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 余罪就是个人渣

    更新时间:2018-06-04 15:25:00本章字数:2379字

    不义不仁

    哎……好一声长叹。

    这一夜,史科长已经不知道听到许平秋处长叹多少次了。他知道,恐怕许处还纠结在选拔的人选上,历年都是从各地市基层选拔或者从更高一层的警官大学直接分配,他搞不清今年为什么这么改革,更搞不清为什么直属省厅的这位大处长要亲自操刀此事。这在他看来是很严肃而且保密程度相当高的事,他也从一开始就投入了全部的注意力。

    只不过这个时候事情有点偏离轨道了,昨晚许处到体工大,让便衣外勤在保卫科把体工大那三个到警校闹事的家伙审讯了一番。别说学生娃,就保卫科的一听是刑警来了,也吓得全身起鸡皮疙瘩,一下就把事情兜了个底朝天。许平秋这才得知起因居然是那位艳光四射的安嘉璐,因为一点小纠纷,准男友解冰找人报复到余罪头上了,找的人里面有一个是解冰的高中同学,还有一个学生的家长在解冰家里的公司供职。

    事情发展到这会儿就够呛了,肇事的够呛,那受害的更够呛。这不,许处早上起来,又看到了外勤带出来的摄像,实在无语得很。余罪带去十三个人,捂嘴的、动手的、扒鞋拽皮带的、堵着现场掩饰的,分工相当明确。那利索劲,一看就知道绝对不是头一回干这事,当他看到镜头里迷糊的严德标搂人的动作,又给气笑了。

    “哎,血气方刚是好事啊,就怕用不到正途上。我真不敢想象啊,这帮家伙要是将来不走正道,能成什么样子。”许平秋忧虑地说道。

    史科长知道许处的心结,他喜欢这号有冲劲有血性的娃娃,但又怕驾驭不了他们的野性,他适时道:“许处,他们逼问出了幕后,是不是这事还没完?现在两头打得可到临界点了,再打出事,就该追究刑事责任了。”

    “可不是嘛,要是在警队混了几年的老油条,干了擦边的还情有可原,这才多大?手里真要有点特权,你敢想象他们能干出什么事来?打架我还真不生气,没点脾气的,他当不了刑警。我生气的是这个叫解冰的,直接从外面叫人对付自己的同学,你说他心理该有多阴暗?真要有这样的队友,你敢放心把后背交给他?另一个也够呛,看这组织和实施水平,绝对不是第一次犯事,根本不考虑后果。”许平秋怒道,好不失望,看来他对这一届简直就是集体失望了。

    他起身穿好衣服,准备吃早饭去。今天是体能测试,其他事他保持着旁观者的态度,一切还要按部就班地进行。出门时史科长看领导的脸色不怎么好,小声请示着:“许处,要不要警示他们一下,这一拨知道了解冰捣鬼,会不会再出其他事?”

    “不用,都已经是成人了,要在这些小节上把握不住,不管是处分还是开除,我们都不干涉。”

    许平秋有点生气地说道,不过下楼时,他的脸色已经渐渐放晴,等到吃饭的时候,已经从他的表情上看不出什么端倪来了。

    “你写的是什么?”

    鼠标嘴里嚼着,一手拿饭盆,一手写心得,对自己挖空心思写的那几行字实在不中意。书到用时方恨少,要写了才发现,警校白念了,什么也不会。

    被问的是汉奸汪慎修,他笑着说道:“我是网上抄的。你想抄?给你。”

    “算了,我还是交自己的吧。”鼠标好不失望。

    几个货一块吃早饭时嘿嘿笑着,怕是提不出什么真知灼见来,更何况昨天观摩的案子根本就是像读天书一般看了个大概,只顾数人家的装备和缴获的案值了,其他方面还真没怎么想。

    今天是低年级离校的日子,睡懒觉的多了,来饭堂吃饭的就少了。先是鼠标和豆包,后来的是汉奸和老二,不一会儿昨晚出去打架的那群兄弟在饭堂聚了个七七八八,小声嘀咕着。有人敲敲桌子示意门口,众人一看,却是解冰进来,霎时都没人说话了,继续往他的身后看。

    后面的才有看头,解冰追安美女追得全校皆知,除了宿舍和厕所,基本都在身边。本来解冰都不常来食堂吃饭,不过因为安美女的缘故,养成这个习惯都快半年多了。果不其然,他刚进门,后面的安嘉璐和易敏等三位女生也说说笑笑进来了。

    说起来那三人也不算很丑,只不过和安嘉璐站到一块,基本上就没有什么光彩可言了。一袭橄榄色的学员服,蹬着运动鞋、梳着马尾辫的安嘉璐像全身散发着磁力一般,一进门就吸引了大多数异性的眼光。身材很棒,凸凹有致,那是长期运动的结果;脸蛋更棒,让警校这届学员脑袋里几乎把其他美女都过滤了。

    “眼珠掉饭盆里了,豆包。”鼠标取笑道。

    豆包收回视线,翻了鼠标一眼,一看张猛嘴唇上挂了滴亮晶晶的水珠,直接笑喷了。鼠标一看明白了:“哦,不是眼珠,是口水珠。”

    张猛哼了哼,不屑对这群不懂感情的人解释了。自认风骚的汉奸汪慎修说道:“兄弟,太遗憾了啊,咱们这一拨十几坨绝对能达到牛粪的标准,为什么就没见有鲜花插上来呢?”

    “那是因为有一坨比咱们十几坨更帅的狗屎。”李二冬幽怨地说道,眼睛瞥到了殷勤打饭的解冰。所谓仇“帅”之心,人皆有之,此话诚然不假。

    “大哥。”有人吭声了,是经常沉默寡言的董韶军,他嘴里的东西吃不下去了,哭笑不得道,“正吃着呢,不要说这些恶心人的行不?”一群哥们儿更来劲了,故意逗着这位被冠以“烧饼”绰号的董韶军,怎么恶心怎么来,说得他干脆放下盆子不吃了。

    此时餐厅的学员有意无意间分成了三拨,鼠标、汉奸等一拨人是一个盆里吃饭的,透着亲切,也基本都是各县或远处的地市来的,属于生活拮据没有余钱可使的一类;还有一拨人是那种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一类;当然,最引人注目的莫过于以解冰为首的最耀眼的一群学员,他们这个小团体和鼠标、汉奸之流少有来往,家里最差也是处级干部,家底背景最少也有个千把万,一个比一个吓人。

    有权也就罢了,还他妈这么有钱;有钱也就罢了吧,还他妈这么帅。瞧人家和安美女几个女生相对而坐,侃侃而谈,不时的笑声盈盈,越来越让远处一干屌丝的心理处于失衡状态。

    牲口张猛又要说些什么,不经意发现鼠标和豆包心神不宁,他捅了捅鼠标问着:“怎么了?秀色可餐看饱了?”

    “怎么没见余儿?”鼠标心神不宁道。豆包问着:“汉奸,你们不一宿舍的吗?他人呢?”

    “咦?是呀……坏了,那贱人不会掉茅坑里了吧?”汪慎修边吃饭边开着玩笑,正巧抬头看向食堂入口,不料一下就被噎住了,勺子顺势一指,哥几个跟着朝门外一瞅。

    得,众人眼珠齐刷刷掉了一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