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37章 不是梦

    更新时间:2017-07-02 08:00:00本章字数:3308字

    女人的下巴此刻已经抵在水面下,平缓的呼吸声似是睡得很熟,这个女人就是夏璃,想来要是自己再来迟一点她就该被自己的洗澡水呛到了吧,真是不细心的女人,泡澡都能睡着,看着她如婴儿般恬静的睡相,根据丙森这几天跟自己报告她每天都在黑石忙,中间也不见她休息一下,累成这样也难怪了。

    忙脱下西装外套卷起衬衫袖子快步走过去抱起浴缸下不着寸缕的女人,再用蓬头把我身上的泡沫冲洗干净,拿来一条干的浴巾随便擦了擦就抱回了床上,此时给我洗完澡的季宣身上已找不到一处干的地方了,又反身回去浴室脱下湿掉的衣服站到蓬头下冲洗。

    这个女人怎么生了他的儿子后身材反而变得更加火辣了,刚刚在给她洗澡的时候自己的眼睛都不敢直视她的身体,不过根据刚刚自己的手不小心弄到她美好那处的时候他直直被电了一下,手里的毛巾差点没拿稳掉下。

    自从她离开自己去米兰之后他更是碰都没碰过一个女人,一直为她洁身自好着,今晚再次抚摸到她的身体终于在憋了这几年后有了一次非要不可的冲动,但是看到她睡得这么熟不忍心让她受累还是生生憋了回去了。

    站在冷水下冲洗整个发热的身体,脑子里尽量想着其他的事情,害怕一想起她的美好他会崩溃的。

    下身围上一条浴巾走出浴室,看到床上的女人的长发还是湿湿的也睡得甜甜的走过去找来吹风机为她把头发吹干,月光似水,透过窗户打进房间撒到夏璃微微露出来在被子外的肩头上,晶莹白皙,一头黑发衬托的整个脸更加纯美靓丽。

    季宣一边仔细的吹着她的每一缕秀发,一边目光紧锁在她精致的脸蛋上,好看的高挺的鼻子,长长的眼睫毛偶尔在月光下轻轻划动,殷红的小嘴,看的季宣心里直痒,想着就低下头去撰住她的唇一吻芳泽。

    其实我的睡眠质量一直没有多好,从感觉有人给自己洗澡那时起就有点意识了,只是真的是太累了没想太多,直到吹风机‘呼呼’的声音在自己的耳边不停响着我就渐渐的清醒过来,还没等我调整好自己的思绪过来时嘴唇就被一只‘小狗’给亲了一下,我立刻条件反射的喊了一句‘啊。’

    睁开眼睛,看见头上方的竟是那个自己思念了三年的男人,季宣,那张脸还是像当年那样俊逸,痴迷上他大概也就是这个原因吧,我想。

    “你怎么在这里?”

    原来刚刚亲自己的小狗就是眼前这个臭男人啊。他是怎么进来的,我努力在脑海回想一遍今晚的事,下班回来吃了方便面就去浴室泡澡去了然后••然后呢,咦,我失忆了吗,为什么现在发生的一切我一点记忆也没有,伸手使劲捏了一把脸蛋。

    “嘶”,疼,这不是在做梦,那为什么自己此刻正不着寸缕的躺在床上,头上的男人的上身也没有穿衣服,想到这里吓得我猛的从床上坐起退到床的角落边缘立马拉过被子遮住身子,只露出一双大眼睛,正防备的盯着眼前的这个男人。

    看着被吓得躲到床角边缘的我,季宣眼神里一瞬闪过了一丝苦涩,大概看出了我的疑惑,他开口解释道,“你不是在做梦,是你没有把门关好,我刚好进来看见你在浴缸里睡着了,就把你抱回床上了,刚刚是在给你吹头发。”说着拿起还在他手里抓着的吹风机在我眼前晃了晃,证明他没有撒谎。

    季宣忽略了他亲我的部分。

    “那你干嘛亲我?”我不满他老是不在自己同意的情况下就对自己动手动脚,其实是怕会再次沉迷在他美好的吻里不思自拔。刚刚被他吻了一下现在嘴里还紊绕着属于他的气息,那么让人留恋。

    “你刚刚很享受。”季宣薄唇轻扬,露出一抹邪恶的笑。

    这个臭男人老是这么自恋怎么了得,看他揭穿自己的心事脸蛋迅速披上一层红润,我不想他看见我的出糗,抬起脑袋就往被子里装,把整个人都装进了小小的空间,仿佛那个小到难呼吸的空间是自己的保护墙般,在那里至少可以避开季宣的深情目光,我害怕他突然的好,因为自己的越来越患得患失。

    看着眼前躲在被子里不出声的女人,季宣心里好笑,看他这么紧张的样子,应该是害怕自己突然对她这么好吧,毕竟那段时间里她被自己的狠心折磨的有多痛。

    想到她躲在自己不在的黑夜的角落里独自流泪,他就很痛恨那时候被欺骗迷惑了双眼的自己,在她最需要自己的时候自己又在哪里,现在懊悔也治愈不合她曾受过的伤了。

    季宣起身坐到女人身边,抓过她的肩膀就往自己的怀里抱,紧紧的抱住,我吃疼,但是怎么挣扎却越被他抱的更紧,这个善变的男人,之前还不要自己,现在怎么又回来找她了,他不是该跟他的妻儿共享天伦之乐吗,现在跟她抱在一起又是什么个意思。

