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 晕枪风波

    更新时间:2018-06-04 15:33:58本章字数:4207字

    砰!砰!砰!不绝于耳的枪声响彻在警校地下射击训练场中。

    信号速射和靶射这两项考核的内容,一是考核拔枪和反应速度,二是考核学员们的准确率。即便是即将走向警察岗位的这些学员,平时接触枪械的机会也不多,因此整个学员队伍显得格外兴奋,都排队等着摸枪那一刹那的快感。

    戴着耳麦、防护镜的余罪,担任这一项考核的记录员。身边是射击课程专任的教练,矮胖个子,脑袋不大,根据体貌特征,学员私下里给他起了“子弹头”的绰号,明里却都很尊敬地称呼他徐教练。徐教练五十多岁了,平时和学员们开玩笑总是没大没小的,不过在射击场上,那可是说一不二,谁要动作不按规范来,老头能连骂带踹把你赶出射击场。眼下他正在娴熟地打着装弹、上膛、换夹的手势,这玩意可是危险活,曾经就有菜鸟头回开枪被后座力顶着胳膊上仰,差点伤到其他同学的情况。

    第一组下去了,余罪记着成绩,向着射击成绩一向不俗的张猛竖了竖大拇指,这牲口体能确实超人,看那剽悍的体格,余罪有时候能想到这家伙要真当了一线刑警,落在他手里的犯罪分子怕是讨不了好。

    第二组下去了,熊剑飞有一发子弹打到了靶纸的九环和十环的分界线上,余罪直接给他划了全环,两人心照不宣笑了笑。

    第三组下去了,余罪大摇其头。射击也是鼠标的弱项,这家伙也就看钱和扑克眼亮,这次不脱靶已经算不错了。鼠标懊丧地走下场,余罪却在那儿犹豫要不要把成绩改上两笔,只是这要改一下,和以前的成绩相比,实在缺乏说服力。

    记录的余罪不时向徐教练请示着,说起来余罪给老徐的第一印象并不好,第一次摸枪在手指上学着电影里挽枪花,被徐老头赶出了射击场,后来死皮赖脸来给人家捡了两个月弹壳才得到原谅。不过之后关系就处得不错了,业余时间射击场对外开放的时候,时不时老徐还会叫余罪来这里帮忙打下手。

    一组又一组学员在射击台展示着四年苦练的成绩,其实在射击上分出高下很容易,有天分的,这么近距离枪枪十环,跟玩一样;而没天分的就难了,瞄半天,除了打不进十环,哪个圈都有可能进去,学心理专业的女生就更差了点,那握枪的姿势跟穿针引线一样,使出吃奶的劲,砰一枪,脱靶。

    不过也有例外的,安嘉璐就是个好手,只见她单手持枪,侧身瞄准,姿势曼妙很有节奏感地砰砰打完弹夹,枪枪十环,后面的那干男生女生惊呼起来,响起一阵掌声。安嘉璐回头时正看到了余罪向她竖着大拇指,笑了笑。

    考核进行时,人群外站着一队观摩的,史科长对枪械也是个外行,他看许处神色凝重,小声道:“许处,还可以吧?有几个拔尖的。”

    “整体不行呀,这几十年都没什么改观,就到现在为止,咱们警队里枪械使得好的,多数还是部队退役下来的。”许处道。匕首攻防被袭,他休养了一天,现在又站在场上了。

    “那没办法,我国是禁枪国度,在限制枪案发生率的同时,也限制了警察在枪械使用上水平的提高,现在从基层派出所到分局,真正实战开过枪的没几个,也就刑警还有这种机会。大部分警员对枪比对嫌疑人的恐惧感还深。”史科长道。

    “谁说不是呢?盛世的通病啊。好枪法需要子弹喂,别说管制这么严,就算不严,那经费也负担不起呀。”许处道。

    两人讨论的时候,看到解冰上场了,这个男生无疑是全校的亮点,今天穿得更靓,一身草绿色的户外装,配着长腰大靴,显得帅气逼人,就好像是故意为了鹤立鸡群一般。解冰到了射击台,看也不看,一个漂亮的合匣动作,喀嚓上膛,跟着是举手出枪,砰砰砰急速射击,别人刚打完两枪,他已经退匣了。

