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八章 猫鼠游戏

    更新时间:2018-06-04 15:40:03本章字数:3597字

    意外相逢

    清晨时分,花灯还在街道上闪烁着,熊剑飞早早从某处桥洞钻出来,他先到不远处的菜地找了个稍微干净的池塘洗了把脸,顺手揪了几根葱,拔了两根菜叶,裹着葱边走边啃,对他来说,早饭时间开始了。

    桥洞下的家不用收拾,那是鸠占鹊巢,不知道哪位流浪汉前辈留下的,前行的方向是火车站,那儿每天都有数十列火车的货物需要装卸、搬运,只要有力气,就不愁没饭吃。最关键的是那地方只看你力气,不看你的身份证,而且工资现结,虽然低了点,可也足够他生存所需。

    走在大街上,早起的居民偶尔有和熊剑飞碰面的,一准是吓一跳,赶紧躲着走。南方的男女身材都偏瘦偏小,顶多有熊哥半个人那么粗,而且加上熊哥这反动长相,别说普通人,就街上的混混都不敢招惹。

    余罪曾经给狗熊的样子下过一个定义,叫:虎背熊腰山猪脸。

    因为这事,他和余罪打过一架,从宿舍撵到操场,回来时候两个人都鼻青脸肿。后来格斗课时大家才发现,余罪手快手黑,而熊剑飞手重手狠,这两人打一架怕是半斤八两,那次打架结果不明,不过两人成了哥们儿。狗熊的爹就是火车站的装卸工,儿子继承了老爸所有的特点,睡着时打呼噜磨牙,醒着时放屁搓脚丫,这德行让他成为学校里最耀眼的另类。余罪虽然嘴损,却是第一个不嫌弃他的对手,在他不断改变融入这个集体之后,最初的对手反而成了最好的哥们儿。

    “妈的,余罪这王八蛋,肯定躲哪儿享福去了!”

    想起这个哥们儿,他不禁自言自语道。这一次训练,就像回到了曾经生活的棚户区一样,对他来说一切都是轻车熟路,根本没有甘苦可言,顶多就是气候热了点不太适应,不过这些天他已经成功地让自己习惯这里的潮湿和闷热了。他不止一次地想过,要是和余罪结伴的话,肯定会过得更好。

    这是他最服气余罪的地方,人家特别有经济头脑,以前兄弟们前脚打架,他后脚就去说和,然后两头落好,打人的和被打的,都得请他意思意思。

    走了不远,他又在路边顺便买了一袋包子,边嚼边走。屈指算来,已经过了两周,再有三四周就能回去了,他现在最担心的是不知道能不能如愿以偿穿上警服,因为他的家境基本上属于那种“儿女上学、爸妈吐血”的类型,对于没有背景和能力的普通家庭,儿子毕业,只能让爹妈再次吐血。

    这是他最不愿意看到的结果,所以他坚持得最好。

    突然间他站住了,眼瞪着,看到了一副熟悉的景象。

    不远的街边,一群人正在打架,三个打一个,被打的那个靠在墙上,护着头,偶尔还能还上一拳一脚。

    滨海几乎就是个犯罪之都,这鬼地方聚集了上百万的流动人口,每天坑蒙拐骗偷抢的人如过江之鲫,大白天抢金链抢钱包的抢了就奔,夜幕下野鸡和砍手党成群结队出没,火车站这一带更是无时无刻不在上演着。相比之下,岳西省那地方简直就要被称作人间天堂了。狗熊没出声,往嘴里扔了个包子,这时却看到被围的那位小腹上挨了一拳,稍稍弯腰,反而乘机反手一肘,敲退一个瘦个子时,他诧异地说道:“哟,有两下,匕首攻防反肘。”

    “不对呀?出手怎么这么熟悉?”他越看越疑惑,被围的那一位,穿着牛仔裤,皮鞋锃亮,留着长头发,看不清表情。应该不是认识的人。狗熊不想惹事,前行不远停住脚步张望着。那人跳出了战团,却没有跑,猛地一个回腿,直踹向跟上来的人中的一位,那人吃痛地捂着裆部,蹬蹬蹬连退数步。

    这行云流水的招数怎么这么熟悉?熊剑飞又一惊,想起了一个人,他还没反应过来,那人认出他来了,吼了句:“傻看什么?帮忙。”

    “嗨!”

    这是余罪!真他妈有缘!熊剑飞简直乐歪了,兴奋地扔了包子,紧接着一个高弹跳,人像出膛的炮弹样直冲上来。刚才一个人打三个只能算勉强,现在两个打三个几乎没有悬念,一拳直冲鼻梁、环臂直勒上去,两个追打余罪的瞬间被放倒了。

    放倒了就没好事,大脚丫咚咚直踹,那两人吃痛地呻吟翻滚。

    “快走。”

    余罪拉着打得兴起的熊剑飞,拔腿就跑。熊剑飞来不及问,跟着飞奔,两人沿着三元里的大道跑着,钻进了小胡同,左一拐、右一拐、再左一拐……拐得熊剑飞快晕菜了,不料眼前一亮,转到大道上去了,余罪伸着手拦了一辆出租,拉着熊剑飞上车,一溜烟跑了。

    刚刚打过架的地方,地上躺的三位,此时呻吟着吃痛起身,互相搀扶着捡近路溜了。好多当地的居民指指点点,又是大叹这治安实在够呛,人都跑完了,才看见警装的巡逻队来了。

    不远处一辆标致车里,刚刚开始一天工作的高远和王武为倒是欣赏了一场精彩的对决,王武为合上DV,有点不解道:“1号怎么都上手了?”

