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一章 贱人贱路

    更新时间:2018-06-04 15:36:05本章字数:3021字

    警车疾驰在滨河南路上,许平秋亲自驾的车,载的是豆晓波和严德标两人。快到高峰期了,路开始堵了,每过红绿灯,他都是下意识地看着表,从警校出来行驶了四十分钟,愣是没有走完二十公里的行程。

    他心里有点焦急,对于那位姓余名罪的小家伙,他的兴趣是如此之大,就像某件大案发现了一个直指要害的线索一样,让他感觉到兴奋。他不时地揣度着,要是给这一群从不循规蹈矩的学员创造一个舞台,能放出多大的光彩还真值得他期待。

    “晓波。”

    “哎,许处,什么事?”

    “你们这几个人相互都有外号,是不是?”

    “呵呵,都是同学瞎叫着玩呢。”

    “那为什么叫你豆包呢?还有德标,怎么会称呼你鼠标?风马牛不相及嘛。”

    等绿灯的工夫,许平秋开着玩笑问。豆晓波解释道自己爱吃包子,后来便被称呼作豆包了。他从车后座凑上来,一捏严德标的脸蛋示意着:“再看他,大饼脸,腮边鼓,两头尖,多像个鼠标!”

    许平秋一笑,再问起其他人来,方才得知熊剑飞叫狗熊,骆家龙叫骆驼,张猛叫牲口,郑忠亮叫阴阳,汪慎修叫汉奸,董韶军叫烧饼……个个都有那么点让人哑然失笑的来历,惹得许平秋好一阵捧腹。

    这时,许平秋问道:“余醉又为什么叫余罪?”

    “因为他整天办的那些事……简直就是犯罪!”豆晓波道。

    “真的,没有一个词能够完整地形容这个贱人。”鼠标补充道。

    “有道理,以前都叫他贱人,后来才发现,叫贱人都是表扬他,就没人叫了。”豆晓波嬉笑道。

    “哦哟,这个好难理解啊。”许平秋看着红绿灯,学着学生们的口吻道,“你们说人贱到什么程度,才能让你们对他有这么高的评价呢?”

    “他上学没花过自己的钱,您信不?”鼠标神神秘秘道。老许今天的表现,已经被大多数学员引为知己了,只不过许平秋还是理解不了这些人的行径,他愣了下。豆晓波又加着料道:“不光不花自己的钱,还赚钱,您信不?”

    许平秋又愣了,这事几乎要超出自己的认知能力了。鼠标唯恐对方不信似的,又说道:“刚上学的时候,他告诉我们,他爸是泰阳市的黑社会,那时候刚来,我们都被镇住了。”

    “真是黑社会的?”许平秋故作惊讶道,此时连他也有点怀疑,要什么样的家庭才能培养出这类奇葩来。他一问,豆包乐了,笑着道:“三年级我们去他家玩才知道,这狗日的蒙我们呢,他爹是泰阳街上卖水果的,就一奸商。”

    许平秋哈哈大笑起来,身边这俩已经这么精明,能蒙他们的人怕是水平也不会低了。三人笑时,豆晓波又爆料道:“许处您信不,他坐车回家从来不花钱。”

    “有这事?”许平秋越来越惊讶,看向鼠标,鼠标说道:“我们也不信,不过后来发现真是这样,不是骗人的。”

    “哦,那你们的意思是,他在等不花钱的车走,所以还有时间把他追到?”许平秋问道。豆包和鼠标点头称是,但这其中究竟是怎么一回事,那哥俩却是有难言之隐一般,不吭声了。

    反正就快到目的地了,许平秋也不问了,只是担心追不到人了,不过鼠标看不到午时,居然说肯定还没走,等到了滨河南路,鼠标叫着放缓车速,两人像做贼似的透过车窗看着街道两旁,在找余罪。

    这地方可把许平秋看傻眼了,隔着不到一百米就是省政府的大招牌,还有国家审计署驻本市的办事处,一条街差不多就都是政府机关部门,也就这条路是十车道,不怎么拥挤,可说要回家的余罪能跑这儿,怎么让许平秋相信呢?