    许处长看着这个骄傲的小公鸡昂着头,一副不可一世的样子,不过更让他意外的是,一旁的余罪却向解冰竖了个大拇指,两人像好朋友一般互相笑了笑。昨日还打得不可开交,今天就好得如漆似胶,实在是让许处看不明白。

    “这个苗子不错。”史科长赞道,解冰的成绩也是全十环,而且出枪速度相当快,像个训练有素的特警。

    “呵呵,不错是不错,太张扬了。”许平秋不置可否地评价了句。视线的中心还盯着在场上来回记录、帮着徐教练换弹夹的余罪,总觉得这孩子有什么地方吸引着他的视线。余罪不属于一眼就能挑中的人,让许处长舍不得放弃的绝不只是匕首攻防那几招阴招,而是那种能黑白两道通吃的气质,让许处长兴趣大增。 

    其他人是能不能用的问题,而这种人他知道,不存在能不能用,而是敢不敢用的问题。

    刚一失神,又出事了,只听到有女生尖叫了一声,跟着徐教练吹响了停止哨。许平秋反应过来时,隐隐看到一个女生昏厥在地。余罪扔下记录夹,往射击台前跑了过去。许平秋一个激灵,也奔上去了。

    “怎么了?怎么了?”许平秋分开人群,熙熙攘攘的学员围了一圈,余罪抱着那个紧闭双眼的女生,正在掐人中。

    “晕枪。”鼠标给了个意外的回答。

    “晕枪?”史科长愣了,头回听说还有晕这个的。

    “对,周文涓就这毛病,又不是第一回了。”豆包道。狗熊熊剑飞小声道:“不是克服了吗?怎么还晕?全班就她一个拖后腿的。”

    狗熊一说,立马引起一阵不忿,没人搭理他,都把同情的眼光投向昏厥的那位女生。对于弱者,人们总有着一种天生的怜悯同情。她人显得有点瘦弱,肤色偏黑,腮上几处浅色显得格外明显,梳上短发都可能混淆她的性别,据说是上一届病休留级下来的。 

    余罪掐着周文涓的人中,鼠标蹲着帮她捋直腿,一旁的许平秋看着余罪皱着眉头问:“你成不成啊?送医务室吧。”

    “不用,她是一紧张就晕菜,以前见枪就晕,后来克服了,怎么又犯了?”余罪看掐人中不管用,估计是这次选拔强手如林,让这位叫周文涓的女生过于紧张,余罪喊着:“水。”

    立刻有人把给领导喝的矿泉水扔过来了,余罪给她灌了两口冷水,又把瓶子一举,往女生头上一淋,大喊道:“停止射击!”

    那女生一下子醒了,坐正了,旁边的学员笑翻了一圈。

    鼠标嬉笑着对许平秋道:“以前就这毛病,一听枪声就晕,一听停止射击就醒,全系都知道。”

    看来是过于紧张了,系里这干坏小子交头接耳笑着,周文涓脸上红一阵白一阵,好不羞赧。许平秋弯腰问着:“还行吗?”

    “行。”周文涓咬咬牙,向余罪投出感激的一瞥,站起来抹了抹脸。她知道今天自己也确实过于紧张了,视线一模糊就晕过去了,现在这么多人看着,让她好不尴尬。余罪回头嚷着:“让开让开,晕枪有什么可笑的,狗熊那么大块,体检还晕针呢。”

    那边徐教练喊着继续开始了,余罪却站在周文涓的身边,小声道:“继续,你紧张什么?今天脱靶的十来个人了,你比他们强多了。”

    周文涓又投来感激地一瞥,终于缓缓地举起了枪,调整着呼吸,开枪了……

    不怎么样,九环,不过有人在为她鼓掌,是余罪,她看见余罪那鼓励和兴奋的样子,比自己打了十环还高兴,周文涓就着袖子擦了把脸,有点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又举起了枪,稳稳地打出一枪。

    一个小小的插曲过去了,周文涓和余罪没发现许平秋一直直勾勾地看着他们两人,几个不经意的细节,让许平秋觉得很意外,不知道触动了他心里的哪根弦。他狐疑地回头看江晓原主任时,江主任却是会错意了,直解释这个女生病休过一年,心理素质稍差了点,但他也自知解释得很无力,你说警察都晕枪,说出来不笑话吗?江晓原看许处的表情很怪异,干脆不解释了,反正今天表现出众的也有不少。