    “季宣,你给我放手,疼,你放手啊,我们已经离婚了,你回去跟你爱妻恩爱去吧,别来招惹我,我脾气不好,小心我生气了你再不放开的话。”

    我想到那个可恨的女人,而那时季宣竟然选择了她我更是生气,在被子里一阵怒骂。

    原来她还不知道自己早跟可莉没有关系了啊,这个笨女人,季宣心里嘀咕到。

    “我的老婆不就是你夏璃吗,那份离婚协议书我没签咱们还是合法夫妻,放心。”

    什么叫他没签,他的老婆是自己。

    看他在被子里没了挣扎怕是憋坏了她了,季宣赶紧掀开被子把她的小脑袋露出来。只见她愣愣的看着自己,她什么事都没有再过问自从去了米兰以后,难道她走后A市又发生了什么她不知道的事,季宣看出了我的疑问,宠溺的用他修长手指刮了一下我的鼻头,继续道来。

    “在你离开的当天我就已经知道了全部的真相,是她随随便便自己撰了一份离婚协议书拿给了你签字还假装说是我让她转交给你的,你还那么傻那样的离婚协议书是我能拟得出来的吗,还没有任何对你的财产分配,的亏你这小脑瓜也相信了,可真的是害惨了我。”

    说着还曲起长指在我光洁的额头轻敲了一下,接着又说,“你走后我都是一个人,身边再没有过其他女人,因为心里有了挚爱就再也装不下任何人,从来只有你,夏璃。”他说话的整个过程我都在注视着他的双眼,从他的瞳孔里我读出了真诚。含情脉脉。

    即使我再怎么不愿相信他,可是他的眼神是不会骗人的,我顿时觉得整个脑袋乱的很。

    “可是,可是可莉还说了你们会结婚的,你们真的结婚了吗?”我迫不及待出开口,醋意大发,可说完我就后悔了,不是说不在乎了吗,为什么还是会忍不住问他,只想听他亲口说,还是一如当年的执拗,我闷闷的想。

    “你这么在乎我为什么还要选择离开,都怪我没有给你足够的安全感,现在你是我季宣唯一爱着的女人,我只爱你一个,相信我吗?”他第一次对我这么直接坦白的表白,我曾经无数次幻想的镜头现下就发生了,可我却张着小嘴不知道要说什么才适合此刻暧昧的氛围。

    一时之间承受了这么多事情的真相我有点消化不了,脑袋乱极了,最后难受的闭上眼抱住头低泣出声,嘴里不停的说着不知道,不知道。不知道他为什么要告诉自己这些,他是在挽回自己吗,不知道他的自己该怎么理智面对,不知道•••

    季宣看着我难受的样子更加捁紧了他的铁壁,趁我迷糊之际托起我的下巴,温柔的用嘴唇一点点吻去了我流下的在月光下晶莹剔透的泪珠,那么小心翼翼,那么深情,叫我如何不沉沦,在他的强势攻袭下,我静静享受。

    “我好想你。”季宣一边亲吻着身下的女人一边喃喃道。

    三年来一天天的想,思念把我堆积覆盖直至毁灭。你知道我这三年来承受着多大的折磨吗,想你却不敢去找你,有也只是远远的看着你,看到你难过而我却不能上前帮忙那样的无力感整整折磨了我三年,像是蚕食般一点一点的把我吞噬掉,而我却依旧无能为力。所有的言语只化成了一句想你,你可曾了解。

    一直紧闭着的双眸的我在听到他的话后,缓缓睁开看着正压在自己身上的男人,月光把他的侧脸照射着,冷峻的脸此刻尽是柔和。他刚刚说他想自己的时候语气很压抑,内心像是承受过巨大的煎熬,原来不只是自己在挂念他,他也在挂念着自己,而我不知道而已。

    “我爱你,宣。”我想也没多想向季宣表白,要是知道接下来这个男人会拿这句话当是我对他的鼓励的话,我是打死也不会说出口的这话,不过已经晚了。

    季宣看我盯着他出神也抬起头来看我,突然被我一句表白的话说得他下腹发烫,直往我的大腿贴过去,顶的我难受,搞得我一阵脸红害羞,这男人真是够不要脸的。

    “记住你今晚的话。”低醇的嗓音嘶哑还带着股野性,说完没等我反应直接狠撰住我的柔唇一阵索取,像是有多得不到满足似的。什么叫记住今晚的话,难不成他又要抓我的话以后拿来威胁我,还有他刚刚那抹邪恶的笑容,真是让人担忧啊。

    季宣似是看我在他的亲吻下竟然想事情想的出神,大手探入被子下抓过我又一阵带有温度的抚摸,热情四窜,好不让人脸红心跳,我回过神来盯着正在自己身上作恶的男人给了他一记狠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