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杀人夜

    更新时间:2017-03-20 19:44:50本章字数:2144字

    是夜,那黑的凄凉。

    擎苍正沉与夜色中,静静休息。突然在擎苍前后左右四个方向走来四个人,脚步沉稳,内敛。擎苍缓缓睁开双眼,心感不妙与沉重。这四人的境界,对擎苍目前而言只有从内门那里感受得到,一种无力地落差感......

    “你们要我的命吗,那个人真是看得起我呀!”瞬间擎苍好像明白了一切,然而更是担忧他的师父,自己死不足惜而自己的师父却被连累。

    “小子,不知道赵长老怎么这么看得起你,让我们四个一起来好好照顾照顾你。要知道我们四怪一个就可以让你死无葬身之地的,嘿嘿。”其中一个满头红发老者说道。

    “你们真的以为我是任你们随便揉捏的吗?死我也会拉一个垫背的,不信吗?”擎苍骨子里那股狠劲在死亡面前彻底激发出来,紧紧攥紧身边的包裹,仇视的盯着四个老怪。

    “哈哈哈。”四个老怪物像听了一件最好笑的笑话般,同时行动,他们不会因为对手是个小屁孩而心慈手软,这是他们这么多年来养成的好习惯,要不然在这弱肉强食的修真界也不会活到今天。

    ......

    笑声回荡在这森林中越发显得凄凉。

    而在压倒性实力面前,招式的技巧是那么苍白无力。

    入门时师父曾告诉擎苍“兵字州”下掌管三层:凝精、聚气,会神。每层又有九阶。

    第一凝精层,是研究所使器具招式的精透;第二层聚气层是研习人体气力;第三层会神层,才是“兵字州”之密,据说研习后可以神聚体外,形成法器,用神杀人于无形,而进入丈威宗内门就可习得会神层秘法。

    这三层毫不冲突,皆可以同时研习,只不过是丈威宗外门弟子没有机会习得会神层。

    所以三年一度的内门晋升成为了丈威宗的热点。

    差距,擎苍四肢滴血,四怪在玩他,就像猫玩老鼠一样,一下下有意无意的在他身上划着,还偏偏不在要害,他们想彻底摧毁这个毛头小子的意志,就为他刚刚说的那令人气愤的言语付出代价。可是他们失望了,每划一下在这小子身上时,换来的是那倔强不屈的眼神,顽强的意志。他虽然双手双脚打颤,每每跌倒之后就能爬起来。四怪不忍直视了。

    “老四结束了他吧。”四怪中蓝头发长者,对一直未说过话的金发老头说道。

    “好嘞,大哥。”金发老者懒洋洋的,向前缓步推进,一点也不把擎苍这垂死挣扎的猎物当回事,也许在他的眼里擎苍已经与死人无异了。

    ......

    突然,擎苍嘴角冷笑,用尽全身的力气扔出一张纸符。只见四怪大惊,各处逃窜,在最前的金发老者大呼:“我命休矣。”

    四周瞬间冰天雪地,千万只冰柱形成的剑雨从四面八方射向四怪,只见最前的金发老怪,瞬间血肉模糊,其余三怪也伤的不轻。

    而此时的擎苍也用力尽脱,倒地不起:“呵呵。灭了你们一个,我说过的做到了。师父,再见了,我连累你了,你还好吗?”

    四老怪一死三伤,这让蓝发老者大为恼火,他们四兄弟靠一路厮杀走到今天,长久以来形成的那种生死与共的情感是任何人不能取缔的,而在今天老四却折在一个毛头小子手里,这让他们情何以堪。蓝发老者身上鲜血淋淋,现在他到不希望擎苍这么快死去,他要慢慢的折磨他,让他生不如死,他还要从他口中得知刚刚那件符宝的来历。就在刚才擎苍使用的正是出自“皆字州”的符宝,如果判断不错那还是一件三阶符宝。“三阶符宝”呀,任何一件在“兵字州”都是无价之宝,每次在拍卖会上出现都会引来,各方家族与门派争夺。而现在这么一件奇宝却出现在这么一个平平无奇的小毛孩手中,就会引起他的沉思了,因为人都是贪婪的,也许这小子还有或是......想着,想着蓝发老怪,两眼露出贪婪的光。

    “老二、老三把老四入土为安吧,这个小子我要先问问。”

    “好的,大哥。”红发老者,带着失落答道。

    而那老三一个满头银发的老者,只是点了下头,一声不吭。

    ......

    “小子,说吧会给你个痛快的,不说你会体会到什么叫生不如死,相信我......”蓝发老者冷笑道。

    擎苍不是个冲动的人,往往越遇见大事越能冷静思考问题,他现在不想死,也不能死他要为师父报仇。所以他会选择后者“生不如死”,他打定主意无论蓝发老怪问什么,他都闭口不谈或是顾左右而言他。只有让老怪得不到他所希望得到答案,他就有活下去的希望,哪怕在这个过程中受再多的苦,只有坚定的活,才有报仇的希望。

    ......

    当蓝发老者使用一切手段酷刑,折磨擎苍后他发现一切枉然,这小子真不知道是什么信念能使他坚持到现在,要知道他所使用的手段连自己也不敢想象能坚持到一轮,而这小子他却整整坚持了三轮之久,他不断折磨这小子,在不断用药治愈他,在折磨他,就这样反复反复,他听着这小子的痛苦嚎叫,他都觉得是种可怕的折磨,要是不是坚定了自己心中的想法:这小子绝对还有符宝,只是没带藏起来了。他早就想把这小子一了百了了。

    蓝发老者累了,是心灵上的累,只有最后一种手段,他挺心疼手里这颗蓝色的药丸,它是从一次拍卖会上得到的,据说是上古“斗字州”一种炼体药丸,这种药丸“斗字州”遗留很多,大多数当折磨人的酷刑使用。因为据说早期在“斗字州”有很多人把他都当成炼体的捷径与至宝,可是最终都是受不了那种折磨,自残而死,这蓝色药丸可以说在“斗字州”达到了谈它色变的地步。

    这可是自己花了五个神丸换来的,不过想想那价值五百的三阶符宝一切又微不足道了。

    “小子便宜你了,说不定会有大大福源哦,你会感谢我的,呵呵。”蓝发老者一脸奸笑,他不相信这小子能扛的住,这药丸的折磨,到时候在骗他说是有解药,不信这小子不说。想到这些老者开心的大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