    又是一组结束时,许平秋的心里像拧住了一样,他自认,要说识人之长、窥人之短,还是有点经验的,可这经验却用不到余罪身上,这个毁誉参半的家伙,究竟会是个什么样的人?此时他根本无法把眼前这位和组织群殴的那位联系到一起。

    不经意间,他回头时,意外地看到了解冰、安嘉璐、尹波那几位,几个人说说笑笑,眼睛的余光盯着刚下场的周文涓,那眼光里,自然是多有谑笑之意了。周文涓显得腼腆而羞怯,躲避着这些人的眼光。

    这一刹那,他的眼光再盯到忙碌的余罪身上时,意外地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此时他忍不住又在自责。工作久了,眼光总是跳不出那个限定上的大框架。

    其实人很好找,不是吗?他暗暗笑了。

    不过,当警察的总是习惯隐藏自己的真实感受,此刻他拿着余罪送上来的成绩,又问徐教练要了份平时的训练成绩,脸上还是那副无动于衷的样子,看不出喜悲的表情。

    前一日操练那事儿再怎么说也让余罪心里有点阴影,他趁机跑过来,干巴巴地说了句:“许处长,对不起。”

    “胜利者对失败者持这种态度,是不是有点耻笑之嫌呀?”许平秋不动声色地道。

    “不是那意思,我……确实是打急了,失手了。”余罪慌乱道。

    “呵呵。”许平秋看这小伙貌似诚实的表情,笑了笑,直言不讳地道,“如果要道歉,你应该为刚才的不实之言道歉。敢做都不敢当,将来怎么当警察?”

    说完便走,没理会尴尬站着的余罪,其他学员也陆续离开了射击场,选拔的所有项目至此全部结束,大家心里都关心着最终的结果。而余罪呢,又被徐教练揪着,一起收拾子弹壳。枪械管制非常严,所有的子弹壳得一粒一粒排好,清点入库。

    今天打得不少,子弹壳收拾了一箱子,余罪边干活边思忖着刚才许平秋的话,不经意地问教练道:“徐教练,您认识刚才那位许处吗?就是来招聘的那个人,黑脸,个子和我差不多。”

    “当然认识,他手下带的刑警,大部分都是我的兵。”徐教练得意地一抚脑门,吹上了。这徐教练最好吹,往日经常吹嘘自己曾经当过卧底,抓过几百个犯罪分子,就跟拎小鸡似的,眼下又吹嘘道:“想当年呐,我要是穿着警服一步一步往上混,到这会儿,许平秋见了我得敬礼喊报告……小子,你不信是吧?就爷们儿手里那把老五四,干过十几个持AK的,现在的警察跟我们那时候没法比呀,我们的胆怎么练出来的知道不?刑场枪毙死刑犯,把我们几个一线换上武警装,戴上大口罩,枪顶着脑袋杀人啊……”

    徐教练说着就比划上了,凛然作势一番,大手一抹余罪的脸,示意着有多恐怖,不过在余罪看来,这位脑门锃亮的家伙,比学校门口炸油条、卖烤红薯的大爷们强不了多少,他笑着问:“徐教练,你不是以前和悍匪枪战练的胆,怎么又成枪毙死刑犯了?那多没挑战啊!”

    “我以前是这样说的吗?”老徐脑子似乎记不清了,一看余罪不信的样子,他又语重心长道,“就算是吧,不过那不是一码事,近距离开枪杀人和远距离不是一个概念……咦?你小子听我说话了没有?我在你这么大,早开始独立执行任务了,哪像你们,一天净玩些偷鸡摸狗的事……咦?人呢?”

    徐老头说话间一转身的工夫,不见余罪的人影了,抬头看时,余罪已经奔向了台阶方向。那位晕枪的女生周文涓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了,待两人走到一起回头看时,老徐摆摆手,笑了笑,示意这两人自便去了。

    “真是一代不如一代啊,想当年咱入队时候,第一条纪律就是未经组织允许,不准谈恋爱。现在这男男女女混一块,咋能当好警察……唉!差远了。”

    老徐一回头,和管枪械的同事又吹嘘上了,那人看老徐就像看子弹壳一样,已经习惯了,笑了笑,没搭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