    “1号是比较老实的一位,这些天在货运站干得很稳当,难道是和哪一位碰面了?”高远问。

    对于监视的几位,行动组不知道名字,每个人都只用代号代替,这位1号丑哥在他们看来是其中比较踏实的一位,可没料到踏实的人还有这么凶悍的一面。

    高远持着对讲问着后方其他人的方位有没有什么变化,要知道在这个大都市里碰面可没那么容易。他询问时,王武为回放DV,冷不丁地“咦”了一声,把屏幕放到了高远面前:“你看……这人面熟不?”

    “这是……”高远细看时,刚才被追打的这位,染着半黄的头发、牛仔裤、灰衬衫,可头发下的半边脸让高远惊讶道:“8号?这家伙怎么会在这儿?”

    他焦急地回问家里的监控,可不料信号还在离机场不远的一家如家酒店,本来机场混迹不久后就住进酒店的8号让他们百思不得其解,现在倒好,信号和人,彻底剥离了。

    “宇婧,有个新情况,你整理一下报给杜组长……”

    两人商议了下,王武为把无意中发现的这个情况汇报回去了,时间过了不到一半,当初认为这个简单的任务开始变得不简单了。那个胖子被生活所迫,自打挣了街头老千一笔钱便顿悟了,现在开始在滨海街头当流窜老千了;9号和11号,还是满大街贴小广告,还有一位已经消失在帝豪夜总会,具体情况到现在还没有摸清楚,现在倒好,这个信号剥离的8号,也不知道已经脱出视线几天了。

    “我觉得要出事呀。”高远发动车时这样道。

    “出什么事?”王武为问。

    “学好三年,学坏三天,你说出什么事?我怎么觉得许处是把这伙人故意扔这儿,让他们自学成材呢,这地方可是犯罪速成班啊!”高远说道。

    王武为笑了。他深以为然,可无能为力。

    打车钱花了四十多块,下车时已经站到了如家酒店的门口,余罪付了车钱,回头时熊剑飞还一愣一愣的,不解地盯着他。这家伙本来挺阳刚的,现在却打扮得不男不女,头发染成黄的了,衣服穿得十分鲜艳,再抹点口红就成街头野鸡了。

    “你……你咋成了这样?”熊剑飞痛心地问着,对于男人的流落可以理解,堕落可就不能理解了。

    “这样别人认不出来了啊。”余罪笑了笑,一抹脑袋,将发套摘了,还是个平头的样子。熊剑飞勉强能看过眼了,余罪拉着他走进酒店,熊剑飞却是紧张地又问:“干什么?”

    “去我家坐坐呀?”

    “你住这里面?”

    “啊,住好几天了。”

    “啊?”

    “不要张这么大嘴,妈的几天没刷牙了?”

    余罪的轻描淡写让熊剑飞震惊了,他张口结舌地看着余罪,果真发现不同了。

    堕落果真比自己流落好过了点,别说人穿得精神,凑近闻闻身上还有香水味,再抬头看看这楼宇,可不得让熊剑飞感叹人比人得被气死,起点是一样的,可看人家过的什么生活?

    “走吧,洗个澡,给你买套衣服……哎,狗熊,你见到其他人了吗?”

    “没碰见。”

    “这段时间你怎么过的?”

    “在火车站扛货。”

    “累不累呀?”

    “能不累呀?一个麻包二百斤,你试试,一袋才算一块钱。”

    “呵呵……平时说你傻你不信,碰见兄弟我,好日子就来了。”

    余罪搂着老实巴交的熊剑飞回了酒店,和两头漏风、满河道臭气的桥洞下相比,熊剑飞一下子恍如进入了天堂,那叫一个兴奋,他不客气地拿着房间放着的水果,边啃边脱衣服,鬼叫狼嚎地钻进卫生间洗热水澡去了。

    一个舒适的热水澡,等熊剑飞裹着浴巾出来时,又掰了串香蕉,盘腿坐在床上牙咬着一剥皮,一塞就进去一根。他惬意地吃着,看余罪对着镜子在抹着红药水,刚才额头被人干了一家伙,肿了。

    狗熊这才想起了刚才的惊魂,他边吃边问着:“余儿,刚才那几个人为什么追打你?”

    “想知道原因?”余罪笑着问,指指桌上放的一个钱包,边抹药水边道,“还不是因为它!”

    “他们抢你?”熊剑飞问。

    “错了。”余罪笑着道,回身靠着桌子站定,看着熊剑飞笑眯眯道,“你要把主语宾语换过来,就是正确答案。” 

    “你……抢……他、他们?”熊剑飞眼睛慢慢地睁大了,嘴里忘记咀嚼了,他看着穿得花里胡哨的余罪,看着住的这小康之地,霎时间明白了,这兄弟过得这么舒坦,八成没干好事。这好像比自己干了坏事还让他生气一般,狗熊瞪着眼,虎着脸,气着了。

    对于脑筋简单的人洗脑比较容易,熊剑飞就属于那类容易被忠诚、正义、誓言洗脑的一类人。余罪像故意刺激他一样拿起钱包,笑着一扔到床上道:“瞪什么?没你这个帮凶我今天还得不了手呢。呐,自己拿点,里头好几千呢。”

    “噗”一下子,熊剑飞把嘴里的东西全喷出来了,愣是被滑溜的香蕉给噎住了,直接拿起钱包砸向余罪,生气地要和余罪决裂。他蹬蹬蹬走向门外,开了门却是腿一凉,低头一瞧还裹着浴巾呢,脏衣服早被余罪扔水池里了,他百般无奈只能又回到房间里,蹲在床边,半晌无言,恰如被施暴后的良家女,那委屈劲儿,就差咧开嘴号啕大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