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40章 只有她一个女人

    更新时间:2017-07-05 08:00:00本章字数:3231字

    按着我的脑袋就落下霸道的吻,我明显从主动变成了被动,啊,被他吻得发痛,低吟出声,季宣这家伙以为我这是情到深处情难自抑,他更是毫不忌讳的伸手探进我的长裙撰住了我的一边丰腴动情的揉撮,爱不释手的轮流把玩着我胸前挺立的顶端,这个男人真是每天精力过剩。

    在海滩这边人这么多的地方他也敢这么乱来,还好我们休息的地方比较隐蔽不然她真的会气疯了的,男人那处越来越膨胀,还不断的往我身上贴近,技巧成熟的热吻下我差点迷失在他的火热里,防止在这么下去两人免不了擦枪走火,我使劲咬了一口季宣的唇角,赤红的血马上从破的口子流出,季宣不让自己吃亏最后更加使劲的揉搓着我的丰腴,才情难舍的放开了我。

    “你个迷人的小妖精。”季宣难耐憋着小腹的肿胀脸色红涨语气压低着满是磁性的声音,修长的指头轻轻滑过我小巧的鼻尖,眼里含情脉脉语气轻柔说到。

    嘿嘿,我直傻笑,眼前的这个男人此刻终于是属于自己的了,他的身体是,他的心也是,再也没有当初那个只会傻傻站在他身后等着他来爱自己的可怜兮兮的夏璃了,她也是可以有一份能包容自己的爱情了,这不就是从十四岁开始就一直是自己的梦想的吗,在米兰的每一个日夜都是她对他的恨才是一直支撑着她活下去的动力,我真的很爱眼前的这个男人,我确定。

    “怎么这样看着我。”

    看我突然停下的笑容,抬手帮我挽起几丝弄乱了的发丝,关心问着。

    我只是摇了摇头,当是回答了,总不能说刚刚是在想他们之间这份爱情来的很艰辛吧。

    “接下来我们要去哪儿?”这是这么多年以来他们之间第一次真真正正的约会,她还不想就这么结束了掉甜蜜的约会。

    季宣看着眼前的女人似乎对今天的约会很是意犹未尽,看了看天色渐渐暗沉了下去,今早才吃的早饭,他的女人该也饿了,先去吃东西再说。

    想着就拉起正趴在自己身上玩弄着他衬衣的扣子,一脸无害的样子,说到“先带你去吃东西,然后我们再去山顶看夜景好吗。”

    这个男人还是那么霸道,还没等自己答应就拉着自己走向跑车的方向还装出要询问她的模样,我心里不满,嘟着嘴撒娇道,“我要吃海鲜。”

    “啊,好饱。这家的海鲜真是好吃,下次我还要来。”从海鲜店出来,我抱住吃的胀胀的肚子意犹未尽着。这家海鲜店在这海边附近也是远近闻名的一家,很多人都莫名前来尝味道,这里每天都很多客人,今晚也是。

    “哦,对了,夏子禹也喜欢吃海鲜,这次没带上他真是可惜了这小鬼了。”提到海鲜就想起对海鲜同样喜爱的儿子。

    “我儿子的名字是你取得?”季宣第一次从我口中听到关于我们儿子的事情,似乎对我给儿子起的名字不是很喜欢。

    “不好听吗?哼,不好听也是我的儿子的,关你什么事。”我有点不服气,十月怀胎,他有在她的身边呆过一天照顾过她一天吗,她还没怪过他,倒是他还这态度,她就是生气了。挣开他的怀抱气冲冲地走进浓浓夜色。

    她的怪罪是对的,他亏欠她的实在是太多了,就让他用今后所有的时间来补偿她吧,他发誓。

    大步向前抓过女人的肩膀一把把她搂紧他的怀里,轻轻拍她的后背安抚住她激起的坏情绪,温声细语说到“好了,我错了,我知道你心里的芥蒂不会一时消除,我会慢慢补偿你的好吗?原谅我,我的女人。”

    我介意他曾今的冷漠,我介意他曾今的无情,我还介意他曾今的不相信,可是我爱他的温柔,我爱他的伟岸的肩膀下承受住过我的孤独寂寞。

    夜晚山顶幽兰的月光和点点繁星好似颗颗明珠,镶嵌在天幕下,闪闪发着亮光,照亮了整个星空。

    好惬意,天幕下一片宁静,我偎在季宣宽厚的怀里抬头默默的看向远处,目光游离。

    “宣,我们以后就平平静静的过日子好吗,我一点也不想再远离你漂泊异国他乡了,我不要你在A市多么一手遮天,我只要我们能像平常夫妻那样能有个幸福美满的平凡家庭就好,那里有我,有你,有儿子,我就什么都满足了,好吗?”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远离故乡身边没有个亲人,那样的生活无论多么光鲜亮丽我都不愿再尝试,没有他的地方我哪都不想呆。

    “嗯,我答应你,我不会再抛弃你不顾,就算你要离开我也要厚着脸皮跟上去,你打我我也不退缩。无论如何都会追随你一辈子。”