    “没找错地方吧,能在这儿?”许平秋越来越觉得这俩小孩忒不靠谱了。

    “错不了,就搁这儿上车呢。”鼠标指了指不远处,是省府外的一个公交站。

    “快十二点了,差不多就是这点了。”豆包看看时间,很确定地判断道。

    “人呢?”许平秋诧异了。

    “估计在哪儿藏着呢。”鼠标道。

    又往前行驶了一段路,鼠标回头看着豆包,两人都听出了许处怀疑的口吻,互相使着眼色,豆包道:“许处,要不您往那儿停停,他要出来,就搁那门口出现……千万别说我说的啊。”

    这话里有话了,省府来来往往的专车谁知道有多少,总不成自己找的还是那种人物吧?许平秋虽然一千个一万个不相信,可还是把车泊到了省府大门外三十米开外的侧路上,好在这种车没有交警找麻烦,停到这儿,视线很开阔,一扭头整个省府大院一览无余。

    “到底怎么回事?你们俩就不能一次把话说完?”许平秋停好车时,回头问着。鼠标一脸迷糊,豆包五官往里一凑,要不是知道这俩的事迹,怕是他不敢相信这是一对逢赌必赢的。他一问话,两人愣了,谁也不说了,许平秋再回头一瞧省府大院,别说余罪,就他这警车没有通行证也进不了这个大院。此时快到下班时分了,大院里进进出出的都是A牌照的政务车,宛如一个独立的小世界。你说这种地方,怎么可能有余罪掺和的余地?

    “来了。”鼠标这个赌棍眼睛格外尖,他一喊,许平秋才发现从公交停车处奔向省府大门的余罪。一刹那间,他心一沉,暗道着要坏事,这家伙没准会闯什么祸呢。

    一扭车钥匙正准备开车过去,不料有手更快的,车“呜”地一声就熄火了,居然是鼠标把钥匙扭了。许平秋一瞪眼,鼠标赶紧道:“您别急呀,这地方的治安根本不需要警察。”

    只见余罪拿着一卷纸,奔向从省府出来的公车,许平秋马上明白了,这是跨级上访的标准动作,都知道在省政府门前拦住几辆零打头的车告状,他一千个不解地问:“怎么,他还是个上访户?”

    “不是,不过经常来上访。”豆包道,强忍着没笑。

    那边余罪刚走到离省府大门还有不到十米的光景,从门口泊着的车里毫无征兆地奔出来几个人,围着余罪,抢走他手里东西、堵着前后去路,一下子把他按在原地。直到一辆奥迪专车驶离,那些人高马大的才散开,不过没放过余罪,几人簇拥着他上车了,随即呼啸而去。

    门口站岗的武警面无表情,像是对这种光天化日绑架上车的事已经司空见惯了一般。

    许平秋几十年的刑侦经验在此时愣是没明白怎么回事,听得豆包和鼠标笑道:“好咧,余儿坐上专车回家了。”

    这一句点醒许平秋了,他一回头,愣着问:“哦,我明白了,到这儿拦车上访,然后就被截访的抓住,发回原籍,正好回家。”

    “对呀,这不免费车就坐上了。”鼠标笑着揭底了。

    “至于吗?不就几十块钱车费吗?就为省点钱,来这儿上访?”许平秋哭笑不得了。

    “那不一样,现在火车和公共汽车挤死了,春运呀,都跟发春了似的,上车就往死里挤。”鼠标道。许平秋一笑,豆包也趁机道:“这免费车我听余罪说是包的依维柯,一天发一辆,揪着人就往原籍送,专车专人开着,直给你送家门口。”

    许平秋强自忍着笑,拉起了脸,鼠标生怕解释不到位地说道:“对了,余儿说坐截访车还管饭,所以他每次回家都是花十几块钱把行李到物流上一托运,然后就坐这号专车回去了。”

    刚整好表情的许平秋又笑出来了,这一次笑得两肩直耸、浑身直颤了,伏在方向盘上半晌起不来。能想出这种方法白吃白坐车回家的学生,还真像豆晓波说的,称贱人还真是表扬他。

    笑了好长时间才调整好情绪,刚支起身来,许平秋突然发现豆晓波和严德标眼睛瞪得好大,痴痴地看着他,好像觉得这事根本不可笑似的。看许平秋不笑了,严德标才小心翼翼地问着:“许处,您不说追他回来吗?现在他肯定在市里设在省城的办事处。”

    许平秋一迟疑,下了个决心,说道:“算了,这么贱的人招进革命队伍,实在影响队伍的纯洁度,他的事随后再说吧,我先把你们俩打发回家。德标,你每次回家也是坐截访车?”

    “哦,不不不,我家在天镇那贫困县,穷得连上访的都没有。”严德标摆手道。

    “那你呢,晓波?”许平秋侧了侧头问,发动了车。

    “我在壶关,也是贫困县。”豆晓波道。

    两人好像因为坐不上免费车还有点惋惜似的,对于余罪好不羡慕。许平秋本待给两位上几句思想教育课的,不过反过来一想,心里却是一股酸酸的味道泛起,让他欲说无语,直到亲自把这两位送上火车,握手作别,那种感觉还是挥之难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