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痛彻心骨

    更新时间:2017-03-19 17:45:55本章字数:2070字

    昏暗的地下室被一道铁门隔开,因为长时间处于潮湿的地方,铁门的大部分的地方都已经生锈了。地上都是从顶上的裂缝里渗透下来的污水,整个地下室里弥漫着令人作呕的味道,可是此刻的我就好像失去了嗅觉,一点都没有闻到。

    我蜷缩在角落里,如同一个受伤的野兽一般,害怕人的靠近,保持着我最后的领地。

    我怎么会沦落到今天这种地步,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我遍体鳞伤,只是那些伤都在心上。

    爱上一个人是不是有反悔的机会,那么嫁给一个人呢,是不是也是如此,错只错在有的人是不会按常理出牌的。

    我低着头,甚至都不愿多看一眼自己在什么地方,似乎只要不去看,就不会去想自己受的伤。

    熟悉的脚步声响起的时候,我有点恍惚,觉得是自己听错了,那个人怎么可能会再出现在自己的面前,他应该是恨透了我吧。

    鞋子敲击地面的声音在空荡的空间里回荡,一声声尖锐刺耳,如同一根根的箭刺在我的心上。

    我害怕听到这样的声音,可是内心的深处却又急切的渴望听到这样的声音,就像我付出的爱,明明知道是不会有回报的,却还是义无反顾,直到遍体鳞伤。

    很快的他就走到了我的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我,身上森森的怒意已经是在宣判我的死刑。

    “微微死了!”他咬牙切齿的说,似乎是要将我碎尸万段。

    林微微死了,她竟然死了,我以为她不折磨死我是不会罢休的,没想到她竟然先死了。

    林微微死了,宋胤是要我陪葬吧,这才是他的风格。

    我不说话,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就算我说了他也不会在乎的。我想过要解释,但是他没有给我机会,现在他过来不过就是来告诉我我做错了什么应该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可是他怎么会知道那些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就算那不是一个意外,也和我毫无关系。

    铁门突然打开,生锈的铁门因摩擦发出声音,而我依旧是低垂着头。

    突然头上一股剧痛传来,我的头被狠狠的撞在了墙上,宋胤恶狠狠的说:“李知意,你以为你现在不抵抗我就不会对你怎么样么,我要让你求着我让你去死!”

    我的心因为这样的话而颤动,我知道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也知道他会用什么样的手段来对付我,我只是不甘心,为什么这样的事情要发生在我的身上,为什么他就不肯给我一个申诉的机会。

    “宋胤,你真的认为是我推了她么?”声音从我的嘴里说出来,或许是许久都未说话的原因,干枯的都不像是我的声音了。

    “当时只有你和她在一起,难道你要告诉我她是自己摔倒的?”宋胤的眼神中满是戾气,让我不由得就想到了他对待林微微的时候那种温柔的眼神,他从未那么看过我。就算我是他名义上的妻子,他也从未那么看过我。

    是的,从一开始我就知道他不爱我,这场婚姻的交易里谁先当真了,谁就输了,而我现在是输的彻底。

    我不愿再说什么了,我知道的已经够多的了,足够一遍遍的折磨我的心了。

    见我不再反抗了,宋胤猛的将我的头再一次的撞在墙上,眼睛通红的瞪着我,“不要以为你不反抗就没事儿了,我告诉我,这只是开始,你要为你对微微所做的一切付出代价!”

    说着宋胤猛的松开了手,连带着我的头又撞到了墙上,我感觉要是再撞两下我估计就晕了。不过现在晕了也好,就不用看到他,不用回想那些痛彻心胸的过去。

    铁门重新被关上,“轰”的一声,再一次的将我和这个世界隔离。宋胤的脚步声越来越远,直到听不到,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觉得自己的心不痛了。

    恍然回首,才发现自己的心是已经痛到了麻木。如果,如果他从来没有温柔以待,或许我就不会像现在这般的难过。如果他从一开始就告诉我和我结婚真正的目的就是为了林微微,或许我就不会有期望,或许就不会有今天的下场,可是这一切都已经晚了。

    恐惧,屈辱,怨恨,一股脑的涌进脑海里,我头一昏,真的晕倒了。

    冰冷的触觉逼迫着我苏醒过来,感觉自己好像在地狱里走了一遭,浑身都是冰冷的,冷到了极点。

    虽然现在已经是快到夏天的季节了,可是这个地方却好像完全是反季节的,一点都感觉不到温度,我觉得身体更加的冰冷了。四周还是一片的黑暗,这个暗无天日的地方,没有任何的时间概念。

    正是因为这样才会让我觉得更加的不舒服,时间变得非常的煎熬。

    我重新坐好,然后就像是个木偶一般一直坐着。

    偶尔还能听到老鼠的叫声,这样的一个地方会有老鼠也没什么奇怪的,可笑我觉得老鼠都好像在嘲笑我。

    任何知道了我所经历的事情的人都会嘲笑我吧,我也在嘲笑我自己,嘲笑我的愚蠢。

    这个地方真的是什么都没有,我也没什么可以做的,好像就只能坐着,等待着属于我的命运,宋胤给我的命运。

    如果早知道我会是这样的遭遇,我想我是怎么都不会答应宋胤的,如果我没有答应他的话就不会有现在的这一切,可是那个时候的我又怎么会想到会有这样的命运,怎么会想到从一开始我就进入到了他精心设计好的局里面。

    一个小时,两个小时,一天,两天……我已经完全不知道该怎么计算时间了,只觉得这里的感觉度日如年。

    我在想着什么时候我才能离开这里,地下室的门再次的被打开了。

    从我的角度看过去什么都看不到,只能听到声音,然后就是脚步声,不过这一次的脚步声和上一次的不一样,我想应该不是宋胤。我不知觉的就松了一口气。只要不是宋胤就好,对面着他的时候我真的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爱或恨都只会更加狠绝的撕咬我的心。唯有不去想,才能保护自己的心。

    面前的铁门被打开了,然后两个人进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