    想起他那时在她呆在米兰的时候他总是隔一段时间就不辞劳苦地两边飞,为的就是能看她一眼,有时不能去他也会派人去盯着回来报告他,她所有受到的苦他都能看的到,她的害怕他又怎么会不懂,季宣认真的承诺,在她看不见的角度里,男人薄唇蠕动着,只用了他自己才听得见的声音说道:我会让你在我的世界里呆着,永远呆着。

    夜晚的山顶风劲有点强,吹的人有点凉意。

    夏璃感觉到了冷意,身子更往季宣的身上靠去,双手环上季宣没有一丝赘肉健硕的腰,搂的越发的紧。

    季宣感觉到了她的冷意,赶紧脱下西装外套包住眼前这个瘦小的女人,“要不回去车上吧,等下着凉了。”他低声说。

    “嗯。”

    季宣得到我的回应,拦腰抱起了我就往车上走。

    车副驾驶座上,季宣直接抱我坐在上面,两腿跨坐在他的身上,窝在他的怀里取暖。

    “对了,你的可莉呢?”趴在他身上突然想起回国来还没有见过可莉呢。语气里明显的醋意却没有留意到。

    “我现在只有你一个女人,我跟可莉和平分手了,怎么你吃醋了?”季宣害怕我会不高兴干净澄清他跟可莉的关系,看她似乎又很在意曾今在他身边呆过的女人,他很高兴她在意他。男人都是希望他的女人把自己占为己有的,他是男人,他也一样。

    “没有,怎么会,我早就习惯了你身边的那些女人了,吃醋完全没必要。”我为自己的吃醋极力辩解,就不想承认了,就想作弄他一下,嘿嘿。

    季宣看我耍赖没好气的笑笑。“那我就让你主动承认。”说完铺天盖地的吻了下来,吻得我晕头转向不分南北,这男人怎么这么狂热啊。

    “啊。”突然听到季宣的一声闷哼。

    “怎么了,宣。”我看他难受的眉头紧邹,忙着急问道,眼睛循着他手探去的方向看到他正在捂住他的火热的那处,脸害羞的马上红到了耳根子。

    “你摸到不该摸得地方了,女人。”他强忍着疼痛说到。

    啊,原来是刚刚他吻自己吻得太厉害了,她被吻得发疼就不自觉的抓住了一样东西,可是谁注意到那是他的那个地方啊,真是丢脸丢大了

    “那既然都开始了,就让我们把它继续吧,最好不要停下。”季宣大人嘴里的继续不过就是他今天中午没完成的那回事儿,看他这么猴急的样子,怎么像足了个二楞头小青年,哈哈,原来他在她的面前是可以失去他原有的坚固不催的自制力的,她对于这样的季宣很是感到骄傲。

    看他一脸邪恶的笑容,我知道我这回是逃不出他的魔爪了,这不这双魔爪此刻已经迫不及待的探过她的身体开始一阵抚摸了,这么久没经历过这般的激情调弄,我的身体在他手法娴熟的撩拨下早已起伏,原本环在他脖子上的双手被他牵引带领着移下到他的腹部,标准的八块腹肌,不大不小形状刚刚好标准好身材的象征,这个男人怎么这么邪恶,我心里虽不满但还是不加思考的一路跟着他的指引摸索着小手探过去。

    季宣看我害羞的涨红的可爱小脸,低下头来啄了一下我的唇,我看着他的薄唇一时没忍住回吻了过去,他看我这般主动,又立刻吻过来,一来二去四片唇亲密绞在了一起唇齿相依。

    他的胸肌很结实我顺着他开了三个扣子的衬衣领口伸手进去不停抚摸起来,偶尔还淘气的捏了把他胸膛上紧实的肌肉,惹得他却只是一阵无奈的笑笑又更加浓情四溢的擒住我的朱唇吻得越发认真。

    我抑制不住的哼了出声,季宣不知是故意而为还是因为太投入突然咬破了我的嘴唇,我吃痛不禁叫出声来,他这时也放开了我,四片嘴唇都染上了红的鲜艳的鲜血,我嘴唇上破了的口子血还在滋滋往外冒着,两人都傻愣着看着对方,其实主要是季宣突然压低了气氛,眼睛深处的深情正在如烈火在跳跃汹涌,我这时也被他的沉默压制住不知言语了。

    “我爱你”一声只有两人才能听清的情话在我的左耳边慢慢弥漫到空气里,一下子空气变得痴恋空气中有爱情的味道,季宣突如其来的贴耳亲密举动霎时让我红透了脸,紧张而又兴奋的内心有如万马奔腾,原来我的情绪还是这么容易就被他牵动着,这该是好事还是坏事呢?

    突然季宣抓过我便把我狠狠压制住,嘴角泛着邪笑,邪魅了整张俊朗的不行的容颜。感觉到他的小腹处此刻已经顶到了我,我羞涩得只能拿脸服帖的埋进他的胸膛里,我想我还是没有这么开放的尤其男女情事上,虽不至于完全青涩却也不会无师自通。