意从事刑警这个职业。”江晓原道。

    迥然不同的评价,让许平秋听得心里咯噔一下子,看来和资料记载的出入大了,他不动声色道:“胆小?其他方面呢?”

    “嗯,其他表现还算良好,咱们学校组织的门卫、值勤、查宿舍,都是学员自理的,他连续当了三年。这可是义务劳动,除了加点学分,没报酬的,一般没人愿意干;还有每学期的公益活动,他都带头参加,虽然不在学生会里,可这些活,他比学生会干得还多;至于专业成绩,中等吧,是个好苗子。”江主任道,不吝赞美之词,快夸成一朵花了。史科长不明就里倒不觉得什么,许平秋可奇怪了,问道:“有故意夸大成分吧?现在有这么高尚的人,天天义务劳动?”

    “这个还真不假,有记录的……对了,他是特招来的,身体素质很好,校篮球队的后卫,五千米在省运会上给学校摘过银牌。”江主任道,看样子他对这“余罪”的评价不低。

    此时许平秋想起了在教室里那些学员的评价,相差这么多,该相信什么话他心里清楚,恐怕老师再了解学员也不免有片面之嫌。他没有揭破,只是带着诧异的口吻问着:“那条件不错,怎么也不参加选拔?”

    “这个,你得问他自己了,不好几个人都没参加吗?怎么,许处对他有兴趣?”江主任笑着问。许平秋也笑了笑,不置可否。

    多年的职业习惯让许平秋在等待的时间里对比着不多的个人资料,回忆着到校所见的这届毕业生:有很耀眼的,像解冰、安嘉璐之类,不管是本人还是家庭背景,放在任何地方都引人眼球;相比较而言,另一个群体却是平淡无奇的,像易敏、严德标、豆晓波,大多数学员履历苍白得只有在哪儿哪儿上学、哪儿哪儿毕业的经历;当然,也有看不透深浅的,就像余罪那样,在老师和学员眼中迥然不同,整个一个两面派。

    百人百面,即便是这些未出茅庐的菜鸟,你要一个一个看穿他们,恐怕都没有那么容易。

    整个观摩用了三个小时,中间休息了十五分钟,等结束时学员们已经是哈欠连天。结束语是史科长出面说的,他给大家布置了一个有趣的作业,就今天观摩的录像写一份心得,其意是想多从一些细枝末节了解这些学员的性格特征和心理倾向,可以随心所欲地写,不用署真名,但必须署一个自己想到的代用名,反正就像在网上发帖灌水一样,什么也不用顾及。如果有真知灼见的,就有机会受到省厅刑侦处的邀请,没有也无所谓,不会记入学籍。

    这个安排引起了学员不大不小的兴趣,最起码不用硬着头皮编一假大空的格式文了。学员们陆续起身离开电教室,不少人和许平秋打着招呼,最后出去的鼠标和豆包,贼头贼脑地向许处长和江主任笑了笑。一见这俩货,江主任气不打一处来了,小声说道:“这两位品质多少有点问题,公益活动从来不参加,私下里特别爱赌,因为这事受过口头警告处分,要不是看在认错态度还可以,非给他们装进档案里。”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许平秋只是笑了笑,心道还真没发现那两人有这本事。他对这两位浑身毛病的,似乎比那些没毛病的兴趣还大。

    冬天日短,天黑得早,吃完晚饭不到六点的光景已经是天色渐黑了。回到招待所,史科长把教室和电教室的录像带了回来,许平秋没有再看资料,只是看着一张张面孔,似乎在凭着直觉去找他想找的人,史科长问了句什么,他也答得心不在焉。看许处这么投入,史科长倒不好意思打扰了,自顾自地出门溜达去了。

    这个以雄性为主体的环境,装饰也显得格外刚劲,树丛被修剪成有棱角的方形,居中大国徽的花池上书写着“立警为民”四个大字,即便是闲暇时间,出来的学员也是挺胸直腰。史科长看着这个被誉为全省警察摇篮的地方,来这儿的任务可算是工作里最轻松的一次了,他悠闲地漫步在校园里,看着来往的行人,似乎回忆起了自己风华正茂的当年,脸上微微地笑了。

    饭后时间,处处都是出来溜达的人,和别的大学不一样,由于男女比例严重失调的缘故,这儿很少见到成双成对的情侣。但凡事有例外,隔着一幢楼,解冰在拨着安嘉璐的电话,不一会儿看到心仪的美人从宿舍楼里出来,他笑着迎上去,安嘉璐却是不悦地埋怨着:“叫我下来干什么?还要准备心得呢,你写完了吗?”

    “那你都当回事呀?对你来说还不是手到擒来。咱们在校园里漫步一会儿?”解冰笑着,帅帅的脸上堆满了殷勤的笑容。对于这位白马王子,安嘉璐却是无从拒绝,边走边道:“你什么时候有这个爱好了?”

    “今天。”解冰笑道。

    “凡事总有动机,今天不会产生了什么动机了吧?”安嘉璐笑道。

    两人的关系还真像许平秋猜测的那样,在若即若离间,不过不可否认,郎才女貌在外人眼中确也很是般配,解冰喜欢的也正是这种心思玲珑剔透的美人,他神秘笑着道:“确实产生了,不过我不准备告诉你,你可以凭推理猜测一下。”

    “怎么,你有选拔的内幕消息?”安嘉璐脱口而出,对于这事似乎很上心。

    “没有,你猜错了。”

    “嗯,那就是……你想给我一个惊喜?”

    “咦?好像快猜到了。”

    “猜你并不难,恋爱中智商下降的不只有女生,男生智商下降得更厉害。”

    “那我们算恋爱中了吗?”

    “不算,是你恋我,我还没准备爱你呢,恋爱的条件暂且还不能够成立。”安嘉璐笑着道。美女总不介意调侃自己的仰慕者,何况又是位帅哥。说话的时候不觉间二人已经停步在一个冬青丛后,朦胧的天色中,解冰看到了什么似的笑着一抬眼皮,没有说话。

    安嘉璐诧异地一回头,看到了三个高个子的男生,把一个刚从厕所出来的男生顶在墙上,为首的“啪”就是一耳光。安嘉璐心想太过分了,三个打一个!再一细看,被打的隐约有点面熟。安嘉璐正要抬步时,胳膊被解冰拉住了。此时的解冰,脸上有着一种得意的、还带着几分不屑的笑容。

    “我推理,恶人会有恶报,不知道你相信吗?”

    拉着安嘉璐胳膊的解冰,这样说道。安嘉璐一下子晓得那挨打的人是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